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炮灰男配藕断丝连[快穿]

我与炮灰男配藕断丝连[快穿]

作者:姝珂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玄幻奇幻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19 15:02:12 人气:9

我与炮灰男配藕断丝连[快穿]简介:  早逝的新晋影帝许琛纶被一个自称e17的系统绑定了,他即将前往无数小世界去完成任务,拯救被白月光搞破产的霸道总裁、被校霸逼跳楼的学渣小可怜、被机关算尽满门抄斩的一朝将军……   任务是让他们能获得100%的幸福。   最开始的时候他做任务全凭一腔过剩的同情心,但他后来发现,这些倒霉的炮灰男配长的像极了他未来的老婆。   许琛纶点起一根烟。   “我以为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任务机器,却原来是一个为爱发电的发电机。”   “在遇到他之前,我从没想到一个人能精分成那样。”他弹了弹手里的烟,蛋*疼的说道。   【小情儿和他的金主大人】   金主大人:我从不嗜甜,却爱极了你那天喂给我的香草冰激凌,甜得恰到好处。   【学霸和他的学渣小可怜】   学渣小可怜:我将这一辈子的幸运都用在了和你相遇上,你像一束光,将我拉出了腐烂的泥沼。   【皇帝和他的大将军】   大将军:北昌国是我这辈子拿命守护的存在,前半生为了忠烈,后半生为了你。   (后续世界加载中……)
我与炮灰男配藕断丝连[快穿]最新章节:原本的世界

《我与炮灰男配藕断丝连[快穿]》章节试读

  许琛纶正在与一个正在脱衣服的男人四目相对,一手还搭在门把手上。

  如果时间倒回十分钟前,他一定把造成这一切的那个叫做e17的系统数据销毁,让它了却残生。但现在,他只是尴尬的冲里面的人挥了挥手:“嗯……你好?”

  男人冷眼看着他,寂静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弥漫,许琛纶啧了一声,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正想该如何继续下去,那人开口说话了,只是说的话让许琛纶觉得他不如闭嘴:“过来,你不就是想爬个床吗?还站在那里干什么?”

  有意思。许琛纶被气笑了。他此刻也感觉到了,现在整件事情都透露着不对劲。

  男人已经穿上了浴袍,领口松松地散开。他明显是喝醉了,眼神迷离,双颊坨红,此时正一脸不耐烦的看着许琛纶。

  而自己的情况也算不上好。许琛纶开始是以为是空间穿梭的后遗症,现在发现其实没有那么简单。他的大脑昏沉无力,一股热流从下腹处涌上来,流到四肢百骸,几欲将他的理智焚烧。

  这是中药了?是一方还是双方?又是谁主导的?

  许琛纶极快地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是酒店的一个套房,而他之前打开的那扇门正是套房的卧室门。

  房间里的男人对他毫无动作感到不快,冷嗤一声:“还不过来?等我给你脱衣服?”

  许琛纶现在心情很复杂,自己来到新世界本想一心搞事业,谁成想系统让他先来搞男人。他烦躁的叹了一口气,大步走向男人,同时在心里快速估算着两个人的武力值。答案秒速得出,常年坐办公室平时只去健身房的秦哲枫一看就不是许琛纶的对手。

  秦哲枫看见他真的过来了,心情更是不好,这让本来冷淡的眉眼都沾上了一丝烦躁:“你别……”

  剩下的话在他看清那张脸的时候瞬间被吞了回去。

  “……夏泽?!”

