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秘密[聊斋画皮]

她的秘密[聊斋画皮]

作者:人迹板桥霜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7-01 09:41:22 人气:73

她的秘密[聊斋画皮]简介:她的秘密[聊斋画皮]最新章节,她的秘密[聊斋画皮](人迹板桥霜著)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由网友提供。知名男演员暴毙于剧组酒店,警察抽丝剥茧,牵扯出一桩大案;画皮女鬼变装现代女艺人,沉迷演戏,不期然做了关键证人。
她的秘密[聊斋画皮]最新章节:50、番外:解穆洋

《她的秘密[聊斋画皮]》章节试读

  2018年,Z国江汉。

  解穆洋,男,1990年2月1日出生,殁年二十八岁,出生地川省华金市,住址江汉市东湖区丽景花园7幢。

  2018年8月8日凌晨4点10分,江汉市公安局接报警称解穆洋在剧组酒店死亡,市局立即出警。

  乌啦啦的鸣笛,划破清晨的静谧。东方四季酒店的停车场,很快停满警车。

  “谁报的警?”于博问,小刘跟着记录。警察遣散了围观人群,只有导演、监制和几个重要的角色在现场等待调查。

  这里是公安部出品的年度大戏《冰山一角》剧组,解穆洋饰演男主角简怀坚——深入贩毒团伙卧底,将他们一网打尽的缉毒警察。他住的8008号房已经封起来,鉴定科的人正在勘验检查。

  “是我。”人群里走出来一个一米七左右的年轻男子。他紧握着手机,一边不停地抽着烟。他身后跟着一个小姑娘。

  “你是?”

  “伍洋,穆洋的经纪人。”手机叮叮咚咚,他看起来很疲惫。

  “是你第一个发现死者的?”

  “穆洋早上六点有一场戏,我和小玉四点钟到他门口敲门,没有人应。我们以为他睡着了,小玉有他的房卡,我们刷开门,发现他不在客厅也不在卧室,后来就听到小玉在浴室尖叫……穆洋坐在浴缸里,浴缸都染红了,水果刀掉在地上……小玉吓坏了。”

  “小玉?”于博抬头,看见他身后的一个小姑娘,哭红了眼睛,像只不安的小鹿,攥紧了伍洋的T恤。

  伍洋拍拍她:“她叫秦玉,是穆洋的生活助理,刚毕业的大学生,什么也没见过。”秦玉只是低着头啜泣,不敢说话:“我和她一起进的房间,没看见什么异常。”

  “那也要做笔录。米雪,你带她去喝点水休息一下,伍洋,你带我认认剧组的人。”于博叫来一个女警,把秦玉领下去做笔录。

  高榕倚在墙上,身体扭成曼妙的弧度——这是不健康的姿势,对脊椎伤害很大。但她想要片刻的放纵。冰凉的墙体、扭曲的姿势和尼古丁的味道,叫她宁静。

  于博一眼就看见了她,即便是美女如云的剧组,她的存在也足够亮眼。她穿着法式连衣裙,在酒店里还踩着细高跟,散开的头发风情万种地垂落在脸颊两侧。她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手机,显示屏微蓝的光泽映出她洁白无瑕的巴掌小脸和杏子一般的大眼睛。她右手夹着一支点燃的女士香烟,但只是偶尔才闭着眼睛吸一口,过了很长的时间,丰润的红唇里吐出又细又长的烟圈。

  “女主角高榕。”伍洋对于博说:“我还是第一次看她在剧组抽烟。”他强打起笑容叫了一声高姐。

  高榕听见他那声高姐,于是站直身子走过来,有些悲伤地安慰他:“节哀顺变。穆洋走了,你也要放宽心,他的后事还需要你来打理呢。”她已经很久没有闻到死亡的味道,原来如此腐臭不堪。

  她抬眼,看见了于博。他穿浅蓝色警服衬衫,藏青色制服长裤,胸前别着警徽,因为天气太热,他解开了衬衫的第一颗纽扣。

  高榕喜欢看人的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看透了眼睛里的秘密,就看透了这个人。但于博虽然长着一双丹凤眼,却毫不躲闪也无一点妩媚,他眼里坦荡目光正直。

