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舞到正主前

替身舞到正主前

作者:惊鸿无双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16 10:28:51 人气:49

替身舞到正主前简介:“捧着玫瑰的西装诗人,游走在黑化边缘。” ◇狗血虐文 ◇渣攻X心时软时不软,嘴时贱时不贱受 ◇破镜重圆
替身舞到正主前最新章节:③⑦

《替身舞到正主前》章节试读

  “同类价格中比较好的就这款了,佳能eos r6,三千五。”

  店员的指甲隔着柜台玻璃,她抬头看向林沉,介绍道:“这款微单是卖的比较好的,性价比高,很多刚入门的人都买这款。”

  林沉快速瞄向其他几款相机,掂量着说:“行吧,就给我拿这款,三千五不给讲价吗?”

  店员笑了下,不好意思道:“真不好意思,我们店都是给的市场价,已经是最低了。”

  来之前,林沉查过相机的价格,差不多稍微好点的都要好几千块,他有心想买,讲价不过是他自己还想再挣扎一下,万一聊下一两百,多出来还能买点好吃的。

  “包起来吧,谢谢。”

  他挺爽快的,反正价格没超出他预期之内,便宜不便宜也差不了多少,再说这是买给谢湦的,他舍得。精打细算好几个月,不就为了能买个相机送给男朋友嘛。

  店员在给他包相机的时候,林沉给谢湦发了个微信。

  【我等会去找你,记得给我开门】

  点击发送,林沉把手机放进口袋,店员刚好把相机包好递给他。林沉接过说了声谢谢,脚步略急走出相机店,右拐两条街,进了一家蛋糕店拿订好的蛋糕。

  今天是五月二十六号,是谢湦的生日。

  林沉前一天晚上就订好了蛋糕,打算今天给谢湦一个惊喜。

  谢湦是林沉的男朋友,两人高一确定的关系,到现在快三年,感情一直比较稳定,只不过最近这一个月,谢湦不知道怎么地,脾气忽晴忽阴。

  林沉不是死的,当然察觉到了,他大概是知道什么原因,掰着手指头数数,离高考只有两个星期,别看这十几天貌似很长的样子,其实一眨眼就没了。

  对所有人来说,“高考”就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本身就是一件大事。都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独木桥独木桥,走不稳当就要掉下去,之后的人生虽然充满不确定,但肯定是没有顺利过桥的人有面子。谢湦喜欢摄影,考大学也想考传媒大学,进新传专业,可是他爸却希望他学经济,因为学经济能赚钱。

  谢湦是个反骨,一来他本身就不喜欢经济,没有兴趣的东西学起来如同嚼蜡;二来,他跟他爸不对付,他爸说什么,他就非不想听什么,两人三天两头吵架,父子俩待一起哪里就是战场,索性谢湦上了高二后就搬了出来,租了个九百块一个月的房子,一个人吃喝,逍遥的快活。

  谢父不管他,忙着赚钱呢,儿子只要给他考个大学,不丢他面子,这一关就算过去了。

  谢湦讨厌他父亲要面子,讨厌到看见他父亲就烦的不行。

  两天前一次模拟考,谢湦没考好,他本来心情就不好,因为这次考得太差被叫了家长,谢父从学校回来,直接闯进他的出租屋一顿凶,谢湦顶嘴,两人差点打了起来,好在林沉站在中间拉架,两方劝说,这才平息“战争”。

  自那以后,谢湦的脾气彻底被藏到了天上,可谓是变幻莫测。

  不过,这段时间没来由的阴阳怪气,林沉知道,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另一件事。

  韩觅的祭日到了。

  提到韩觅,林沉也挺难受的,他,自己还有谢湦,三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小学初中到高中,三个人都在一个学校上学,关系好的没话说,他们还相约考同一所大学,念同一个专业,睡同一个寝室,说不准还同一天结婚。

  可惜,高一那年,韩觅出车祸去世了。

  他从来都是红灯停绿灯行,从不违反交通规则,出车祸那天也是在斑马线边上等红灯过去,他骑着自行车卡在最边上,忽然就被一辆拐弯的车撞了。

  那辆车是酒驾,后座上还有一个人,韩觅被撞飞,脑子重重撞在地上,当时就没了呼吸。

  林沉和谢湦跟着韩觅父母赶到医院的时候,刚好是晚上六点。

  那天是五月二十六号,韩觅那天过生日,晚上六点是他出生的时间,他永远停在了十六岁。

  韩觅的父母那天在医院哭得不省人事,谢湦哭的也很凶,他站在抢救室外面,眼泪就没干过。

  林沉看着谢湦难过,他也难过。

  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突然间就没了,换谁都接受不了,他可以理解。林沉比起难过也挺心疼谢湦。韩觅是六点的生日,而谢湦是八点的生日。

