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稍稍迟

爱你稍稍迟

作者:所言非言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01 11:51:04 人气:18

爱你稍稍迟简介:冷艳女秘书×××薄情男总裁 多年前人群中惊鸿一眼,奚呦心甘情愿追随霍明昭三年。 她成了他最得力的助手,却始终没有成为他身边的人。 三年相伴,他是她的爱而不得,她是他的可有可无。 后来一夜荒唐,奚呦辞职远走。 再重逢时, 他依旧是高高在上的霍总,她却因为保全家人,即将和别人联姻。 那天友人问他:“你有什么打算?” 霍明昭眸色晦暗:“打算追回来。” 霍总追人,花样百出。 奚呦只是冷淡地看着他。 “霍明昭,我们三年前就结束了,现在简单点相处不行吗?” “不行。”男人强势又霸道。 他说:“简单不了了,因为我对你的心思早就不单纯了。” 奚呦订婚那晚,在酒店的安全通道,声控灯灭了又亮, 霍明昭捏着她的下巴,发狠地吻。 奚呦没反抗,声音很冷,话语狠决:“霍明昭,你赶着做小三吗?” 霍明昭怔住,死死掐着她的腰,眼睛发红。 却听到她冷笑一声,往他心上又插一刀:“男小三?”
爱你稍稍迟最新章节:11、团建

《爱你稍稍迟》章节试读

  chapter001 酒会

  海城的冬天是雪白色的,凌晨的机场格外沉默。

  奚呦推着行李箱走出航站楼时,收到了母亲周晓年发来的微信。

  【呦呦,下飞机了吗?】

  【天气预报说今夜有暴雪,你爸就不去接你了,你自己打个车,直接来医院吧。】

  【你这孩子,怎么不回妈妈的消息?】

  奚凯荣临时失约,奚呦毫不意外,从小到大,她一直在这种期望中不断失望,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她面无表情地把手机放回包里,紧了紧身上的羽绒大衣,迎着扑面而来的冷风,钻进了早就约好的车里。

  夜幕下,身后的海城机场渐渐只剩下几笔简单的线条轮廓,隔窗往外看,雪花如柳絮一般一团一团地从灰蓝的天幕上砸了下来,在高高低低地树枝丫上,缀满银花。

  车厢里响起舒缓的音乐,前排的司机跟着调子小声哼唱,纷杂的思绪便在这样的氛围中涌上心头,与关于这座城市的回忆交织在了一起。

  三年前,她离开海城,去国外深造,起初是为了躲霍明昭,所以刻意和国内的朋友疏远了。后来,是进修的课程太满,分不出别的心思,渐渐的也就没了联系。

  两天前,奚凯荣给她打电话,告诉她赵英玉突发脑溢血,进了ICU,情况危急,让她赶紧回国。奚呦从小由赵英玉亲手带大,对奶奶的感情,比对奚凯荣和周晓年这对亲生父母更深,当天便订了最近的机票回国。

  扔在包里的手机又响了一声,奚呦从思绪中抽离回到现实。拿出手机,解开锁,这一次,是奚凯荣发来的消息。

  【到哪儿了。】

  干巴巴的四个字加一个标点符号,就是父女俩平时关系的写照,不好不坏,也不亲近。

  奚呦抬眸扫了一眼窗外,走了几年,海城已经不是她熟悉的模样,奚凯荣的这个问题她还真没办法回答,想了想,在手机上敲下三个字。

  【快到了。】

  半小时后,终于抵达目的地。

  已是凌晨,市医院大楼仍旧灯火通明。一楼大厅,铁质的休息长椅上坐着不少等候问诊的病人。奚呦从外面进来,短短的几步距离,她还是沾染了一身的寒意。

  包里的手机似乎又在响,奚呦没顾上,拖着行李箱小跑了几步,赶上电梯,直接上了医院顶楼的ICU病房。

  电梯门一打开,奚呦就看到了站在走廊上打电话的周晓年。

  奚呦往前走了几步,周晓年听到脚步声循声抬头,然后眉头一皱,语气带着责备的意味:“你怎么不接电话?”

  “挤电梯,没听见。”目光在周晓年精致的妆容上停留数秒后,奚呦神色淡淡地移开,问道,“奶奶呢?”

  周晓年不满意奚呦这种不咸不淡的态度,但在公共场合,周晓年要保持作为奚太太的体面,不会发脾气,只是语气冷了几分。

  “病房里。”周晓年把手机放进珍珠手包,一边整理一边吩咐道,“既然回来了,今晚你在医院守着吧。”

  奚呦轻轻嗯了一声,迈步往赵英玉的病房走,身后,周晓年又叫住她,提醒道:“记得给你奶奶买个盆,医院一楼的便利店就有。”

  奚呦已经走到门边,闻言,放在门把手上的手顿了顿,她转过头看向周晓年,问:“昨天怎么没买?”

