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的反派叔叔

穿成男主的反派叔叔

作者:系辞上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19 15:31:04 人气:6

穿成男主的反派叔叔简介:沈桥和穿书了,穿成了书里不得好死的大反派。   书里面,原主因为讥讽、控制、打压、羞辱主角攻秦洛宁,同时抢走了秦洛宁父母留给他的遗产。最后被归来的秦洛宁疯狂报复,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沈桥和穿过去的时候,正好遇上原主被秦洛宁发现偷了他的内.裤diy,而被砸了一脑袋的剧情点。   紧接着,秦洛宁就会彻底逃出秦家,开始开挂人生。   沈桥和:......我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   于是,沈桥和反其道而行之,先是孤立男主,打压男主,然后公开抢了男主家产。   没想到作到最后,一手被他拉拔长大的疯狗男主不惜千辛万苦把他抓回来,却没按照原剧本手撕了他,反而把他压倒在墙角:“叔叔,我在这里,你还想去哪儿?”   ·   秦洛宁有个很讨厌的人,他满口谎话,自称是自己的叔叔。他曾讥讽他、控制他、打压他、羞辱他,甚至还抢走了父母留给他的遗产。   可偏偏也是这个男人,在他父母双亡的车祸现场,撑一把伞为他遮住风雨,向他伸出手说来带他回家。   也是这个男人,在他最脆弱的时候,忍着伤通宵达旦地满城找他,把他背回了家。   他折辱他如棘草,又将他从泥潭拉出深渊。
穿成男主的反派叔叔最新章节:第57章 完结章

《穿成男主的反派叔叔》章节试读

  屋内没有点灯,月光暗淡。

  沈桥和静默地在椅子上靠了好一会儿,期间抽了两根烟。

  管家在外头敲了好几次门。

  “先生,您醒了吗?”

  “先生,晚饭已经好了,您要下来吃吗?”

  外面的声音显得十分克制,像是生怕会惹怒门内的男人。

  沈桥和突出一口烟圈,在黑暗中飘然像坨雾。

  看着陌生的房间,他不得不接受,自己是真的穿书了这个事实。

  几个小时前,沈桥和是被痛醒的。

  他天生痛觉神经发达,脑袋上的疼痛差点没把他刺得再晕过去。

  敲门声突然停止,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沈桥和走到门前,听见外头传来刻意压低的说话声:“不好了齐叔,小少爷房间里没动静了。”

  听见这话,管家还来不及跨出一步,沈桥和一下甩开门,先他们一步走向秦洛宁的房间。

  沈桥和穿的这本书的主角攻秦洛宁,早期是个父母双亡的小可怜。在父母为他过十岁生日那年一家三口出了车祸,最后只有他活下来了。身为无父无母的家族集团继承人,年幼的秦洛宁就是一块任人宰割的肥肉。

  秦家内部的情况比较复杂,在秦老太爷那一辈膝下有两个孩子。大儿子秦晟相当优秀,理所应当地接手了家族企业。而小儿子秦炆从小就不学无术,年轻的时候做了太多伤秦老太爷心的事情,甚至为了一个女人父子反目成仇。秦老太爷一怒之下把秦炆逐出了秦家。

  之前秦老太爷去世,秦炆又跑回来和他哥争财产,最后当然没争过。只是眼下秦晟夫妇都死了,秦家就剩秦洛宁一根独苗,秦炆和一群居心不良杂七杂八的亲戚等着扑上来喝血吃肉。

  为了以防这种情况发生,秦洛宁的父亲秦晟早就做了准备,把秦氏集团和秦洛宁交给了原主看管。原主手握着秦洛宁的监护权,把持着秦氏集团。

  可惜秦晟信错了人,原主不仅图谋秦家的财产,还心理扭曲,动不动对秦洛宁非打即骂。把人关进黑屋里饿个两三天也是常事。并且,他还有点特殊癖好,其中一个令沈桥和印章深刻的情节,就是原主拿着秦洛宁的内裤进行diy。被秦洛宁撞见抄起花瓶砸了人。

