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皇妃

医品皇妃

作者:紫陵孤君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穿越历史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14 17:24:45 人气:16

医品皇妃简介:他,是文武双全,骁勇善战,有着战神之称的铁血将军。   她,是当朝左丞相之女,左相之掌上明珠,自幼熟读医书,精通医理。有妙手神医之称。   一个传言,他向皇上要了她。一纸圣旨,将原本毫不相干的两个人捆绑到一起!这是天意,亦或是命运?   倾心相付,换来的却是阴谋与算计……   当真相揭开的那一天,她又该何去何从?   家与国,可有相抵?爱与恨,如何分明?恩与仇,以何相报?   美人与天下,孰轻孰重?爱情与仇恨,谁胜谁负?他与她,最终能否同心携手,白首与共?
医品皇妃最新章节:第419章 幸福圆满

《医品皇妃》章节试读

  这天真是一个大好日子,风和日丽,绿柳含烟。

  镇威大将军大婚,举朝哗然,皇上主婚,百姓议论纷纷。

  凰朝帝都。街头巷尾皆被喜气洋洋的气氛所渲染,喜庆的仪仗队奏着节奏欢快的喜乐,热闹庞大的迎亲队伍踩着皇上赏赐的红色凤翎锦毯从柳丞相府迤逦向镇威将军府前进。

  街道两旁,万头钻动,大家争先恐后的拥挤着,想要争睹镇威将军和柳丞相千金的绝代风采。

  新郎镇威大将军骑着此次与西域蛮夷之战的胜利品之一,西域王进贡,当朝皇帝赏赐的汗血宝马中之极品——红鬃烈马,于喜轿之前,威风凛凛。

  一袭大红锦缎喜袍,浑身散发着浑然天成,与生俱来的王族高贵气质,发冠高束,面容俊美无俦,神情中无一丝喜气。黑曜石的瞳眸淡漠无情的扫过群众,姿势无比优雅的朝镇威将军府而去。

  群众们被他的冰冷所镇住,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又开始你推我挤,叫着,嚷着,人人兴奋着,欢呼不断。

  喜轿中,红盖头下,柳凤曦那张娇艳倾城,绝世无双的丽颜上淡漠的没有一丝喜悦之情。若非为报答爹爹与娘亲这十六年来对自己的养育之恩,她是万万不会应允这桩婚事的。

  只因皇上对那人的器重,一场胜仗,便将她当礼物一般赐予他人。她是人,不是东西!却被皇上当物件一样轻而易举的赏赐给他的爱将——镇威将军!呵呵,这是何等的滑稽和讽刺?

  刚开始的震振不平过后,她脸上便只剩下淡漠。也罢,与他成婚,她也算是报答了爹爹与娘亲他们多年来对她的养育之恩。起初的心潮汹涌,如今也早已风平浪静,心如止水。

  繁琐的婚礼过后,她便被喜婆和丫头搀扶着送进新房。

  镇威将军府清荷居,雅致简朴的新房之中,静悄悄的,只有偶尔红烛爆出的烛花发出嗤哧的爆破声。而此时新娘柳凤曦,端坐床边,已经整整三个时辰,她面色平静,不骄不躁,等待新郎的来临。

  新郎身着大红色的锦缎喜袍也掩不住他卓尔不凡的俊美英姿,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的王者气势,发冠高束,俊美绝伦的五官仿佛是造物主用刀一笔一划精雕细琢雕刻出来的,面部线条,棱角分明,黑曜石的子瞳眸光锐利深邃,无形中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他神情中无一丝喜气,步伐沉稳有力地来到新娘面前。居高临下,冷冷地瞧了她一眼,然后径直走到桌边坐下,姿势无比优雅地为自己斟上一杯美酒,缓缓送至性感的唇边,闻而未饮。

  再转眼看向她时,凤眼微挑,声音冷漠至极,道:“你既进了镇威将军府,就得遵守镇威将军府的规矩。本将军不得不告诫你,不要妄想不该得到的东西!”

  红盖头下,她唇角微扬,傲然出声,语气中带着明显的嘲讽意味,轻道:“何为不该得到的东西?何为该得到的东西?将军未免自视过高!只是,凡事皆无绝对。不去尝试又怎知是否是妄想!”

  他脸色未变,笑容已僵在唇边,晦暗莫测的瞳眸,冷厉眸光直射床边女子,沉声道:“柳凤曦,你胆子倒也不小,竟敢出言嘲讽本将军!哼!只要本将军挥一挥手,主送上门来的女人自有千千万,你敢说你不是在妄想是什么?本将军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狂妄!”