  他用力调动本就不清醒的神智,想看清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

  许琛纶看他好像呆住了,本着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原则,干脆利落的一手刀劈上了秦哲枫的后颈。秦哲枫软软的倒了下去。接住怀中瘫软的人,许琛纶一个用力将他抱了起来。

  在抱起秦哲枫的瞬间许琛纶一个趔趄,但马上就稳住了。药效太大了,他忍耐的喘了一下,吐出一口郁气。将秦哲枫带到了床上,感受着身体里不可遏制的渴望,许琛纶擦了把汗,用最后的良知给秦哲枫盖上了被子。

  他忍着不适拉开窗帘向外看了看。

  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天快亮了。许琛纶能清楚地看见酒店的大门口有些狗仔在蹲着,镜头清晰的反光晃来晃去,晃得人心生烦躁。

  艹!他心里暗骂一声。

  不能在这里呆着了。

  许琛纶拿帽子遮住脸,低着头拉高衣领一路躲过摄像头,七扭八拐的来到酒店后门,还差点撞上值夜班的工作人员。这种时候马路上根本没有什么出租车。许琛纶连滴滴都叫不到。他站在马路牙子上,烦躁的去摸口袋,摸了一个空才想到这不是自己的身体。

  没有烟。许琛纶反复的碾着自己的食指和中指,两指指尖擦得发红。凌晨的冷风带着凉意,将混沌发热的脑子吹得清醒了一些。

  许琛纶正在想着要不走路回去算了,再待下去那帮狗仔们就该发现不对了。天无绝人之路,远处驶来了一辆夜出租,许琛纶也不管是不是黑车了,招手打住了。

  所幸司机看上去是个面慈心善的好人。

  许琛纶刚坐进去,大量的信息就冲进了他的脑海,让捂住头难受的口申口今了一声。

  司机看向后座。

  这时的许琛纶已经被药性和酒精这么的苦不堪言,再加上信息的大量无脑填充,让他脸色潮红,鬓角的发丝狼狈的贴在脸上,豆大的汗珠一颗颗滚落,看上去难受极了。

  “小伙子,你没事吧?我要不直接把你送医院吧?”

  许琛纶摆了摆手:“不用,你把我送到这里就好。”说着报了个地址。

  这是他刚刚从那些信息里调出来的。

  许琛纶闭了闭眼。

  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只是倒霉的死于一场意外车祸,又幸运的被系统绑定了,代价是他要穿梭到各个世界,解救里面倒霉的炮灰男配,带给他们100%的幸福度,并给出一个爱的拥抱。

  许琛纶绑定的系统自称e17,但e17也早就跟许琛纶说过,自己并不只负责他一个宿主,所以大部分时间是不在线的,只有许琛纶回到系统空间才会看见它。

  一言以蔽之:没用。

  而且最重要的是,许琛纶从e17那里了解到,任务失败没有惩罚。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许琛纶,完全相同的名字,但人生却和影帝许琛纶天差地别。

  如果叫现在的许琛纶来说,就是一塌糊涂。

  原身是个孤儿,高中就辍学了一直在社会底层谋生,但眼高手低,脾气娇纵。可是原身也有骄傲的资本,他的长相就是放在美人如云的娱乐圈里那都是顶级的,什么流量小生放他旁边全成了陪衬。

  后来一家大公司的星探发现了他,原身就这样稀里糊涂进入了晨星娱乐公司。

  公司本以为他会大爆,刚开始也给了他很多资源,找了一个能力不错的经纪人带着他。在公司的力捧之下,许琛纶渐渐火了起来。

  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各样负面缠身的黑料。目下无人,嚣张跋扈,演技烂,耍大牌。可想而知,许琛纶才刚刚火起来,底蕴不足,就被各种负面新闻压了下去。而且人家放网上的黑料都是有实锤的,让许琛纶这一方想反驳都找不到话说。

  可他犹不改性,继续作。公司后来无法忍受,把他丢了一个一直不温不火的经纪人。

  要说黑红也是红,但他现在真的是只黑没有红了。

  在读取完记忆后,许琛纶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光屏,上面有一行字格外醒目。

  “是否读取原剧情?”