  这一砸就把在现实中死去的沈桥和给砸了过来。

  沈桥和花了一个下午才消化他真的穿书这件事,而且很不凑巧,他刚好穿到秦洛宁和原主矛盾激化到无法调和的时候。

  脑袋上还缠着绷带,伤口没好透。痛苦刺激着沈桥和的神经。

  当然,比这痛苦更刺激的是书里原主的结局。

  在这段剧情发生后不久,不堪折磨的秦洛宁孤注一掷捅了沈桥和一刀后逃出了秦家。原来他的母亲是A城谢家小时候被拐卖的女儿,在外流亡的秦洛宁被谢家人找了回去。

  谢家是比秦家更厉害的存在,在谢家的扶持下,秦洛宁一路开挂,最终重返景城,将从前对不起他的人全部收拾了一遍。首当其冲的就是沈桥和这个不折不扣的反派。

  原书里,在秦洛宁跑后,沈桥和因为被人骗了,投了一个血本无归的项目。秦氏的钱全部被套牢在里面,很快出现了严重的危机。

  最后沈桥和因为非法集资被人举报,去牢里蹲了几年。因为沈桥和长得好看,回到谢家的男主差人特意照拂,以至于那几年沈桥和在牢里没少受“优待”。

  出狱后沈桥和因为迫切的想要东山再起,又被男主设局骗去投资,搞的血本无归欠了一屁股债,天天都有高利贷挥棍舞棒找上门。最后被人扔进鸭店染上了毒.瘾,过了一段畜生不如的生活,最后在一次毒.瘾发作的时候爬上天台,坠楼摔成肉酱。

  想到那自己面黄肌瘦最后摔成一滩肉泥的样,沈桥和就一个哆嗦。

  太刺激了。

  他真的承受不来。

  占着腿长的优势,秦洛宁在前面大步流星地走。管家和刘妈在后面焦急地追着:“先生,先生。”

  一直守在门口的阿丁看见来的是沈桥和也是面色一变:“沈先生。”

  沈桥和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低声问道:“钥匙呢?”

  每个房间都有备用钥匙。

  阿丁诺诺道:“钥匙不见了。”

  不用猜,肯定是秦洛宁干的。

  刘妈跑上前:“先生,我们报警吧。”

  现在等警察来哪里来得及,沈桥和厉声斥道:“退开!”

  他长相温润,但是可能是刚抽过烟的缘故,嗓音有些低哑,透着不容侵犯的威严。况且这宅子里的人多多少少见过他发疯的一面,一下子畏惧地不敢上前。

  沈桥和后退两步,抬起长腿借了两步力哐当一下把门踹开了。

  屋内没有开灯,只有浴室漏出一点灯光,沈桥和走到浴室门前,听见了微弱的水声。

  浴室门也被上了锁,只是锁上刚好插着钥匙。

  他扭开,看清里面的场景。

  沈桥和走过去,伸出手一把将把自己埋进浴缸水里的秦洛宁的脑袋拽了出来。

  管家刘妈等人追进来,焦急地说:“先生你别生气,放过小少爷吧,小少爷都好几天没吃饭了。”刘妈的声音已经带了些哽咽。

  这群人,还以为他是来找秦洛宁秋后算账的。难怪刚刚宁愿报警也不愿意他插手。不过也怨不得他人,实在是原身造孽太多。

  依照原身的脾气,秦洛宁砸了他,不知道要还回去多少倍的折磨,把人打一顿关几天都算轻的。

  在秦洛宁和他动手前,沈桥和已经因为他发现秦洛宁和秦家那群亲戚联系,而把他关起来饿了两天了。

  秦洛宁猛烈的咳嗽几声,眼睛还闭着,可能是大脑缺氧所以意识不大清醒。

  沈桥和拿起挂在一旁的浴巾,把人裹住抱出浴室。

  门外的管家佣人们看到这一幕,先是面面相觑,而后跟着回到房间里。生怕沈桥和待会发起疯来,真把秦洛宁给打死了。

  沈桥和将人抱躺在床上,想起刚刚把人抱起来的触感:

  太瘦了。

  已经十三岁的孩子,瘦瘦小小看起来还不到十一岁。

  沈桥和吩咐道:“齐叔,把吹风机拿过来。”

  管家明显愣了一会儿,印象中,沈桥和从来没有喊过他齐叔。沈桥和一直就把他们当下人。

  “是,是。”

  齐叔愣了一会儿,还是刘妈戳了他一下才回神。

  沈桥和替秦洛宁用毛巾把身体擦干,随即将人扶着开始用吹风机给他吹头。

  嗡嗡嗡的风响声,都抵不上他现在心乱如麻。

  很显然,刚刚是一场有预谋的自杀。

  原书主要是从主角受方维的视角去写故事。对主角攻的具体事情并没有详细的说明。所以原文剧情里,也没有这一段。

  沈桥和想到刚刚秦洛宁沉在水底的一幕,到底是怎样的绝望,会把一个才十三岁的孩子逼成这样。

  吹干了头发,沈桥和把人重新扶回床上躺好。

  管家刘妈阿丁三个人看着眼前这一幕,惊诧的无法言语。

  沈桥和将被子掖好:“刘妈,麻烦你现在去做的吃的上来。”他想了想,顿了顿,“最好是粥,好消化一点。”

  刘妈愣了愣,沈先生这是在和她说话吗?