  高榕盯着他看了三秒钟,败下阵来,便垂头看他黝黑的皮肤和手臂的丘壑。

  这是一个格外有力量的人,不论是身体还是灵魂。是完全不同于圈内人的存在。高榕在心里评价。

  “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于博警官。”伍洋给他们介绍。

  “你好。”高榕伸出手。

  白皙纤细的手腕递过来。

  于博迟疑地伸出手,握住她细小的手掌,竟然有细微的茧,于博不动声色。

  作为女主角,高榕有幸安排在第三个被谈话。

  等待的过程中,她掐灭香烟,将还剩大半的烟蒂丢进纸杯。轻烟消散,她也从短暂的麻痹回到世俗生活。

  窗外天光大亮,东方四季酒店对着湖区,风景秀丽,空气清新,叽叽喳喳的鸟雀声此起彼伏,高榕却闭上眼开始思考。解穆洋死了,剧组却不会停工,这是公安部的年度大戏,会找谁来救场?

  她记忆力很好,几乎过目不忘,尤其擅长数字记忆。

  H省公安厅破获一起境外走私案,发现牵连到陈村的制贩毒团伙,并得到线报,该团伙在三个月后还有一次大宗毒品交易。

  团伙头目陈义荣独女陈深,是简怀坚的高中校友,曾给他疯狂递情书。简怀坚为了打入陈村,在商场门口帮陈深抓住了飞车抢劫党,陈深对他再次一见钟情。为了掌握更多信息,简怀坚和陈深订婚。他不是第一次卧底,很快就和陈村上下打成一片,获得大家信任,并得到秘密情报。他感觉愧对陈深,但为了禁毒事业,还是选择将情报上交,陈村贩毒团伙被一举歼破。

  简怀坚这个角色,是很正统的警察,但因为内心的矛盾冲突和身份疑云显得很丰富。他因欺骗陈深而内疚,目睹吸毒而导致村民家破人亡和贩毒团伙草菅人命却必须隐忍不发。他和贩毒团伙的博弈和内心的冲突构成了整部剧的核心。

  而高榕饰演的江珊,虽然是女主,却几乎微不足道。她的存在甚至没有发现被期满背叛后的陈深亮眼。

  她是简怀坚的搭档,也是他女朋友。两个人一起在帝都读书,毕业之后回家乡当警察,之后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同样的工作让彼此多了份理解和支持。

  简怀坚为了工作,和陈深订婚,江珊只能痛苦地旁观,还必须做好对接支持工作。高榕尝试去体会那种感觉,去拆解江珊这个人物。

  江珊不是花瓶,也不是背景板,她有自己的思想和生活。江珊,女,25岁,以各项综合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警官学校,擅长跟踪挂单,枪法准,她和简怀坚一起破获了多起毒品大案,两个人足够默契。在代号为“火炬”的行动中,她时而是酒店服务员,时而是乡村女教师,时而是午夜女主播,她用聪明的头脑和敏捷的身手,一次次帮助简怀坚从身份被揭穿的困境中突破出来。

  她和简怀坚的沉稳隐忍不同,她有女性的细腻悲悯。她尝试救助因父母吸毒而失学的儿童,尝试挽救耽于享乐的失足儿童。在最后陈深作为人质被困时,她一枪击毙了陈义荣,救下陈深。

  她又是洒脱的,简怀坚爱上了陈深,她敏感地发现了这一点,她决心成全,最后通过考试,调离江汉。

  人类的创造力真的无穷无尽,甜美的精神食粮让她容光焕发。高榕满足地吸一口清晨寒露,轻飘飘地站起来,隔壁已经停了问话,就要叫到她了。

  于博伸了伸胳膊,导演和总监没有提供任何有用的消息,监控也没有线索,鉴定那边初步结论是自杀。

  望着窗外早高峰的车水马龙,他揉了揉眉心。出于直觉,他认为这不是单纯的自杀,但缺乏证据。

  高榕推开门,看见了朝阳打在他脸上的侧影,她眸光微闪:“于警官,刘警官。”

  她在于博对面的会议桌边坐下。

  于博坐直了身子,小刘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记录。

  “高榕,你和解穆洋是什么关系?”

