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男信女

善男信女

作者:野小马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22 14:08:27 人气:15

善男信女简介:① “江城明珠”文家独女文浔傲娇高冷,追求者众多,偏生一门心思迷靳家城府颇深的三公子。   等了十年,成人典礼那日,文浔没有等来告白却无意中听到了心上人的一句:乖是乖,可乖的乏味寡淡,让人提不起兴趣来。   一张机票,一只行李箱,文浔独自逃离靳砚之所在的世界。   ② 人人皆以为文家女儿斩断情丝,两人再无可能。   五年后文浔回国,文家失势,众叛亲离,她一夜之间跌落谷底。   让人哗然的是,明明已是家主内定人选的靳砚之逆流而上,选择与文浔结婚。   有人问起两家联姻内幕,文浔气定神闲的回道:“还能因为什么,一个贪色,一个逐利呗。”   众人目瞪口呆。   靳砚之却满眼宠溺的搂着自家太太,低笑:“恩,你我皆非善类,简直是天作之合。”
善男信女最新章节:第49章 靳砚之是她的答案,也是……

《善男信女》章节试读

  江城,夜里十二点,偌大的城市笼罩在初雪的寒寂里。

  十六个小时的国际航班,米兰到江城,长长的航线切开了文浔人生泾渭分明的前后两段。

  此刻她拢了拢大衣的衣领站在路边,面前是母亲施秋染在江城最后一处住处,寸土寸金的碧辉堂独栋别墅——至少,在被赶出来之前是如此。

  雪花扑在脸上,文浔并不觉得冷。

  搬家公司的工人把最后一件紫色天鹅绒沙发丢进了货车里,连同其他母亲钟爱的古玩、家具一起,成了一堆亟需处理的废品。

  文浔知道继母卢意绝不会回收这些东西。她迫切的计算着文浔回国的日子,卡着对方飞机落地急不可耐的“清理门户”,目的无非是如痛打落水狗一样羞辱文浔母女二人罢了。

  搬家公司打头的工人动了恻隐之心,多看了文浔几眼。路灯下,年轻女人孤零零的在雪地里站着,身材曼妙面容姣好,说是电视上的大明星也不为过。

  可惜,就这么一个美人,一夜之间连个家都没有了。

  他从驾驶室里拿出本子,小心翼翼的递了过去:“文小姐,卢总说了,我们把别墅收回去以后要您签字。”

  文浔一言不发,伸手接过笔。手指已经僵硬的没了知觉了,她咬了咬牙,几笔签好,把本子丢了回去。

  车队很快消失了。路上只剩下两条浅白色的痕迹。文浔再看了一眼灯火暗寂的宅子,开动了自己的车子。

  车子汇入了城市的主干道。午夜,城市躁动年轻的频道刚刚点燃。

  不少超跑轰隆着引擎擦着文浔的车子而过。

  许是这辆精致漂亮的白色法拉利太过抢眼,容易让人遐想连篇,一连几个超车的人都忍不住看向文浔的方向,试图透过玻璃窗窥视美人的侧颜。

  文浔身后二十米开外的地方,一辆黄色的兰博基尼疯了一样闪起了灯。文浔蹙眉,眯了眯眼,认出了后车的车牌号。

  她放慢了速度,摇下了车窗,果不其然超车上前的兰博副驾驶上探出了一个脑袋。迎着风雪,隔着五米的距离,尤豪满脸魔幻,恨不得直接蹦到文浔车里——

  “哇靠!我没在做梦!阿浔真的是你!你特么的有五年没有回来了吧!!”

  文浔无语的看着对方像是一条迎宾的哈士奇,抬了抬下巴提醒他注意安全。

  尤豪兴致不减,指了指前面的岔道,拔高了嗓门:“走走走!今天去MAXX,哥包场请你大喝一场!”

  三分钟后,文浔犹豫的松开了准备直走的油门,跟上了尤豪的车子。

  如果不去这里,她还能去哪里。

  是去疗养院听靠药物才能入眠的母亲絮絮叨叨痛骂文将益如何薄情负恩,还是去早就被卢意占领的文家品尝寄人篱下遭人冷眼的滋味。

  五年的物是人非早就改变了这座城市在她记忆里的模样。最后一丝幻想的温暖也在风雪里烟消云散。

  今晚,她需要人群,也需要酒精,她太久没有大醉一场了。

  MAXX是江城顶级夜店,身处一条小巷深处,豪车像开展会似的,从巷子口一直排到一公里以外的大路边缘。

  尤豪提前打好了招呼,文浔的车子一进入MAXX地界,两个车童就小跑着出来迎她。文浔把钥匙给了他们泊车,自己往前厅走去。

  尤豪一边在微信上狂轰滥炸问文浔到哪儿了,一边左拥右抱的对着两个妞夸下海口:“不是我吹,等会来的女人是天仙本仙!天仙你知道吧,我们大小姐可比神仙姐姐好看千百倍!”

  刚刚和尤豪发展了两天的女人不乐意了,拧了一把尤豪的胳膊嗔怪:“你不是说和我才是真爱嘛?”

  尤豪脸色一愣,旁边的许川举着酒杯讽刺出声:“他和你真爱?他当年在大小姐出国前还说为她守身如玉呢!”

