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活腻了

你是不是活腻了

作者:蔺巫林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20 14:21:51 人气:13

你是不是活腻了简介:【隔壁新文《恶犬与乞丐》求预收~】1.倪鸢有个对她恩重如山的历史老师,历史老师有个养在外面七年没回家的孽子。有一天,孽子周麟让偷偷跑回来了。倪鸢和他成了邻居,从此低头不见抬头见。少年坐在围墙上,月光树影浮动。他居高临下,垂着一双桀骜的眼看她,似笑非笑地叫她小名,“倪勾勾。”认真问她:“你是喜欢把人绊沟里的沟,还是勾人的勾?”2.倪鸢在学习软件Studing上有个狂热粉叫L,此人曾创下一天之内访问倪鸢主页1001遍的记录。L身份神秘,乖张孤僻,是个性情冷热无常的超级学霸。且关注列表里只有她。倪鸢试卷上所有无解的数学题,都能在L手下准确地写出答案。机缘巧合下,他们隔着网线发展成了朋友。倪鸢拿L当树洞:“你们男生都这么难搞的吗?”“周麟让王八蛋。”网线那头,L(周麟让)掰断了手里的香辣鸭脖,并撤回了刚刚发过去的数学试卷答案。L:“你是不是活腻了?”倪鸢:“?”3.历史老师:“鸢儿,帮我检查检查臭小子有没有偷偷抽烟。”于是有一天,周麟让那帮哥们看见他被一小个子女生堵在学校楼梯上,女生凑近,轻轻嗅周麟让校服上的味道。女生又抓过周麟让的手,然后闻了闻。
你是不是活腻了最新章节:第49章 【正文完】 “我爱你。”

《你是不是活腻了》章节试读

  九月,窗外蝉鸣不歇。

  办公室内安静无比,只有旧空调发出一点声音。

  倪鸢批改试卷的手停下,望了一眼外边的天色,乌云从四面八方聚拢,压得很低。

  一场大雨要来了。

  倪鸢起身,将窗户检查了一遍,看是否都已经关好。

  旁边是数学老师的办公桌,丛嘉坐在桌前,在用数学老师的电脑看鬼片。

  她戴着耳机,坐姿随意,双脚搭在桌上,一截小腿修长细瘦,白得晃眼。

  倪鸢不经意瞥了眼电脑屏幕,一张双眼流血的鬼脸赫然出现。

  倪鸢默默收回目光,回到座位上,继续帮历史老师批改卷子。

  历史老师谌年胃病又犯了,人现在还在医院。

  倪鸢不仅仅是历史课代表,还与谌年渊源匪浅。平素帮谌年批改作业次数多了,看起卷子来也飞快。

  打钩,打叉,减分,算总分,红笔快速勾勒。

  丛嘉觉得鬼片没意思,按了暂停键,拆开桌子上的一包辣条起身。

  走到窗边,打开倪鸢刚关好的窗户,往外张望。

  她似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嘴上浮着点笑。

  轻飘飘的,看着蔫儿坏。

  “鸢儿。”丛嘉叫倪鸢。

  “过来看点有意思的。”

  倪鸢纳闷地抬头,丛嘉指了指窗户底下,说:“楼下猫在捉耗子呢,你再不过来可就看不到了。”

  倪鸢走到丛嘉旁边。

  三楼视野开阔,居高临下,将底下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

  穿着六中校服的礼虞躲在花坛的芭蕉叶底下瑟瑟发抖。

  另外七八个打扮另类的女生头发染了一水儿张扬的桃粉色。她们四处打转,在找礼虞。

  六中不让染发,学生科这一块抓得很紧,这些女生多半是隔壁技校的。

  今天六中刚月考完,傍晚全校放假,寄宿生也回去了,此时学校已经空了,只剩长风浩荡,茂密的香樟被吹弯了腰。

  倪鸢视力极好,她看见礼虞在哭。

  肥硕的青色芭蕉叶在风中摇晃不定,礼虞抱着自己缩成一团,咬紧牙关,眼泪流淌,却不敢哭出声。

  几个粉头发的女生仍不肯放弃,几次经过花坛,离礼虞只有一步的距离,差一点儿就能发现她。

  没发现目标,她们不走,反倒愈发嚣张,大喊礼虞的名字叫她滚出来。

  “礼虞——”

  “臭/婊/子,躲什么躲!现在知道怕了?”

