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名不奈何

剑名不奈何

作者:淮上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修真仙侠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3-02 20:24:22 人气:28

剑名不奈何简介:传说天下第一人徐霜策有一幅亡妻遗像,但没人知道画像背面,是当年被徐霜策亲手诛杀的那位宿敌。 十六年前,仙盟刑惩院大院长宫惟身怀利刃上升仙台,暗杀徐霜策不成,反被不奈何剑立毙当场。 十六年过去宫惟一睁眼,发现自己重生成了一个满脑子塞稻草的漂亮蠢货,见了徐宗主还得跪下来回话。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更闹心的事。 因为前世形容俊秀、位高权重、年轻早死,如今他是无数民间创作者的挚爱,整个三界九霄都流传着以他为主角的各种拉郎话本,所有名门大派都流传着他与各位宗师的禁断传说。 人狠话不多高冷隔云端凶残大佬攻&骚话嘴边讲B数心中藏凶残皮皮受
剑名不奈何最新章节:第54章 Chapter 54

推荐阅读: 大奉打更人    大梦主    烂柯棋缘    六界封神    血色剑客    轮回开端    灭世神焰    修仙机关术    师叔无敌    兔子必须死   

《剑名不奈何》章节试读

  噗呲——

  鲜血随长剑喷出,宫惟踉跄退后半步,颓然倒地。

  叮当一声脆响,是那柄淬毒的匕首从他手中滑出去,摔在了脚边。

  “大院长!”“徐宗主?!”“这是怎么回事,这——”

  升仙台上众人疾步上前,然而他们大惊失色的面孔都已经看不清晰了。宫惟倒在地上,顺着鲜血横流的长剑向上望去,雕刻“不奈何”三字的剑柄正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死死紧握,手背指节筋骨暴起,煞是吓人。

  而顺手臂再往上,是徐霜策那张居高临下、常年冰封的面孔:

  “……你想杀我?”

  宫惟闭眼急促喘息,继而睁开眼睛,望向远方深冬的山林。

  徐霜策的声音似乎大了一点,也许是他靠近了些,每个字都像是从齿缝间发出来的:

  “为什么?”

  宫惟没有回答,鲜血急速流失的寒冷让他感官麻痹,甚至连视线都很模糊了。恍惚中他听见远处传来沸腾喧哗,还有好几位宗师同时抢步上前,强行输入灵力续命,然而那其实都无济于事。

  徐霜策已御大乘境,天下第一人,不奈何剑下从不走生魂。

  “……对不起。”宫惟断断续续地笑起来,鲜血不断从嘴角涌出,那丝笑纹在他苍白的脸上有点触目惊心的味道:“对不起,你……你看……”

  “别动!”“宫院长!”“别乱动!”

  宫惟仿佛没有听见周围呼喊,喘息着抬起手,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凛冬山林灰白岑寂,寒风呼啸吹动山川与松海,消失在遥远的地平线上:

  “你看,桃花。”

  ——徐霜策的面孔甚至呼吸都像是被冻住了。

  就在那瞬间,宫惟右眼瞳孔奇异地现出红色,同时细长的指尖上飞出千万绯红花瓣,犹如闪着光的蝶群随风而去,从高高的白玉台上掠向被严冬覆盖的大地。

  仿佛霎时春回人间,山川田野桃林盛放,灿烂至极的绯云铺向地平线,映在了每个人惊恐的眼底:

  “这……这是什么?!”“幻、幻术!”

  “你永远都飞升不了。”宫惟就这么躺在血泊中,笑起来眼睛弯弯地望着徐霜策,但每一个字都清晰得可怕:“你这辈子的修为……就到此为止了。”

  他已经看不见徐霜策的表情,那个可怕的天地大幻术耗尽了他最后一丝灵力。宫惟的手摔落回地,在漫天纷飞的桃花中闭上眼睛,陷入了黑沉的长眠。

  此生最后一幕,是徐霜策终于探下身,把手伸向他的咽喉——

  但他并不知道自己死后都发生了什么。

  太乙二十八年初,升仙台盛会,仙盟刑惩院大院长宫惟身怀利刃,暗刺沧阳宗主徐霜策,被不奈何剑反杀当场。

  天下震动,世人皆知。

  十六年后。

  “——师弟!”“师弟醒了!”“快叫大师兄来!”

  身边乱糟糟的,好似无数鸡崽扯着嗓子叽叽喳喳,撕扯得宫惟太阳穴突突地跳着疼。

  他的第一个念头是:大师兄?我掌门师兄来了?

