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后我暴富了

觉醒后我暴富了

作者:舒书书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20 16:47:52 人气:16

觉醒后我暴富了简介:岑岁无意中得知自己生活在一本小说里,她是这本小说里的恋爱脑女配,标准的工具人,唯一的作用就是跪舔男主被打脸,哪怕做了男主的女朋友也得不到一丝怜爱,却还要为了爱情继续无脑付出。 作为正常人的智商和意识觉醒之后,岑岁站在阶梯教室走道上,仰面面对男主。 男主表情冷漠语气不耐:又有什么事? 岑岁嘴角微翘,笑得从容淡定,“我们分手吧,我玩腻了。” 男主&吃瓜众人:??? * 童晶晶穿进了一本小说里,成了书中名字只出现过一次的炮灰路人甲,她知道自己的表妹岑岁是恋爱脑女配,会为了男主发疯发狂毁掉自己拥有的一切,下场凄惨。 于是,她住进她家,进她家公司,勾引她不喜欢的豪门联姻对象……以为这样就能拥有岑岁的一切。 结果…… 剧情怎么他妈崩坏了? 说好的恋爱脑呢? 气摔! #轻松向的爽文# #女主有古董鉴宝金手指# #觉醒后日天日地赚钱搞事业# #追妻火葬场烧成灰追不到# #男主是荣默#
觉醒后我暴富了最新章节:第103章 第103章

《觉醒后我暴富了》章节试读

  岑岁死后才知道,自己是一本小说里的女配。

  因为设定和工具人属性,她生前有着撞破南墙也不回头的高纯度恋爱脑,生活里除了爱情别无其它,对男主陈禹一直无止尽地付出与讨好,完全没有一丝尊严。

  在陈禹遇到女主林羽西动了真心以后,她更是心态扭曲失衡,不甘心地在陈禹和林羽西之间一直作妖,于是一路被打脸,最后成功把自己作上了死路。

  而她的作妖,也刚好助力男主和女主情比金坚。

  魂魄游荡在书里散不去,岑岁看着自己的生平,脑子里属于正常人的智商和意识开始慢慢觉醒,于是发现——自己之前一直坚信的纯粹不悔的爱情,站在旁观角度来看,原来竟然这么可笑。

  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该把之前的自己拖过来痛扁一顿,还是该把强行降低她智商,把她当成工具人来用的人痛扁一顿。

  正在懊恼捶胸的时候,突然临空听到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空阔幽远,仿佛来自异世界,凌驾于所有空间之上。

  “岑岁,你已经成功完成了自己的剧情任务,现在奖励你回到剧情起点重活一世,不再做工具人,不再为小说剧情服务,只按照自己的意愿为自己而活。”

  岑岁听完这话懵滞了一下,下意识脱口:“什么?”

  幽远的声音不带多少感**彩,“做自己,活出自己想要的人生,去吧。”

  岑岁心里忍不住“噗通噗通”地跳,之前她活得太过憋屈窝囊了,当然想要改写自己的人生。

  她岑岁的人生,凭什么要为其他无关紧要的人而浪费?

  思绪一时间乱得很,她来不及整理,本能地又脆声道:“还有奖励吗?金手指……什么的?”

  幽远的声音笑了一下,缓缓丢下一句:“紫檀木,横七竖八。”

  听了这么含糊的七个字,岑岁脑门全是问号,虽然她现在好像没有身子。

  刚要开口再问具体是什么意思,结果话还没出口,她的魂魄突然被拖入无边黑暗,裹夹无数白纸黑字,经历了一番超速颠簸,然后瞬间平稳下来。

  岑岁猛一下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电影院的售票大厅里。

  她左手捏着两张电影票,右手握着手机,手机上正在连线的画面里传出机械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please try it later.……

