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洲心事

两洲心事

作者:清水涮火锅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28 13:49:27 人气:31

两洲心事简介:爱吃醋占有欲强小狼狗攻X锋芒内敛温柔哥哥受   论捡弟弟的一百种错误方式。   爹不疼娘不爱的季凯风在那个下着暴雪的冬天被捡回了家,大概是季凯风前半的童年太苦了,老天爷终于良心发现了,塞给了他最温柔的白澈。   季凯风这个小棉袄上一世暖着暖着,就暖歪了。   可能月老还是看好他们的,求了不知道哪路神仙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   他决定重来一次,重新攻略白澈。   可有谁能告诉他,这一世的白澈对于从小让他跟女孩子交往怎么就那么执着?!   重生前   唐艾:阿澈你什么运气捡了个白眼儿狼!瞪什么瞪,说的就是你季凯风!   重生后:   唐艾:阿澈你该好好反省反省,这崽子你怎么养的越来越腻歪!说的就是你季凯风,沙发给我挪个地儿!你还都不让我坐了?!
两洲心事最新章节:第六十八章 番外1.4 余生长情

《两洲心事》章节试读

  海天市的世纪广场位于老城区破旧的街区,平日里根本不会有多少车辆经过的大马路上这天格外繁忙,更别提一辆辆的豪车。

  “王老板?……诶呦王老板!”

  “您是?……诶呦张总!瞧我这记性!”

  吵吵嚷嚷的停车场里悄声无息驶过一辆黑色奔驰,从车上下来的男人非常年轻,和多数着正装的与会者相比,穿着反而显得随性。

  小张总的眼睛贼精儿,一眼瞥到这个年轻男人:“诶呦季总!您也是来参加债权人会议的吗?”

  季凯风停住脚步回头对小张总微微颔首表示打过招呼,接着就往会议厅走去了。他挑了会场最远的角落坐下,挪了个舒服的姿势,静静注视着逐渐满人的会场。公司代表或者公司老板陆续进入会场入座,而会议场最前方债务方席座上早早端正地坐了一个的白衬衫男人。

  那个男人似乎察觉到了季凯风的视线,紧抿了唇侧过了脸,连正眼也不给他地避开了视线。季凯风轻轻冷笑了一声,白澈一定恨死他了。

  嘈杂的人声中,法院的代表们进了场,在人群安静之后宣布债权人会议开始。作为债主之一,季凯风却一个字也没在听,他不是来要债的,他来欣赏他的白澈的。

  白澈一如既往地把自己收拾的很整洁,脸色有些泛白,正在法院工作人员的允许下和债主们交涉还款事项。

  季凯风目不转睛注视着会场前方发言中的白澈,微微皱起了眉,他能看出白澈精神欠佳,一定没怎么好好休息。这种状态白澈他见过,熟悉,那个曾经庇护了他整个少年时光的哥哥。

  接下来是质询时间,无数尖锐的问题被抛向白澈,季凯风看着冷静解答的白澈,悄无声息转身离开了会场。会议结束之后,也许今晚,白澈一定彻底崩溃吧,季凯风冷漠地想,他会好好照顾白澈,他会成为白澈的依靠,唯一的依靠。

  会议没有结束季凯风就离开了,他开着车先去公司处理了些事,然后半躺在他办公室灰色沙发上翻看几年前的科技杂志,他对这些杂志都如数家珍,上面留着他少年时期最美好的回忆。

  翻着翻着困意上了头,他翻身起来给自己打磨了一杯咖啡,正要端着杯子去窗前看会儿现代都市下班车水马龙的景,又想了想,又去公司茶水间的橱柜里取出另一个杯子磨了杯咖啡。

  他细心地加上奶,打成奶泡,铺在咖啡上,然后从他特意从超市寻觅到的一包可食用松针,洒在奶盖上,又小心地把杯子放进冰柜冰镇上。

  白澈喜欢喝这个。

  做完这一切,季凯风有种油然而生的幸福感,这种事他很快就可以天天给白澈做了。睡意消除掉的季凯风又端上自己的咖啡走回办公室,慢慢踱步到落地窗前,欣赏日落沉下高楼大厦,灯火逐渐缀满夜幕。

  这时商业楼的安保系统响了铃,楼下前台保安告诉他姓白的先生来访,是否是他邀请的客人,季凯风对自媒体人的效率感到钦佩,让保安放白澈上来。

  季凯风提前给白澈打开了门,在办公桌前等着他。

  白澈进了门,轻轻给他关上门,季凯风挑眉望向他,他有些惊讶白澈现在的平静。然而下一秒,啪!白澈就把手里的纸页用力拍在了他脸上,洒了他一身。

  白澈声线抑制不住地颤抖:“我认真反省过,是我对你不好吗?”

