穿书后我和女主都真香了

穿书后我和女主都真香了

作者:八方来电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穿越历史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29 17:01:27 人气:15

穿书后我和女主都真香了简介:沈期欺,一个大女主爽文作者。   她每本书都热爱狂虐女主,让女主众叛亲离、痛不欲生,而后万念俱灰,黑化入魔,涅槃归来。   万万没想到她突然穿到了自己写的书里,变成一个平平无奇的恶毒炮灰——喜欢欺负女主、最后被女主挂在城墙上,斩首示众的小师妹。   为了活下去,她决定做一个岁月静好的佛系玩家,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敢问。   没想到看见女主的第一眼,她忽然就真香了……   为了让女主感受到爱和温暖,沈期欺处处出手维护——   女主被恶毒炮灰欺负,她第一时间帮忙反击;   女主受了委屈,她心疼得不得了;   女主被渣男追求,她……怒拆cp!!!   -   柳霜重生一世,百念灰冷,幸好前世的魔力尚存,她视身边的人皆如蝼蚁,嗤之以鼻。   这一世仍然毫无变数,唯独那个飞扬跋扈、仗势欺人的小师妹,突然围着自己团团转,百般讨好、撒娇打滚。   她动用读心术,便将眼前人的心声听了个彻底。   “aswl,女主真好看!我可以!”   “我师姐温柔可爱善解人意,谁也别想动她!”   “师姐你别这么圣母癌,会被坏人欺负的!”
穿书后我和女主都真香了最新章节:第97章 番外三 婚宴(下)

《穿书后我和女主都真香了》章节试读

  沈期托着腮帮子,幽幽叹息道:“唉……”

  “小师妹,你已经叹了不下几百遍了!到底有什么烦心事,说来让师兄听听?”桌旁一位白衣男子劝道。

  沈期看了他一眼,摇头晃脑:“你不懂!”

  师兄说:“你非我,怎么知道我不懂你的忧愁呢?”

  沈期缓缓地瞥了他一眼,面如死灰:“我可能命不久矣了。”

  师兄不禁瞳孔地震,内心掀起一阵惊涛骇浪,完全呈现在扭曲的面容上:“师、师妹,此话当真?!师傅知道这件事么?你可不要拿这个开玩笑啊!”

  沈期收回视线,她看着美人榻、八仙桌,看着房内与现代八杆子打不着的古色古香的装潢,心胸无比郁结,忍不住捂脸长叹了一声。

  还记得几个小时前,她码完今日份的更新,安稳地吹着空调喝着冷饮,躺在自家的席梦思大床上。

  几个小时后,她穿了,而且还坑爹地穿进了自己正在连载的小说里!!!

  如果是穿成主角倒是还好,至少后期能长命百岁、日天日地,可她却穿成了一个又蠢又毒、喜欢迫害女主的炮灰。

  这种冲击力不亚于收到一封癌症晚期病危通知单。

  沈期手握成拳,恶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早知道少看点快穿文!”

  沈期是个全职爽文作者,以大女主爽文出名,一向习惯把女主虐得遍体鳞伤,对人生失去希望,后期情思斩断,谁也不爱,独自美丽。

  在这本小说中,女主从天之骄子沦为荒唐笑话,接连被身边的亲朋师友背叛唾骂,孤独一人,最后万念俱灰地走上入魔的邪道。

  多狗血,多酸爽,多龙傲天的套路啊!起点大男主看了也要直呼内行!

  但俗话说得好,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女主黑化,没有一个炮灰是不用负责的。

  沈期没想到,自己兴奋地一字一字敲出虐女主的文字,有朝一日,竟也成了这场大雪里的一片小小雪花!

  她现在所在的这副身躯,名叫沈期欺,是清礼派掌门的宝贝女儿,女主的小师妹。

  她为人骄纵任性,又蠢又毒。这样一个标准的恶毒女配人设,简直不要太明显。

  然而沈期欺连女配都算不上,如果把整个小说比作一部电影,那她就是其中的第……十八番。

  换而言之,查无此人的炮灰。

  但是在本文前期,作为一个恶毒炮灰,她对女主做的那些恶事,足够读者恨他恨得牙痒痒。

  抢夺女主出猎收获的成果不说,还习惯性地指使着自己那群追随者去霸凌和孤立女主,甚至将自己做的错事,全部推到女主身上。

  而前期的女主也如同圣母心发作一般,一次又一次地原谅这个不可理喻的小师妹,让读者怒其不争。

  现在一想到这位炮灰最后被女主一刀斩首,挂在城墙上风化晾成人干的结局……沈期整个人都不好了。

  早知道当初不应该偷懒,直接把自己的名字拿来给炮灰随便取了!没办法,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沈期欺了。

  为了活命,她必须得强行降低存在感,说什么也不能再招惹女主。

  师兄看着对面双目冒火、表情变幻莫测的沈期,忍不住往门口缩了缩:这小师妹今天怎么了……行事如此古怪,怕不是得了癔症?!