  这回换管家戳她,刘妈一时没反应过来:“先生,饭已经做好了啊。”

  沈桥和说:“我怕阿宁胃受不了,只能麻烦你另外煮点粥送上来了。”

  在场三人都懵了,刘妈清醒过来,喜悦道:“是,我这就去煮粥。”

  刘妈走后,管家和阿丁又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

  在确认沈桥和精神正常,且没有伤害秦洛宁的倾向后才几步一回头地离开。

  房间里的人都走了,就剩下他和秦洛宁。

  没一会儿,伴随着一阵起伏的咳嗽声,床上的少年逐渐醒了过来。

  秦洛宁在梦里闻到了一股雨后的栀子花的香气,味道很浅很淡,但是异常好闻。

  秦洛宁在香气中睁开眼,看清自己床头守着谁,又意识到自己身上没穿衣服,秦洛宁像只刺猬似的跳了起来,对着沈桥和展开浑身的刺。一双在水底泡的发红的眼睛凶狠地盯着他:“你在我房间做什么!”

  沈桥和说:“没什么,你好好休息,待会刘妈会上来给你送吃的。”

  秦洛宁用无比戒备的目光盯着他,眼底的恨意暴露无遗。

  临走前,沈桥和看到秦洛宁床上的湿毛巾,打算拿走。

  秦洛宁当即炸毛:“你要干嘛!你想干嘛!你别过来!”

  沈桥和还没来得及说话,胳膊就被秦洛宁咬了一口,他甩了几下把人甩开。秦洛宁警戒全开,竖起全身的刺,又开始疯狗一样开始对他拳打脚踢。

  沈桥和被咬了好几处,身上抓伤挠伤,差点没忍住甩人一巴掌。最后还是外头一直守着的阿丁和管家听见动静冲进来,把两人拦开了。

  沈桥和退到一旁,被管家推到门外。

  沈桥和回头看了一眼,秦洛宁把人砰一下甩关上。

  管家小心翼翼地说:“先生,少爷年纪小,您别和他计较。”

  沈桥和点点头:“放心,我不和他计较。”

  秦洛宁现在就是一只已经被伤害的幼崽,随时对着人露出爪牙。

  都是原身造的孽。

  也怪他刚刚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怨不得秦洛宁失控。

  沈桥和回房,检查了一下自己胳膊上的伤口,被咬出血,直接紫了。再晚一点松口,整块肉都能下来。

  他天生痛觉神经比较发达,平常一点点疼痛就等于常人的几倍,眼下被秦洛宁咬成这样,沈桥头疼的额前直冒冷汗。

  书里的秦洛宁后期就是一条疯狗,逮人就咬。看现在,疯狗已经初现雏形了。

  敲门声响起。

  “进。”

  管家走进来,手里拿了个药盒,小心翼翼地道:“先生,您怎么样?”

  管家给沈桥和上药看见那块差点下来的肉,还有那些抓痕,心里也忍不住突突跳了一下。

  他替秦洛宁解释着:“先生,少爷不是故意的。您知道,他之前一直都很尊敬您。上回的事还有今天只是少年年纪小,不懂事......”

  眼见着管家都找不到理由为秦洛宁辩解了,沈桥和打断道:“我知道。你放心,我说了不和他计较,就不会和他计较。”

  管家看他一脸淡然的模样不像是说假,这才松了一口气,给沈桥和包扎过后,提着药箱离开。

  管家一走,沈桥和瘫坐在椅子上,努力让自己忽略胳膊上的疼痛,摁了摁有些发胀的太阳穴。

  他回忆了一下书里有关原身的情节。

  沈桥和第一次出场是在秦洛宁十岁那年。那时候秦氏夫妇为了给秦洛宁过生日,在弯道出了车祸。沈桥和接到电话,通知他去现场。

  那天下着一场瓢泼大雨,六点不到天就已经黑透了,沈桥和刚从公司会议室里出来。身上穿着西装,手里打着一把黑胶雨伞。下车的时候就看见了秦洛宁。

  现场人来人往,救护车和警车的声音此起彼伏,相机亮出来的闪光灯格外刺眼。

  秦洛宁就蹲坐在一旁,身上被大雨淋透了,目光呆滞地看着浑身是血的父母被人从撞毁的车里抬出来搬上救护车。

  沈桥和走到他身前,为他遮住滂沱的大雨,微微俯下身子,对他说:“阿宁,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沈叔叔,你爸爸的朋友。我来接你回家。”