  不,你对我太好了。季凯风拾起身上的纸张,浏览上面的自媒体报道,将它们整理起来,默默地心想。

  白澈红着眼角和他对视:“我转移公司财产?我计划出逃海外?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打印出来的报道有很多指印,看起来像是别人传阅了很多人最后递给白澈的。他在会场的时候看到有人滑稽地带了打印机,估摸着这些报道都是还在会议的时候就被发出来了吧。

  转移财产?他的白澈才不是这样的人。

  “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季凯风整理好所有文件,绕过办公桌,一步步向白澈走近,逼得白澈后退到墙壁再无路可退:“白澈,你有多久没有跟我说过话了?”

  被困在他手臂间的人抿紧了唇,偏头不答话。季凯风任由静默在封闭空间里蔓延,目光仔细扫过白澈皱紧的眉头,睫毛下青色的眼圈,到泛白的嘴唇。白澈一定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季凯风放开了他,反锁门转身去茶水间拿冰镇好的松针拿铁。

  杯子冰冷的温度换了想法,他需要给白澈弄点热饮和热食,不然对白澈胃不好。

  他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打开门发现白澈抱膝坐在了地上,熬了一天,白澈体力耗得几乎干净,只是仍然没有理会他。

  这时白澈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上面显示的医院电话让白澈脸色更加苍白,温和而焦急地问:“陆医生您好,请问是娜娜有什么情况么?”

  对方说了些什么,白澈抓着手机的手指用力得发青:“请您先给她做手术!我一会儿就把钱打过来您看行么?”

  季凯风端着水杯静静听他电话,他猜到对方是白娜娜的医生,白娜娜上个星期出了车祸,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一天一万的费用,让季凯风讨厌的唐艾作为华辰创始人之一,账户也被冻结,白澈是真的山穷水尽了。

  “求求您!”

  白澈那边还在苦苦哀求,季凯风无动于衷地继续听着,今晚他的运气真好,他在等,等白澈主动开口。

  嘟嘟嘟嘟……通话起了盲音,白澈失魂落魄垂下手,手机掉在地上,就这么沉默地坐着。

  季凯风继续站在旁边耐心地等。

  绝对寂静的办公室里,只有墙上装饰用的时钟滴答滴答的跳动指针。白澈低下头,喑哑地开了口:“看在娜娜当初让我收留你的份上,请你借我一笔钱行么?”

  季凯风蹲下身,握住白澈的手腕,将一杯热饮递进白澈手心里捧着:“你现在能抵押的都抵押出去了,你拿什么还我呢?”

  白澈心被狠狠揪了。

  季凯风右手捧起他的脸:“你要搬去我家。”

  被他围困在身体和墙之间的白澈闭着眼,一字一句低声问:“娜娜的车祸,是不是你?”

  这个问题让季凯风表情微不可观地阴郁下去,在白澈心里他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么?他前倾了身体,在白澈耳边认真说“我没有”这三个字。

  白澈脱力一般放松了身体,睁开眼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同意了季凯风的要求:“随你。”

  这两个字仿佛是戳在季凯风心脏上的印章,签署了从此白澈属于他的合约。季凯风轻轻吻了吻白澈的眉心,让他吃点东西,随手摸出手机做了笔银行转账。

  白澈放下水杯,要站起来去医院看他妹妹,一天的心力交瘁加上接连几夜的彻夜不眠让他身形有些摇晃,最后晕了过去。

  季凯风接住栽倒在他怀里的人,抱起来离开办公室,他就这么一路抱着白澈下到车库,小心放在副座上回了家。这晚的大风呼呼地刮,高速上吹得车身都有些飘,可是季凯风不时扫一眼旁边的人,是那样的安心。

  夜里的城市车马寂静,白澈被他安置在卧室里睡着,季凯风泡在浴缸里,回味他给白澈喂葡萄糖水的场景,浴室里还余留有他给白澈洗漱后沐浴液的清香。

  泡了半个小时的热水澡,他才披件浴衣踏出浴室到客厅角落,打开电脑回复邮件。这期间白澈的电话阎王追命一样的没断过,都来自让他非常讨厌的唐艾。

  他拔掉充电器拿了起来准备把唐艾的电话给拖进黑名单,想了一想又耐心地接了起来。

  “阿澈!你担心死我了!你小子去哪儿了?!”

  季凯风冷哼一声:“不劳你担心,他有我。”

  海天市东区的住宅小区里,唐艾坐在车里一听到季凯风的声音就气不打一处来:“阿澈呢!他手机怎么会在你这里!我警告你白眼儿狼,你要敢对阿澈做什么——”

  季凯风打断他的婆婆妈妈:“嘘,他累了,已经在我床上睡了,你还是别来打扰了,洗洗睡吧。”说完就马上挂了电话。

  “你!——”唐艾被电话盲音气的发抖。

  膈应了唐艾的季凯风无比舒畅,没处理完的邮件也不想回了,他将白澈的手机放得远远的,又回到卧室在床前认真看着白澈,最后弯下腰在白澈唇上印了个吻。

  “晚安。”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两洲心事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两洲心事》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两洲心事》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两洲心事》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