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地府收破烂(画鬼)

我在地府收破烂(画鬼)

作者:提灯娘子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悬疑灵异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01 11:29:57 人气:34

我在地府收破烂(画鬼)简介: 地府有个画魂楼,专为有缘之鬼解其执念,收取情丝作为报酬。 地府妖鬼们皆知,这画魂楼楼主是个心善的大美人,可谁也不知,这美人还收“破烂”啊!某日: “楼主,你说,这是不是造孽呐。”某水鬼哭唧唧。 某楼主点点头,嗑出粒瓜子,面上痛心疾首:“是啊,这可真是苍天无眼。” 是呐,造大孽了,听你把你相公活剐,还真是造大孽。某日后一天: “楼主,你说,我娘子会把我从肉铺里找出来吗?”某已成块的无头鬼哭唧唧。 某楼主再次点点头,嗑出粒瓜子,痛心疾首:“会的,一日夫妻百日恩,怎可能不识枕边人?” 找着你?怕是被炖了汤,也认不出啊! 虽然吐槽无数,但她也还得干下去不是。 鬼生乐趣无限多,作天作地做空气。自己定下只收情丝的规矩,不靠听这些破烂事,还真不能维持生计。 后上了天界,做个桃花仙,也没能摆脱这噩运。 某天再次流落街头,又只能拾起坑蒙拐骗的老本行。
我在地府收破烂(画鬼)最新章节:49、天庭画皮鬼作乱

《我在地府收破烂(画鬼)》章节试读

  世人皆言神仙好,我道做鬼最逍遥。

  鄙姓初,单名乐,合起来便是初乐。

  话说她在世时太缺德,仗着金陵秦淮第一美的名号,风风火火欠了一屁股桃花债。俗话说得好,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她呢,还是该吃吃该喝喝,欢欢喜喜的在一众美男圈子里打转。

  可俗话也说得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阴间无数被初乐伤透心的风流男鬼,颇是无聊,竟撺掇到一头,联名写了一纸诉状,将她告上了阎王殿。而那阎王也是个不积阴德的货色,不按章办事,竟直接派了无常二爷来铐她。

  那日,初乐正同一美貌公子品茶吟诗,可话到兴头处,那美貌公子突浑身一僵,两眼直勾勾盯着她身后瞧。

  “你你,你。”

  正想问你什么?却见他已两眼一插,瘫软在地。此之一看,甚感不对。幽幽回转头时,自己差点也没成个挺尸。

  只见二位地府阴帅并头站着,正一齐瞧着她。白无常拖着腥红腥红的长舌,煞白如纸的面上满是笑容。而一旁的黑无常则面容凶悍,官帽上写着“天下太平”四字,好不骇人。

  初乐吓得一寒颤,顿感不妙。

  咝,这美貌公子莫不是命数已尽,白爷黑爷来勾,却巧被她碰见了?可见他们瞥眼瞧自己,却也不像是。

  想到此,她又往后退了一步,心中警铃大作,面上讪讪笑道:“啊,白爷黑爷若是来办差的,小女子便不多留了,就此别过。”

  说罢,便跃跃欲试往外冲。可也只刚迈出两步,后脖领子便被勾住,又给拉了回去。

  一股不祥的预感突腾起,颤巍巍回头,吞了口唾沫。咝,敢情这是来抓自己的啊。

  “无常二爷,莫不是勾错了人?”说实话,此句道出,她都不信。可为了自己的小命,还是须得一问,万一真是如此,那岂不是成了冤大头?

  可惜,没有万一。白无常虽是笑着,却瘆人的紧,且发出的声音十分古怪,简而来说,就像是舌头被滚油烫了个泡。她伸着脖子听了好半晌,这才勉强听了个六七十。

  “你可是初乐?”

  不知为什么,嘴角抽个没完没了。咝,不行,面对强大的敌人,决不能服输。看来只得,只得。

  “诶,我,我不是初乐。他,他才是!”蓦的向后退一步,一手指向瘫软在地的美公子,讪讪笑道。

  那美公子面上神色煞是好看,一青一白,一红一黑,瞪大眼瞧着初乐:“嘿?我说,你个天杀的,老子在你身上花那么多的银子,你竟反过来栽害老子?岂有此理?”

