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素外溢后被标记了

信息素外溢后被标记了

作者:河旧野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玄幻奇幻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18 17:38:37 人气:14

信息素外溢后被标记了简介:唐疏希望唐阮分化成顶级alpha,继承亿万家产,迎娶绝美omega,分化即巅峰。   偏偏唐阮自己分化成了绝美omega。   家人:你嫁给alpha一起继承家业。   唐阮红着眼睛:可是我对那些alpha信息素都过敏。   家人:所有顶级alpha都给你看过了,全都不满意,那你自己找!   —   唐阮把裴期鹤带回家。   alpha家人全都释放出自己的强烈信息素**。   “根本没有一点信息素的味道,他也配?”   唐阮红着脸说:他有顶级alpha的信息素。   家人嗤笑不已。   唐阮被各种alpha信息素刺激,热潮期突然到来,他当着家人的面环住裴期鹤的脖子,带着哭腔说:“给我一点信息素可以吗?”   裴期鹤的信息素猛地迸发外溢,轻而易举盖住一切纷繁杂乱的信息素,带给唐阮无限温柔。   裴期鹤把唐阮裹在自己怀里,对方颤抖着释放出奶油桃子味的信息素。   浅淡和甜腻亮着两种味道完美融合在一起。   裴期鹤笑着回答刚刚的问题:“也就绝配吧。”
信息素外溢后被标记了最新章节:第57章

《信息素外溢后被标记了》章节试读

  N城的深秋,清晨气温已经挺低了,路边花坛里叶子上还挂着凝结的露水。

  扫帚“嚓嚓”在地上扫过,撞到花坛边缘,把露水扑棱棱甩到地上。

  路上除了清洁工正在清扫枯黄落叶,只有一个穿白衬衫的挺拔少年迎着风快步行走。

  裴期鹤下意识吸吸鼻子,冷风吹得有些难受,他扫了一眼手表,比以往走在这里时慢了三分十六秒,于是加快了步伐。

  走到前方岔路口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视线里。

  那人一如既往地穿着浅蓝色衬衫和针织马甲,下面一条同色系的西裤,他虽然没看见男生的正脸,也能猜到对方衣前肯定还整齐地系着小领结,双手拽着胸侧两根书包袋子,像个小孩儿一样。

  裴期鹤一愣,有些难以置信地又看了一眼时间,想起老师每次提到这个同学最常说的一句话——“你们在路上看到他就知道自己要迟到了”。

  但是今天这人怎么来这么早?

  他也没太在意,略过学校大路口一排冒着热气的早餐车,径直走向了旁边那条偏僻的小路。

  小路两旁长满了粗壮的梧桐树,此时大部分叶子还没落,枝叶往路中央延伸,遮住了大片的天空,只留下一些小缝隙透过些斑驳的光点,越往里走树的枝叶越繁茂,阳光越来越少越来越黑。

  裴期鹤来过这里很多次,他一开始看到这条路里见不到底的黑暗还有些难掩的恐慌,现在已经可以镇定地走过。

  少年身高腿长步伐也快,走了十几分钟到了路的尽头,这里是一座很隐蔽的建筑,和周围的环境完美地融为一体。

  裴期鹤扫了一眼熟悉的铁门,门下墙角长着厚重的青苔,刚想走近敲门示意自己来了,却听见里面传来说话声。

  “那小子一般不会迟到啊,今天可能有事耽误了?”

  “他可需要钱了,不可能会放弃的,实在不行我自有办法让他消失。”

  “好好好,我知道,唐总您放心吧。”

  这个声音裴期鹤也特别熟悉,每次自己躺在那张冰冷的床上时,这个声音的主人会让人给自己拿厚厚一信封的钱。

  他已经习惯了这些人直白的说话方式,毕竟都是各取所需。抬手准备敲门时,却又听到那人压着嗓子说:“给我在那里藏好,医生呢?让他把药弄好别出问题,要不我们都活不了!”

  裴期鹤手停在门上,觉得有些不对,收回手拔腿就想往回跑,脚却不小心踩在了旁边的青苔上滑了一下,“嘭”一声撞在了铁门上。

  “操!是不是那小子来了!”

