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如明月皎皎

她如明月皎皎

作者:千金扇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穿越历史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20 15:32:25 人气:6

她如明月皎皎简介:泗水县县令屡破奇案,一时扬名在外。   兼其风光月霁品貌无双,意欲结亲者比比皆是。   眼看衙门的门槛要被踩破,穷县令暗搓搓塞了一个荷包给某人。   穷县令:陆兄,救我!   #县令如此多娇,引世子竞折腰##那县令本是女娇娘##我拿你当兄弟,你却想拐我妹?#
她如明月皎皎最新章节:第60章 大结局(下) “皎皎,你的画师来了。……

《她如明月皎皎》章节试读

  乱云低暮,急雪回风。不多时,重重宫闱之内,碧瓦红墙之上,都覆上一层厚厚的白雪,化作一方琉璃世界。然而直到戌时末,那雪势也丝毫未见减弱,反而下得愈发急了。一片雪急风号中,沉闷的云板声突兀地响起,恍如平地惊雷一般,击碎了所有人的酣梦。

  缠绵病榻数月的昭德帝终于还是没能熬过旧岁的最后一场雪。

  昭德帝御龙而逝,满朝文武大恸之余,却于朝堂之上分立两派,为新帝人选争吵不休。

  原来,昭德帝虽年近花甲,但素迷仙道,坚信长生不老之说。为此,他征建道观,供奉仙师锻炼仙药,常年以丹药“养身”。自入冬大病以来,不论宫内太医如何规劝,昭德帝始终不以为意,直到病入膏肓也还始终寄希望于仙师能够回天改命,所以迟迟不肯册立储君,这才导致生后乱局如斯。

  昭德帝虽为帝君,坐拥三宫六院,但膝下子嗣却不丰,其中较为出众的更是少之又少。细细算来,能担下国之重任的也唯有齐王陆伯陵和穆王陆伯川二人。

  朝中齐王派和穆王派分庭抗礼半月有余,眼见得朝局动荡不安,便有人提议将早年出家修行的昭德帝生母惠元皇太后请回京师主持大局。之后,因着惠元皇太后一句“齐王仁厚贤明,穆王思齐”,这新君之争才终于尘埃落定。

  齐王继位后,改国号为乾元,面对昭德帝遗留下来的百废待兴的朝局,乾元帝大行新政,矢志肃清朝堂之风。

  乾元元年,阳春三月,乾元帝初开恩科,柳昀连中三元,成为御笔钦点的状元郎,打马游街,畅饮琼林,惹得天下举子歆羡不已。

  柳昀出身林州柳家庄,虽为书香世家,但百年来真正踏入仕途却只有他一人。也正因为柳家跟朝中任何一派都无瓜葛牵扯,哪怕柳昀年岁不大,乾元帝对他也颇为看重,更是将废旧制、兴新政的大任托付于他。

  然而,朝中各派势力如大树盘根,错综复杂,柳昀初出茅庐,为替圣人行事,一来二去倒是得罪了不少人。

  这一日早朝毕,柳昀一如既往地只身一人步过长长甬道走到宫门口自家轿辇前,只是还未及他弯腰进去,便听到有人高唤了他一声。

  “柳清生!”

  柳昀侧首循声望去,就看去一鲜衣少年牵着一匹骏马正如青松翠竹一般站在长街旁。十六岁的少年意气风发,一身矜贵之气在来往如梭的人潮中却遮掩不住。

  柳昀微微一愣,旋即直起身子,抬步迎过去,拱手作揖道:“见过世子。”

  那少年正是穆王世子,姓陆名湛。

  闻言,陆湛嘴角笑意微压,蹙眉道:“柳清生你怎么也学着那些家伙学的一身迂腐气。啧,真不像我当年认识的柳大郎啊。”

  柳昀道:“你如今也不是陆知远了不是么?”

  “嘁。”陆湛上前揽住他的肩膀,伸手在他肩上捶了一拳,勾唇道,“怎么就不是了。”

  聪以知远,明以察微。这是当初他去林州叠山书院拜访鸿儒沈豫、也就是他舅舅时,后者亲自替他取的字。

  “柳清生,不管是在林州,还是在长安,我都罩着你。”陆湛顿了顿,才又添了句让柳昀成功变了脸的话,“毕竟,我是你大哥。”

  比陆湛小了两岁的柳昀:“……”

  和陆湛在林州相识,到现在已经两年有余,柳昀早把他的性子摸透,这会儿见他如此,只好直了直腰,收起八分敬意,一如旧日般随意,问道:“你找我有事?”说着,又看了眼他身后的马,眉头微皱,“街上人来人往的,你骑马过来的?”

  知道柳昀规矩多,闻言,陆湛忙摆手,“牵着走过来的。”见他拿眼睛瞥自己,便道,“今儿春光正好,陪我去城外跑跑马,被拘在府里这么久,我这浑身难受。”

  一边说,一边拽着柳昀便走。

  可柳昀却一动不动。

  “不行。”

  陆湛没听清,扭头问,“什么?”