  说罢,一手撑着茶桌站起,抓起个砚台就朝她那处扔去。

  咝,不得不说,初乐的地理位置极妙,刚巧处于白无常背后。而那结果,很不刚好,噼里啪啦声过后,白无常死灰惨白的脸上溅出点点墨渍。

  原谅她一口气没憋住,“噗呲”便筑了必下地府的势运。

  本着十八年以后再出江湖的心,万般不舍得捏了捏自己那美貌的脸蛋。话是这么说,可谁又知道下一次投胎,投成什么东西呢。

  可也不等伤春悲秋完,白无常便已狠狠拿哭丧棒在她天灵盖上一敲。

  魂魄本未全部离体,现下这一敲一带,算是彻底击碎她负隅顽抗的心。只觉欲哭无泪,伤心气绝。想是一口老血涌不上来,竟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此梦非彼梦,幽幽深深,绵绵长长。迷迷糊糊间,只觉背后硌的生疼。初乐实在无法恭维这一觉的好坏,浑浑噩噩的从梦中抽离。

  缓缓睁开眼,本想好好瞧瞧这阴间模样。可谁知,只刚睁开半只,就对上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

  瞬美目以流眄,含言笑而不分。眼角微微上挑,竟是充满了邪气的凤眸。这好看是好看,可落在她眼中,怎的就生出股瘆人的意味?越看越是心惊,暗道一声不好。现今之际,唯有。

  “荼,荼公子。”讪讪的干笑一声,努力朝旁挪了挪。谁想,神荼竟直接摁住了她的肩头,不知施加了几分力度,竟动弹不得。

  初乐叫苦不迭,却又无可奈何。

  只能说是欠的一桩大债,如今要偿。

  这厮,曾是她的一位贵客。忆当年,她还是露华楼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歌姬,整日唱唱小曲,倒也快活。巧一日他自那处经过,又巧一阵春风拂过。然后,便成了戏本子里所说的一眼惊鸿。

  初乐虽身在风月场,却是个志高行洁的主,最倡导的便是卖艺不卖身。而就是她这么个卖艺不卖身的歌姬,他竟也一掷千金,只求自己给唱三晚上小曲。

  是个人都晓得,这歌姬唱曲,顶好的也只值个百金,可没听过千金卖唱这一说。所以,此事越传越邪乎,最后,竟传成了千金为博美人一笑。

  于后来,自己名声大噪,当属神荼最功不可没。明白他字里行间的意思,可却也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没有喜欢便是没有喜欢,直直白白,亦不会在言语上做什么掩饰。

  不记得是何年何月何时何刻,神荼竟提出要将她赎出露华楼。当时,自己也是心绪大动,只差一点便要答应。可理智还是占了上风,知道自己并不喜欢神荼,亦不想于后双方都生悔,便婉言谢绝。

  谁知,他竟是个五匹马都拉不回的痴情种。听自己谢绝,愣是一根筋拐不回来,气血上涌,直接拿刀抹了脖子。于是,神荼便成了她石榴裙下的第一个风流鬼。

  此时再见,犹记当年惊鸿照血溅四方,想来更是心慌。

  见她此时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的模样,神荼竟挑唇一笑,冰冰凉凉的指尖拂过她脸侧,带着些酥痒。而后阴恻恻诡笑:“乐娘,见着我是不是想的紧?不知,还记不记得,当年我对你说的话呢?”

  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头,心惊肉跳。此时,真是恨不能把黑白无常揪出来打一顿。什么勾魂使者,无常二爷,分明就是两个撒丫子看好戏的泼油皮。

  记不记得我当年对你说的话?当然记得,且记忆犹新,骇人不已。

  想他抹脖子的手法真是顶好,血淋了她一身,溅了她一头,竟然还没归天。反倒是有气无力,悠哉悠哉的丢出这么一句话。

  “乐娘,我死了以后,做鬼也是要缠着你的。”

  本来,初乐对他还有几分真情实意,见他已是气若游丝,泪水也不由自主的在眼眶中打转,要落不落,我见犹怜。可他此话一出,自己那氤氲在眼眶中的眼泪,却似一溃千里,如决堤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你当她有多情深意重?不不不,这完全是被吓的。

  见神荼盯着她不再言语,面上一派且共从容的模样。明显落了下风的自己,只得扯扯嘴角,硬着头皮道:“记,记得。”