  裴期鹤皱了皱眉,头也不回地往外冲,却被从后面追来窜出来的人拦住,不由分说地照着他的脸来了一拳。

  少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这会儿满是狠厉,越过他们跑着跳起来,回身一脚踹在一个人的肚子上,把对方踹得躺在地上抱着肚子动弹不得。

  感觉到自己嘴角有什么湿润的东西流动,他随手抹了一下,手心里满是鲜红的血。

  他的第一反应却是今天可能真要迟到了。周一迟到被记了名字可得打扫卫生写检讨。

  啧。真浪费时间。

  裴期鹤厌恶地抬起胳膊用手肘直直冲向另一个人的脸,一下就把那人鼻子打得直流血,自己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了这条小路。

  后面的人没料到会有这出,完全没反应过来做什么措施,想追也追不上了。

  手表上的时间指向六点四十,还有十分钟早自习就要开始了,裴期鹤找到附近一个公共卫生间,怕自己身上沾到了什么血迹。

  白衬衫除了有些皱巴倒没被弄脏,就是他嘴角被那一拳打出了淤青,也没办法遮住。

  裴期鹤深吸一口气,这会儿才发觉嘴里有什么东西,吐到纸上才知道是一口血,没注意是哪儿也被打到了。

  他从书包里抽出校服随便套上,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确定没人,才从里面出来。

  终于走到学校那条大路上,这个时间很多学生怕迟到都在奔跑着赶路,裴期鹤刚刚跑够了消耗了太多体力,早上还没吃饭,现在没多余的力气。

  早餐车上的香味儿确实勾人,但是排队的人太多了,他只好摸出早上随便装的火腿肠咬了几口,少有地慢慢往前走。

  还没走几步就被面前趴在树枝上的橘白小奶猫吸引了全部注意力,他小心翼翼地把猫接下来放在地上,奶猫闻到他手上火腿肠的香味喵喵叫个不停。

  裴期鹤无奈地蹲下,小猫立刻蹭着他的脚翻了个身,他才发现小猫不仅有白围脖,还有四只白手套。奶白色的肚皮露出来,猫咪扭来扭去疯狂撒娇。

  少年自己都没注意到那片淤青旁的嘴角勾了起来。

  把仅剩的半根火腿给了碰瓷的小猫咪之后,裴期鹤终于又快步赶到校门口,看到了那个浅蓝色衬衫的主人。

  唐阮面前果然系着小领结,右胳膊上还扎着红袖章,抱着记录本站在校门口乖巧的不行。

  原来今天值日,怪不得来这么早。

  裴期鹤收回过多的注意力,面无表情地走过去,前面几个有名的小混混堵在通道口。

  这些人基本都是alpha,因为自己的信息素稍微高级一点儿就在学校里作威作福,裴期鹤最看不起这种自以为是的傻逼alpha。

  其中一个人插着兜凑近唐阮,释放炫耀自己的信息素,痞痞地说:“通融一下呗,都是同班同学,就别记我们了。”

  唐阮憋红了脸往后退了几步,好像很怕他们,连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不...不行,老师知道...了会罚我的。”

  眼看那几个混混还想进一步纠缠,裴期鹤在后面等得有些不耐烦,直接挤到前面漠然盯着唐阮,怕对方不记得自己,说道:“裴期鹤。”

  混混们刚想围住来拆裴期鹤的台,却闻到空气中弥漫的不属于自己的信息素味道越来越浓郁,意识到面前这位顶级alpha有些不太好惹,悻悻离开了。

  裴期鹤也没多逗留,瞥了一眼低头在本子上写着什么的唐阮就往教学楼走去。

  班主任今早临时去开会了,班上还闹哄哄的,大部分人都在借作业抄。

  裴期鹤一进去,大家愣了一下,嗅着空气中的味道,小声议论。

  “我靠,之前一直听说裴大佬是顶级alpha,但是从来没闻到过他的信息素,这让人沉醉的味道是他的吗!?”

  “我爱了,本o孩子都飞出来了!”

  “他去干嘛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怎么打架还负伤了我日,妈妈心疼!”

  话题中心的当事人却完全自动屏蔽了这些吵闹,到最后一排坐下,拿出今天要交的周末作业分科目摆好,到时候课代表直接收走就好。

  他又抬头瞥了一眼黑板上早自习老师布置的任务,有些看不清,于是戴上了眼镜。

  玫瑰金细框眼镜架在少年高挺的鼻梁上,把那双漂亮至极的眼睛遮在了镜片后。

  “我淦,白衬衫细框眼睛,嘴角还有若有似无的血,太禁欲了我人没了好喜欢。”

  “你吸血鬼?”

  “嘿嘿,不想吸裴大佬的血,想吸那个......”

  “骚死你得了,滚。”

  大家看到裴期鹤桌上整齐的作业本才意识到最重要的事儿还没弄完,花痴个屁!