  他能猜到,从今往后,谢湦可能再也不过生日了。

  高一高二的生日,谢湦确实没过,林沉也没提,他过了十天给谢湦买了双鞋子,以补六一儿童节为名由送出去的,谢湦收了,给了一个亲吻表示谢意。

  韩觅这个名字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再也没有从谢湦嘴里听到过,除了不过生日,谢湦的生活跟从前没有什么不一样。该吃吃该喝喝,学生身份最重要的还是学习,谢湦跟同龄人一样,为考试烦恼着。

  上了公交车,林沉掏出手机,谢湦没有回他的微信,他点进去两人的对话框,上一次结束对话还是一天前,以林沉【我去找你】结束。

  一天前,林沉放学没回家,去了谢湦的出租屋。

  谢湦昨天刚跟他爸吵了一架,心情极差,也没怎么吃东西。林沉担心他,给他发完微信就去找他,进了屋,谢湦顶着鸡窝头,脸色苍白,一声不吭,林沉叨叨了两句,他砰的一声带上了房门,把林沉吓了一跳。

  林沉看着他紧闭的房门,嘟嚷:“什么狗脾气。”

  虽然说两人是恋爱关系,谢湦是林沉的男朋友,林沉也是谢湦的男朋友,可这一个月中,林沉深刻体会到,自己这个男朋友在谢湦眼里就是空气,谁家谈恋爱,一发脾气就把男朋友关门外的,上赶着讨好都讨不到热屁股。

  那天林沉好心想给他煮面,顺手倒掉了桌子上不知放了多久的冷咖啡,谢湦从房间里出来没找到,抓着林沉质问他是不是把自己的咖啡倒掉了。

  林沉想说咖啡冷了,再喝指不定拉肚子,嘴还没张,谢湦直接朝他喊。

  “林沉你是不是有毛病,谁让你动我东西的!”

  谢湦的眼睛很红,满脸疲惫,林沉想到他刚跟他爸吵了一架,考试又没考好心情不好,忍着没跟他计较,就说:“我再给你泡一杯得了,你吼什么。”真气人,林沉转身看见厨房在煮面,又说道:“待会吃点东西,你饿不饿啊?”

  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林沉不知道自己这句话又戳到这位祖宗的哪根神经了,谢湦脾气不减反增,“我不吃,你滚。”

  林沉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站在厨房门口看向谢湦,谢湦胡子拉渣,穿着拖鞋,睡衣松垮地耷拉在身上,眼神透露着厌恶。

  没等他说话,谢湦提高了音量:“林沉,你现在就滚,我不想看见你!”

  林沉觉得好笑:“我没得罪你吧?”

  谢湦摔了杯子,大骂:“林沉,你他妈听不懂人话啊?我看见你烦死了,我不想看见你,你一来我家就把我家搞得一团糟,你烦不烦,滚滚滚!”

  这一口哑巴亏吃的,林沉无缘无故被骂,当即也发了脾气,“谢湦,你发脾气都乱找理由了?我——”

  那天,林沉也骂了谢湦好一会,平白无故被一顿叫滚,天大的好心情都变得不好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呢,林沉关心他还关心错了吗,真是冤。

  不过气归气,林沉摔门走后,他还是考虑到谢湦的情况,作为谢湦的男朋友,在这个特殊的时间段,应该给予支持,而不是生他气,再给他添一门烦心事,于是林沉决定给谢湦过个生日。

  事情发生将近两年,逝者已矣,人活着要向前看。

  十八岁是成人,这个年龄意义非凡,总要令人难忘。

  林沉买了谢湦最想要的相机,他省吃俭用了好几个月,本想打算高考完后再给他的,但作为生日礼物好似意义更重一些。

  下了公交车,走了一小段路,林沉到了谢湦的出租屋,敲了敲门,过了一会,门开了。

  谢湦应该是在写作业,他手上还拿着笔,脖子上挂着耳机。

  进门后,林沉说:“你知道我要来吧,我给你发了微信。”

  谢湦闷声回道:“我看到了。”

  “你在写作业?”