  说罢,长袖轻轻一挥,一股劲风迎面而来,只听见“嗤拉”一声,柳凤曦头上的红盖头顿时裂为无数碎片,向四面八方飘然落地。

  红盖头下,一张倾国倾城的绝色面容毫无遗漏的展现在他的眼前,在红烛与凤冠霞帔的映衬下更显得肤如凝脂肌如雪,眉如远黛,眸如碧湖。只见她唇含浅笑却眸光清冷,如脱离凡尘的仙子看尽世间百态,人情冷暖,丝毫不见惊慌之色。

  他轻皱眉头,心中微微一动。这些年来,敢与他对视的女子,她是第一个。亲密如叶晚晚,纵然与他朝夕相处,肌肤相亲,也未曾敢与他如此对视,

  “凤曦无意嘲讽将军,只是将军的告诫凤曦不敢苟同,凤曦既已嫁进将军府,自然是以侍候好将军为己任。只是,凤曦有一事不太明白,将军既无意于凤曦,又怎么会向皇上请缨赐婚!”她优雅起身,步伐轻盈如弱柳扶风款款走到他对面落坐,纤纤玉指拿过他手中的酒杯,在他诧异审视的目光中仰首一饮而尽。

  盈盈浅笑道:“将军真不愧为天下未婚少女梦寐以求的好夫君,屈尊降贵亲自为凤曦斟酒,倒让凤曦有些受宠若惊呢!”酒入喉咙,辛辣浓烈,倒让滴酒不沾的她不动声色轻皱了下眉头。

  慕绝尘眯起双眼,蓦然抓住她握着酒杯的纤细皓腕,力气之大似要捏碎般,一把将她拉近,执起酒壶,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低沉的嗓音带着磁性的魅惑,冷道:“既然夫人喜欢,不如本将军将这壶酒全部赐予你可好?”他语气温柔,却让人犹如置身于三九寒天的冰雪之中,寒气入骨,直刺心脾。

  她面色不改,散发着淡淡少女馨香的娇弱身躯不退反进,对着他冷俊妖冶的脸庞吐气如兰,轻启朱唇。无奈道:“这可如何是好?凤曦不胜酒力,已经不能再喝了!怕是要拂了将军这番美意!不若这酒留待日后再喝!”

  “哦?你想喝便喝,不想喝便不喝吗?”他冷哼一声,遽然捏住她光滑圆润的下颚,冷声道:“哼!在本将军面前恐怕由不得你说半个不字。”说罢,站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目光阴冷如利剑般直刺她的眼帘,壶中烈酒如同寒冬腊月的冰雹砸向她小巧挺直的鼻梁及如玉般光滑细腻的面颊,流过纤细优美的颈项,再急急奔向鲜红刺目的霞帔。

  她傲然抬头,眸光中砰射出幽冷而倔犟的光芒,神色平静漠然的迎上他冰冷犀利的目光,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唇边残留的美酒,淡笑道:“味道真不错,凤曦多谢将军赐酒!”

  看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及小巧诱人的丁香小舌,他面色微变,随即猛地用力将她推倒在地,语气沉闷道:“你不用浪费心机,本将军绝不会对你产生半点兴趣。”说罢,转身拂袖大步离去。

  在踏出房门的那一霎那,身后传来依旧清浅无波的声音。“不感兴趣吗?那将军何必急急逃离凤曦身边?”

  他离去的背影蓦然一僵,全身的冷漠气息随之降到冰点,就连屋内的柳凤曦也感受到了。她慢慢的起身,走到桌边坐下,轻启朱唇,浅笑着道:“凤曦不自量力,想与将军做个交易,不知将军是否感兴趣!”

  “哦——”一道劲风掠过,慕绝尘已再次回到房中,隔着一张圆桌,居高临下眸光犀利凌厉的盯着柳凤曦。好看的长眉微挑,低沉磁性的声音冷道:“本将军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交易!”

  她不理会他话语之中的嘲讽之意,唇含浅笑眸光清冷,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声音,道:“我帮你救她,你还我自由!”声音虽轻,却坚定不容人质疑。

  “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慕绝尘心中一骇,俊脸铁青,阴沉着脸,蓦地,修长的五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紧紧掐住了柳凤曦纤长优美的颈项,阴冷的目光仿佛超越了世间的一切利器,向她投射过来,冷厉的声音仿佛来自无间地狱的修罗,厉声道:“你竟敢调查本将军?”