  许琛纶毫不犹豫的操控着意念点了否。

  他说过,自己是来搞事业的,又不是搞男人。他也问清楚了,任务失败没有惩罚,在哪过都是过,许琛纶向来看得开,好好活完这一世的人生也不错。

  回到家后,许琛纶纾解了几次,又泡了一个多小时的冷水澡才把那股火压下去。等折腾完天都大亮了。他连衣服都来不及换,一下子躺在床上就睡死了过去。

  几个小时后,他是被一个尖锐的声音吵醒的。

  那声音不停的叫嚣着让他开门。

  许琛纶烦躁的用枕头蒙住头,可是那声音还是不停的往耳朵里钻,他甚至还听到了邻居的说话声。

  谁大白天的扰人清梦?许琛纶刷的睁开双眼,眼神还有些睡意,但里面带着冷意的锐意不容忽视。

  他倒要看看是哪只鸭子不在菜市场好好呆着,反而来他门前嘎嘎叫,许琛纶冷笑,随手整了整衣服就去开门了。

  一句话还没说出口,许琛纶就眼尖的看到一只带着钻戒的手凌空挥来,看那恶狠狠的架势,明显是想落在自己脸上的。

  但想象中清脆的巴掌声没有响起。魏静香的手腕反而被一股大力握住。许琛纶牢牢的钳住她的手腕,轻启薄唇,凉薄的笑着说道:

  “滚出去。”给你脸了是不是?

  许琛纶有些起床气,这是他一天脾气最不好的时候,对吵醒自己的人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眼前的女人瞪圆了眼,显得不可思议。这人正是原身的经纪人魏静香。她没有想到自己手底下一向欺软怕硬对自己言听计从的许琛纶竟然有这么强硬的反应。

  眼前的女人正一脸尖酸刻薄的指着他大骂。

  “你把我放开!让你去陪个酒怎么了?!能撕下你身上一块肉来吗?!”

  “你别那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摆给谁看?我还不知道你?”

  “说!昨天晚上为什么没去1264房间?”

  许琛纶缓缓地抬眼,看着这个正被自己牵制住的女人。

  昨天晚上原身被魏静香忽悠着去参加一个饭局。结果中途魏静香以还有事为由回去了,独留原身自己和那个所谓的李总。这时候再傻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身上的无力感告诉他,自己被下药了。

  后来那个李总出去接了个电话,他抓住机会就冲出了包厢。晕晕乎乎也不知道走向了哪里,被一个人拉住,在耳边抱怨了一句:“怎么才来?还喝成这样?”

  说着就拉着原身进了一个房间。

  在之后的事,就是许琛纶所经历的了。

  许琛纶在娱乐圈混迹多年,对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人和事也是万分不屑的。

  被轻轻的看了一眼之后,魏静香瞬间僵在了原地,想要脱口而出的谩骂也被打断了。

  那深邃的眼光好像洞悉一切,冷静锐利,魏静香好像就仿佛被扒下了遮羞布,她内心那些肮脏龌龊的念头都被看的一干二净。

  魏静香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她用力的抽动了几下手腕但却纹丝不动。

  “放开!”

  许琛纶缓缓地放开了手,他抽了一张纸,像是擦掉什么污秽一样,擦了擦手,将被揉皱的卫生纸投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魏静香感受到手腕上的刺痛,脸色发黑。她悻悻地瞪了许琛纶一眼,看到许琛纶的动作后更是怒火中烧。