  赵英玉是昨天进的医院,必要的洗漱用品当天就应该买齐。

  那句“忘了”就要脱口而出,周晓年触及到奚呦锐利的眼神,下意识地就改了口:“医生今天才说的。”

  奚呦没拆穿周晓年蹩脚的谎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收回目光,推门进去。

  赵英玉虽然抢救过来了,但还没有度过危险期,这两天也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奚呦陪在床边说了会儿话,护士过来换药,她趁着这个时间去了一楼的便利店。

  便利店不大,东西却很齐全,吃的用的都有。奚呦直接前往生活区,洗漱用品都挑了一些,正准备伸手取放在货架最高层的塑料盆时,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比她快了一步,抢先拿走了塑料盆。

  奚呦扭头看,是个穿着正装,打扮十分职业的男人。他抱着盆,闭眼念了一句谢天谢地,才有些歉意地看向奚呦,解释道:“抱歉抱歉,我老板指定了要蓝色的盆,我要是买了别的颜色,肯定要被炒鱿鱼的,您选一个别的颜色吧,作为补偿,我帮您付钱。”

  都是被老板压榨过的人,奚呦表示能理解,也拒绝了年轻男人帮忙付钱的要求,重新选了一个红色的。

  两人走向收银台,奚呦排在前面,年轻男人站在后面,等待结账的间隙,身后的人接了一个电话。

  “霍总,您有什么吩咐?”

  陡然间听到这熟悉的称呼,奚呦心跳漏了一拍,不自觉地凝神去听,年轻男人却已经挂了电话。

  紧接着,奚呦感觉到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疑惑地转身,身后的年轻男人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小姐,您手里的盆红得挺好看的,要不,我俩换换?”

  奚呦:“你老板不是喜欢蓝色吗?”

  年轻男人,也就是陈驰回答:“老板说,红色喜庆。”

  从便利店出来,两人同乘电梯上楼,陈驰再三表示感谢,临走时,塞给奚呦一张名片,奚呦没仔细看,扫了一眼就随手放进了便利店的塑料袋里。

  陈驰回到VIP病房,他的作精老板已经换上了西装,准备出院。

  “霍总,你还不能出院,医生说——”陈驰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霍明昭一个眼神制止了。

  “车钥匙。”霍明昭垂眸,慢条斯理地扣着珍珠袖扣,明明是个病人,却从头到脚都透露出精致感。

  陈驰慢吞吞地从裤兜里摸出车钥匙递给霍明昭,看了一眼手里的红色塑料盆,问:“霍总,这盆……”

  霍明昭抬头看了一眼,说:“太丑了,扔掉。”

  陈驰:“……”

  ——————

  一周后,赵英玉的情况有所好转,从ICU转到了VIP病房。

  奚呦为了照顾赵英玉,几乎住在了医院。

  这天,周晓年依旧化着精致的妆容出现,不过这一次陪她来的不是奚凯荣,而是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女护工。

  女护工进来后朝奚呦礼貌地笑了笑,然后很勤快麻利的开始干活。周晓年满意地看了女护工几眼,才从包里拿出一封精致的邀请函放到奚呦面前。

  “你收拾一下,跟我回家,今晚陪我出席酒会。”

  目光淡淡地扫了一眼邀请函,奚呦随口问:“爸爸呢?他不陪你去吗?”

  周晓年说:“你爸爸有别的事情。”

  奚呦没说话,她对这种虚伪又无聊的酒会没什么兴趣,目光虚虚落在空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晓年看她一眼:“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收拾,回家后还要做造型。”

  耐心即将耗尽,周晓年的语速都比平时快了些,她拿出长辈的架子来,语气有些严厉:“你一声不吭走了这么多年,现在让你陪我出席酒会还不乐意吗?”