  岑岁用最短的时间稳住心神,等手机屏幕回到通话记录页面,她连忙退出到主页,看了眼时间。

  看完时间,再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电影票。

  按照手机上的时间来说,她回到了二十一岁。

  确实是小说剧情的起始点,女主林羽西快和男主陈禹相遇了。

  而现在,她还是陈禹的女朋友。

  目光扫过电影票,落在自己的裙子上。

  她现在穿着清纯淑女风的白色长裙,外面套了一件白色短绒小背心,长发及腰,养得乌黑柔亮,直直地披在肩上。

  这是陈禹喜欢的女孩风格——温柔淑女,素而清纯。

  小说里的女主林羽西,就是这类温柔小白花。

  岑岁深深吸口气,对着自己的长裙和黑长直头发不满地“啧”了两下。

  她倒不是觉得身上的衣服丑,只是她本人的性格不属于温柔恬静类型的,外貌也不是,所以这些衣服穿在她身上莫名有种违和感。

  她所有的着装打扮都是根据陈禹喜好来的,为了配合陈禹的喜好和身上的衣服风格,她会刻意装得温柔可人。一旦装那便假,所以她很多时候看起来很做作。

  一个为了爱情完全失去自我,连穿衣风格都跟着别人喜好走的人,就是她了。

  清理一下脑子,岑岁又仔细看了下手里的电影票,慢慢把记忆中的这个场景还原在脑海里。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两天前陈禹随口说了句想看最近刚上映的科幻大片,她就屁颠屁颠和他约了时间,买了两张电影票。

  买好票她就把时间和座位发给了陈禹,万分期待地等着今天的约会。

  结果她拿着票在电影院等到电影快要开场,陈禹也没有过来。

  她打了好几个电话,陈禹都没有接,后来终于接了,电话那头是吵吵闹闹的起哄声,他明显是在什么局上,语气跟没事人似地问她:“什么事?”

  作为恋爱脑工具人的时候,岑岁在陈禹面前卑微得要命。

  明明她有钱有美貌,什么都不缺,但在陈禹面前却永远都硬不起骨头来,不敢生气更不敢无理取闹,因为陈禹根本就不在乎她。

  偏她把陈禹当成自己的全部,没了他就不能活。

  这个时期她还是个恋爱脑傻白甜,除了爱情别的什么都不放心上。

  后来她在小说里心理扭曲黑化,是因为陈禹喜欢上了林羽西,而且明显是动真格的,和对其他女生都不一样。她觉得受了极大的侮辱,没经受住刺激,便走了极端。

  岑岁还能想起来自己当时讨好陈禹的嘴脸。

  捏着嗓子软着声音,温柔小意地问他:“我们约好了看电影,你忘了吗?”

  陈禹永远是不当回事的,无所谓道:“确实是忙忘了,下次吧,这会有事走不开,要不你自己看吧,我有时间再去看。”

  陈禹说完这句话,没再给岑岁任何的说话机会,就把电话挂了。

  岑岁忍着委屈再打过去,两遍打过,对方直接关机了。

  刚才手机上传出来的提示语音,连接的就是个事。

  回忆完,岑岁只觉得当时的自己又可怜又可气。

  虽然她也因为类似的事和陈禹有过情绪闹过脾气,但每次也都是她自己哄好自己,再去和陈禹认错讨好,然后和好。

  从头到尾都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虽然这都是在她身背女配设定,智商和神识都不完整的情况下发生的事情,但毕竟都真实发生过。

  那种卑微和憋屈,现在想起来还让她想给当时的自己一巴掌,让自己醒一醒。

  好在是,现在她彻底醒过来了。

  拥有了正常人的智商和神识,人格健全心理没毛病,不会再无脑作践自己。

  缓缓松口气,岑岁懒得再想那些烂事了。

  她拎了包起身,去买了一杯鲜榨果汁和一小桶爆米花,捏着电影票进了放映厅。

  3D眼镜架在眼睛上,一边喝果汁一边吃爆米花一边看电影。

  这个电影当时她没有看,因为她的心思全在陈禹身上,哪里是想出来看电影,那完全就是为了和陈禹约会而已。

  虽然是男女朋友,陈禹平时很少会陪她,这都是为了衬托出,陈禹对林羽西有多不一样。

  现在岑岁懒得多看那狗男人一眼,让他去女主那里表演情比金坚就好了。

  她要珍惜这一次的机会,潇洒快意地过自己的人生,不会再在那个狗男人和小白花女主身上多浪费一秒钟。

  电影很好看,特效做得很刺激。

  岑岁看得浑身舒爽,放映厅灯光亮起来的时候,还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爆米花和果汁都消灭完了,胃里也是满满的。