  她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那笑容就像春日里最轻柔的微风拂过面颊,虚无缥缈,想抓也抓不住。清冷的双眸扫过慕绝尘俊美面容上的毫不掩饰的杀气,艰难的出声:“我……为何……要调查将军?她……凰朝……人……尽……皆知!”

  “最好如此!”他厉声喝道,掐住她颈项的五指紧了紧,那力气之大似是要将她的脖子给拧断一般。“要百花宫宫主屈尊降贵去替人治病,简直大材小用!”

  她倾城绝色的雪白面容因呼吸不畅很快变成了绛紫色,灵动无双的美丽眸子因身体上的极致痛楚而泛起了氤氲水雾,目光倔犟的仰望着他,已无法发出半点声音。而慕绝尘望着她倔犟的眼中渐渐涌起的晶亮泪意,心中像是被什么猛地刺了一下,猛然松开了手指,退了一大步。

  心中暗暗奇怪,身为百花宫宫主,她不可能不会武功。学武之人都会在危险来临时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及迅疾的反应能力,可是,她却毫不反抗,即使站在死亡的边缘,眼中也没有丝毫的恐惧。

  她纤长优美的颈项赫然现出深深的青紫色五指掐痕,昭示着他所犯下的罪恶。

  她猛地一阵咳嗽,待呼吸渐渐顺畅后,她从桌前站起,上前一步,绝色无双的丽颜异常的平静,平静到让人看着心慌,目光中有着诉不尽的忧伤和哀怨,眼中的晶莹泪珠欲落不落,纤细如玉的指尖抚上他的胸口,因喉咙不适,语气中带着一丝异样的沙哑,幽幽一笑道:“啧啧……那么,还真是可惜了呢!”平静的语气,并没有未达目的恼羞成怒的尴尬。

  “本将军再说一次,不要试图挑逗我,本将军对你没有丝毫兴趣!”他拽住她放在他胸口的纤细皓腕,用力推开!锐利的目光直刺她的眼帘,厉声警告,道:“不要再试图激怒本将军,我可不敢保证你每一次都有这么好运气!不管你是何种身份,在本将军眼里,杀死你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般简单。你最好安分呆在清荷居,没有本将军的允许,哪儿也不许去!”说罢大步离去。

  身后依稀能听到她依旧清浅无波,没有情绪起的声音。“呵……是吗?真的那么坚定吗?那……拭目以待!”

  慕绝尘离去后,她随意的扫视了一眼四周,只见屋子里虽然陈设雅致简朴,却也只是与丞相府里地位稍微高点的下人居住的屋子差不多。

  收起思绪,看着刚才进门的婢女,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婢女看上去十六七岁的模样,面容清秀水灵。听柳凤曦这样一问,面上一红,忙低头给她行礼,道:“奴婢绿枝!以后就由奴婢侍候夫人日常起居,侍奉夫人左右。”

  “起来吧!”她没有情绪起伏的声音淡淡的道。心中冷笑,侍候?说的好听!慕绝尘怕是派她来监视她一举一动的吧!

  “谢夫人!”绿枝起身,抬头看向这位新夫人,眼中毫不掩饰她的惊艳,赞叹道:“夫人真美,绿枝一时失了礼数,还请夫人恕罪。”说罢又福了一礼。

  她目光犀利的看着绿枝的眼睛,清淡却不容忽视的语气,道:“不必多礼,本夫人不喜欢多事之人,以后,没我的吩咐不许进入本夫人的寝室。好了,你下去吧!”

  绿枝低下头,恭敬的离去。

  她举止优雅地脱下被酒水淋湿的霞帔,随手一扔,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单薄纤细却凹凸有至的身体只着一件白绸制成的宽松里衣,缓步走到铜镜前坐下,卸下头上笨重的凤冠发饰,任青丝如瀑倾泻而下铺满香肩。

  纤长秀美的玉指轻执玉梳,左肩衣领滑下,镜中女子,香肩上赫然露出一朵殷红泣血的红梅,将她倾城脱俗的面容变得妖娆而魅惑。淡淡的扫一眼下颚、颈项及手臂上的深重淤痕,那漠不关心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物,淡漠到了极致,再转眼望向满地鲜红碎布,唇角的笑意渐渐的深了起来。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医品皇妃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医品皇妃》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医品皇妃》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医品皇妃》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