  但紧接着他意识到不对,因为仙盟里除了掌门师兄应恺,是不会有那么多人闹哄哄叫他师弟的。

  宫惟勉强睁开眼睛,首先感觉到的是疼——四肢百骸仿佛被人打断了再接起来的疼,典型修炼不慎走火入魔的后遗症。

  这疼痛让他头脑昏沉视线模糊,好一会才渐渐清楚起来,首先跃入眼帘的是素白床幔,然后是整间狭小朴素,但还算干净的屋子。一名约莫及冠、束发佩剑的青年人在五六个少年的簇拥下疾步上前,一叠声问:“师弟你怎么样了?快躺下!不要乱动!”

  ……好像临死前听见的最后一句怒吼也是院长别乱动,这熟悉的巧合真是让人心生亲切啊……

  宫惟晕头涨脑地躺了回去,只见那位大师兄叮嘱几个少年都去门外守着,然后抓起他一只手仔细探了探脉,不胜欣慰:“师弟灵脉虽弱,但已无性命之虞,实在是太好了!”

  我是谁?

  我在哪?

  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师弟千万切记,修仙问道乃是险中之险,若是下次再走火入魔,全部修为毁于一旦都是轻的,甚至可能就此身死殒命!——唉,师兄知道你伤心过度,但尉迟骁那厮退亲一事已无转圜余地,师弟还是放宽心吧。血统出身并非你所能选,亦非你之过错;别说你只有一半魅妖血统,即便你完全是个魅妖,咱们大家也不会因此改变对你的看法,更不会有任何轻视之意……”

  正直直瘫着挺尸的宫惟突然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等等?”

  大师兄充耳未闻,大概是趁他昏迷时排练过无数遍,此刻劝得是慷慨激昂苦口婆心:“虽说自古以来魅妖从没结出过金丹,但师弟你起码还有一半是人,所以一定还有希望的!只要今后悬梁刺股、刻苦勤勉,我们大家相信你一定能修成正果!待未来扬眉吐气的那一天,我们……师弟你怎么了?师弟你又犯病了吗?!来人啊救命!!”

  宫惟垂死病中惊坐起,一把拉住大师兄,眼底闪烁着一丝难以掩饰的震惊:

  “魅妖?!”

  师兄比他还惊恐:“师弟!师弟你失忆了吗?!”

  半个时辰后,宫惟终于凭借旁敲侧击得来的信息和原身留下的零星记忆,勉强拼凑出了大概。

  原身名叫向小园,是个刚筑基的初阶小弟子,天资平平,修为低下,然而在门派中却非常有名。

  因为脑子缺根弦。

  大凡有灵根能修仙的弟子,天生智力都差不到哪里去,向小园却是个万里挑一的例外。十六年前守门弟子在山脚下发现了尚在襁褓的他,发着高烧,气若游丝,连哭都哭不出声,身边除了鲜血写的四柱八字之外一无所有。宗门长辈们请医延药地忙活了半个月,那场差点将婴儿置于死地的高烧才退下去,但不可避免地伤到了他的智力——大家都一致认为那就是如今这孩子脑子不对劲的罪魁祸首。

  向小园六七岁才学会说话,十三四岁才勉强筑基,至今结不出金丹,于是没有正式拜师的资格,一直是个外门弟子。

  ——如果说这孩子生来一无是处,那倒也不至于,比方说他乖巧懵懂、勤勤恳恳,不论多艰难的修行都吭哧吭哧认真完成,从来也不叫苦不叫累,宗门里没有哪位师长不喜欢他;但可怕的是,这些优点并不能补足他身上另一个致命的行为缺陷。

  他喜欢看漂亮姐姐。

  这孩子对漂亮姐姐的热爱是浑然天成的,路上只要碰见秀丽仙女,他能呆呆地尾随人家姑娘半个时辰,别人问他话也不作声,简直如同入了魔障。以前他年纪小的时候不用讲究男女大防,姐姐们大多一笑置之,并不认真同他计较;结果后来这毛病愈演愈烈,渐渐他不仅尾随漂亮的小姐姐,连漂亮的小哥哥也开始吸引他的注意了。

  ——这要是换作十六年前仙盟刑惩院长宫惟还活着的时候,早在向小园第一次犯病时就亲身驾到,一巴掌扇得他回炉重塑去了。第二次再敢犯病,直接绑回刑院去,接受院长大人汹涌澎湃的爱的改造。

