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娇

撒娇

作者:时星草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25 16:38:21 人气:47

撒娇简介:【高跟鞋设计师x闷骚心机总裁。】 * 高奢集团总裁江淮谦,长相英俊,手段狠决,是出了名的工作狂魔王。 对自己狠,对员工更狠。让大家对他又爱又恨。 就连被他夸过的设计师阮轻画。也曾发誓,有朝一日要把他干掉,自己上位。 - 某次庆功宴,江淮谦姗姗来迟。 一出现,刚拿奖的阮轻画醉醺醺地拿起酒瓶往他那走。 同事惊恐,欲上前把人拉住,被她一把挥开。 众目睽睽之下,她将江淮谦的领带攥住逼问:“我的庆功宴你怎么才来,我生气了。” 大家错愕看过去,只见江淮谦敛目看她,眸子里压着笑:“这次要怎么哄。” 阮轻画眨眼,毫不犹豫说:“把你的总裁之位让给我,我就原谅你。” 江淮谦一笑,弯腰碰了下她的唇,低声道:“那不行。” 他顿了下:“我只能把总裁夫人的位置给你。” 同事:?
撒娇最新章节:90、第九十章

《撒娇》章节试读

  《撒娇》

  2020.11.12/时星草

  【轻画,你现在在哪?】

  收到好友兼同事孟瑶消息时,阮轻画正坐在路边的长椅发呆。

  午后阳光透过稀疏枝叶落下,留下斑驳的光。

  光明亮温暖,让人有昏昏欲睡的冲动。

  阮轻画强撑着,伸手揉了揉疲倦的双眼。

  她还没来得及回复,孟瑶直接给她拨了电话。

  “喂。”

  她声音有些哑,整个人有些颓,提不起神。

  “我刚看到公司群消息。”孟瑶直接道:“你在哪,我去找你。”

  阮轻画“嗯”了声,托腮望着行人道上匆匆走过的身影,“路边。”

  孟瑶:“……”

  她眉心一跳,言简意赅:“地址。”

  -

  把地址发给她,阮轻画看了看其他人发来的消息。

  大多数都是安慰、鼓励的内容。

  她边看边回复,刚把消息回完,孟瑶到了。

  “你就一个人躲在这儿?”

  听到熟悉的声音,阮轻画半眯着眼抬头。

  她盯着孟瑶看了会,目光停滞在她鞋面,不紧不慢地说:“你高跟鞋换成裸色会更好看。”

  孟瑶:“……”

  她低头看了眼脚上的黑色高跟鞋,没好气道:“出差只带了这双。”

  阮轻画:“哦。”

  孟瑶看她这样,积攒起来的怒气忽而被吹散,无法发泄。

  “你见到我就只想说这个,你能不能改改你职业毛病?”

  阮轻画偏头看着她,眨眨眼说:“那给你表演个喜极而泣?”

  孟瑶觑她眼,“倒也不必。”

  阮轻画很轻地笑了下。

  孟瑶静默了会,低声问:“生气吗?”

  “嗯?”阮轻画扬了扬眉,靠在她肩上说:“刚开始有点。”

  但她觉得生气会让自己长皱纹还可能得乳腺癌等毛病,为防止这样的噩耗,阮轻画决定不和傻逼计较。

  孟瑶无言, “你这佛系的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

  闻言,阮轻画瞥了她一眼:“我哪里佛系了?”

  她反驳:“我明明是睚眦必报的性格。”

  她现在之所以没还击,是因为还没完全收集好证据。

  孟瑶沉默了会,低声问:“那就这么算了?”

  阮轻画和她对视半晌,意味深长问:“你觉得呢?”

  孟瑶安静三秒,感慨道:“我忽然有点同情谭滟。”

  谭滟,是两人话题中让阮轻画和孟瑶都恼怒的人物。她和阮轻画一样,是公司的高跟鞋设计师。

  同期进去,同样的职业。两人要么成为惺惺相惜的朋友,要么是背后掀起风波的对手。

  阮轻画和谭滟,毫不意外是后者。

  这一回,公司内部进行PK,在众多设计图中,选其中一位的设计师作品作为明年春季主打款。

  原本是公平的比赛,可最后的结果却并不那么公平。

  谭滟的作品和阮轻画的有八成像不说,总监更是眼瞎了一般,选了谭滟那浮夸且不适穿的设计。

  这个消息一公布,公司有脑子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也因为此,阮轻画才收到了那么多的‘安慰’。

  当然,安慰有真有假,大部分旁观者还是看戏居多。阮轻画不是傻子,自然清楚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她听着孟瑶的话,小小地翻了个白眼:“你还是站在我这边的吗?”