  “嗯。”

  “几点了?”林沉边说边看了眼手机,“才六点半,你吃了吗?”

  “没。”谢湦坐回写字桌,头也不抬,他把耳机挂上耳朵,继续刚才的没写完的题目。

  林沉走过去看了眼,发现是他最拿手的数学,他搬来椅子坐在谢湦旁边,盯着他看了一会,说道:“哥,我给你买了蛋糕。”

  谢湦带了耳机,音量调得挺大的,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不过能听见他说话了。

  见谢湦没理他,林沉想了想,拿掉了谢湦的耳机,使这位大神终于将目光转向了自己。

  林沉心里有些激动,他很期待后面自己拿出相机后谢湦惊喜的表情,这是他目前最想要的东西了,除了惊喜他还会有什么表情?

  他像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一样,嘴角藏不住笑意,说:“我给你买了蛋糕。”

  说这句话的时候,谢湦捏了捏手里的中性笔。

  林沉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急不可耐地继续说道:“我给你买了样东西,打开看看。”他将袋子递给谢湦,眼神催促着他。

  谢湦接过,打开,拿出了里面的相机。

  这一刻像是即将绽放的烟花,林沉追着谢湦的瞳孔,好像闪亮的光就要迸发出来。

  不过,谢湦挺淡定,他问:“这是什么?”

  林沉:“……”

  怎么是这个反应?他顿了一下,说:“嗯……礼物。”

  “什么礼物?”

  林沉砸吧嘴,“生日礼物。”

  谢湦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林沉忽然觉得他可能是压抑久了,一时反应不过来,他凑近谢湦,整个人跨坐在他腿上,摸着他的耳朵,轻声说:“我买了蛋糕……今天做不做全部,哥?”

  林沉是一月份生日,两人同龄,但是月份比谢湦大,之所以喊他哥,是因为个子稍矮,还有就是床上叫惯了,改不过来。

  谢湦猛地推开他,力道大的吓人,林沉来不及从他身上起来,踉跄着后仰,后背磕到了写字桌的桌沿,疼的他一叫。

  他略微狼狈地从地上撑起,拍了拍擦疼的手掌,语气不快:“你干嘛?!”

  谢湦没有搭理他的不悦,只问:“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林沉没反应过来,“你生日啊。”

  成年的十八岁,今天的生日是一辈子当中最重要的日子,林沉想给他过个生日,有什么问题吗?

  “所以你忘了阿觅的事是吗?”

  林沉恍了一下,“不是,今天也是你生日,十八岁,我想给你过个生日,送你一个成人礼物,这跟阿觅有什么关系?”

  他知道谢湦的意思,今天是韩觅去世两周年,可过个生日而已怎么了。

  “阿觅再也过不了生日了。”谢湦忽然道。

  林沉听到“再也”两个字顿时心烦,他皱着眉头,“所以你一辈子都不过生日了是吗?你就只记得今天是阿觅死的那天,你要记多久,啊?”

  他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可每一天都该有不一样的意义,难道每年的这一天都闷闷不乐才对吗,祭日该被记住,生日就不该记住吗?

  “你非要没事找事是吗?”

  林沉心里憋火急了,说话也不客气:“谁没事找事?我想着今天你生日,我给你买个礼物,我想让你高兴一点,我哪里找事了?我讨好着让你开心我还有错了?”

  “你他妈就记着那天是吧,这都过去多久了,活着不向前看,你怎么还一副想跟着一起死的态度,行啊,你阿觅长阿觅短的,你干脆死得了,省的你老是惦记!”

  “你真没良心。”谢湦推林沉,把他往门口赶。“一天到晚烦死人了。”

  林沉打开他推着自己肩膀的手,这几天受得气忽然在这一刻就爆发了。他指着谢湦鼻子骂道:“谢湦!你他妈才没良心,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所以这些天我孙子似的看你脸色,你脾气古怪莫名其妙怼我,我说什么了吗?我跑前跑后哄你开心,我就讨你骂吗?我给你过个生日你还要骂我没良心,我是你男朋友!我跟你谈恋爱,我他妈连个死人都不如吗?你护着一个没了的人,你冲我喊,你干什么?!”

  话音刚落,谢湦一个拳头就挥了过来。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替身舞到正主前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替身舞到正主前》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替身舞到正主前》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替身舞到正主前》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