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想象

禁止想象

作者:勖力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14 17:29:53 人气:41

禁止想象简介:禁止想象|禁止真香_   #女追男(算是吧)   #平淡日常/HE   #不完美人设 一句话简介:骄傲遇傲娇   立意:总有一个人陪你灯火可亲。
禁止想象最新章节:第61章 061. 此心安处是吾乡

《禁止想象》章节试读

  “你开个价吧!”

  平安夜,适逢周三惯例的Lady’s night,女士酒品买一赠一。

  顾湘没往酒单上看,而是要了杯悬浮威士忌,她替对面的女人点了杯苏打水,“你怀着孕,别碰酒精了。”

  外面簌簌的落雪,隔着玻璃幕窗能眺到街对面的光景。铜钱黄的灯火里,有人捧着红玫瑰走出花店,墨绿色的背景墙皮总是那么能衬人,那人招一辆计程车,匆匆坐进车里去。

  稀松平常的一幕,顾湘像看一幕无声电影,直至演职人员名单滚动到黑色尽头,end打在荧屏上了,才死心:哦,没有彩蛋了。

  “好冷,其实不该约你喝酒的。这个天,应该吃顿寿喜锅,我知道有家刚开的,听说还不错,可惜还没时间去打卡。”

  “香香,”

  “请叫我顾湘。”约谈人终究收回看外的目光,回正到眼前的时候,冷冷的疏远甚至鄙夷。

  鬼知道她今天为什么来这里,明明团建、朋友约一大堆,为什么要答应顾文远来这遭。正如她在电话里骂他的话:“你的私生活我管不着,但是和女儿的同事上.床还搞出人命来,当真老不正经极了!龌龊卑劣……”顾湘从来自诩不是个笨人,可惜骂起亲爹来,却滑铁卢了,词穷且气馁。

  因为她被动做了回拉皮条的。

  当然,张黎也不是省油的灯。她从头至尾都是有目的的,有目的地接近、私交顾湘,这才是后者最不能忍的,她骂父亲:“你以为二十来岁的女生陪你睡图什么,图你的灵魂?很抱歉你的灵魂早在和我妈过不下去的时候已经典当给她了!”

  张黎自然不会真心喜欢顾文远。但也不想轻易打掉这个孩子,“顾湘,你可以瞧不起我。但每个人有他选择活着的方式。”或者该是生存的方式。

  “没毛病。”这个世界,多的是你容不下但又根底存在的事物。桩桩件件都要称心如意的,不是圣人便是强盗。

  张黎大顾湘几岁。当初进公司的时候,还是她作为前辈提点过后者,算起来也是半个老师,所以顾湘才说没毛病。今天这个局面,她换个男人勾搭,别说野心勃勃地想做个太太,即便给人家做三做四,都轮不着顾湘来做正义先锋。

  可她张黎算计琢磨到顾湘父亲头上了,后者很难不闻不问的。

  “他说的很明白,不会娶你,准确来说是不会娶任何女人。当初顾文远和我妈离婚的时候,他的生意还没起来,很抱歉我说他狗改不了吃屎或许出门会挨雷劈。但事实如此,我妈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人,知道了我爸和她的闺蜜有那种勾当,果断离婚了。尽管我爸现在混得风生水起,但你别不信,他在我妈面前,丝毫立不起来。”

  “今天这档子事,给我们家唐女士知道了,头一个被骂地狗血淋头的就是我。”

  “现世报的狗东西,身边是人是鬼都分不清。”顾湘学老妈的口吻,“话又说回来,我爸是个差劲的丈夫不错,但这些年我和我爸该来往该亲近,我妈也不拦着。因为她知道,顾文远一天没新家庭,将来他的那些家私还是要给到她的女儿。可怜天下父母心,你猜,唐女士知道有个不到三十岁的女人怀着顾文远家业继承人的话,她会怎么样?”

  回到上一个结果,依旧是把顾湘骂得找不着北,这是个闭循环。

  既然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么干脆顾湘做次坏人。“看在我们同事一场,我愿意提前跟我爸透□□份遗产,你要多少?只要不过分离谱,我尽量满足你。”

  “当然,你执意生下这个孩子,也随你。”

  “顾湘,你当真怕我生下这个孩子和你争家产吗?”