  “记得便好。”神荼一翻身,顺带将她也拉了起来

  此时初乐才看清,原着自己先前,竟睡在艘竹舟上,难怪颠着背脊阵阵发麻。

  “你可知这一块是何地?”他挑唇一笑,邪魅的凤眸向上扬了扬,好一个风流公子。这些年不见,他在地府倒是退了些稚气,多添了几分稳重。只不过还是玩心未泯,徒有其表。

  将目光投向远处,见幽幽点点的鬼火,在殷红色的花海中上下起伏,如月白色的流雾。此时正值夜半,皎皎明月高悬于漆黑如墨的天幕正中。洒下一轮又一轮水波般荡漾的银色流光,细细装点着一切。哪怕一只小小流萤,也被渡上了淡凉的月华丝边。

  她自是不知,摇了摇头,看向一旁得意洋洋的神荼。觉着他颇有些欠揍,又觉着满心欢喜。遥记当年他血淋淋躺在自己怀里的模样,还是觉得现在这个活蹦乱跳的他比较可爱。

  神荼一笑,满面风流,不知从何处掏出把玉白折扇,轻轻敲了敲手心,又指向前方。

  “你看啊,这一块全归属于三途川,是不是很美?”

  十分配合的点点头,哦,原是三途川,怪不得天高地阔,还能隐约见着生门了。

  传说,三途川是生门与死门的分界线,水流分缓流,平流,急流三种速度。分别代表着你生前的行径。若你好事多做,便是缓流,若你坏事做尽,便是急流。因此,也被称为三途河。

  而鬼差们则以此来判断,是该送你下地狱受罪,还是放酆都做鬼。

  “你看看,水流这么快,在上头没少做缺德事吧。”神荼颇有些不爽,一张俊脸板的死死,又像是三岁孩童撒娇,“我说,你不会背着我同其他男子好上了吧。”

  初乐摇摇头,光明磊落的看着他,有些好笑,又颇有些心酸,调笑着问:“阴阳两隔这么些年,你竟还是惦记着我?”

  “才没有。”神荼急急回了三个字,转身一步,踏出了竹舟,不去看她的眼,却是微微红了脸,“跟着我。”

  初乐浅笑不答,由着他一人急匆匆走在前头。

  诶,这也真是奇怪。三途川水似乎只对竹舟起作用,自己站上去,却发现是完全静止的。可若踩在上头,还是会有丝丝水波漾开,圈圈如月华银边,层层叠叠,与月色完美的融合,相映生辉,清虚而旷远。

  更为神奇的,还是脚下与自己相倒的一片光怪陆离、恍若一面无休止境的琉璃水镜,映出不同的景象。

  神荼似看出她的好奇,轻扬手中折扇,昂首阔步。

  “这三途川的另一面,便是凡间,你所看到的,想是凡间的某处吧。”

  不知何时,竟生出一种做鬼也挺好的想法,抛却人间生老病死,爱恨离别,落得一身轻松,逍遥自在。

  脚下这幅烟火长卷,她是再熟悉不过。虽倒了个方向,却还是将一点一滴记得清楚。

  三月金陵秦淮河,最是销魂烟花巷。

  十里长街,灯火连天,充斥着喧嚣与繁华。来往的人,捎起阵阵茫烟雾气,氤氲了纸醉金迷,化落了歌舞红妆。若打散的丹朱墨画,琳琅满目,烟火人间。

  只看了一眼,不再多恋,快步跟上他。眼前美景太不真实,竟有些惴惴不安。

  “我们现在是要去哪?”

  神荼刚刚被自己惹恼,一张脸臭的不行,用折扇在手心处不停画弧,过了许久,才郁闷回头。

  “竹舟只能往返于酆都和鬼门关之间,我们现在要去黄泉路,便只有步行。”说罢,他又丢给我一个小册子,“喏,这是你的生死概注,先拿去看看,至少了解些。话说,你怕是整个阴间最奇特的鬼了。别的鬼轮回投胎,下次回此时,便会忆起前世的一切。可你不同,轮回一世忘记一世。我可不想你下次回来时,把我忘的干干净净。”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我在地府收破烂(画鬼)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我在地府收破烂(画鬼)》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我在地府收破烂(画鬼)》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我在地府收破烂(画鬼)》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