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的我终于恋爱了呢

社恐的我终于恋爱了呢

作者:敦敦敦尼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19 16:57:13 人气:13

社恐的我终于恋爱了呢简介:我叫姚娴妤,中年少女(自称),公司职员。   我是一个后天形成的社恐,越活越老,胆子越小。   从小到大,总有朋友会开玩笑喊我名字的谐音。   口亨(* ̄3 ̄)   我绝对不会当面承认,我是一条咸鱼。   为了扭转对这个社会的胆怯和失望,   我将自己定义为“火星来的人类观察员”。   为了勇敢抬头看看月亮,   我躲在电脑后面撰写一个“胆大妄为的平行世界”。   与现实抗争、与无形的巨人搏斗,   我以为自己会在“与世界和解”的路上奔波一辈子。   遇到祯炎之后,我终于可以停下来歇一歇。   不用去思考爱情是怎样找到不起眼的我。   从此看看大海月亮、听听风声蝉鸣,   闻着他的味道,享受他给的亲吻和拥抱。
社恐的我终于恋爱了呢最新章节:第35章 . 番外·地球人观察日记 祯二火微笑,眼……

《社恐的我终于恋爱了呢》章节试读

  如果社恐指数有级别,严重程度从一级到十级算,我应该是满级十级。

  我叫姚娴妤,中年少女(自称)。因为年纪到了中年,心态还很幼稚。

  从小到大,总有朋友会开玩笑喊我名字的谐音。

  当然,我绝对不会当面承认,我是一条咸鱼。

  我认为自己社恐是后天形成的,究其背后的形成原因,其实是道宇宙难题。

  至今我还会翻出这道题思考一番:【为什么人越活越老,胆子却越来越小?】

  遇到祯炎之前,我像一个与“无形的巨人”搏斗的孤勇战士,一直在寻找如何与这个世界和解的方法。

  很长一段时间的午夜十二点,吃过褪黑素的我,依旧一脸茫然,疲倦至极却毫无困意。

  只得选择瞪着眼睛坐在电脑旁,伴随着机械键盘传来“哒哒哒”声,把今日份的人生疑问和呐喊都写在网络云端。

  似乎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发泄自己的所有能量,最后让自己精疲力竭地倒在床上睡着。

  为了扭转自己对这个社会的胆怯和失望,我尝试将自己定义为“火星来的人类观察员”,成为一名透明的网络写手,每天在晋江例行撰写《地球观察日记》。

  为了保证在现实的摧残下还能抬头看看月亮,还能留有诗人般的情怀,我躲在电脑后面杜撰了一个“胆大妄为的平行世界”和一位“白首不相离的爱人”。

  毕竟我的三次元实体是个社恐,早在现实生活里主动放弃了发言权。

  我只想躲在温暖干燥的地方,对着树洞悄悄地小声地倾诉,或者看着天上云卷云舒静静地发呆。

  *** ***

  每个工作日的清晨,闹钟响第三遍时我会醒,在太阳升起之前起床。

  不去看镜子里那个双眼无神的木偶人,只需照例戴上面具,出门去上班。

  说了一堆虚的没的,还没介绍我的三次元背景。

  我是一名港漂,研究生毕业后留港发展,目前在香港九龙尖沙咀一座看起来还蛮高大上的写字楼返工。

  连我自己也没想到,明明见到生人会抵触交流,职场身份竟然是一家知名连锁酒店集团的营销经理。

  每天都要被迫在形形色色的商务人士里周旋。

  真实工作状态就是:脑细胞都快死光了,嘴侧的肌肉都要僵掉了,恨不得跑到无人的山洞里疯狂尖叫,可表面上还是要保持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

  还能有什么别的原因逼迫一个社恐走进人群呢?当然是因为生存所迫,要赚一份快餐填饱肚子啊,淦!