  “换你呢?”顾湘饮一口二层式的鸡尾酒,她习惯吃东西前揩掉口红,今天没有。梅子色的口红印在杯沿上,醒目且鲜艳。

  张黎潦草地一声笑,“我不是你。星星也永远不是月亮。”诚然地讲,她喜欢顾湘这样自顾自的个性,也喜欢能把女儿娇惯出这样的顾文远。

  听话人并不买账这些拧巴的说辞,烈酒也格外提神,她再坐直些自己,“我是你,果断选择拿钱两起开。顾文远总会老的,他老了,你还鲜活着,这在我看来好残忍。”

  “当然,你愿意这么清醒地活几十年也无不可。孩子生下来,他依旧要履行他父亲的义务,以及给予你非婚生子的合法权益。”

  “非婚生子”四个字,顾湘刻意咬重了些,这在她看来是强调,在张黎听来是羞辱。她说顾湘哪里都好,就是嘴刻薄了些。熟不知,男人最怕那种嘴上不饶人的女人。

  顾湘听后,拿手托腮,懒洋洋诘问张黎,“所以男人的最怕最喜欢很重要?”

  张黎被噎在那里。

  到此,顾湘说客的任务了结了。她也懒得管对方听进去与否,都是十来年读书读出来的,凭什么她得苦口婆心劝人积德行善啊,吃力不讨好。教善、育人的事,是老师或者爹妈该干的。

  张黎既然能被顾文远的招骗得团团转,一时间叫她急智转出来也很难。顾湘看着眼前人拧巴地不放过自己,怒其不争比厌恶多。

  并不是每个人的心迹行迹都那么大同化,这也是人区别于其他生物最本质的意义。所以顾湘也一直认为尊重比认可更重要。

  哪天张黎真能说服顾文远娶她,或者她就是甘愿未婚也生子,只为得到一份衣食无忧的生活保障。顾湘都不惊讶,这是张黎选择的活法。

  按她的话,每个人有他选择活着的方式。

  只是她们以后没见面的必要了。

  说完,顾湘饮尽杯中酒离开了张黎面前。外面的雪愈来愈大,她索性沾酒了,暂时还不想走,上回欠酒保的账还没给,人来到吧台前,一并算账。

  “有红薯干,要吗?”酒保问她。

  “好呀!”说话人够坐到高脚椅上,既然有“下酒菜”了,那么就再来一杯,常陆野猫头鹰。

  有人和她一样点了这个精酿白啤,酒保两只手左右分配给两座的客人。顾湘起先没在意,余光里只感觉到身边人的手,白皙修长、指节分明,无名指上干干净净。他将瓶口抵着玻璃杯沿,各自微微折角倾斜的角度,酒缓缓往杯里过渡流淌,最后,杯子端正起,蜂蜜色的液体上覆盖着深厚绵密的泡沫。

  那人把杯子和酒瓶重新搁回台面时,顾湘这才得以认真去看他的脸。

  酒吧今夜白幕上投影的是《罗马假日》。百看不厌的一个名场面:格里高利·派克饰演的记者骗出逃的赫本殿下,真理之口会把说谎人的手咬掉。赫本不敢,他便替她试了,才忐忑地把手放进去,就听派克痛苦地大叫起来。赫本着实骇到了,连忙帮他往外拔,解救出来后却只剩下了袖子。公主掩面晕厥之际,派克才坏笑地把藏在袖子里的手摊伸出来……

  赫本很自然地把惊慌失措宣泄到眼前这个男人怀里,爱情总在一些胆怯或唐突里露馅。

  而往往这些叫人悖逆自己的、咋惊咋喜的痕迹才是他(她)最本身的意义。

  派克先生真高真帅。顾湘身边的男人亦是。这种夜生活社交地,从来不乏精致的面孔。好友陈桉的那句话很准确:世上好看的人很多,优秀的人也不少,但与我投契的为零。

  所以陈桉从来是主动派,无论是正经恋爱还是各取所需,她从来只和自己中意的人来往,苦苦追求者对她而言是累赘甚至多余,她并不是个施恩者,更没必要感恩图报。

  什么样的人才值得让你拥有勇气?或者习惯了这样便利的各取所需模式,人会不会变得懒惰起来。懒惰去经营去够到一些精神层面的东西,顾湘暂且把它归置于真心。

  真心是什么心,变心的那个心?陈桉泼她冷水,以及别问那些教条主义的问题。因为没有答案,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天命到你面前的时候,别怂!

