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搭理与不想嫁

不搭理与不想嫁

作者:橙子离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15 10:12:30 人气:17

不搭理与不想嫁简介:英俊的寡言冰山进化成黏在女友身上的移动人形醋桶~ 乔乔一直觉得,房子车子存款工作,哪一样都是她人生的必需品,但男人不是、婚姻不是、孩子也不是。她就是不想嫁! 而陆泽在遇到乔乔之前,别提结婚了,他压根就懒得搭理人。 遇到乔乔之后?
不搭理与不想嫁最新章节:第68章 大结局

《不搭理与不想嫁》章节试读

  有许多行业,都是出了名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乔乔干得就是这其中的一行,从大学毕业起,她进投行已经五年多了。

  乔乔是幸运的,不仅因为她本科毕业就入行,也因为她刚毕业那几年遇上了弯腰捡钱都捡不赢,年终奖拿到手软的几年。但现在她也不幸在升职路上非常重要的一年里,遇上了行业的寒冬。

  校招冻结、社招offer收回、同行裁员的谣言或正式新闻不断地传来。今年正好轮到乔乔这个级别的员工升vp(注)了,但是因为市场环境不好,升职名额紧缩,即便外资相对没有那么多办公室政治,大家暗地里也还是争得头破血流。

  经济形势越是低迷的时候,公司里越是暗流涌动。谁都希望握住升职的橄榄枝,而不是迎来裁员的屠龙刀。

  凌晨四点的写字楼十七层,还在工作的乔乔把笔记本电脑锁屏,站起来活动一下肩颈,冲了一杯浓浓的咖啡,试图清醒一下大脑。

  她捧着咖啡走到落地窗边,低头看看窗外已褪去白日热闹喧嚣的空旷马路,再回头望望这灯火通明、充斥着键盘声的办公室,一时间疲惫涌上心头。

  她突然想起好多行业爱开的那个笑话。原意是记者问科比为什么能成功,科比反问道:你知道凌晨四点洛杉矶的样子吗?我知道,因为我每天四点起床练球。

  于是金融、it等等许多经常通宵加班的行业“民工”们纷纷自嘲,我们也知道呀,因为凌晨四点我们还没下班啊。

  过去的几年对乔乔来说,每周工作100个小时早已习惯,偶尔连轴通宵个两三天也算是忍耐范围之内。她还记得当年入职培训的提问环节里,李晋州面对新员工们用英文回答的那句话:“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工作就是你生活的全部,不需要平衡。”

  几年下来,乔乔只能感叹,boss诚不我欺。这世上,没有容易赚的钱。

  站在窗边的乔乔随手划开手机,翻了翻朋友圈,看到又有同学转了那条热门的辞职信--“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她笑着摇摇头,锁上了手机屏幕。

  没有钱,看个屁。

  但其实,扪心自问,乔乔也真的想辞职了。这五六年下来,她也觉得有点累了。不,应该说是很累了。无休止的熬夜、数据、模型、图表、开会、出差与客户,她现在偶尔咖啡喝多了,通宵到第二天早上都有种心悸反胃的感觉。

  而今天,又是一个通宵。乔乔用手指轻轻地摩挲了一下手里温热的马克杯沿,这是已经是她今天的第六杯咖啡了。

  她早就已经感受不到所谓的咖啡的醇香浓厚了。

  一口下肚,感受两个字,加班。两口入喉,感受四个字,熬夜加班。三口残留唇齿之间,感受六个字,通宵熬夜加班。乔乔甚至怀疑自己已经产生了咖啡抵抗力了。哦,不,也许真的是不如刚毕业时能熬了吧。毕竟是传说中年轻的时候拿命换钱,年老的时候拿钱换命。

  再想想年度体检报告里,那些颈椎病、腰椎病、胃病等种种职业病,医生对她亚健康的生活状态的警告,让她早睡早起多运动的建议,乔乔一直在想,也许是时候,给自己一个长假休息一下了?

  有人说人生最难赚到的是第一个一百万,拿命换了五年钱,乔乔早已经做到了第一步,嗯,甚至远不止第一步原始积累。乔乔觉得自己对奢侈品没有太大的渴望,房子车子存款各种投资也都有了,和梁薇合开的培训学校也已经步上正轨要开分校了。辞职之后休个长假再找工作对她而言不是难事,经济上也没有太大压力。

  只是即便她要辞职,也不是在这个升职的关键时刻之前辞职。

  但是抱着这种对于未来辞职之后可以睡到自然醒的幻想,乔乔瞬间自我安慰成功,心情转好。干掉第六杯咖啡,她又顺利地熬过了一个通宵。

  一路工作到第二天的晚上六点,乔乔居然就可以收工下班了。啧,也就三十来个钟头的连轴而已,比起刚进公司那两三年的日子来说,这简直是一种胜利。

  已经关机准备速度回家闷头睡觉的乔乔,刚刚离开办公桌不过半步,手机突然响了。铃声是公司发的手机,不详。千万不要又是紧急派活儿,拜托。

  她想睡觉,想睡觉,睡觉。不想接电话,不想接,不想。

  然而闭上眼睛、深呼吸、给自己两秒钟、调整好情绪,乔乔还是摸出手机接通了电话。拿钱干活,拿高薪多干活,干辛苦活,这是基本的职业素养。再不想接,她也不会假装没听到电话。

