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无罪证

死无罪证

作者:斑衣白骨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悬疑灵异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16 10:26:11 人气:117

死无罪证简介: ☆楚行云VS贺丞。1,日天日地狂拽酷炫根正苗红警官受VS苏天苏地高冷傲娇斯文败类总裁攻。2,认为现实世界不存在光芒普照不到的角落的朋友请三思后观看.3,本文年下,霸道总裁是攻。4,重复一遍,本文胡诌!扯淡!狗血!。5,‘全世界都知道我暗恋你,你特么却把我当兄弟’的总裁追妻路。6,强强,年下,1V1,HE。总结:知道你们更在意感情线,所以简单说一下,这就是两个我也不知道苏点萌点在哪儿的男人之间,你撩我,我撩你,破破案搞搞暧昧,但就是憋着一口傲娇气不肯摊牌好想急死你的故事。7,文中有两处引用了《百年孤独》的两句话,一个在63章,另一个我也记不清楚了,到现在都不知道别的作者是怎么在文字右上角加小圆圈,底下说明引用何处。等我学会了,就回去加上。斑衣白骨微博公告----请支持正版,正版不贵,不到一顿饭钱。维权艰难请大家尊重版权。盗文和看盗文的人,你们是在从作者身上割肉放血。最后,看盗文的人,请你闭嘴。所谓的“双洁党” 请绕路吧。放过彼此。正在连载的新文,都市刑侦悬疑向。
死无罪证最新章节:24、少年之血【23】

《死无罪证》章节试读

  医生:“你好,小帅哥,今天感觉怎么样”

  少年:“他们为什么又让你来找我,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警察了,我不想再看到警察,也不想再看到你。”

  医生:“别害怕,我是帮助你的人,和绑架你的坏人不一样,警察已经把你救出来了,你现在很安全。”

  少年:“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你是心理医生,你和那些警察一样,是来审问我的。”

  医生:“我不是在审问你,我只是想和你聊聊,这是我的工作。既然你不想看到我,那就配合一些,和我聊几句,我就可以走了。”

  少年:“......聊什么?”

  医生:“还是聊聊你吧,听说你这几天一直不肯吃东西,只肯吃水果,喝水。看到肉类的荤食和红色的液体就会呕吐,恶心,产生强烈的生理排斥,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少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想问我有没有吃了他们,和那个人一样。”

  医生:“......那你有没有?”

  少年:“......我不记得了,但是,我知道它们的味道。”

  医生:“什么味道?”

  少年慢慢抬起一双阴沉,冰冷的眸子,里面闪烁着戒备,和敌意。

  他说:“人血的味道。”

  三天前——

  她的家门前,隔着一条小路的地方是一处有些年头的小公园,小到公园里只有一个跷跷板和两个秋千,而且都很古旧,已经褪了色。

  她坐在秋千上,慢悠悠的前后摇晃,两只眼睛盯着小路对面,和她的家只有一墙之隔的一处院子。

  那座院子没什么异常,只是院子里坐落的几间房屋始终紧锁着房门和窗户,还有厚厚的窗帘盖着。那窗户黑的像是一堵堵黑色的墙,没有留下一丝缝隙。这是一户新搬来的邻居,搬来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她没有见过这所房子在白天开过门,晚上也没有,但是她很清楚,这栋房子里是是住着人的。

  她的眼睛牢牢的盯着左手边的一间房间的窗户。那扇窗户紧闭,垂着死气沉沉的厚重的黑色窗帘,仿佛永远都不会被掀动。就像一口黑黢黢的棺材。

  但是她知道里面有人,而且那个人就像她一样,正在看着她。

  那扇窗户就像盖着盖头的新娘子,不知什么新娘子会猝不及防的掀开自己的红盖头,露出一双色泽浓黑的像夜一般的双眼。

  “小南。”

  母亲推开屋门,叫她回家吃晚饭。

  七八岁的小女孩儿跳下秋千往家里跑去,穿过小路,在大门口前忽然停住脚步。隔着木栅栏又望向那扇窗户。忽然,她看到浓黑似铁一般僵直的窗帘被风吹动了一样微微晃动,露出一只隐藏在黑暗中但是依旧明亮的眼睛。稍纵即逝的,那只眼睛貌似看到了她,受到惊吓般迅速的隐匿在黑暗中。像是黑夜忽然张开了眼睛,随后又紧紧闭上。

  小南回到家,坐在餐桌前,说:“妈妈,隔壁的房子里有人。”

  “当然有人啊,妈妈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咱们隔壁搬来一个新邻居,是大学教授,以后见到要叫人,知道吗?”

  小南说:“不是的妈妈,除了那个叔叔,他的家里还有一个人,就藏在左边那间房子里,今天我都看到他了!”