  第一次出场,沈桥和看上去是个温柔耐心的好叔叔形象。而当时的秦洛宁也的确被他的外表给骗了。

  后来,沈桥和带着秦晟生前的律师和合同重新上门,说是秦晟生前把集团和秦洛宁的监护权交到了他的手里。

  秦晟原本的安排主要是为了防着秦家那群亲戚,把自己的儿子托付给一个信任的人,等秦洛宁长大后,沈桥和再把秦家的一切还给他。

  可惜算盘打的再好也只是算盘,沈桥和比秦家的那群亲戚还要直白还要禽兽。

  但是沈桥和也并不是一点贡献都没有,他入主集团和秦家开始,就像是只无孔不入的铁桶,不给那些想要趁机吸血瓜分财产的亲戚一点可趁之机。

  那些人发现从沈桥和这里捞不到什么好处,就开始费尽心思从秦洛宁身上下手。

  这一年来,秦家那群亲戚借着各种名头接近秦洛宁,什么叔叔、二舅、三姑......轮番上场对秦洛宁进行糖衣炮弹。

  原文中,就是因为秦家这群亲戚的挑拨,使得秦洛宁与原主的关系飞速恶化。沈桥和本来还能再装一会儿,可是秦洛宁的叛逆触怒了他。他本身有严重的心理问题,精神很不稳定,发起疯来就会打人。沈桥和第一次关秦洛宁禁闭,就是因为发现秦洛宁一直暗中和那群亲戚联系。

  后来沈桥和彻底掌控秦氏,那群人得知秦洛宁已经是颗没用的棋子时,没有一个人向秦洛宁伸出援手。反而反踩一脚,让秦洛宁彻底心如死灰。

  沈桥和仔细想了想,得先着手想办法把秦家那群煽风点火,落井下石的蛀虫给处理了。

  ·

  第二天闹钟响了,沈桥和睁开双眼,摁了一下遥控,窗帘自动拉开,大片的天光泄进来。

  他被光线刺得睡意全无,爬起来洗漱。

  刮完胡子后,沈桥和看向镜子里照出来的脸。原主长了一张相当妖孽的脸,鼻梁不高不矮,高度适中,薄唇桃花眼,皮肤很白。

  就这种长相,随便放在哪个gay吧都受欢迎。

  穿好西装打好领带,更衣镜里的男人蜂腰窄臀,双腿笔直修长。再加上这张戴眼镜的脸,整一斯文败类。就算是缠着一圈绷带也不显得有多突兀。

  下楼的时候餐桌上却只摆着一份早餐,地上还摆着一份,用盆装着,像是给狗吃的。

  那是平常沈桥和故意用来羞辱秦洛宁的。

  想起原主的“规矩”,沈桥和的脸色肉眼可见的沉下来,众人顿时战战兢兢。

  “齐叔。把地上的端上来。”

  管家不敢有疑问,只把盆端了上来。

  随后,在众人讶异到震惊的目光里,沈桥和开始着手吃铁盆里的早餐。

  其实地上和桌上的都是一样的,只是用铁盆装起来放在地上,就带了侮辱性。

  秦洛宁下楼的时候,正好看见眼前这一幕。

  他不明所以的走向,心里带着戒备和犹疑。

  虽然昨晚喝了粥,但是很快就饿了。前几天饿了太久,再加上正是长身体的年纪。这会儿秦洛宁饿的快前胸贴后背,肚子也咕噜噜的叫。

  一大早起来看见这一幕,秦洛宁心里惊疑不定:男人这是什么意思?连“狗食”也不肯给他吃了吗?

  昨晚冷静下来,喝了刘妈给他送的粥,秦洛宁仔细回味了一下沉桥和的异常表现,还觉得古怪。果然坚持不了多久,男人又露出原形了。

  沈桥和看见秦洛宁立在餐桌旁,看见小孩儿脸上的神色,想到原主的“规矩”。

  平常原主在桌上吃饭,秦洛宁只能像一条狗一样匍匐在地上吃。之前小少爷不堪受辱,挨了好几顿毒打。

  “坐吧。”

  听见男人开口,秦洛宁眼中的怀疑愈深。

  可是他现在心里有了逃跑计划,理智告诉他最好不要忤逆男人的意思。

  秦洛宁犹疑着坐下。

  沈桥和把原本准备给他的早餐推到他面前,言简意赅地说:“吃。”

  秦洛宁又惊又疑,看了沈桥和好几遍,男人抬头看他:“不是饿了吗?”