  “去去去你懂什么!”尤豪一脚踹上去。

  众人哄笑。

  许川觑了一眼身旁一直沉默的男人。

  靳砚之的公司商务酒刚结束,是许川好说歹说才拉来的。

  他身上还是那套精英范的黑衬衫西裤,一丝不苟,只松了松领口袖口,终于有了一点休闲私人生活的味道。美如谪仙的侧脸冷硬里透着一丝精明冷漠,在幻变莫测的灯光下犹如冰山有巍然不动的气质。

  光是靠这一点,大半个包厢的女人眼睛已经直勾勾的看了过来。

  尤豪许川这种MAXX常客、欢场花花公子从来不是女人们的天菜,靳砚之这种夜店稀缺动物才是。

  更何况人尽皆知,靳砚之大概率的是靳家未来的家主。

  外界传闻靳砚之城府深厚不近女色,蛰伏十年一鸣惊人,从靳老爷子一众儿孙辈中脱颖而出。如今百闻不如一见,女人们像是打了鸡血,一个劲的想往靳砚之身边凑,同时暗戳戳的发消息给小姐妹们来蹭天菜的卡座。

  只可惜,从进包间起,靳砚之就自动屏蔽了周遭一切暧昧的讯号,只是沉默不发的低头盯着手机。

  屏幕页面上是外国某个三流男模花里胡哨的ins主页。

  许川瞄了一眼笑出了声音:“是不是老爷子逼你逼的太紧了,怎么,对女人没兴趣,现在想通了要撩男人?”

  靳砚之没理会他的调侃,默然的锁了屏。

  不知道男模是真的气到神志不清,一天前,他在文浔最近一张照片下公开留了言:如果巴黎的公寓不留给我,那么就分手吧!

  气急败坏,破罐子破摔。

  文浔的动态更新停格在一个月以前,对那条回复自然置之不理。

  而据靳砚之所知,包括米兰在内,文浔在国外六处不动产包括几家买手店都已全数抛售转让完毕。

  她是真的走投无路了。

  一只软白的手搭在了靳砚之的肩头,一个穿着浅绿色超短裙的年轻女孩娇滴滴的靠了上来,脸上的浓妆恨不得蹭在靳砚之的衬衣上:“靳总,初次见面多多关照,我叫小柔。”

  她拿起一瓶还未开启的黑桃:“敬您一杯?”

  许川看好戏似的看着靳砚之一下冷却下来的面庞,未开口说什么,门口传来了一声清雅的声音:“多谢。”

  那一声恬静而克制,不高不低带着自信和底气,能径直钻进人的心里。

  服务员弯腰给文浔开了门,她脱了大衣,走了进来。

  包厢很大,烟雾缭绕空气里是浮躁的味道。文浔蹙了蹙眉,把自己的蛇皮包和大衣随手丢在了角落,对着坐在卡座中央的尤豪莞尔一笑。

  “抱歉来迟了,刚走迷路了。”

  包厢里安静了下来。

  大半个包厢,尤豪请来“助兴”的女人们无非短裙热裤,露着明晃晃的大白腿,上衣也是要多短有多短。有几个打听到了尤豪的喜好,干脆真空吊带裙就上阵了。

  文浔完全是个异类。

  修长笔直的腿包裹在舒适的细腿九分牛仔裤里,脚踝处漂亮的骨骼上绕着一圈缀着红宝的细链子。盈盈一握的腰肢被一根宽皮带圈住,上面是灯笼袖的白色V领薄毛衣。

  柔软纤薄,低调奢华,没有任何一丝试图取悦男人的味道。

  浓密的长发披肩,衬的一张小脸精致可爱。飞机上的疲惫和慵懒劲尚未散去,这种隐隐的疲态又让文浔清雅婉丽的脸庞多了一层浅浅的妩媚。

  她干净纯粹的像是冬日里飘进来的雪花,给这声色犬马的混沌撕开了一条清冷的口子。

  真白富美的出现让一众名利场的捞女瞬间打回了原形。

  尤豪许川直接看直了眼睛。两个人立刻松开了女伴起身相迎。

  坐在角落的靳砚之没有动,神色无虞的凝视着文浔,瞳色深深浅浅辨不出情绪。

  “阿浔真是可爱!怎么跟小时候一样动不动迷路!你应该跟哥说一下,我立马下去接你啊!”

  对比尤豪油腻的套近乎方式,许川正常一点,但也显然热情过了头:“冷不冷?今天江城降温。我看你穿这么少,怎么感觉比前几年还瘦了些……”

  尤豪看文浔被许川逗笑,白了他一眼:“瘦什么瘦?许川你凑什么热闹,你不是说最喜欢丰腴手感好的!”

  被当众拆台,许川当时就挂不住脸。

  文浔被他们一左一右挟持着,哭笑不得。她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对着近处几个目瞪口呆被晾在一旁的女人微微颔首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那几个女人没料到文浔落落大方,眼里没有一丝对她们的鄙夷,赶紧局促的赔笑。

  文浔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越过了她们,往角落望去。原本许川坐的位置不远处,一个一身黑衣的年轻男人静默的坐着。

  灯火阑珊处,四目相对,文浔捕捉到了靳砚之的凝望,根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两人的目光撞在了一起,她当即神色一僵。

  隔着人群,她看不透靳砚之的情绪,只是对方轻轻一瞥,文浔呼吸一窒。

  两人最后一次见面并不愉快。

  一年前,月光下的伦敦国王街,圣诞将至,穿着单薄的文浔被靳砚之扣着手腕按在墙上深吻……耳边除了男人的喘气和风声,她还听到了自己骂骂咧咧的反抗……

  此刻,靳砚之明显是捕捉到了文浔脸上的慌张,他似笑非笑的举起了自己的酒杯。

  下一秒,文浔错开了视线,看到了紧紧贴着靳砚之的那个浅绿色裙子的女人。

  她的视线在女孩的脸上停格了两秒,强迫自己移开了视线。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善男信女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善男信女》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善男信女》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善男信女》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