  母亲道:“不要胡说,张教授没结婚,一个人住,哪来的另一个人?”

  小南没有继续为自己申辩,把窝在旁边椅子上的白猫抱在怀里,不再说话,她是小孩,大人们总是不把她的话当真,真可气!

  晚饭即将吃完的时候,房门被敲响,小南的妈妈打开门,一位衣着考究斯斯文文的男人站在门口 。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一看便是那种满腹学识,素质优良,混迹在高端社会圈中的男人。他镜框后的眼睛很平静,屋内的灯光打在他的眼镜上,像是打在了白色的反光板上。

  “张教授,这么晚了,有事吗?”

  张教授没有进门,站在门口状似随意的往屋内扫了一眼,目光快速的掠过小南,快的几乎让人察觉不到。

  “陈太太,真不好意思,这个时间打扰您。我正在做晚饭,但是家里没有酱油了,您能不能……”

  不等他说完,张太太就返身进了餐厅:“可以可以,稍等一下,小南叫人啊。”

  小南坐在餐桌后缩着脖子有些怯怯的看着他,白猫被她抱得太紧,不满的喵呜了一声。

  张教授直直的看着小女孩儿,目光依旧像刚才一向含蓄又温柔,甚至多了几分怜爱。

  “张教授,做什么菜啊?”

  陈太太随口寒暄着,拿着一瓶酱油回到门前,把酱油递给他。

  张教授双手接过,先道了谢,才说:“家常菜而已,做一道羊排。”

  张教授拿着酱油就要离开,转过身时又忽然停住了,回过头,那缕若有似无的目光风一样再次从小南身上飘过去,对准了陈太太,十分谦和的笑道:“陈太太,您知道羊排怎么做才好吃吗?”

  陈太太没料到这位寡言少语的大学教授忽然跟自己聊起菜谱,还没来得及把私房菜慷慨分享,又被对方截了话。

  “我觉得,做法不重要,重要的食材,只要食材新鲜了,无论煎炒烹炸,味道都不会差。”

  张教授说话的时候,目光再次移到小南身上。不过这次他的目光很明显,笔直的投在小南身上,和平常男人相比唇色很重的嘴唇向上牵引起一个规范的弧度,既不热络也不冷淡,像是寒暄。

  他微笑着说:“这次我托朋友弄来的羊排就很嫩,刚出生几个月的小羊,骨骼还没有发育完全,肉质没有老羊的膻腥味,连骨髓都很鲜嫩,嫩的像豆腐脑。三个月的羊排最好,再老些就不能吃了。所以说,只要食材选对了,这道菜怎么做都好吃,有时间邀您到我家尝尝。”

  陈太太谢过他,目送他转过大门,把房门关上,神情有些古怪的看着门板呆了一会儿,不知怎么回事,刚才那位绅士的话让她有些不舒服。

  小南忽然开始抽泣,把陈太太吓了一跳,连忙问:“怎么了?哭什么呀?”

  小南抹着眼泪抽噎道:“我不喜欢刚才那个叔叔,我不喜欢他看着我!”

  “告诉妈妈,为什么不喜欢他看着你?”

  小南咬着嘴唇刮肠搜肚一番也无法准确表达自己的感受,忽然指着桌子上的红烧肉:“他看着我,就像我看着这盘红烧肉!”

  陈太太一愣,再去看这盘红烧肉,忽然觉得它浑身趟满红汁,像是未干的浓稠的血液,混着肉感的荤腥窜入鼻孔,竟然她觉得反胃,恶心。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快点洗澡睡觉了。”

  小南对那个绅士产生了恐惧,但孩子的天性使她对绅士的好奇更为强烈。

  第二天,白天的街道上变得稀疏,小南征求母亲的同意,到家对面的小公园里玩秋千。陪同她的还有她的白猫,小南坐在秋千上看着他们家隔壁那栋黑沉沉的房子发呆。白猫在沙地上走来走去,走了两圈,看了一眼只顾着发呆的小主人,瞄了一声像是跟她打了个招呼。猫轻巧的穿过小路走到了路对面,然后一跃而起跳上了绅士院子的围墙,尾巴来回扫了两圈,随后踩着围墙一路登上绅士家的屋顶,像是炫耀般看着小南晃着尾巴。

  小南连忙从秋千上跳起来,还没来得及出声阻止,就见白猫往下跳到了右边的一个窗台上。往常严丝合缝的窗户今天竟然没有关紧,窗户掀了一条细缝。此时恰好一阵风吹过去,把窗户吹开,露出里面黑沉沉的窗帘,白猫蹲在窗台上静了片刻,然后一跃而下,跳进了那栋黑房子。