  但出奇的是,向小园周围的人竟然都没有严加责备他,甚至有一次他迷迷糊糊尾随一群医宗弟子出诊下山,直走出二十来里才发现不认识路了,人家医宗弟子好吃好喝地照顾了半个月才把他送回去,临走还依依不舍地送了他满满一包袱丹药。

  向小园就这么顺风顺水,毫无挫折,在所有人的溺爱纵容中长到了十六岁,直到半年前跟师兄下山买东西,半路遇见了尉迟世家夫人出行。

  师兄一个眼错不见,向小园就毫不犹豫地钻进了人家马车里。这种无礼的行为当场拖出去打个半死都不为过,然而被撞个正着的尉迟夫人还来不及发作,所有惊怒就突然化作了惊喜,两眼放光地招手让向小园依偎到她身边,摸着他的头发感叹:

  “江湖传言诚不欺我,你真是太太太好看了。”

  她的第二句话是:

  “我有一子尉迟骁,年已及冠,尚未娶亲,你与他结下道侣可好?”

  尉迟骁,剑宗世家嫡传子侄,出类拔萃美名在外,玄门各家年轻一代领军者。

  以向小园的心智可能都不太懂结道侣是什么意思,但所有人都知道这门亲事是大大的高攀,要不是剑宗世家内部情况特殊,本应是绝对不可能的。于是各位师长立刻就应了尉迟夫人所请,火速换了四柱八字与命契信物。

  ——就在成大礼的当口,却突然遭到了一个人的强烈反对。

  谁呢?尉迟骁自己。

  “在下已心有所属,因此无法遵从父母之命,万请谅解。另外据我所知,贵门派向小公子有一半魅妖之血,所以行为举止有诸多怪异之处。如此非人之物,在下实在无法与之同求大道,敬请恕罪!”

  尉迟骁这话实在是太快太不留情面了,连他自己亲娘都没来及阻止,魅妖两字便脱口而出,向小园登时呆若木鸡。

  魅妖是最低等的妖怪之一,相貌姣好、心智不全,除了极易唤起别人心中的好感之外没有任何妖力,其他与凡人几乎没有不同。仙盟法规中严令见妖必除,但对魅妖却是个例外,因为两点:第一是它们与人双修,对修士大有裨益;第二是魅妖智力实在太低了,害人这种高级的事情它们学不会,蠢得让人心生不忍。

  向小园辛辛苦苦修炼多年,从不知道自己是魅妖,所有努力从最开始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长辈们怕伤他心,都没敢告诉过他。

  这孩子浑浑噩噩地回去,半夜突然吐血三升,然后就走火入魔了。幸亏各位师兄师姐早已有所准备,一天十二个时辰排了班盯着这小孽障,才及时发现把人救了回来,否则他当场就有爆体而亡的危险。

  昏迷整整半个月后,向小园才终于从浑浑噩噩中醒来,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没人知道醒来的是十六年前死在徐霜策剑下的仙盟刑院大院长,宫惟。

  室内死一样的安静,宫惟一手扶额,久久无言。

  师兄提心吊胆捏着被角,准备他一有发疯的迹象就随时冲出去叫人:“师弟?师弟你还好吧?”

  师弟不好,师弟已经死了,魂都过完奈何桥了!

  “……”宫惟终于长叹一口气,抬头望向师兄,诚恳地说:“这位兄台,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其实我不是——”

  师兄紧张地瞪着宫惟。

  宫惟面无表情回视师兄。

  “……不行。”下一刻宫惟改变了主意,说:“我想先见见尉迟骁。”

  师兄一脸我就知道你要犯病的表情:“万万不可!!”

  宫惟妥协了:“尉迟夫人也行。”

  “更加不可!!!师门严令你必须静养,避免心情波动,不准再见这世上任何一个姓尉迟的人!!”

  “…………”

  这次宫惟沉默了足足一盏茶时间,才再次抬头诚恳地望向师兄,说:“那我们还是回到刚才那件必须要告诉你的事情吧。其实我不是——”

  叩叩叩!门外响起弟子紧张的声音:“钱师兄,钱师兄!剑宗来客已至前堂,师尊唤你去问向师弟情况好转了没!”

  ——剑宗尉迟家,真是瞌睡碰见了枕头!

  钱师兄却立马把他按回榻上,生怕他闹事似地,不由分说往他脖子里掖了好几层被角:“师弟好好休养,千万莫要多想。待会师长们、你师兄师姐们都来陪你,不准乱跑知道吗?”

