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弱相公不好惹

病弱相公不好惹

作者:炽凤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穿越历史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24 20:41:13 人气:16

病弱相公不好惹简介:向漠北见过几回隔壁家的小女儿,娇丽乖巧,她入了他几回梦。 他知她于家中过得不好,他不是没生过别样的念头,但想到自己不健全的心,终是作罢 然而某天,她竟站在他面前,娇声细气地问他:“官人可要娶小女子?” 他看着她绯红的面靥,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后来他发现,她不仅乖巧,竟还会……打人。 * 孟江南随向漠北初回京时,他时常担心她会受欺负,谁知却是他人先到他面前来哭着告状:“她打人!” 孟江南站在一旁,低着头,看着乖巧,却是腹诽:下回你再道他的不是,我还打你! 只听向漠北道:“我惯的,可行?” 孟江南:“……???” 旁人:“……???”
病弱相公不好惹最新章节:269、【全文终】

《病弱相公不好惹》章节试读

  静江府的春日向来多雨,雨水在瓦槽里汇聚,顺着屋檐滴落而下,有如断线的珠帘。

  孟江南坐在铜镜前,怔怔地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

  铜镜中的她眉清目秀,不是倾国倾城芙蓉貌,却也有杏花微雨般的秀色,面上不见深宅妇人的哀怨,唯见闺阁女子才有的清丽。

  哪怕已经过了半个时辰,孟江南坐在自己的闺房里,仍旧觉得不敢置信。

  不敢置信她还活着。

  不仅活着,她还回到了她没有嫁人的时候,这儿是她的闺房,铜镜里的她没有梳着妇人的发髻,她耳朵上还戴着阿娘留给她的珍珠耳坠子。

  这副耳坠子是阿娘留给她的唯一一件首饰,她一直戴着,可是却被孟青桃生生从她耳朵上扯下来,当着她的面投进了水井里,她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她的耳垂被生生扯破的痛感。

  至于这副耳坠子,自然是找不回来了。

  但这会儿它仍在她耳朵上好端端地戴着。

  窗外的雨水滴滴答答,孟江南站起身,移到窗边,将身子半探出窗外,伸出手接了满手雨水。

  掌心冰凉的感觉真真切切。

  这真切的感觉以及眼前一切无不在告诉她,这并非她的梦境也非虚幻,而是真真实实的。

  “呀,六姑娘这是醒了也有精神了?”孟江南正看着自己满手的雨水若有所思之时,窗外传来一道女子假装诧异同时又带着明显轻慢的声音。

  孟江南将手收回来时那人也兀自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重生回到她的噩梦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算是看见了从前自己很讨厌的人,还是会让人觉得有些高兴的。

  所以孟江南看着这个自来在自己面前都是颐气直使的丫鬟翠荷,非但不恼,反是有些兴奋,自然而然地便笑了起来。

  翠荷看到孟江南竟冲她笑,不由愣了愣,要知道孟家上下都知道这六姑娘是个闷葫芦,成日里总是耷拉着张脸,任是谁人瞧见都会心生不喜,今儿个这是怎么了?竟然冲她笑?

  莫不是昨儿个那一摔给摔坏了脑子,傻了?

  还不待孟江南说话,翠荷便将半吊子铜钱扔到窗边的案子上,道:“四小姐要吃徐记的糖炒栗子,差你去买,快着些去,四小姐可等着吃呢。”

  翠荷态度轻慢地说完,转身便走,根本不打算听孟江南说上一字半句。

  孟江南不气不恼,也没有说话,毫不在意翠荷的态度,只是抬眼看了看窗外天色。

  谁叫她是家奴生的女儿呢?下人们唤她一声“六姑娘”不过是因为她姓孟而已,就算她身体里淌着的是孟家人的血,她却不配他们叫她一声“六小姐”。

  她在这孟家,除了有这么一间小小的房间而不用和丫鬟们挤通铺之外,实则和奴仆无甚两样。

  这也是她从前总是不喜笑的原因。

  孟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奴仆加起来统共也不过七个而已,她便是这其中一个,哪怕她于心中无数次与自己道忍忍便过了,但终究她心中仍是觉得有几分不公及不甘。

  如今想来,即便旁人称她一声六小姐又如何,她终究也不过是换个宅子继续伺候别人的命,最后还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了。

  在孟家她不过是做些下人的活儿而已,从前她觉得不公,如今她觉得没什么不好,比前世在赵府后院成日小心翼翼又战战兢兢的日子相比,她在孟家的日子还多了一份自由。

  初时她还以为她爹终于想起她这个小女儿来了要给她安排一门好亲事,是以在被抬到赵家之前她都是很高兴的。

  却不知给她安排亲事是真,但好亲事是假,虽然她知道她会像阿娘一样躲不过给人做妾的命,但她万万没有想到,就连她的亲爹,都帮着他后院的那些女人来算计她这个女儿。

  若非如此,嫁到赵家这样的好事又怎会轮到她?赵家是静江府首富,哪怕是做妾,也是去享福,比嫁做寻常人家的妻的日子要好上数十百倍。

  唯有真正进了赵家后院的人才知道,事实远不是她们想的那样。

  真正的赵家后院会“吃人”,否则赵家又怎么会总是纳妾?