  她走出电影院,站在玻璃护栏边,朝商场里左右看了看,认真呼吸这重生之后的空气。

  空气是甜的,香的,像刚出炉的芝士蛋糕,每一口都让人满足。

  两个小时,足够她完全适应现在的一切了。

  岑岁记得以前的自己,被陈禹放了鸽子没心情看电影后,就带着情绪回了家,岑父岑母一天都是不在家的,所以她也便没急着回去。

  她直接留在商场逛了逛,逛了几家几家奢侈品牌店。

  在逛的过程当中,把浑身的着装行头全换了一遍,小到耳垂上的耳饰,大到衣服包包,全部换成了适合自己的风格。

  换了着装风格,紧接着又去了美发沙龙。

  在托尼老师的帮助下,把黑长直烫成了慵懒蓬松的卷发,发色也染成了蜜茶色。

  于是一个故意装纯的邻家小白花,变成了一个浑身贵气斐然的霸气大小姐。

  在给头发染色的时候,岑岁拿着手机刷了刷。

  想着岑父岑母今天有事情,晚饭也不回去吃,她便打开【塑料姐妹花】微信群,往群里发了条信息,吆喝了一句:【出来聚一聚呗】

  塑料姐妹花一号陶敏儿:【你不是在约会?】

  塑料姐妹花二号陈大暖:【居然想起姐妹来了?】

  塑料姐妹花三号周二宝:【被放鸽子了?】

  岑岁看着手机,笑着回信息:【请你们吃饭还不乐意?不乐意我自己吃好了】

  陶敏儿:【别,我这就来,哪家餐厅?】

  陈大暖:【我去洗个头】

  周二宝:【我化个妆】

  看着三个女孩子一言一句,岑岁嘴角的笑容更暖了些。

  她定了家西餐厅,把餐厅名字发到群里。

  她和陶敏儿三个是从小长大的,一直是好姐妹。

  其实她们现在也就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喜欢打扮喜欢吃好吃的喜欢炫耀,并没有其他什么坏心肠,但在小说剧情里,都被塑造成了恶毒坏女孩。

  既然重来了,岑岁当然不会带着她们再走上原剧情的老路。

  她自己要有不一样的人生,原本在小说里被她牵累的朋友以及父母,都要有全新且幸福美满的人生。

  岑岁做完头发护理去到餐厅,陶敏儿三个人还没到。

  她按照三个人的喜好,先点好了菜,便坐在餐桌边安心等着。

  也就等了五六分钟,陶敏儿三个人就陆续到了。

  但她们到了之后站着找岑岁还找了一会,目光从她身上扫过去三四次,都没有把她给认出来。

  只等她抬了手,三个人目光定格到她脸上,才震惊般地认出她。

  三个人拎着包去到岑岁那桌,仍然还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要知道岑岁装小白花已经装了好多年了,从来都是素到不行的打扮,着装风格极其统一,突然之间这么一换风格,让好姐妹都没认出来。

  陈大暖满满在桌边坐下来,盯着她用口型吐出来两个字:“我草……”

  陶敏儿也愣愣的,看着岑岁问:“什……什么情况?”

  周二宝眨巴眨巴眼,盯着她。

  岑岁开心一笑,微微抬起胳膊,“怎么样?好看吗?”

  陶敏儿脱口就是,“这何止是好看啊,这简直就是绝了,早这么穿不就好了吗?你是那小白花的气质和脸嘛,你就该是高冷霸气大小姐好吗?!”