  宫惟乖巧点头:“知道了。”

  钱师兄万万想不到眼前这厮最擅长的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闻言老怀大慰,又端水倒茶地叮嘱了半天,才急急忙忙去了。

  结果他这边一走,那边宫惟立刻一骨碌翻身下榻,整整衣襟、拍拍袖口,吱呀一声打开门,还没来得及往外走,门外两名标枪般笔直站着的少年同时唰唰回头,异口同声:

  “师弟为何下床走动,快快回去休息静养!”

  “师弟可是饿了渴了,告诉师兄要上哪去?”

  ……用得着这么严防死守吗!

  六目相对,空气凝固,两名少年的脸同时诡异地微微一红。

  宫惟识时务地一拱手,道声打扰了,低眉顺眼关门退回屋内,环顾周围一圈,目光落在了铁链锁死的窗上。

  数息后。

  铁链无声无息断成几截,宫惟仗着身单体轻,灵活地钻出缝隙,然后拍拍灰、跺跺脚,习惯性地将手负在身后,从容不迫直奔前堂去也。

  宫惟上辈子主持刑诫院,为促进修仙界教育水平、提高仙盟的招牌形象、维护各大门派和平发展,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以徐霜策为首的各大门派表示根本没这回事——但四舍五入一下是这样没错的。

  所以他跟尉迟世家打交道不少,其家主乃是当世“一门二尊三宗”中的剑宗尉迟锐,手握重权、实力强横、地位超然,论辈分是尉迟骁大兄弟的亲叔叔,也是宫惟上辈子吹牛惹事看戏嗑瓜子的老铁——他吹牛惹事看戏,尉迟锐嗑瓜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不知道徐霜策死没死,如果没死的话估计是很愿意再提剑杀他一次。但宫惟倒不是很害怕这点,只要及时抱上老铁的大腿,以剑神尉迟锐的地位罩住他妥妥的,两人还能想办法把向小园的魂魄从地府救出来弄回这具躯体里。

  宫惟远远缀着钱师兄,闲庭信步地绕过后山来到前堂,见远处凝神伫立着一众青色衣衫的外门弟子,个个法度森严,一副闲杂人等十丈以内立刻抓起来的样子。

  他眼珠一转,纵气直上房顶,屏声静气地掀开了两片琉璃瓦。

  “……此妖孽平生罕见,吊诡非常,临江都已有二十八人离奇横死。在下知道贵宗如今是什么态度,若非人命关天,也不敢在这时贸然上山打扰……”

  厅堂内分席列坐着几位中年修士,各个眉头紧皱,刚被叫来的钱师兄肃立在旁,眉头不易察觉地皱着,像是颇不赞同却又不敢出声的样子。

  而此刻说话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宫惟仔细打量了一眼,只见这帅哥剑眉星目、气势超群,只是眉宇间隐约有些年轻人特有的傲气。一身鹰背褐色滚镶金边的剑宗门派校服,左箭袖上赫然有金线绣的精密纹路,围着上臂绕成六环,心内不由地咦了声。

  这六道金环来头不小。

  剑宗子弟行走江湖,最开始是没资格用金线的,只有立下大功、扬名立万时才开祠堂、告祖宗,用金线在校服箭袖上密密实实地绣一道家纹。立下大功的标准非常高,包括但不限于:抗击天灾、化解刀兵战乱之祸、斩杀祸患级别的妖鬼、发现并及时向仙盟通报大魔的踪迹等。值得注意的是这个等字非常灵性,剑宗尉迟锐本人年轻时游历江湖,不巧顺手救了偷逛青楼又没钱付账险些被抓去洗盘子的小皇帝,因此也昭告江湖,往袍袖上绣了一道金环。

  当然皇帝不是天天逛青楼的,因此正常情况下金环得之不易,剑宗子弟中能绣一道的已属良才,绣两道以上的更是凤毛麟角。

  眼前这年轻人竟然有六道,在尉迟世家乃至整个仙盟的地位之高,可想而知。

  宫惟正透过瓦缝打量,只听钱师兄终于忍不住了:“尉迟公子所言极是,但你也许有所不知。我向师弟走火入魔昏迷半月,方才堪堪醒来,如何能——”

  “茂章!休得无礼!”首座上长辈修士斥道。

  可怜的钱师兄扑通一跪,不敢吭声了。

  宫惟大奇,心说这里面还关小魅妖什么事?