  “你勾三搭四的时候不是挺能么?”

  “给爷滚出来!”

  倪鸢和丛嘉在窗户口将那些辱骂听得一清二楚。

  丛嘉吞下嘴里的辣条,觉得味道不太对,递给倪鸢,“下次买卫龙的,还是卫龙小面筋好吃。”

  倪鸢“嗯”了声。

  “你想帮她?”丛嘉问。

  倪鸢没出声。

  她光顾着嚼辣条,确实不怎么好吃。

  藏在花坛里的礼虞突然抬头,朝楼上看了一眼。

  各班学生临走前全部关好了门窗,整栋教学楼,唯独三楼教师办公室的那一扇窗户敞开着,很显眼。

  “她看见咱们了。”倪鸢说。

  丛嘉满不在意,“看见了又怎样。”

  她说完,将窗户关上,彻底隔绝了礼虞望向她们的求助的目光。

  丛嘉回到电脑面前继续看没看完的鬼片,倪鸢继续批卷子。

  只是倪鸢这次有点难以集中注意力,没一会儿就跑了神,她想起高一入学前为期一周的军训。所有新同学被拉到营地,进行训练,当晚挨个进行自我介绍。

  轮到一个女生上台时,底下坐着的男生们都沸腾了。

  她说:“我叫礼虞。礼物的礼,虞美人的虞。”

  姓氏别致,名字别致,人也别致。

  叫人过目难忘。

  礼虞身上有一种超乎她年龄的美,不同于在场其他女孩的青涩,她带着成熟韵味,像枝头悬挂的汁水饱满的粉色水蜜桃,摇摇欲坠,等人采撷。

  轮到新生才艺展示,有人起哄让礼虞唱歌。

  她唱的是老歌《甜蜜蜜》。

  嗓音轻柔甜美,歌声如歌词,甜蜜蜜。

  盛夏的晚风在少年人心头变得黏腻,倪鸢坐在队伍里的第二排,她下意识地回头往——

  宗廷在和身边的男同学打闹,笑得开心,眼睛却看着前方正在唱歌的礼虞。

  “礼虞长得也太带劲了。”宗廷旁边是全班吨位最大的胖子,叫熊吉元,说话直,且不懂避讳,但语速是慢吞吞的,在人群中很有辨识度。

  熊吉元说完,宗廷点了下头。

  礼虞的歌声停了,众人鼓掌。

  趁教官不在,后排男生们起哄,朝她吹口哨。

  昏黄灯光下,礼虞手捏着衣角,脸红得像个熟透的苹果。

  军训结束后,正式开始上课的第一天的早读,全班有三个人缺席——熊吉元、礼虞和宗廷。

  宗廷和熊吉元是惯犯,从初中开始就玩这套,迟到早退。

  倪鸢跟他们一个初中升上来的,再清楚不过。偏偏宗廷成绩拔尖,老师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挨训的一般只有熊吉元。

  但熊吉元脸皮厚,不在意这个。

  那时候他们还在镇上读初中,熊吉元和宗廷就是附近台球室和溜冰场的常驻顾客。

  宗廷有次在倪鸢面前嘚瑟:“老板说要给我开个特别VIP会员,让我帮他打广告,举着数学满分卷子念台词,就说‘常来打台球,照样考第一。’”

  倪鸢说:“您要点儿脸吧。”

  他们仨是一起升上来的,但倪鸢从不加入宗廷和熊吉元的队伍。

  如今来了个礼虞,能入得了宗廷的眼,和熊吉元也投缘。

  倪鸢笑了笑,说:“挺好,能凑一桌斗地主了。”