  孟瑶勾着她肩膀,笑了笑:“不是我能下了飞机就往你这儿跑。”

  阮轻画轻哼。

  孟瑶侧头看了她会,有些不解:“你说总监眼光怎么那么差?你长得比谭滟好看一百倍,身材也火辣,他为什么选她不选你?”

  不是孟瑶夸张,阮轻画是真的漂亮。标准的鹅蛋脸,饱满但又不失稚气。素颜淡妆时候清纯,浓妆美艳,气质清冷,可纯可欲。

  阮轻画想了想,“他瞎?”

  孟瑶刚想点头表示赞同,阮轻画拿过她手里的矿泉水抿了口,忽然说:“他给我送过一次房卡。”

  “什么时候?”孟瑶没听她说过这事,“然后呢?”

  阮轻画:“我把房卡丢垃圾桶了。”

  孟瑶:“……”

  她没忍住,扑哧一笑问:“哪家酒店的?”

  “我们常去的那家。”

  闻言,孟瑶算了算:“它们家房卡丢了要扣五百块钱吧?”

  阮轻画沉默了片刻,看她:“所以总监现在这样对我,是记恨我让他罚了五百块钱?”

  孟瑶被她的话呛住,悠悠道:“你是逻辑鬼才吗。”

  阮轻画笑眯眯应着:“过奖过奖。”

  安静了会,孟瑶还是气不过。

  “这次这个机会真就让给她了?”

  阮轻画缄默半晌,“怎么可能。”

  她还不至于这么弱。

  之前谭滟也抢过她几次表现的机会,但都不是特别重要的场合。那对阮轻画而言,无关痛痒。但这回不同,这个机会,阮轻画势在必得。

  说实话,在刚知道答案的时候,她是愤怒生气的。

  为了维持自己的体面,控制好不立刻和谭滟撕逼,阮轻画还特意请了半天假出来。

  孟瑶狐疑看她,嗅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

  “准备怎么还击?”

  阮轻画歪着头看了她一会,转了话题:“你这几天出差是不是没看新闻。”

  孟瑶:“……?”

  她没卖关子,直接道:“我们公司之前不是一直传被收购吗?”

  孟瑶惊诧:“被证实了?”

  阮轻画:“嗯。”

  “卧槽?!”

  “新老板是谁?”孟瑶问的时候,已经开始拿出手机搜和他们公司相关的消息。

  阮轻画一愣:“收购的公司是J&A,来这边接手的具体是谁我不知道。”

  “……?”

  孟瑶瞪大眼看她,不太敢相信问:“是我知道的那个J&A?”

  “对。”

  她们所知道的那个J&A,是国际知名时尚品牌,也是第一个在国际有地位的中国品牌。

  这个品牌的涵盖的时尚类型众多,除了鞋类之外,还有服装包包饰品等。

  J&A集团,可以说是国内设计师的梦想。只要进了J&A,未来的设计之路,基本无忧。

  孟瑶震惊半晌,嘀咕道:“新老板总有消息流出的吧,我希望来的是个大帅哥。”

  阮轻画笑,附和道:“女人都希望。”

  谁会不喜欢大帅哥呢。但一般年轻的大帅哥,接不下这么一家公司。

  果不其然,孟瑶没搜到任何消息。

  她细细回味了下阮轻画之前说的,扭头看向她:“所以你是打算等新老板来了,让新老板主持公道?”

  阮轻画颔首。

  她了解过J&A,也知道他们会有专门的邮箱收下属员工的邮件。有任何争议的决策,亦或者是其他问题,都可以申请上诉,会有人处理。

  孟瑶意外,“你可以啊,难怪这么淡定。”

  阮轻画扬了扬眉梢,笑而不语。她这个淡定,也是花时间消化洗脑而来的。

  知道她有把握后,孟瑶稍微放心了点。

  两人在路边吹了会风,约着去吃了个晚饭,才各回各家。

  -

  回到家,时间还早。

  阮轻画洗了个澡,把房间的窗帘拉上,准备睡觉。

  她这段时间为了画设计稿,睡眠严重不足。

  她刚睡着没多久,手机铃声响起。

  阮轻画皱了皱眉,在床上翻了个身,试图把刺耳的声音压下去。但铃声像在和她作对,一直不断。

  阮轻画烦闷地伸出手,闭着眼接听。

  “喂?”