  唐阮这时也回来了,大家却像没看见一样抄作业聊天,他一个人头都快低到胸口急匆匆回了自己的位置。

  “那几道大题你们做出来了吗?”

  “感觉除了裴大佬,别人做不出来......”

  “老蒙疯了吧,网上都找不到原题做个几把。”

  “要不...你们去问问裴大佬能不能借我们抄一下作业?只写个‘解’字会被搞死吧。”

  他们平常根本不会打裴期鹤的主意,没什么人敢去招惹他,但是今早那几个混混吃了瘪,心里不服得很。

  唐阮旁边那群人蠢蠢欲动,早上那个迟到的混混起身往后,好像去找了裴期鹤。

  他不敢扭头看后面发生了什么,只能照着空白的作业本发呆,竖直了耳朵听后面的动静。

  “裴期鹤,借我们抄抄作业呗。”

  他这话一出,全班都噤声了,齐刷刷扭头看着他们,唐阮被前面投来的众多目光一烫,觉得自己这样有些异类,于是也慌慌张张后知后觉地扭头看过去。

  混混站在裴期鹤课桌旁边,裴期鹤却看都不看一眼,仿佛那人是空气,自顾自地看书完成黑板上老师布置的早自习任务。

  唐阮心里不自觉地替裴期鹤捏了一把汗。

  “喂,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裴期鹤还是装作没听见,一丝注意力都不愿意分给他。

  混混收敛了好脸色,一脚踹在裴期鹤的课桌上,把他的本子和笔震到了地上,气势汹汹地吼:“wcnm真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装什么b啊一天天的。”

  裴期鹤终于舍得抬起眼皮瞟了他一眼,不知道是少年的神情过于吓人,还是眼神里满是不屑敌意,唐阮看见混混不自觉退后几步,刚刚那点儿气势也被浇灭了不少。

  裴期鹤淡然地一个一个扫视班上所有人,每一个触碰到他冰冷视线的人都赶紧把头扭回去,恨不得立刻变成空气,独独唐阮和他对上目光时愣了一下。

  混混碰了壁不甘心得很,暗骂一声“操”,心里盘算着总得找个机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装逼怪物。

  刚刚还在全班人面前丢了面子,这会儿满腹牢骚没处发,经过唐阮的座位时恶意萌生,专挑软柿子捏,唐阮在班上连话都不敢说也最好欺负。

  他咧着嘴低头装作很亲昵的样子问唐阮:“哎哟,看不出来你竟然还写了一道题出来?借我抄抄?不过怎么和刚刚我看到的裴大佬的答案不一样呢?”

  唐阮学习成绩并不好,更别说这么难的数学题,这是他刚才转过身心虚的时候胡乱写的东西,被人发现窘迫极了。他赶紧把胳膊搭在作业上,慌乱不已:“我乱写的!”

  混混却动手想把唐阮的作业从他胳膊下面抽出来,戏弄道:“那也让我抄一下!”

  唐阮下巴搭在胳膊上把作业按得更紧,鼻子发酸眼圈也红了,想着早自习都快下了老师怎么还不来。

  也不知道僵持了多久,其他同学的惊呼不合时宜地迸发,唐阮感觉上方的压迫感消失了,惊慌失措一抬头正撞上裴期鹤的目光。

  裴期鹤依旧没什么表情,视线转移,毫无预兆地一把揪住混混的头发往后狠狠一拽。

  混混“砰”一下后退撞在少年肩膀处,毫无准备往后趔趄了几下,裴期鹤却稳稳当当站在原地脚都没动一下。

  混混呲牙咧嘴,仰着脑袋顶在裴期鹤肩膀动弹不得,唐阮甚至看到了他眼角挤出来的泪水。

  他手上动作没松,目光随意打量了一圈,瞥到混混的课桌,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手里依旧拽着混混的头发,把人搞得吱哇乱叫。

  周围的同学感觉到骇人的压迫感,顶级alpha的信息素在空气中肆无忌惮地侵占每一分空间,大家胆战心惊地等着裴期鹤下一步动作。

  裴期鹤走到混混的课桌前,“嘭”一声把他的课桌踹倒,上面的书和笔稀稀拉拉掉了一地,其他的同学目瞪口呆。

  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踩着高跟鞋进来看到这混乱的场面,闻到空气里蔓延的各味信息素,差点儿被当场送走,又气又急:“你们干什么呢?”

  裴期鹤突然松手,指缝间甚至夹着几簇黑色短发,他十分嫌弃地把这些脏东西拍掉了。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信息素外溢后被标记了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信息素外溢后被标记了》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信息素外溢后被标记了》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信息素外溢后被标记了》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