  奚呦站起来,脸上没什么表情,她依旧一言未发,只是拿着包往外走,路过周晓年身边,也没有停留。

  周晓年早就习惯了奚呦这幅不冷不热的样子,有点生气,但不至于在外人面前发脾气。周晓年留下来嘱咐了护工几句,才慢悠悠地踩着高跟鞋离开了病房。

  ————

  是夜,扶风山的私人庄园里流光溢彩,觥筹交错。奚呦跟着周晓年,不断在人群中走动。

  这样的交际酒会,表面上大家说说笑笑,私下里却暗暗较劲。奚呦明白周晓年带她过来的意思,她也没有拒绝,跟着周晓年,认识了不少人,手提包隔层里塞满了名片。

  周晓年果然很满意奚呦今晚的表现,脸上难得露出点温情,带着奚呦又游走了一圈,中途接了个电话,回来后低声对奚呦说:“跟我来,带你见个人。”

  有侍者带路,穿过小花园,走向别墅旁边的那栋小楼。侍者立在门口没继续往前走,只是朝母女俩做了一个请进去的手势。

  周晓年看了一眼奚呦,示意她跟上。

  推开小楼的大门,室内的客厅被水晶吊灯照得璀璨又明亮,周晓年一眼就看到了背对她们,站立在落地窗前的江沛川。

  “沛川。”

  随着周晓年的声音,站在窗前的男人转过身来:“周姨,你们来了。”

  奚呦也正好抬眸看过去,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撞,短短几秒,奚呦认出了面前的男人是自己的高中同学。

  江沛川轻晃着手里的半杯红酒,走过来时,顺手又倒了一杯,递给奚呦,然后举杯和她碰了碰,嘴角扬起一个淡淡的笑,“还记我吗,奚同学?”

  高脚杯里的红酒通透香醇,奚呦礼貌性地抿了一口,嘴唇染上些亮色,语气却依旧淡淡的:“记得。”

  她还记得高中时,江沛川追了她两年,他表白一次,她就拒绝一次,后来江沛川说要和她考同一所大学,奚呦连夜改了志愿,之后再也没有见过。

  江沛川笑了一声,玩笑似地说:“我还以为你早把我忘了。”

  奚呦不置可否,半垂着眉眼,又抿了一小口红酒,心里却想着周晓年把她带过来单独见江沛川是什么意思。

  周晓年很快给出答案:“你们年轻人好好聊,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走之前,周晓年特意低声在奚呦耳边叮嘱她,“不管发生什么,别和沛川发脾气,有话好好说。”

  奚呦微微皱眉,周晓年却已经扔下她走了,她看了江沛川一眼,江沛川也正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别担心,只是老同学叙叙旧而已。”江沛川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客气地邀请她坐下聊聊,“聊什么呢?聊聊一品居如何?”

  “你什么意思?”江沛川的一句话,便让奚呦露出了所有的棱角,她紧盯着他,初见时的客气全部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防备和疏离。

  江沛川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红酒杯轻晃了几下,他的视线落在一叠文件上:“看来周姨什么也没有告诉你,看看吧,看完后,我期待你的答复。”

  半小时后,奚呦拒绝了江沛川,沉默着离开了小楼。她没有去找周晓年对质,而是绕进一条小路,往僻静的地方走。

  她现在需要一个安静没人的环境去消化周晓年和奚凯荣打算把她卖给江沛川的事实,可老天爷并不体谅每一个人的难处,她待了不到十分钟,就有人过来了。

  奚呦烦躁地站起来想离开,可那群人已经走了过来,路被挡住,奚呦只能往后退了几步,借着树丛隐藏起来。

  “汀汀,你不是都亲自给霍明昭送了邀请函吗?他怎么还没有来呀?”

  “对啊,为了见他,我特意做了造型。”

  “汀汀,要不你给霍明昭打个电话吧?”

  江汀被这群塑料姐妹烦得不行,但是今晚的酒会是她哥哥江沛川举办的,她也算半个主人,不好同客人计较,只能说点场面话把人打发了:“明昭哥哥在忙,忙完了他就过来。”

  还有人想追问,江汀也不给她们说话的机会,拉着人往前庭的庄园走:“走啦走啦,我带你们去看看我哥哥的私人酒窖。”

  一群人散去,奚呦从树丛后走了出来,她在原地站了几分钟,心情平复了些才往外走。路过花园的长廊,不小心和迎面走来的人撞了一下,奚呦说了声对不起,也没仔细看被撞到的人就离开了。

  柏原倒是被奚呦那张脸惊呆了,眼看着人就要消失了,他才如梦初醒,赶紧拿出手机对着奚呦的背影连拍了几张,直接发给了霍明昭。

  【霍明昭,你快看看,我是不是眼花了,这是不是那谁啊?】

  柏原追着奚呦的背影也去了前庭的庄园,这时,霍明昭回复了。

  【谁?不认识。】

  柏原刚想说这谁,这不是你心心念念许多年,那个冷艳美丽的秘书吗?

  又有新信息跳出来,简单霸气的两个字。

  【地址!】

  柏原笑骂,这狗东西。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爱你稍稍迟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爱你稍稍迟》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爱你稍稍迟》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爱你稍稍迟》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