  “穆洋是我的好朋友,这两年他风头正劲,我们合作了《海寇》和《人间四月》,他是个很细致的人,性格又好,我想不通他为什么自杀。”

  高榕挺喜欢解穆洋这个人,白白净净,为人处事谦和礼让,私生活很干净。他一点都不像圈子里的人。

  她突然想起另一个同样高瘦白净的男人。摇摇头,抛开过去的思绪,她看着于博,他的眼睛真好看,单眼皮里少有这么深邃的。

  “你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于博习惯了被人注视,善意或者恶意,恶意偏多。他没有丝毫不自在。

  “昨晚十点半,他演完最后一场戏,下戏的时候,他还不小心拿了服化老师的警徽,对,和你的警徽类似,服化老师找了半天,后来他发微信说他不小心拿走了。我有夜戏,你知道我的角色吗?解穆洋演的男主和毒贩的女儿在酒店订婚,我作为他的女朋友,睡不着,起来备课的时候,发现班里的学生吸毒。他们的作业本里有散着的□□粉末。”

  高榕回想起昨天夜里,这一幕没有男主戏,应该不需要重新拍摄。她的侧脸很完美,悲伤的情绪很到位,但又不失职业敏感。她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

  “你什么时候下戏的?下戏之后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发现解穆洋死了?”

  “十二点半,我记得很清楚,下戏的时候小童把手机拿给我,我看到解穆洋那会儿给服化老师发的微信,可能他准备休息了。下戏后小童陪着我慢跑了五公里,然后我回房睡觉,时间是两点一刻。后来我被尖叫声吵醒,时间是四点过七分。薇姐,就是我经纪人,给我打电话说解穆洋死了,已经报警了,让我换身衣服等你们来,我就换了衣服,没有进去过现场。”

  于博再次落在她有些隆重的服装上。女明星的自我修养?

  高榕远没有她表达的那样淡定。

  解穆洋的不对劲,她从前两天就发现了。演技出众的演员,尤其擅长揣摩人心。她这辈子没有别的野心,只想好好演戏。

  那场戏是简怀坚的心理戏,原本应该是快结尾的时候再拍,但水车很贵,剧组把所有需要用到水车的戏都放在一起,他这场戏就是雨景。

  简怀坚和陈义荣身边的马仔一起去洗浴中心,马仔喝美了,告诉他陈义荣和五月花国买家联系,约定周六晚上十点在海河港□□易,货物已经备足了,就在村委的库房里。

  现在是周三。

  回到和陈深的家中,陈深还没有睡,外面下雨,陈深给他熬了姜茶。电视声音很低,陈深摊开雅思的书在学习。

  “累不累?是不是太忙了?这么晚还要出去应酬。我和爸爸说,叫他你放放假。”简怀坚去洗澡,陈深给他拿了睡衣,她靠在浴室墙外说。

  陈深闻见了他身上的酒味,也看出他神情凝重,遇见他之后,她自然地完成了从涉世未深的小公主,到善解人意的好妻子的转变。

  浴室里,水花淅淅沥沥,简怀坚匆匆揉开洗发水,神色莫名。没想到,陈义荣并不信任他,他作为新女婿,这次的交易却一无所知。要不是马仔口没遮拦,他就险些错过。

  这么大的消息,这么大的动作。陈义荣要做什么?他已经怀疑我了?简怀坚拿出怀为手机,进入另一个系统,登录微信,给江珊发信息。他要把今天得到的情报发出去,江珊那边会联络市局进行核实。

  洗完澡,他换上睡衣。陈深靠在沙发上,把姜茶递给他。他一口喝光,把脑袋支在陈深腿上,陷入沉思。陈深爱怜地看着他湿漉漉的头发和英俊的脸蛋,手里的毛巾熟练地擦干水分,她从村里的大姐那里学来按摩的手艺,给他轻轻按按额头和肩颈。