  她没怂,只是今晚话说得太密,脑子很抛锚,也很涨,被鸡毛蒜皮的乌糟事给气得。

  还有,搭讪好难。有种与自己的羞耻心博弈的难度。

  尤其是“派克”先生识破了她的打量:顾湘在他边上坐着,目光挨他很近,看他几个回合后,男人扭头过来汇她,突然且冷峻,不是友好而是阻断。

  顾湘当下就懊恼,妆也没补,精神很差,昨晚还熬夜了……

  “你……”

  平生二十六年来第一次鼓足勇气勾搭男人,最终出师不捷,“顾湘!”

  张黎还没走,她来找顾湘说结案陈词:

  “记住你的话,我什么时候拿到钱,什么时候去做手术。

  你说得对,从一开始我就是想要钱。顾文远是老狐狸,你就是小狐狸。有一说一,其实这个孩子我也很意外,按顾文远的活,你该是放心的,他一天天不中用,不会再有人出来跟你争家产了。”

  张黎这个疯女人,我给她体面她倒反过来恶心我。顾湘嘴里嚼着根红薯干,一个闪神,就咬到了舌头。她倒是扬长而去了,留顾湘干巴巴地坐着,台前,捂着腮帮子,一脸洋相地回应身边男人的冷漠探究:

  “说来你可能不信,她说的是我爸。”

  舌头破了一块,顾湘跟酒保要块冰含着。反正洋相已经出了,她干脆破罐子破摔,把余下的冰块递给身边的人,“你要吗?”

  “……”男人比顾湘嘴里的冰还冷。看她的眼神,和看推销员没什么二样,尽管顾湘捏着个冰夹的样子确实很狗腿。

  “我也喜欢喝这个牌子的啤酒,额外加点冰,会降低它的苦涩感。”

  说了个寂寞,对方全不予理睬:他手机停在微信页面,也不时看腕表上的时间。这个点不早不晚,如果是男女约会不至于到了地点等,更像是酬酢式的社交。

  果不其然,不多时有几个男士过来找他。一行人要进包厢去,派克先生要结账了,忽尔,

  “我能要你的微信吗?”好奇怪,顾湘矛盾极了,她还是不吃一拍即合这种套路罢。心里在捣鼓:答应我,可能就到我列表里吃灰去了,因为心动到这一秒为止;拒绝我,那么我会在心里骂你一万遍,反复碾压那种。

  最好还是拒绝我。抖m无疑。

  某人这一次端正旋椅过来朝她,目光亦是。审视她的那份严肃乃至冷漠,让顾湘不禁猜疑起他的职业,医生?律师?该不会是卧底罢,就是《无间道》里梁朝伟那种。好吧,她承认脑洞一时跑开了,总之,就是很冷很酷。

  “不能。”他形容看上去很减龄,但气场猜度的话,30+的年纪;穿着很简单,中规中矩地都市黑白look,最点眼的大概就是腕上那块表了。还好,他拒绝了她,言语到眉梢都满满的傲慢与偏见。

  顾湘好笑地歪歪头,明明被拒绝了,也不难堪。如同老板把她的十年环比分析数据摔回她的面前时那么诚恳受用,“好吧。”

  啤酒快要见底,绵密的泡沫也消停渐无。

  “最后一个问题,”大概酒为色媒给的勇气。顾湘并不是个擅于自省总结的人,纯粹觉得他声音好听,反正都快要不见了,问一次匿名市场调查也没什么可丢人的,“是我不够可爱还是纯粹对这种方式不感兴趣?”

  勇者相逢,更勇者胜:

  “严肃来说,都有。”

  Double kill.一个晚上,顾湘被两把明晃晃的刀杀得干干净净。

  那人利索地从高脚椅上下去,挟起的风衣擦过顾湘的腿。

  酒保见状不足为奇地笑,还不忘安慰顾湘,“算了,也许是姐妹。”

  顾湘听后领情地笑,目送“派克”先生的背影,手里促狭地拿自己的啤酒瓶撞倒了他的,狼狈但穷狠,“臭人!”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禁止想象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禁止想象》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禁止想象》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禁止想象》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