  秦洛宁刚想说不饿,肚子就不争气的叫起来。

  因为害怕又惹怒男人,秦洛宁没了辙,只能小心翼翼地拿起筷子,开始吃早餐。

  拿筷子的时候,秦洛宁手都还在抖。

  沈桥和注意到这一幕,心里不禁一阵心疼。

  早餐结束的时候,沈桥和说:“你要是想去秦炆那儿,你就去吧。”

  前几天秦洛宁被关禁闭饿肚子,就是因为被原身发现想去他叔叔秦炆那里。

  秦洛宁抬头看他,一时吃不准男人是不是在试探他。

  沈桥和吩咐道:“齐叔,你待会和张叔交代一声,放学送他去秦炆家。”

  ·

  沈桥和按着原主的记忆去公司,途径秘书室前,吩咐秘书整理一下他集团的财务报告送一份进来。

  “对了沈总。”秘书喊住他,“今天早上有人送花来。”

  沈桥和点头,示意知道了。

  一进办公室,就看见一束玫瑰放在桌上,上头还放着一张卡片,沈桥和看都没看,先把花放在了一边。

  原身虽然是个人渣,但是外表极具欺骗性,男的女的,从不缺乏追求者。而沈桥和只喜欢男的。

  中午午休后,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沈桥和看了一眼来电人,回想了一下这个戴康宁应该就是前段时间开始对原主展开追求的男人。

  早上的财务报告还没看完,沈桥和这会儿没心思应付原主这些烂桃花,将手机静音没有再理。

  片刻后秘书敲了敲门:“沈总,戴云家电的戴总来电话,请问要接进来吗?”

  沈桥和一时半会还没反应过来这个戴云家电是什么来头,还以为是什么生意上的合伙人:“接进来吧。”

  电话从秘书室接进来。

  电话里透出一个沉稳的男音:“我就知道,打你手机你不接,打你办公室电话你就接了。今天情人节,傍晚一起吃个饭吧,我订了你最爱的那家餐厅,请的还是上回那个法国大厨。”

  沈桥和后知后觉,好家伙,就是戴康宁。

  看了一眼接下来的行程安排,又瞥一眼被他随手扔到一边的花束,拿起花束上的卡片。

  男人的字迹遒劲有力,送花虽然老土,但的确有些打动人。

  沈桥和是个gay,这里和他先前的世界不同,人们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已经高了很多。去年还通过了同性恋可婚法案。

  沈桥和这会儿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个戴康宁,戴云家电的副总,大他8岁,是个外貌和家世都相当不错的男人。这样想想,对方其实是个不错的交往对象。想起之前他都没来得及谈场恋爱就狗带了,心下不免有些遗憾。既然又活过来一次,或许,和这个男人见个面也没什么。

  应下戴康宁的邀约,处了了一些事情,低头看表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沈桥和虽然是个人渣,但是在工作这一块上十分敬业,之前是个加班狂魔,不加班到深夜不罢休。

  秘书看见他从办公室里出来时还十分惊讶:“沈总,您今天这么早下班啊。”

  问话后就挺后悔,沈桥和也没和她计较,温和的笑了笑。

  他长了一张祸害众生的脸,比女人还要精致漂亮,可是又不显娘气。

  惹得和他朝夕相处的女秘书都红了脸。

  和司机报了餐厅的位置,沈桥和坐在车后,给秦宅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是刘妈。

  “喂,刘妈,我今晚不回去吃的。你晚点记得叫张叔去秦炆那里把阿宁接回来。”

  电话那头突然闯进阿丁焦灼的声音:“不好了刘妈!齐叔人呢!小少爷放学的时候和同学打架,把人打进医院了,老师打电话过来叫家长!”

  声音猝然小了下来,像是有人刻意捂住了听筒:“你喊什么!”

  宅子里的人大部分都是在秦家工作多年的老人,心还是向着秦洛宁这个小主人的。这会儿听见秦洛宁闯祸的消息,第一反应就是瞒着沈桥和,否则到时候,吃苦头的还是秦洛宁。

  沈桥和喊了一声:“刘妈。”

  他都能想到对面人握电话的手都抖了抖。

  “我都听到了,我现在就去阿宁的学校。”

  “先生。”

  “你放心,我会把阿宁完好无损地带回来的。”

  挂断电话,沈桥和对司机说:“张叔,改道去阿宁的学校。”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穿成男主的反派叔叔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穿成男主的反派叔叔》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穿成男主的反派叔叔》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穿成男主的反派叔叔》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