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不可能是禁欲和尚[重生]

世子不可能是禁欲和尚[重生]

作者:一木森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01 11:31:12 人气:61

世子不可能是禁欲和尚[重生]简介:又名《黑心世子不可能是禁欲和尚》《僧衣之下是妖孽》《世子,白月光已打包放在左手第一间房》《灭情绝爱的世子有个没人性的嗜好》李秧是双目失明的冷艳(bushi)暗卫,效忠温国公,却莫名被世子废了武功,沦为他的贴身婢女。在误伤了世子的白月光后,被无情发卖,惨死在人牙子手中。重生后,李秧将白月光捆了送到世子船上,然后撒丫子逃到山窝做村姑,又拜师治好了眼睛。某天,师父带回一个呵气如兰,肤白水.嫩的失忆和尚,算出他是佛子转世,心无尘念。李秧背身一哂:我贴身伺候他的时候,每天被他骚扰到怀疑人生。可李秧发觉师父所言不虚。面对她的罗衣半解,和尚无视之。面对垂在他腹上的娇靥,和尚不动如山。面对她偶尔顽皮的撩拨,和尚也至多是红唇微抿,眼眶泛泪地看着她,久久淡斥一句:施主姐姐真似三岁小儿。李秧挠头:黑心骚世子当真开悟了?还是她没学到他当年的精髓?逐找人试手,没两天领回一个青年才俊,告诉和尚,这是你姐夫。和尚看着花前月下的那两个人,背肌若隐若现。后来,世子每每打坐诵经,想起他那个便宜“姐夫”,就会罚她随自己打坐,勾唇探到她耳边:还敢吗?她却几度难以坐稳,口不能答……一句话文案:温柔是他,狠绝亦是他。
世子不可能是禁欲和尚[重生]最新章节:25、李遂的妻女

《世子不可能是禁欲和尚[重生]》章节试读

  一盏青釉莲花香炉,静置于高脚台几上,细烟袅袅,缭绕在光线昏暗的屋内,香气低回悠长。

  躺在软榻上的李秧,迷迷糊糊中闻出,这是沉香与旃檀混合的檀香。

  这是世子卧室常用的香。

  一阵扶椅起身的声音响起。

  离开的脚步声显然是放轻了,但李秧能分辨此人是谁。

  李秧峨眉轻蹙,失血的嘴唇紧张地抿起,苍白的脸因这个声音变得生动起来。

  她在守夜吗?

  糟了,她又一次睡得比世子沉,明日又要被罚练字了。

  李秧试图将灌了铅般的身体唤醒,没想一用力,一股腥甜自喉中涌上舌根,头顶如万剑刺入,疼得她是瑟瑟发抖。

  不抖还好,这一抖,身上的筋骨脉络也跟着一抽接一抽地疼。

  她怎么伤了?

  李秧咬唇发出痛苦的低哼,原本苍白的嘴唇被牙齿一咬,反倒有了血色。如一簇火苗,将她本就姣好的容貌点上了色彩,盈盈眼波梨花带泪,明明楚楚可怜,却也百媚横生。

  她想起来了。

  她伤了云溪郡主女儿江柔珂的手,世子把她发卖给人牙子了。

  这人牙子和车夫前脚还算客气,上了马车一关车厢就将她捆了。

  明明她哼都没哼一声,也没有挣扎,却被招呼了两个大耳光。

  她虽是做了两年的闲散暗卫,如今又没了武力,倒能看出这两个家伙不会给她留活路。

  所以当他们说好好回答问题就放了她,她直接将其中一人的肩膀咬下一块肉。

  横竖都是死,她也不会让他们痛快。

  庆幸的是,他们没有多余功夫折磨她,扯了赶马的鞭子就绞上了她的脖子。

  那鞭子不知使用了多少年月,日日在马身上抽打,被马的皮毛碎削裹地圆溜,又被马身的油脂浸地透透的,混合陈年累月的泥尘灰土,用力勒在皮肤上,顷刻挤压出肮脏浓稠的污油,在她脖子上一道又一道地流到衣领之中。

  那一刻,李秧没有被死亡吓倒,反倒被这根散发着恶臭的长条软物逼得只想快点断气。

  如今她还有知觉,说明她已死里逃生。

  身上的疼终于缓和一些,此时的李秧已是鬓角半湿,干燥的嘴唇再度失去血色,一双盈盈大眼涣散无神。

  她如一个老妪推开身上的被子撑身坐起,发现被子的触感很陌生。

  这不是她屋里的被子,也不是世子的。

  这是在哪?