  早晨从红磡的租房出发,步行两分钟走上人行天桥,顺着这座漫长的人行天桥,再走十分钟,能直接走进红磡地铁站。

  红磡地铁站是港铁的一个交通枢纽中心,属于各地区的综合中转站,通勤时间的人流量可想而知。

  踏进红磡地铁站之前,我总要提前深深深深吸一口氧气 。

  在那条通往地下铁的密闭甬道里,放眼望去,乌压压一片上班族,密密实实。

  人人静默无言,唯有脚下发出一致整齐的步伐声,“哒沓、哒沓”,提醒着你,他们还是活的。

  这个声音跟机械键盘发出来的“哒哒、哒哒”声很相似,但键盘敲出来的是清脆爽快的感觉。

  而从上班大军脚下踩出来,在这空间里响彻的,却是一种无比沉重的压抑。

  人们皆是面无表情,或双眼放空,或低头玩手机。

  每当这个时候,我会强烈要求自己,必须从这群人中挣扎着抬起头来,四处张望一圈。

  擦掉额头冒出的细汗,我努力尝试辨认及确认:这只是一群为生活而奔波的普通人,不是准备出工干活的工蚁,也不是准备攻打地球的外星人军团。

  我也是一个为了生存而努力的人,我不是一个莫得感情的人间行走机器。

  那时我的心脏总会咚咚乱跳,恨不得冲破胸膛,恨自己不能再长高几厘米,可以呼吸多一些新鲜空气。

  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的心悸和胸闷。

  有几位关系好的朋友听我描述过这段身心极其难受的上班路途,她们都有感触地点点头,表示理解。

  唯有祯炎听完,会将我揽入他温暖的怀中,下巴轻轻磨蹭我的头顶,哄小猫似的对我说:“辛苦了。”

  *** ***

  公司坐落在香港最繁华的商业区。建筑物富丽堂皇,地下一层到地上三层是一个大型商场,再往上的楼层便是甲级办公写字楼。

  我的雇主不是世界500强,但在专业领域能排上全球前三甲。这个荣誉其实跟我没啥关系,我只是这艘航空母舰上的一枚小螺丝钉。

  我这枚螺丝钉,要在雇主称霸世界的愿景下,做着“试图称霸世界”的工作。

  上班第一件事最简单:开电脑。

  等待两块19寸的显示屏出现桌面图标之前,我还要精确到秒钟,算准时间去茶水间冲咖啡。

  其实只需在这家公司待几天,就知道冲咖啡是同事之间不必明说的默契,大家总能“恰好”避开彼此在茶水间相遇的情况。

  毕竟我们都不想一大早就要绞尽脑汁想一些无关紧要的社交话题:

  “食咗早餐没啊?今日M记套餐有打五折喔!”

  “睇咗昨晚TVB最新一集没?男主角劲搞笑。哈!哈!哈!”

  “呵呵,我仲有份report赶deadline,OA催过两次啦,走先,你慢慢哈。”

  Office Automation,简称OA,所谓办公自动化,本质就是资本家监督劳工的现代工具。

  基本上所有大公司都有一套所谓的OA系统,你每时每刻的工作痕迹都能在里面查到,无所遁形。

  行政姐姐能够掌握你的行踪,同事能即时与你联络,上司也可随时察看你的工作业绩。

  比如我的工作职责之一,每周都要保证和辖区内两家集团名下的 酒店交流,掌握它们的工作进度和各类营销数据反馈。

  今天已经是周四,如果今天不安排见一间酒店,意味着明天周五我得见两家。都不见的话,本周我的绩效直接不达标。

  电脑开启后,第一道工作流程就是:查邮件。

  收件箱里躺着的一封未读邮件引起了我的警觉,一般发件人的邮箱尾缀出现本集团公司名,并以“Greeting from XXX”开头的邮件,不是有内部接待任务,就是新的人事调动。

  Bingo!事实证明我两者都猜对了。

  华南大区的区域总监昨日入职,新官走马上任,今天就要来香港总部跟同事们“说个哈喽”。(我们的邮件都以英文交流,原文就是Say Hello.)

  直属上司Janet在五分钟前把这封邮件转发给我,交代她此时不在香港,接待任务由我全权负责。

  我的内心充满了波动,甚至写起了矢量波动方程。

  邮件还没看完,胸口像被压上了一块大石头,心情忽然变得好压抑。

  香港写字楼中央空调的电费像不要钱似的,经常出现“室外穿短裙,室内穿毛衣”的现象。

  我长长舒出一口气,紧了紧裹在肩上的厚围巾,握着双拳,默默暗示自己:

  【现在的你不是你,你不是姚娴妤,你不是Wing Yiu,你是来自火星的人类观察员。】

  【今天的地球任务很简单:和华南来的总监吃个饭,观察这个新冒出来的人类。】

  Wing这个英文名,还是我中学时自己给自己取的,因为拥有翅膀是件多酷的事情。

  “挥着翅膀的女孩,Believe me I can fly,我相信我能飞”,劲歌金曲不都是这么唱的么?