  “师兄!”沈期欺突然唤了他一声,平静地冲他抱了抱拳,“我打算从今天开始退出清礼派,咱们山不转水转,后会有期!”

  师兄睁圆双眼,嘴巴大得能吞下一只鸡,整个人险些从椅子上滑落:“……小师妹,你是认真的吗?”怎么刚才还说自己命不久矣,现在突然就提出要走了呢?!

  “当然!”

  这个世界没有让她强制走剧情,沈期欺可不想再跑一遍老路,白白坐在这里等女主杀过来啊!

  沈期欺再三考虑,如果想要保平安,那就尽量离女主远一点,越远越好,这样等到对方黑化的时候,就不会连累自己殃及池鱼。

  从现在开始远离女主,那么她至少能在这个世界安全地蹦跶到九十岁。

  虽然没法修仙成为人上人,长命百岁……但做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比从事修仙这个高危行业靠谱多了!

  更何况,世界那么大,当个逍遥自在的山贼游侠,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它不香吗?

  沈期欺越想越觉得满意,连连点头,豁然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师兄反应过来,连忙拦下她:“师妹,你要去哪?”

  “找沈决……”她话一出口,又感觉不对,连忙改口道,“不,找我爹!”

  沈决就是清礼派大掌门,也就是原主亲生的爹。

  她想找到这个亲爹,认真商讨一下退出门派的事情。再怎么样也是亲爹,撒娇打滚装傻充愣,磨到对方同意为止。

  师兄扑哧一笑,清俊的眉目间写满无奈,摇头道:“师父他正在闭关呢,就算你现在去,他也不会贸然见你的呀。”

  沈期欺一愣,掌门闭关?

  她旋即一拍大脑,想起在前期的剧情里,沈期欺的确一直在闭关。

  因此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徒弟女主正在遭遇他人的欺负和凌辱。

  这样一看,她现在的确暂时不能去找这掌门亲爹了。

  因为沈决就是个无情的变态修炼机器,修炼起来一向人畜不分,哪怕是自己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女儿也不能免俗。再三叮嘱不能有人去打扰,否则轻则鞭杖五十,重则逐出师门……

  沈期欺不禁萎靡起来,缓缓在八仙桌旁坐下,捧腮幽幽道:“唉……”

  师兄:“……”得,又开始叹气了。大小姐的心思可真是琢磨不透啊!

  正当两人对坐发愁时,外面突然传来嘈杂的喧闹声。

  隐隐有人叫了一个名字,师兄侧耳听着,忽然露出戏谑的笑容来:“是小五那群人,一天到晚闲得没事干,估计又在刁难柳霜了。”

  柳霜!沈期欺精神一振,这不正是本文女主的名字吗?!

  “师妹,要不要去看看?”师兄兴味盎然地听着窗外的动静,一边朝沈期笑道,“现在出去,估计能赶上好戏。”

  沈期欺心尖一颤,七上八下,突然有一点点小纠结。

  一方面,作为恶毒炮灰,她实在很想离女主远远的。

  另一方面嘛,作为这本书的作者,兼女主的“亲妈”,她实在很好奇自己笔下的主人公到底长成一副什么模样。

  就比如她眼前的二师兄傅清,虽然一肚子坏水,但模样也勉强称得上风度翩翩。

  而原主嘛,她刚穿过来时也照过镜子,毕竟是一呼百应的大小姐,唇红齿白,柳眉粉颊,标准的美人胚子。

  柳霜……作为大主角,肯定是要独一无二、天下无双的。沈期欺记得自己塑造女主时,恨不得用尽世上最美好的形容词,掏空肚子里的文采墨水,天上地下都难寻。

  这样一个谪仙似的人儿,怎么能不亲眼瞧瞧呢?

  傅清见沈期犹豫,便笑着拉了她一把:“走吧走吧,出去看看热闹!”

  半推半就之下,沈期欺怀着浓厚的好奇心跟了出去。

  清礼派坐落在一处青峰之上,山清水秀,云雾环绕,一派祥和美景。谁也不会想到,几十年后这里将化为血海。

  柳霜成魔后头一个想到的便是清礼派,她将上下五千多名师生逐一凌迟,青峰夷为平地,从此这里不再有飞鸟清溪,而是如地狱般的噩梦景象。

  ——尸骸遍地,血流成河,整整三年,这里散发出的腥腐尸臭经久不散。

  回忆至此,沈期打了个寒战。

  如果真的等到了那一天……希望人没事。

  走出房间,一片迂回曲折的荷塘回廊映入她的眼帘,红瓦廊柱,玉石铺地,一眼望去,翠绿的莲叶无穷无尽,池水倒映出湛蓝的天空与耀日,双色锦鲤在水中甩尾嬉戏。

  亲眼看见自己写出的小说化为实景,这场面还真是蛮震撼的。

  沈期欺心想:清礼派不愧是修仙界第一大仙门,修筑个外景也花大手笔,连地板都散发着金钱的味道……或许这就是钞能力吧!