  来电显示,李晋州,乔乔的上级的上级的上级,乔乔这组的顶头上司。乔乔做实习生的时候就是被李晋州招进去的,毕业正式入职也是李晋州的强力推荐。

  那时的李晋州还是资历颇深的vp,也是曾经把刚入职的乔乔骂到狗血淋头的人。现在轮到了乔乔要升vp的时候,他也已经成了直接决定乔乔能不能升vp的人。

  “乔乔,要下班了?”李晋州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这问题问的,乔乔摸不准他是不是觉得自己走得太早了,于是答道:“还在办公室,可以开电脑。头儿,需要我做什么吗?”

  李晋州在某些方面是个怪人,身在外资又是个海归,却从不肯入乡随俗的给自己起英文名。有时候外资非要装逼弄个英文名方便,就在于多大的老板你都可以直呼其名,但是李晋州非不。于是导致他下面的人都匪气十足地喊他“头儿”。

  “我在办公室看到你要走。等我五分钟,出去喝一杯,找你谈点事。”没等乔乔回答,李晋州就挂了电话。顶头上司有请,还需要等你回复吗?

  乔乔扭头看了看,自从李晋州升了之后,他在这层就有一个带落地玻璃窗的独立办公室了,不像乔乔他们就一个工位。所以今天乔乔忙得也都没注意到他居然在办公室,而不是到处飞着开会。乔乔心想,加班加到累死还要出去喝一杯,李晋州这点习惯倒是挺海归的。不过特地找自己谈事,八成是因为升职或裁员的事情,是喜是忧?

  完美主义工作狂boss说等五分钟就是五分钟,两人准时出了办公室,在公司附近找了一家熟悉的清吧坐下,点了两杯酒。

  酒还没上,西装革履的李晋州把外套脱下挂在椅背上,伸手松了松领带,随口和乔乔问了两句工作。不过boss可以随口问,乔乔答得倒是认真仔细,滴水不漏。

  李晋州眼底泛着笑意看了乔乔一眼。即便刚刚熬了三十多个小时满心疲惫,乔乔那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依然明亮生动,灵气十足。一身简洁干练的职业装,说话条理分明,用词严谨而专业,几乎已经看不出当年刚毕业时青涩稚嫩的样子。

  然而,他却始终没有忘记当初那个倔强又坚强的暑期实习生乔乔。

  酒上来了,两人轻轻碰杯,浅酌一口。李晋州开口问道:“最近市场不好,公司里各种流言也很多,你也听说了吧?”

  乔乔心中偷偷地翻了一个白眼,老板们谈话总是这样,开头先带一句市场不好。如果裁员或者年终奖惨淡或者升职不成功呢,那都是市场的锅。如果没裁你或者还给你发点年终或者升职成功了,你看,市场不好老板还为你争取了这么多,是不是应该更加卖命卖力?

  总之,套路,这都是谈话的套路!

  “行业新闻看到一些,不过同事们都忙,也没什么时间讨论。”乔乔谨慎回答。实际上大家再忙,这种敏感信息还是传得很快的,尤其是同级别的同事之间。当然了,这些事,在公司多年的李晋州肯定也知道,但是乔乔也不想明说。

  李晋州笑了笑,直言道:“裁员和升职名额紧缩都不是流言,市场环境不好,暂时性的战略收缩调整是必要的。不过……”他顿了顿,停下来喝了口酒。

  乔乔默默吐槽,果然是市场的锅,“暂时性的”“战略”“收缩”“调整”,看这词儿用的,官方的飞起。不过既然boss加了一句“不过”,还停下来喝酒卖关子,看来是好消息。

  “不过嘛,就算我手下只有一个升vp的名额,也少不了你的。”果然,好消息。

  乔乔端起酒杯,回道:“谢谢头儿,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李晋州和她碰了碰杯,喝了口酒,笑道:“这行过劳死够多了,你可别这么说。这是你应得的,这几年表现很不错。”他懒懒地往后一靠,将手搭在身侧的椅背上,叮嘱道:“这波要裁不少人,但是最终决策还没定。最近你们同级要是有聚会,说话谨慎点。”

  乔乔点点头,她本来就不是多话的人。

  “升了vp之后有什么打算没?现在市场行情不好,其实走公司的项目去美国念个mba回来也是个选择。”李晋州问乔乔。

  即便乔乔毕业于国内顶尖的本科,但是这一行也还多半都至少是硕士,尤其是海归mba。而且如果没有人脉没有后台没有足够的手腕,许多人走到vp这一步,在投行的头衔也就升到顶了。