  柳昀掸了掸衣袖,清隽的面庞上多了抹柔色:“我答应了皎皎,今天回去陪她下棋。”

  “……”

  多么熟悉的一句话,让陆湛的脸色黑了又黑。

  当初在林州,他每每邀柳昀领自己四处游玩的时候,他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不行,我答应了教皎皎画画。”

  “我给皎皎买了她最爱的点心,得趁热给她送回去。”

  “不成,皎皎还在等我。”

  “皎皎她……”

  皎皎,皎皎……

  陆湛早知柳昀有一胞妹,取名为晗,乳名却唤作皎皎,和柳昀一前一后出生,中间只差了小半个时辰。

  因为柳晗出生时身子羸弱,所以柳家人都格外疼惜于她,也将之保护得格外好。陆湛跟柳昀相识两年多,从林州到长安,“皎皎”二字听得他耳朵都快生了茧,可却从来没能见到真人。

  不过柳昀柳晗为龙凤双生,陆湛料想二人品貌应当是生得相仿。

  从前柳昀搬出妹妹来,陆湛便不再强求,只今儿却不肯轻易放他回府。

  “过两日我就要出京了,指不定哪天才回长安。你当真现在就要回府去?”

  “怎么要出京去?”

  陆湛扬了扬下巴,望了眼皇宫的方向,道,“整日被拘在王府忒憋屈,我就向皇叔讨了道恩旨,离京四处游走,访访民情去。”

  “王爷能答应?”穆王膝下只一子,真能放他离开京城去?

  陆湛浑不在意地道:“不答应那可是抗旨。”

  “……”

  “还执意回府?”

  柳昀抿唇,“我乘轿来上朝的。”

  “这简单。”但见陆湛拍了两下掌,他的侍从袁行就牵了另一匹马朝这边走来。

  “……”行吧。

  ——

  柳昀辞别陆湛回到柳府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他给柳母请完安从清辉堂出来后抬头看了眼树梢的弦月,不由伸手揉了揉眉心,抬步朝东边的院子快步走去。

  行云苑内,绿竹猗猗,夜风过处,便闻龙吟轻细。穿过苑内的曲桥,站在主屋的台阶前,柳昀不由停住了脚步。

  这会儿已过戌时,柳晗的屋子里却仍是灯火通明。在寂静的夜里,棋子落下的轻响穿过门扉清晰地传入了柳昀的耳中。

  吱呀——

  房门突然被打开,柳昀下意识地抬眸,正好对上丫鬟绿芜惊讶的目光。

  “大少爷!?”

  屋内敲棋的动静戛然而止,柳昀敷衍地“嗯”了声就越过绿芜进了屋。

  入门先是一扇落地的山水绣屏,转过屏风,透过垂下的纱幔,柳昀看到了内室西窗前托腮的人儿。

  “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掀开帘幔,柳昀抬步走过去,目光落在面前的棋盘上,“这棋局……”

  “哥哥不回来,难道还不许我自己玩儿了?”软糯的声音仿若三月的春风般轻柔,即使是说着埋怨的话,也不见半分骄纵之意。

  柳昀的视线移到妹妹姣好如玉的面庞上,见她面上的倦色掩也掩不住,心头涌上浓浓的愧意,忙温声道:“这回是哥哥不好,哥哥给你赔罪。”说着就要拱手作揖。

  柳晗侧身躲开,撇撇嘴,小声嘟囔道:“哪个要你赔罪来着,我总不至于这么小气的。”听见身后传来一声短促的笑,她倏地扭过头,瞥见柳昀嘴角尚未敛去的笑意,微微怔愣了一下,不由地问道:“哥哥今天的心情似乎格外好?”

  她最是了解自己这一母同胞的嫡亲兄长,知他虽生得和风朗月、观之可亲,但骨子里却极为寡淡冷清,且还有些古板。更因为占了早出生半个小时的先机,即便素来疼宠自己,可也时常刻意收敛情绪、总想维持做哥哥的那点儿骄傲。

  柳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掀袍在棋盘的另一边坐下,从棋钵里拈了一子放于棋盘上,之后方才慢悠悠地开口道:“见着了一位许久未见的老朋友。”

  “是陆湛?”能让柳昀爽了跟自己的约定,在柳晗的印象里,迄今为止好像也只有这么一号人物。

  从妹妹的口中听到熟悉的名字,柳昀有些惊讶:“皎皎,你知道他?”他记得自己从没在她面前提过陆湛来着。

  方才柳昀一子将困扰柳晗许久的困局扭转,这会儿她正双手捧着脸细心研究棋局,闻言“嗯”了声后旋即反应过来,解释道:“在林州的时候我听景表哥提过几回。哥哥很看重他哦?”这话就有一点小小的酸味掺在里面了。

  柳昀恍若未觉,只颔首道:“陆湛虽出身显赫,但谈吐见识不凡,是个有经纬的人。这么多年来,除了景深,也只有他还能跟你哥我说到一处去。等日后有机会,皎皎你见上他一遭就知道哥哥没骗你了。”

  “……”柳晗这下真的打翻了醋瓶,她下了榻,趿拉着绣鞋走进内室,隔着重重垂幔,轻哼了一下,扬声道,“绿芜,我乏了,送大少爷出去。”

  柳昀:“……”

精品小说随机推荐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她如明月皎皎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她如明月皎皎》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她如明月皎皎》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她如明月皎皎》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