  直到给Janet回复完邮件,我还在给自己铺垫心理建设:

  【吃顿饭而已,今明两天的酒店拜访任务就变相完成了。虽然不是在我辖区范围内,但是华南大区的酒店有一百多家呢。】

  我接待了华南大区的区域总监,可不是间接就接待了一百多家酒店嘛。

  还没开始正经工作,我已经想着在本周的工作汇报里如何机智地摸鱼,嘿嘿。

  祯炎就拿这事儿教育过我,说我其实满脑子里都是鬼马主意,这股子聪明劲儿怎么就没好好用起来?

  我反问他,“什么才叫做好好用起来?大部分人的灵感都是在极端情况下诞生的。”

  我着重强调,“极端情况意味着极度快乐、或者极度痛苦,那时候的我可没觉得有多快乐。”

  他听了以后,若有所思,撸猫似的摸摸我脑袋,就差没再挠挠下巴,“以后你想干嘛就去干嘛,随意去做,大胆去做,所有主意我来帮你想,凡事都有我。”

  “这恐怕不行,”我颇为享受地眯起双眼,换了个姿势让他可以抚到我的后脑勺,“我无法成为那种心无挂碍的女人。”

  祯炎笑而不语,继续抚摸着 我的头发。

  或许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依赖他温柔的安抚。无关情/欲。

  *** ***

  公司写字楼离商场海港城很近,按照平时商务接待习惯,我先打电话到海港城的“八月居”餐厅订位。

  “八月居”是中式围餐,不用像西餐那样拘束。大家挤在大堂里吃新派粤菜,又可以借机向来宾介绍港式文化,热热闹闹不易冷场。

  订完位,我才转身去隔壁办公桌,敲敲隔板。

  “Yes?”一道女声懒洋洋响起。

  “Ruby,中午有约吗?没有的话跟我一起吃饭吧,华南大区来人了。”

  Ruby从文件堆里抬起头来,“OK呀,没问题!”

  她的语气里透着轻松自如,让我羡慕无比,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拥有她那份从容呢?

  办公室里有7位同事,我最佩服的人就是Ruby。

  她四十出头,保养得当,完全看不出真实年纪。儿女已经在读中学,她不甘做家庭主妇,从加拿大回来,找了这份工作。

  每天工作朝九晚九,回家照顾儿女,还抽空读完MBA课程。

  每次遇到Janet暴躁症发作,给大家施压,她总会像雀鸟妈妈护着雏鸟的样子,替我们扛下很多事情。

  她比我早一年到公司,我还是新人时,常接到辖区酒店不可理喻的嚣张电话,好几次都是Ruby帮我出言教训那些欺生的酒店销售。

  这间外资公司大部分员工都是本港local或外国人,我是唯一土生土长的内地人。Ruby曾透露过,Janet请我不是因为我有什么特长,而是因为现在内地来港游客很多,她们需要找一个了解内地文化的同事。

  相比起来,我的英文不是最好,同事们一旦语速聊high,或者群聊时的英文打字速度噌噌加快,我就只能被动沉默。

  学设计出身的我,简历里也没有酒店相关的工作经历。

  综上,总结起来:我算是在对的时间,碰到了对的需求,才拿下了这份看上去跟我格格不入的工作。

  那时我的身体状态不太对,社恐症状日渐显露,同时伴随严重的失眠、脱发和暴饮甜食。

  每当照镜子,我只看到里面有一个画着笑脸的提线木偶,还是个胖木偶。

  而祯炎却说,他第一眼见到我,第一个想法是:【狐狸群里怎么混进了一只小白兔?!】

  当时我夜夜失眠,白天戴久了隐形眼镜,到了下午,红血丝泛上来,双眼就显得红通通,搭配我文静的外貌(并不是自夸),看起来可不就像只小白兔?

  再说了,我这雇主也算行业翘楚,能进市场部的哪位不是人精?哪个不是老谋深算的狐狸?

  小白兔在一群狐狸里蹦蹦跶跶,难怪会让祯炎觉得奇怪。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社恐的我终于恋爱了呢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社恐的我终于恋爱了呢》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社恐的我终于恋爱了呢》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社恐的我终于恋爱了呢》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