  那边静了一会,意外的声音传来。

  “怎么这个点在睡觉?”

  阮轻画一怔,瞬间清醒了。

  “妈。”她睁开眼扫了眼手机屏幕,果然是她亲妈的电话。

  冯巧兰:“不舒服?”

  阮轻画:“没有啊。”

  冯巧兰顿了顿,明白过来:“又赶设计稿了?”

  阮轻画还没来得及回答,便听见了她一如既往不赞同的话,“之前就跟你说过,别做设计师。这个行业有什么好?每天加班加点,连自己的生活都没有。工作性质和时间都不稳定,以后也不一定能有什么出息。”

  “……”

  阮轻画没吱声,她只要一反驳,冯巧兰便能再说她半小时。

  她默了默,转开话题:“妈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

  瞬间,冯巧兰打住了话题。

  “你还记不记得我半个月前跟你说过,你刘阿姨儿子回国了,你去见见。”

  “我不去。”

  阮轻画拒绝,“没时间。”

  冯巧兰却不给她反抗机会,“你明天不去可以,那你后天去。”

  阮轻画:“……”

  她无奈,叹息一声:“妈,我才刚二十四岁,怎么就要相亲了?”

  “我不给你安排,你可能三十岁都还不会找对象。”

  阮轻画不想说话。

  冯巧兰也不逼的太紧,淡淡说:“只是让你们见见面,你要是不喜欢我也不逼你。”

  阮轻画闭了闭眼,妥协道:“见面可以,但我我见了这回,半年内你不可以给我再安排相亲。”

  她们是母女,性格很像。

  冯巧兰知道,她不答应阮轻画明天绝对不会出门。两人各退一步,达成了共识。

  -

  把电话挂断,阮轻画的睡意也被赶走了。

  她揉了揉眉心,恰好看到孟瑶新发来的消息。

  孟瑶:【轻画我知道我们新老板是谁了!】

  阮轻画:【?】

  孟瑶是个好奇心极重,且性子比较急的人。一旦好奇,她会用尽各种办法去了解知道。

  孟瑶一通电话打来,直入主题:“你知道吗,过来接手的新老板是J&A董事长的小儿子,叫江淮谦。”

  阮轻画“嗯”了声,“然后呢?”

  孟瑶想了想,拔高音量:“江淮谦啊,你不记得他了?”

  瞬间,阮轻画脑海里浮现了一张俊脸。

  她蹙眉,低声问:“怎么是他?”

  孟瑶:“这我就不知道了。”

  阮轻画没吭声。

  孟瑶好奇,“你们之前不是校友,还见过吗,没联系方式啊?”

  阮轻画一愣,想到了一件事。她安静了须臾,语气平淡说:“就一面之缘,他应该不记得我了。”

  她在留学的时候,和江淮谦有过短暂的交集。孟瑶知道的一面之缘,是她在学校参加的设计比赛,江淮谦是当时的评委老师之一。

  孟瑶“啊” 了声,有些遗憾:“好吧,你这么说也正常。”

  阮轻画:“嗯。”

  孟瑶并不沮丧,笑着道:“没关系,不记得就不记得。对了,我还找朋友给我发了几张他的照片。卧槽真的帅死了,我发给你看看。”

  阮轻画来不及拒绝,孟瑶把电话挂断了,且立马给她发了照片。

  阮轻画敛目,手指稍顿,点开了最末尾收到的照片。

  背景应该是在品牌发布会上,江淮谦穿着黑色衬衫和西裤,身形修长挺括。

  天花板下的吊灯垂落,灯光罩在他身上,勾出他凌厉又略显冷淡的眉眼。他鼻间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把深邃瞳仁里的锋芒掩盖了几分。

  可即便如此,阮轻画依旧能感受到他由内而外散发的冷漠。

  孟瑶:【帅不帅!】

  阮轻画盯着看了会,有些走神。但她敲下的回复却又很冷漠:【还好。】

  孟瑶:【这你都说还好?你不觉得他长得巨帅吗!不戴眼镜霸道,戴了禁欲又斯文!怎么看怎么让女人欲罢不能。】

  阮轻画:【照片都是修过的。】

  孟瑶:【?你说的这是人话吗?还是说他真人真的没这么帅?】

  被孟瑶这么一问,阮轻画下意识在久远的记忆里搜寻片刻。

  她发现人不能回忆,一旦刻意去想了,就会激发出很多乱七八糟的情绪。似遗憾,又似不安。

  半晌,她给一直穷追不舍的孟瑶回了个消息:【嗯,和我记忆里的不太一样,他可能整容了。】

  孟瑶:【???】

  这一晚,因为阮轻画对江淮谦的抹黑,她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噩梦。

  她还梦到江淮谦把她叫去办公室,让她把门关上后,他那张俊美无敌的脸逼近,低声质问她:

  ——好好看看,我到底整容没有?