  “在下知道,但此事确属迫不得已。”年轻人面上不卑不亢,淡淡地道:“大凶之年阴月阴日阴时阴分出生的,我只知道贵宗弟子向小园一人,此时绝无空闲再另外去寻。临江都二十八条人命尸骨未寒,此刻擒住真凶乃是十万火急,我保证……谁在偷听!”

  宫惟刚听到“大凶之年阴月阴日阴时阴分”,心神不由一动。

  体质这么阴的大多是炉鼎,以剑宗世家的特殊情况而言,确实难怪尉迟夫人一见向小园就如获至宝——不过这倒不重要。关键在于,向小园这倒霉孩子竟然生在十六年前自己死去的同一天!

  他呼吸只稍微重了那么半分,便只见年轻人敏锐至极地一抬头,紧接着向外飞身掠来:

  “站住!”

  宫惟心念电转,轻功遁走,瞬间掠去二十丈外,闪进远处的桃花林里,只听身后众弟子此起彼伏:“谁在那里!”

  “啊,是向师弟!”

  “尉迟骁那厮追上去啦!快拦住他!!”

  宫惟:“噗——”

  就在这时身后劲风来袭,宫惟一偏头,一把未出鞘的剑贴耳擦过,闪电般重砸在他面前的树干上,轰!

  树影摇晃,落英缤纷,宫惟的去路被结结实实挡住,只得一顿转过身,里衣雪白的袍袖当空而下。

  只见身后年轻人剑眉紧锁:“果然是你!”

  宫惟对他铁青的脸色视若无睹,笑嘻嘻确认:“尉迟骁公子?”

  桃林深处隐约传来人声,但众弟子还没追上来。年轻人嗖地收回剑,唰唰唰往后退了三大步,视线下移到宫惟腰间,半晌终于咬着牙硬生生挤出几个字:

  “向小公子,可以把信物还给我了么?!”

  宫惟顺着他的视线低头一看。

  里衣腰间原来藏着一枚血玉佩,此时随动作滑了出来,只见有半个巴掌大小,雕工精细至极,赫然是剑宗世家的家徽麒麟。

  是尉迟夫人系在向小园身上的信物,小魅妖昏倒后众人兵荒马乱,应该是还没来得及还回去。

  宫惟双手负在身后,挑起半边眉角:“我以为你的第一句话应该是对不起呢,尉迟公子。”

  尉迟骁皱眉反问:“我有什么好对不起你的?”

  “……”

  是啊,魅妖血统,非人之物,高攀不起——尉迟骁哪句话都没说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宫惟张了张口,有一瞬间似乎想说什么,但又把话咽了回去,用两根细长手指夹着那枚血玉在尉迟骁面前一晃:“想要?”

  尉迟骁俊脸微沉:“血玉麒麟是尉迟世家祖传婚约信物,你我既无瓜葛,便当立刻归还,还请小公子谅解!”

  宫惟点点头,随手把玉佩高高一抛,又“啪”一声单手接住,终于浮起一脸毫不掩饰恶意的、有种你来打我呀的笑容:

  “嘻嘻,不给。”

  尉迟骁:“……”

  尉迟骁盯着“向小园”,眼神震惊如同见了恶灵附体。

  宫惟立马清了清嗓子,迅速搜刮原身所剩无几的记忆,推测可能符合原身性格的表现,然后瞬间脸色一变,泫然泪下:

  “嘤嘤,不给。”

  空气安静得像是尉迟骁马上就要窒息而死了。

  就在这时身后脚步纷沓而至,刚才在厅堂上的几位师门长辈终于带着一众弟子赶了过来。为首那名中年修士还没来得及出声分开两人,突然视线越过他,瞥见了远处的什么,立马肃容欠下身来:

  “宗主大人!”

  众弟子齐刷刷俯倒,尉迟骁一看向小园身后,脸色登时一变,单膝跪地按剑身侧:“晚辈见过徐宗主!”

  宫惟的瞳孔慢慢放大了。

  随着身后的人一步步走近,魂魄撕裂的剧痛竟然从左胸位置复苏,就像冰凉剑锋再次穿心而过,连血带肉爆出胸膛。

  —— “不奈何”。

  周围没人注意到宫惟衣底开始微微发抖,他死死按住心口,指尖嵌进肉里,筋骨暴起关节发白,踉跄跪倒在地。

  那个冰冷的声音再次从头顶响了起来:

  “何事在此喧哗?”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剑名不奈何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剑名不奈何》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剑名不奈何》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剑名不奈何》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