  可一想到许琛纶今天精神不太正常,直觉告诉自己最好不要再招惹他。魏静香暗地里嘟哝了一句什么,就蹬着高跟鞋走了,步履有些匆忙。

  现在是上班时间,楼道里只有一个老奶奶正担忧的看着他。

  许琛纶解释了几句就关上了门。

  他径直走进了洗手间。

  他看着镜子里的人。原主没有脑子侍美行凶,是出了名的又蠢又毒,但即便是这样还是一些粉丝的,没有原因,颜值即正义。

  一张俊美的雌雄莫辨的脸上最吸引人的便是一双清凌凌的眼睛,似一汪清泉但又暗藏深邃,眼尾上挑勾起一抹情丝。

  明明是最温柔多情的眼睛,偏偏生了那般性格,眉梢挑起时有些骄纵又有些高傲。但现在许琛纶看向镜子时,眉梢眼角都多了一些邪气恣意。

  他洗了把手,将碰到魏静香的那只手仔细的冲了几遍,拿起手巾擦了擦。

  他出去看了周围一眼,几十平米的小出租屋,里面堆满了外卖的餐盒,乱放的衣服,凌乱的快递盒子。养尊处优的影帝许琛纶下意识的掏出了手机,想网上下单,让家政人员过来帮忙打扫一下。

  这房子的脏乱差程度,让他完全无法下手。

  现在是中午,他差不多睡了六个小时。今天下午有个试镜,要出门一趟,是一部偶像剧的反派。就这个机会还是原身用他之前仅有的人脉争取到的。

  许琛纶想的挺好,但这一切都在支付页面上的“您的余额不足”上戛然而止。

  许琛纶微微瞪大了眼睛,将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支付宝等个大APP点进去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最终无奈的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只有不到200元。

  而上一个交易成功的账单是一件价值3980元的hallmark系列的刺绣体恤,大概还是近期买的最便宜的单品。而且花呗上还有超一万的债务。

  许琛纶捏了捏额角,感觉那里抽搐着发疼。

  他沉默了一会,终于还是认命的拿起扫帚开始打扫卫生。

  全部收拾完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四点要去面试,而他还没吃中午饭。

  许琛纶冲了个澡,洗去一身汗味。

  他在腰间系了一条浴巾,原身为了身材确实有在好好锻炼,八块腹肌线条流畅,结实有力。一滴水珠顺着下巴缓缓流下,流经胸膛和小腹,最后隐没在了白色的浴巾里。

  可惜家里空无一人,没有人欣赏到这幅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许琛纶擦着头打开了衣柜,幸好原主也就是性格是个花孔雀,衣品还是不错的。他从里面挑了一件简单不会出错的oversize白衬衫和水洗破洞牛仔裤。

  今天下午要面试的角色他一点消息都没有,这根本不是正常的面试流程,摆明了给他提供机会的人想整他,看他出丑。

  许琛纶对自己的演技有自信,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这样想着,他一手插着兜,一手转着钥匙,晃晃悠悠的出门了。

  他要去楼底下祭奠一下自己的五脏庙。

  秦哲枫从梦中醒来时后脑一阵刺痛,他忍不住用手撑住头,慢慢地坐了起来。

  缓了好一会才觉得舒服了点。

  秦哲枫四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房间。这里应该是酒店的套房,看窗外的阳光,现在已经是下午了。

  他昨晚应酬,被灌了许多酒,啤酒白酒掺着喝,一会就醉醺醺的了。酒席结束的时候他已经醉的不省人事,被人扶着进了一个房间。自己后来受不了一身酒味的躺在床上,就起来换衣服,但外面后来好想进来一个人。

  那个人长得像极了夏泽,他走过来……然后打晕了自己!

  思及此,秦哲枫大脑立刻清醒。

  他嚯的转头看向旁边。

  床的另一边没有人,连床单都是整齐平整的,昭示着没有人趟过的事实。有些分不清昨晚是现实还是做梦,他抓过床头的平光金边眼镜带上,烦躁地掀开被子,正要下床,目光被一抹红色吸引。

  许琛纶昨晚走的匆忙,把原身从小带到大的红绳落下了也没发现。

  秦哲枫拿起了那根红绳,眯了眯眼,给他的助理打了个电话。

  “马上找出昨晚出现在我房间里的人。”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我与炮灰男配藕断丝连[快穿]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我与炮灰男配藕断丝连[快穿]》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我与炮灰男配藕断丝连[快穿]》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我与炮灰男配藕断丝连[快穿]》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