  小南的心吊了起来,连忙跑回家,从两院之隔的栅栏间的空隙里钻进了隔壁的院子,像是做贼般走到房门前叫了两声白猫的名字。不见白猫跑出来,她犹豫了一会儿,壮着胆子来到开着窗户的窗台下吃力的爬了上去,学做白猫一样将瘦小的身子穿过窗口跳了下去。

  房子里黑黢黢的,像入了夜一样黑,脚下的地板随着她的走动发出轻轻的响声,像是随时会陷落。她是从厨房进来的,趁着方才窗户掀开的那条缝,一道阳光渗进屋内,让她可以看到室内模糊的棱角全貌。厨房间里摆着一张餐桌,厨房门口对着小小的客厅,而对着客厅的是一间卧室,卧室虚掩着门,从门缝里漏出一条暗黄色的光线。

  小南朝着那扇门走过去,低声问:“有人吗?我来找我的猫。”

  没人应答她,但是那间卧室里忽然发出一声轻响,好像有人碰翻了什么东西,紧接着传出一声猫的叫声。

  就是她的猫!

  小南像是忽然找到了方向,快走几步来到卧室门前,先是透过门缝向里张望,只看到一张铺着洁白被褥的单人床的床尾,她按捺住心中的忐忑,抬手轻轻的推开门:“对不起,我的猫……”

  她忽然呆住了,站在门口怔怔的看着房间里的那个人。

  那是个男孩儿,比她年纪大些的男孩儿,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他穿着雪白的睡衣坐在床上靠在床头,怀里抱着那只擅自闯入的白猫。他浑身的肤色也是雪白,那种病态的,常年晒不到太阳的白。小南觉得,如果现在把他房间那层厚重的窗帘打开,他将被太阳融化,像是见不得光的吸血鬼。

  小南感到一股凉意顺着她的脚跟往脊背上爬,恐惧织了一张大网慢慢的把她紧紧包裹。因为从没有一个少年的的眼神可以像眼前这个男孩儿一样,那么阴郁,那么冰冷,又充满敌意。

  “你是谁?”

  少年忽然说话了,声音细弱而冰冷,像是一股融化的冰。两只琥珀色的眼睛像是黑夜中摇曳的灯笼一样闪烁着幽暗的光芒。

  小南忽然认出了他的眼睛,昨天她在窗帘后看到的,就是这双眼睛。

  前所未有的寒冷和惊惧让这个小女孩儿忘记了说话,忽然,少年怀里的白猫从他怀里跳到了床上。小南随着白猫的动作微微一颤,然后目光追随着白猫往下看去,霎时瞪大了眼睛。

  她看到了一只脚镣,黑色的绣着暗斑的铁脚镣,就扣在少年纤细雪白的脚腕上。那块黑铁一定异常沉重,床铺被它砸出一个凹坑,脚镣上伸出一条粗重的铁链,一直延伸到床脚。

  “我,我,我来找我的,我的……”

  少年冷冷的看着她,满眼的戒备和不信任,让他看起来像一只被抛弃被欺凌的小动物。忽然,他眼神一颤,说:“他回来了”

  然后,小南听到房门处传来一声轻响,是钥匙转动锁芯的声音。

  三天后——

  “那个女孩儿呢?”

  心理医生又问:“那个女孩儿在哪儿?”

  少年抱着自己的膝盖,就像抱着那只白猫,低着头沉默了许久,说:“我不知道。”

  医生:“她还活着吗?”

  “我不知道。”

  “她失踪了,你必须告诉我她的去向,那个人把她带走了吗?”

  “我不知道。”

  “你刚才说,你知道人血的味道,谁的?是那个女孩儿的吗?”

  少年猛然抬起头,眼中飘着一层红光,目光愤怒,憎恨,细弱的声音剧烈的颤抖:“我说,我不知道!”

  少年的确不知道小南的去向,但是他知道,正是这个女孩儿的闯入,他才能获救。这是他和恶魔之间的,一个交换。

  ——————————

  独发晋江。请支持正版,维权艰难请大家尊重版权。看盗文的人,请你闭嘴。

  那些没看正版,以至于看不到修改过的内容,光凭修改前的内容到这里来喷我的,要点脸吧。

  虽然没有用,但我想发出一点声音。我对盗文行为非常愤怒。不是钱的问题,是对原创作者没有最起码的尊重。也受够了看了盗文过来喷我的。看了盗文来的人,请你闭嘴,无论对此文是褒是贬,都请闭嘴。

  另外,请大家不要到微博上问我要车了,车全在晋江,没有私藏。

  所谓的“双洁党” 请你走开,放过彼此。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死无罪证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死无罪证》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死无罪证》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死无罪证》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