  回廊中间,伫立着一行白衣人。沈期欺看得眼熟,清礼派的门派校服可不就是白色吗?

  “果然是小五和柳霜。”傅清领着她走了过去。

  沈期欺愈走愈近,看见五师姐芙洛双手抱胸,正一脸无辜地和对面的人说着什么,而她对面的人背对着沈期,看不见容貌。

  那背影清雅脱俗,隐约有温润绝尘之气。

  女主连站姿都格外好看,沈期欺看得心痒痒,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

  ……

  柳霜垂眸,嘴唇抿成一条直线,静静地听着几人聒噪如乌鸦般的训斥声。几缕发丝垂在她的颊边,衬得秀美的侧脸温婉如玉。

  虽然她表面上似乎听得十分认真,实际上却在走神。

  “我看得明明白白,小姐丢了好久的玉梳分明就在你房里!”芙洛身旁的侍女阿宝双手叉腰,趾高气昂,尖锐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沉思,“快点把东西交出来!”

  柳霜没有回答,只是微微抬了抬眸,清清冷冷的眸光从眼前一行人脸上掠过。

  一群狗仗人势修为低下的废物罢了,她毫不在意。……只是这些人看上去无比真实,难道这不是个梦境?她真的回到了回去?

  柳霜试图调转浑身力量,发现四肢百骸通畅无比,丹田内魔元无损,并无任何异常。

  以她现在的实力,一根手指便能让眼前几人灰飞烟灭。

  柳霜瞥了一眼盛气凌人的一行人,眸色渐渐冷了下来,放在身侧的指尖微微蜷缩,向上一抬——

  突然,芙洛一改讽刺的神情,声音一柔:“二师兄、小师妹!”

  身后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是傅清的声音:“两位师妹在此处聊些什么呢?快告诉我们。”轻快的脚步声逐渐接近。

  柳霜的身形微不可查地一顿,轻轻放下了手。

  她都快忘了,自己还有个小师妹。

  这个小师妹,正是她日后血洗清礼派的“罪魁祸首”。

  她在青峰上度过那些生不如死的日子,真是拜对方所赐。

  沈期欺,这个恃宠而骄的掌门之女,只不过因为看自己不顺眼,一而再再而三地怂恿其他人孤立、诽谤她,一步一步将她推至风口浪尖,承受所有人恶意的侮辱。

  她半阖双眼,掩去其中寒意,转身淡淡招呼道:“二师兄,小师妹。”

  傅清笑道:“两位师妹,有话好好说,可不要再吵架啊。”

  而一旁的沈期欺却睁大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柳霜。

  “有些误会罢了。”芙洛婉转一笑,面朝柳霜,颤声道,“柳师妹,这件事绝不是她们所说的那样,你不会做出偷东西这种事的,对吗?”

  说罢,还楚楚可怜地望着傅清与沈期欺,显得自己多无辜似的。

  一队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典型的打一棒再给个枣吃。

  柳霜没有多余辩驳,只轻声回答道:“玉梳是师傅送给我的,师姐丢掉的那把玉梳,我并不知情。”

  阿宝咄咄逼人道:“你胡说!我亲眼看见,你的那把梳子和芙洛小姐的一模一样!”

  场面一时间火药味十足,傅清饶有兴致地摸着下巴,而沈期欺站在一旁,反常地没有搭腔,但仍然死死盯着柳霜。

  柳霜环视周围一张张道貌岸然的脸,不难猜想背后难辨的人心。

  她轻轻眨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已经能看破其他人内心的真实想法。

  只听芙洛得意洋洋地盘算道:“早见那把玉梳好看得紧,又是二阶灵器,只要我死咬说法,玉梳肯定落入我的囊中……反正也不会有人来帮她!”

  柳霜又平静地看向傅清,只听这位二师兄不怀好意地想:“哈哈哈,这可真是有意思,最好吵得再凶些,撕破脸皮就更妙了!”

  她嗤笑一声:果然不论怎么解释,也不会有人帮助自己。

  目光转向最后的沈期欺,柳霜准备看看眼前蛇蝎心肠的女人,心中酝酿的究竟是些什么恶毒的想法——

  “天呐天呐天呐,女主怎么会这么好看啊!这眉毛,这眼睛,这鼻子嘴巴……啊我死了,我可以,我真的可以!不愧是我翻遍字典生出来的崽呜呜呜呜哇……”

  柳霜:“……”这都是些什么胡言乱语?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穿书后我和女主都真香了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穿书后我和女主都真香了》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穿书后我和女主都真香了》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穿书后我和女主都真香了》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