  思及此,孟江南蓦地打了个颤,忙抬手按住自己因恐惧而怦怦直跳的心口。

  她已经不是在赵家后院了,她现在是在孟家,是在她自己的房中,那些可怕的事情统统跟她没有关系了,她如今正好好地活着。

  孟江南正面色发白地紧按自己心口,忽有人抓上了她的另只衣袖,轻轻晃了晃,伴随着一道软软糯糯的声音传来:“阿姊阿姊……”

  孟江南忙低下头。

  只见一个约莫三岁的小男娃正抬手抓着她的衣袖抬头看她,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在他那张又瘦又小的脸上显得有些大,让人瞧着不免心生怜爱。

  而孟江南在看到小男娃的一瞬间先是愣了愣,尔后猛地蹲下身来将他搂进了怀里来,喜极而泣。

  小男娃也被孟江南这突然一搂弄得愣住了,紧着只听他着急道:“阿姊你是不是摔得头好疼?阿睿给阿姊吹吹,阿姊就不疼了。”

  小男娃说着就使劲朝孟江南后脑勺吹气。

  “阿姊不疼。”孟江南忙用手背擦掉已经溢出眼眶的眼泪,将怀里的阿睿松开后抬手抚上他小小的脸,笑道,“阿姊是见着阿睿,太高兴了而已。”

  上一世,她被抬到赵家后没多久,阿睿就感染了风寒,生了热病,却没有一人理会,小小的他就这么活活病死了,死后连一口小棺材都没有,直接被扔到了城郊的荒坟地。

  等她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已经是半年之后的事了,就算她想要找回阿睿的尸骨给他好好安葬,可她却无能为力,当时的她,一步都离开不了赵家后院。

  如今阿睿就好端端地站在她面前,这让她如何不高兴不激动?

  阿睿是她一手养大的孩子,也是这世上与她最亲近的人,重活一世,她绝不会让阿睿再受上一世那样的苦难!

  “阿姊不疼了,阿睿也很高兴。”阿睿也抬起小手,摸摸孟江南的脸,同时又很是后怕道,“阿姊睡了一天了都没有醒来,阿睿害怕。”

  孟江南自然知道这是怎的一回事,虽然已经是前世的事情,但她仍清楚地记得,她之所以会昏睡过去让阿睿担心,不过是因为昨夜下雨时她匆忙将晾晒在院中的衣裳收起来时不小心将孟绿芹最喜爱的那套裙掉到了地上,孟绿芹便让翠荷将她打翻在地,她的后脑正好撞到井沿,当即就撞晕了过去。

  当时她整整昏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的,醒来之后脑袋还疼了好几天,府上非但没有一人关切她一个字,甚至还骂她连一点儿小活都干不好,活该自己摔了磕到了脑瓜子。

  “阿姊没事了,阿睿别怕。”孟江南又摸摸阿睿的脸,然后拿过案子上的半吊铜钱,在阿睿眼前晃了晃,冲他笑道,“阿睿想吃什么?”

  阿睿眼睛一亮,张口便道:“糖葫芦!”

  “好。”孟江南站起身,牵起了阿睿的手,愉悦道,“走,阿姊带你去买。”

  阿睿愣站着不动,不敢置信地仰头看着孟江南,小脸上却又是难掩的兴奋:“阿姊真的要带阿睿一块儿出去吗?真的吗?”

  看着阿睿小心翼翼却又欢喜非常的模样,孟江南觉得心中酸楚,因为从前她一直担心旁人对她说三道四,担心为此毁了她的名声而没法嫁个好人家,所以她从来没有带阿睿出过门,直至阿睿病死,他都没能走出过这窄窄的下人院子一步,更莫说走出过这孟家宅子。

  至于糖葫芦,还是厨房的粗使婆子吴大娘去年夏天的时候从她孙女儿那拿来的两颗给的阿睿,当时天气热,糖衣都化了,从来没有见过糖葫芦的阿睿却舔着沾在油纸上的糖浆笑得欢喜不已。

  孟江南觉得自己不能再多想,再多想的话只会让她觉得更对不起阿睿,是以她朝阿睿用力一点头,道:“当然是真的,阿睿要不要和阿姊一块儿出去?”

  “要去要去!阿睿要去!”阿睿一双大眼睛里亮着莹莹的光,满心的期待。

  “走。”孟江南将铜板揣进荷包里,一手牵着阿睿的手,一手拿过放在门背的油纸伞,领着他朝宅子后门走了去。

  但凡家中有些几个奴仆的人家,宅子都会辟一扇偏门或是后门供负责采买的奴仆进出,毕竟谁人手上多攥着些银子了都是要有些脸面和讲究的,出身低下的奴仆怎配从主人家的大门进出?

  孟家也一样。

  至于甚么糖炒栗子

  孟江南看向欢欢喜喜的阿睿,愈发下定了心,等阿睿吃够了想吃的东西再说。

  重活一世,她不可能还活得如从前那样,不能再委屈自己,也不会再委屈阿睿。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病弱相公不好惹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病弱相公不好惹》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病弱相公不好惹》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病弱相公不好惹》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