  瞬间,阮轻画被吓醒。

  -

  因为被江淮谦在梦里折磨的缘故,阮轻画去见刘阿姨家儿子时,面容憔悴,黑眼圈极深。

  为表礼貌,她简单地化了个淡妆。

  见面的地方是咖啡厅。

  阮轻画到的时候,刘阿姨儿子还没来。

  下午,咖啡厅人不少。舒缓的音乐播放,让人觉得舒服。

  她要的咖啡刚送上来,刘阿姨儿子便匆匆到了。

  他长相斯文,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眼镜,五官端正,模样看着很老实木讷。

  “抱歉,我来晚了。”刘俊抬起眼看向她,有片刻的怔楞。

  阮轻画习惯性了别人对她第一眼印象的反应,没觉得刘俊奇怪或不礼貌。

  她微微一笑,看了眼时间:“是我来早了。”

  刘俊的目光还落在她身上,没有收回。

  阮轻画皱了下眉,清了清嗓提醒:“刘先生?”

  刘俊回神,拿下眼镜揉了揉眉眼说:“抱歉,我看你有点眼熟。”

  闻言,阮轻画礼貌地笑了下。

  刘俊是个善于交流的人,恢复正常过后,和阮轻画交谈还算愉快。

  但阮轻画对他没感觉。

  两人沟通顺畅,想法也很一致,打算结束后回去告诉长辈——不合眼缘。

  聊着聊着,刘俊抿了下唇,有些局促道:“阮小姐,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希望你不要介意。”

  阮轻画:“你说。”

  刘俊看她,想了想说:“你是不是在英国留过学?”

  “嗯。”

  刘俊眼睛一亮,脱口而出问:“你和江淮谦认识吗?”

  “……”

  阮轻画怔住,完全没想过会在这儿听到江淮谦的名字。

  “不……认识。”

  她回答。

  刘俊“啊”了声,有些惊讶:“不认识啊?”

  阮轻画:“嗯。”

  她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聊,直接道:“刘先生,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刘俊歉意一笑:“好,你是开车来的吗?”

  “不是。”

  “那我送你出去吧。”刘俊不好意思说:“我刚刚跟老板在隔壁聊工作,耽误了一点时间。”

  两人说着,往外边走。

  刚走出咖啡厅,阮轻画便听到了刘俊的声音:“江总,您怎么过来了?”

  阮轻画下意识抬头,入眼的是穿着深色风衣的男人。他身姿挺拔,比照片上看还要更为的清隽英俊,五官立体,眉眼深邃。

  在今天之前,阮轻画没想生活里的一些事会这么的碰巧。但偏偏,现在就是发生了。

  昨晚还只能看见照片欣赏的人,今天就真真实实出现在了自己生活里。

  阮轻画思绪飘飞,目光停在他身上忘了转开。

  江淮谦随性地瞥了她一眼,瞳仁里情绪很淡。

  两人目光交汇几秒,默契转开。

  “买杯咖啡。”江淮谦回了刘俊的话。

  刘俊一笑:“我去给您买吧。”

  说着,他突然想到了旁边站着的阮轻画,没点眼色和情商道:“江总,这是阮轻画。”

  阮轻画:“……”

  江淮谦撩起眼皮,点了下头:“你好。”

  “……”阮轻画微哽,硬着头皮接了一句:“你好。”

  刘俊看着两人这样,确实不像是认识的。

  他笑笑,和江淮谦开玩笑:“江总,您看她是不是很像你的那个学妹。”

  瞬间,周围的空气都是尴尬的。

  阮轻画灵敏地感觉到,江淮谦的视线又落在了自己身上。

  她不喜欢这种尴尬氛围,正想抬头打断,不经意地和男人撞上目光。他瞳仁晶亮,眸子里情绪很淡,淡到让人看不出喜怒。

  阮轻画微怔,没来得及挪开眼,先听到了他的回答。

  江淮谦:“不像。”

  “......”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撒娇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撒娇》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撒娇》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撒娇》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