  “简哥,和我结婚,你受委屈了。”陈深突然说。

  “怎么说这样的话?”简怀坚脑子里装满事情,却反应很快。

  “要不是我,你就可以去外面做事。你成绩好,又是政法大学毕业,做法官检察官,或者做律师,都很体面。跟着我们在村里,委屈你了。”陈深叹口气,她知道自己配不上简怀坚,可她喜欢这个男人,原本那段缘分已经随风而逝,可命运安排他们再次相遇,这就是天定的缘分。

  “我和爸爸说过,你是干净人,不该被我们拖下水。”陈深不敢看他,她舍不得放过他:“爸爸给我买了一个枫叶国的贸易公司,需要人手去打理,等这边的事情结束了,我们就去加拿大吧,一家人在一起,钱也够用了,我们清清白白做人做事。”

  简怀坚应该坐起来,抱住陈深,他要演出豁然开朗和矛盾纠结的情绪。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陈义荣不把毒品交易交给他,也为陈深的一片赤诚而动容,他的信念从不曾动摇,但他欺骗了陈深。

  解穆洋突然卡住了,他情绪有些不稳定,请求休息十分钟。

  这是不常见的,解穆洋很敬业,能在一众八零九零圈子里杀出重围拿到这部剧,足见他的实力。

  其实高榕觉得,解穆洋的纠结是没有意义的。看到那些家破人亡的家庭,陈深作为既得利益者,除了爱情很美很天真,并没有更多值得同情的地方。可解穆洋偏偏就迟疑了。

  或许是我不懂爱情?高榕摇摇头。

  “怎么了?有什么新线索吗?”于博也一直在观察她。他的直觉告诉他,高榕或许知道什么。问了一早上,一无所获,如果没有证据,这案子就要以自杀定案。

  “不是案子的事情。我和穆洋的《人间四月》入围了这届白兰花奖,我们两个人中,也许能有一个拿奖,没想到他却自杀了。”高榕以为他不知道白兰花奖,就给他解释:“白兰花奖是总局主办的电视剧评选活动,是电视圈的标杆奖项。如果拿下影后,我就能跃入一线。我不比解穆洋,他现在已经是一线顶流,可惜了。”

  “我知道,我妈妈喜欢的很多女演员都是白兰花奖的影后。能入围,你很优秀。”于博递给她一瓶水,真诚地说。

  高榕笑:“还有什么要问的吗?今天剧组应该开不了工了,我准备进城一趟。”

  “去哪里?”于博问。

  高榕诧异地看向他:“我被限制人身自由了?”

  于博摸摸鼻子:“我也进城,可以送你一趟。”

  “那好吧。我去天海广场。”

  于博开一辆黑色吉普,线条硬朗,看起来有些年头。高榕换了身衣服,白色的蕾丝抽绳上衣,雪纺的碎花连衣裙,酒杯底的牛油果色高跟鞋,看起来青春洋溢。

  “约会去吗?”于博系上安全带。

  “嗯?”高榕正在刷微博,东方四季酒店的事情,瞒不住网友。这会儿,剧组发生变故的情况已经上了热搜。

  大家还不知道解穆洋出事了。

  霞姐已经回公司商议处理方案,在这之前,她也不能对这件事做任何评价。

  “我想你是要说,我这身衣服很漂亮?”高榕收起手机,将调皮地刘海勾到耳后,大方地笑道:“谢谢你的夸奖。”

  于博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你知道解穆洋结婚了吗?”

  “我知道,我还知道他老婆是谁,也知道你是谁。”高榕摆了摆手机:“互联网时代没有秘密。”

  “那你还和他传绯闻?”于博不解。他刚才看了一眼微博,网友都很关系剧组的“羊羔”夫妻。

  “你或许知道,演员需要曝光度?他隐婚,我单身,传个绯闻算什么,我俩的cp粉排起来可以绕汉江五十圈。”高榕毫不在意,圈里的那一套,总是离不开资本和粉丝。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她的秘密[聊斋画皮]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她的秘密[聊斋画皮]》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她的秘密[聊斋画皮]》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她的秘密[聊斋画皮]》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