  李秧凝神感觉四周环境。

  她眼睛七岁开始就看不见了,其他感官倒异于常人的敏锐。

  她能通过声音、气味、触觉,以及物体移动所带起的风,瞬间判断物体形态,和动作变化。多得阿究姑姑从小悉心培养,让她能抓住自己的特殊能力练出一身好武功。

  所以她能在双目失明之下,担当温国公的近身侍卫,还是一众侍卫中手脚最快的。

  可自从武功尽失,经络永久损坏,除了敏感的感官,身体再不是身轻如燕,沉地她跑几步都喘。

  有人进来了。

  “鲲姐姐,您醒了?”轻盈的脚步,伴随脆甜的嗓音向她走来:“可有好些?”

  李秧吃惊朝向来人。

  枝枝?

  她不是被惊马踏伤,死了吗?

  那人忽然惊呼:“哎呀,您嘴巴出血了,快躺……鲲,鲲姐姐?”

  李秧惊慌地拉过她的手,又顺着她的手臂摸上她的脸,在摸到微隆的颧骨,还有眉上的一粒痣时,李秧的眼泪掉了下来。

  “枝枝!”她抱住小丫头瘦小的身躯,泪如泉水落下,转眼就把小丫头的衣衫沾湿了:“你还活着……”

  叫枝枝的小丫头吓了一跳,手足失措不知如何是好:“您您在说什么……鲲姐姐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一直好好的呀。”

  李秧忙放开她抬袖抹泪:“你不是枝枝吗?喜欢翻红绳,吃糯米糖团的枝枝。”

  枝枝又吓了一跳:“……鲲姐姐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糯米糖团?”

  李秧皱眉,不对啊,枝枝不该还在喊她做侍卫时的名字,世子不是让他们都叫她慕容吗?

  “枝枝,这是哪儿?”李秧:“我睡了多久?”

  “我们温国公府啊。”枝枝挠挠头:“您睡了……一个时辰吧。”

  李秧懵了,难道是世子爷让人救了她?越是着急,后脑勺越是抽疼的厉害。

  “姐姐很疼吗?”枝枝不安地瞧了瞧李秧的后颈:“您这儿肿得好高……刘总管下手太重了吧,当时我真吓了一跳,他只是在您这儿按了一下子,您就吐血倒下来了。”

  李秧颤手摸向自己的后颈处,果然,那一处有血肿。有人用内力由这里震坏了她的经络,废了她的内力武功。

  可两个月前不是已经被废了吗?

  “枝枝,今日是何日?”

  “不是刚过上元吗,府里昨日拆的灯笼。”

  李秧大吃一惊。她居然回到了刚被废去武功的那天!

  这时,有人进来了。

  只听那人踏入门内的声响,李秧便知来人是谁,身板下意识的挺直。

  枝枝显然也畏惧来人,放开李秧退到一边,脆甜的声音变得拘谨:“世子爷。”

  来人没有说话,也没有走过来,枝枝却紧接着出了房,并把门轻轻带上,留下一室的安静给他们。

  他将枝枝挥退了。

  李秧心突突的跳着,长长的羽睫一阵眨动,抓着床沿的手悄悄收紧。

  他走过来了,脚步平缓,远远的,已感觉到从来人的方向投射在她脸上的视线。

  李秧想不明白,世子爷只是个文弱平和的少年,为何会有这般气场和视线凝聚力。

  爹说只有神思专注,定力强的人,视线凝聚力才会比常人强。气场更不是谁人都有,若不是天生的霸王,至少得是个武艺高强的练家子,普通人身上是不可能散发这东西。

  当时李秧听了可好奇了,惊叹世上居然有这等人,特想知道和这种人在一起是什么感觉。

  直到遇上世子爷楚宸婴,她终于明白是什么感觉。

  是一种被太阳炙烤的感觉。

  在外头还好,感觉不会太强烈,可要是共处一室,李秧就绝不能忽视自他身上烘过来的能量。可怕的是,这个太阳还会移动,当他移动到李秧面前,李秧又不能后退的时候,李秧就会控制不住嘴巴发干,浑身冒汗。

  若是被他看了两眼,不得了,李秧几乎能听见他的目光扫在身上发出的“刷刷”声。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世子不可能是禁欲和尚[重生]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世子不可能是禁欲和尚[重生]》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世子不可能是禁欲和尚[重生]》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世子不可能是禁欲和尚[重生]》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