  陈大暖和周二宝还在盯着岑岁看,她头发做得慵懒蓬松,发量让人羡慕,再加上新染的发色,衬得脸蛋精巧雪白,跟冷白泥捏出来的似的。

  上身内搭是一件短款吊带背心,露出一截腹部,外面套着西装外套,配上CHANEL的耳钉和Tiffany的玫瑰金镶钻手镯,随便一个角度都是一张时尚大片。

  陈大暖和周二宝一起冲她竖起大拇指,同时点头赞服。

  岑岁满意了,身心舒畅。

  周二宝却又实诚地问:“怎么突然换发型了?岁岁你不是说,陈禹不喜欢这样吗?他喜欢……邻家女孩,乖乖女啊……”

  听到陈禹这个名字,岑岁忍不住冷笑一下,“他喜欢什么样的,关我屁事。”

  陶敏儿和陈大暖默契地瞪起眼睛,期待地问:“分手了吗?”

  她们也不喜欢岑岁和陈禹在一起,太没自我太没尊严太窝囊了。

  岑岁要是能拿住陈禹就好了,可偏偏她越来越卑微,已经快卑微到尘泥里去了。

  岑岁笑一下,“没有。”

  在陶敏儿三个人表情微变的时候,她又微笑接上一句:“不过快了。”

  陶敏儿三个人互相看看彼此,没有说出再多的话。

  就怕岑岁这回又是雷声大雨点小,嘴上喊着要分手,结果几天后就又难受得不行,哭着去找陈禹道歉,说她离不开他,要和他和好。

  岑岁也不想多说陈禹,换了语气道:“不说这些了,先吃饭。”

  她定的这家餐厅人均消费不低,菜色都是非常精致漂亮的,吃饭之前,姐妹花四个人都拍了照片,然后还凑一起自拍了几张合照,菜色上齐就发了又美又精致的朋友圈。

  周二宝学设计的,很擅长P图,把照片P好每人发一份。

  岑岁收了照片,整理了一下顺序,在朋友圈配图发文:【开心】

  ***

  陈禹下午和朋友组了局,玩了一下午,晚上又去了酒吧。

  他以为自己关机之后,岑岁肯定又给他发了很多信息,问他在哪里,忙完没有之类的,小心翼翼地讨好他。但意外的是,他关机再开机之后,一下午都没收到岑岁的信息。

  到卡座里坐下来,他拿起手机翻了翻。

  点进朋友圈,往下翻了几条,便看到了岑岁发的那条朋友圈。

  四个女孩子打扮精致,配着牛排鹅肝甜品的照片,组成“秀色可餐”四个字。

  陈禹看到照片的瞬间就愣住了,因为照片里的岑岁和他认识的那个岑岁好像不是一个人。

  虽然还是那张脸,但脸上的神采,以及她的穿着打扮,都太过抓人眼球。

  或许是看她素得太久了,突然就被惊艳到了。

  还有让他意外的是,岑岁平时受他冷落,基本不是闹点小脾气,就是自己委屈痛苦。

  像今天这样当成没事人的,不止换了造型,还拉了姐妹出去聚会,还是头一次。

  好像,她完全不在乎被他冷落了的事。

  应该……是装出来的?

  陈禹扔下手机,心里的意外感过去,端起酒杯和朋友喝酒聊天。

  然而聊天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起刚才的照片。

  一杯酒下肚,他又不受控制地把手机拿起来,解锁点开岑岁的自拍照,盯着看了好一会。

  看完返回聊天页面,发现岑岁还是没有给他发信息,他心里竟然有点不痛快起来。

  他想发信息过去,但编辑了一会,又把手机扔下了。

  他紧张什么,这个女人所有心思都在他身上,没他活不下去,难道能跑了不成?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觉醒后我暴富了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觉醒后我暴富了》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觉醒后我暴富了》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觉醒后我暴富了》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