  乔乔心想,我的打算是……拿了升职的头衔就裸辞休息几个月……

  拿公司的钱去读mba,可不是白吃的午餐,还得签回来之后在公司后续工作年限的合同。

  然而这话她总不能现在就和老板说。

  她甚至还有一点点小小的内疚,这种竞争激烈的时候,每个升职的名额,那也都是老板们开无数次会议撕回来的。而她打算拿了就走人。

  乔乔侧头看看李晋州,想起来刚进公司那几年,常常听到他挂在嘴边的那几句话:资本是逐利的,资本是有代价的,资本是没有感情的。

  她不禁心中又有点嘲笑自己无谓的内疚情绪,真是幼稚。

  拿到vp头衔之前辞职,还是之后辞职,这对乔乔的职业生涯而言,对她以后给猎头的那份简历来说,都有着本质上的差别。会给人一种你是升了再走,还是升不了才走的错觉。临门一脚,她不想懈气,也不想对不起过去五六年的辛苦。

  收拾好这些乱七八糟的内心想法,乔乔开始忽悠,一本正经地规划自己继续在公司发展的职业前景,刚升职需要好好学习的东西有很多,暂时不做出国的打算云云。

  酒吧里坐了一个多小时,关于职业发展的谈话告一段落,再闲聊两句,乔乔终于可以告辞回家补眠了。

  等乔乔洗漱完毕,终于把自己摔进卧室的被子里时,已经快晚上八点半了。她把脸埋进松软的枕头里,心想通宵工作之后还要和上司聊这些冠冕堂皇的话题,真是心累。聊天就聊天,还得喝酒,哪怕是红酒,也是胃累。

  还不如给她一杯热腾腾的牛奶呢!好歹拯救一下她被酒精和咖啡浸泡的胃。

  她合上眼睛,意识几乎在一秒内恍惚,身体里的每一颗细胞都在疯狂地叫嚣:我要睡觉!要睡觉!睡觉!

  然而手机铃声又响了……

  不过这次听到铃声,即使困倦地不想睁眼,乔乔仍是温柔地扬起嘴角,闭着眼睛摸索出手机接通了。她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带点软萌的撒娇感,“喂,外婆~你还没睡吗?”

  “乔乔啊,我们没睡呢。我和你外公在你赵奶奶家做客。你没在加班啊?在国内吗?”外婆关心地问道。乔乔的私人手机经常打不通,据说是经常有些会议因为保密还要没收私人手机,有时候乔乔出国太频繁不停的空中飞人,在飞机上也联系不到。

  “在国内呢,没加班,在家正准备睡觉。外婆怎么啦?”乔乔从不和家里人哭诉工作多么累,只是家人经常联系不到她,所以外婆也知道她有多忙,没事基本不会主动给她打电话。

  听乔乔说没加班已经准备睡觉了,外婆顿时放心了,说道:“哎,是这样的。你还记得赵奶奶吧?”

  乔乔自从工作之后,一年也就春节回家一次,因此只大致有个印象,这赵奶奶好像是外婆曾经的老同学,退休了之后搬家居然又在同一家老年棋牌室遇到,成了消磨时间的牌搭子,于是应道:“记得,怎么啦?”

  “哎,她外孙打算带他们两口子出国去海岛玩一趟。她说她外孙不爱说话,太闷了,邀请我和你外公一起去旅行,大家做个伴,热闹。”

  “哦哦,好啊。你们尽管去,别省钱,看上什么买什么,爱玩什么玩什么,我报销!”乔乔一口答应。在乔乔工作之前,外公外婆几乎就从没出去旅游过,更别提出国了。还是乔乔工作之后,每年年假带他们出国玩一趟。但是她年假时间有限,也不可能天天陪着老人家丰富退休生活。

  “哎,你这孩子,谁让你付钱了,每年红包你都包那么多。只是打电话问问你我和你外公的护照号码是多少,赵奶奶那外孙正替我们买机票呢。等你这周哪天有空了,再把护照寄回来。”因为每年都是被乔乔带着出去玩,外公外婆的护照就一直放在乔乔那里了。

  “好啊,我先把护照号码报给你,护照明天早上到公司了就寄给你们。”原本闭着眼睛接电话的乔乔终于舍得睁开眼睛了,探出上半身去拉床头柜的抽屉取护照。

  “哎哎,乔乔,你别报给我,英文字母我听着就糊涂。你等等,我去客厅让那小伙子接电话。”外婆一听字母打头的号码,头都是晕的。

  乔乔等了一会儿,就听到了那边一个低沉而磁性的声音传来,“你好,我是陆泽。”

  困得有些迷糊、意识都有些飘散的乔乔一愣,突然就想起来一句著名的形容低音炮声音的句子--“睡前听了耳朵要怀孕……”

  这陆泽的声音传来,乔乔莫名觉得自己手里握着的不是手机,而是个小音箱……

  “你好,乔乔?”那边陆泽没有听到回复,又低声确认了一遍。

  “嗯,你好,我在。”乔乔回过神来,贴近手机应了一声。然后她拿开手机,别了一下耳边的头发。她总觉得有发丝掉落在耳边挠挠,有点痒,不过其实并没有。

  这不过是陆泽刚刚喊她名字时,因为疑问而略带上扬、低沉性感的尾音造成的错觉而已。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不搭理与不想嫁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不搭理与不想嫁》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不搭理与不想嫁》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不搭理与不想嫁》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