  ---

  天越来越暗,像转瞬入了夜。

  雨开始下。

  大颗大颗的雨点砸在透明的玻璃窗上,一场追逐在伏安六中的校园里展开。

  ——礼虞被发现了。

  她从芭蕉叶底下钻出来,跨过花坛,奋力跑向教学楼,一步跨两个台阶。

  身后一群人在追。

  倪鸢手底下的一叠试卷,还剩十来份没看。

  “叮”的一声,办公室里的老旧空调突然没了动静,不再往外输送冷气。丛嘉面前的电脑屏黑了,女衣女鬼的脸闪了一下,消失在眼前。

  头顶灯光全熄了。

  室内顿时陷入灰暗。

  “丛嘉,停电了。”倪鸢停下红笔。

  天像破了个窟窿,瓢泼大雨拼命往下倒。

  “上厕所,去不去?”丛嘉问倪鸢。

  “不去。”倪鸢说。

  “你自己不用上,陪我去,外面刮风下雨又停电,我害怕。”

  “看鬼片的时候你怎么不怕?”

  “压根不是一码事。”

  两人打开办公室的前门,听见一阵急促慌乱的脚步声,夹在雨声中,还有女生们气急败坏的叫骂。

  礼虞像只在虎口下逃窜的小白兔。

  她出现在楼梯口,从走廊的另一端朝这边冲来,看着办公室门口的丛嘉和倪鸢,眼中燃起希望。

  丛嘉迈出去的那只脚撤回来,往后退了一步。

  退回办公室里。

  礼虞眼中的希望变成了绝望,她看着走廊上唯一敞开的那扇门在眼前关上。

  她边跑边带着哭腔求助。

  “倪鸢!”

  “倪鸢丛嘉,开门!”

  “求求你们,帮帮我!”

  “求你们了——”

  她身后的追逐者们越来越近,那些人是张开血盆大口的猛兽,一旦抓住她,就会撕碎她。

  门差一丝就要彻底关上。

  紫色的闪电在云层中乍现,昏暗的室内明亮了一瞬,惊雷轰隆炸响。

  倪鸢按住丛嘉关门的手,说:“算了。”

  倪鸢将门打开。

  礼虞趁机钻了进来。

  前门落锁,后门紧闭,把追逐的七八个人拦在外面,任凭她们把门敲得震天响。

  “操。”有人恼怒地踢了门一脚。

  难听的辱骂没有停止,倪鸢将窗帘也全部拉上。

  砰地一声,有什么砸在窗玻璃上。连续几下,玻璃没被敲碎,但出现了裂痕。

  倪鸢站在窗户口,听着动静,神经紧绷。

  好在,没多久,声响停了。

  办公室里灰蒙蒙的,像深夜。

  礼虞缩在墙角,抱着自己的膝盖,小声啜泣。

  丛嘉拖过一张椅子坐下,人瘫着,脚一抖一抖的,这是她心情烦躁的表现。

  倪鸢敲了她一下,“别抖腿,丑死了。”

  “哦。”

  丛嘉停了一会儿,没多久又不由自主地抖起来,被倪鸢敲了第二下。她管不住自己的腿,索性站起来。

  拉开窗帘瞅一眼,外面守着的人还没走,聚在一起抽起了烟。

  “谁惹的麻烦谁想办法解决,别光顾着哭。”丛嘉说。

  礼虞终于抬起头,抹掉脸上的眼泪,望向两人:“倪鸢,你手机在身上吗?能不能借我用一下,我叫人来接我。”

  倪鸢摇头,她不带手机上学的。

  她看向丛嘉:“手机。”

  丛嘉把全身上下的兜摸了个遍,“今天忘了带。”

  “好好上学带什么手机。”强行挽回颜面。

  停电断网,手机没带,联系不了外界,求助不了。

  “那就只能耗着了,等她们不耐烦了,自然会走。”倪鸢说。

  丛嘉原地转了两圈,突然暴躁地踹开面前的椅子。椅子轰然倒地,滑出去半米,把礼虞吓了一跳,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倪鸢说:“她憋着尿呢,膀胱估计快炸了,脾气不好,你别介意。”

  礼虞:不敢介意。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你是不是活腻了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你是不是活腻了》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你是不是活腻了》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你是不是活腻了》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