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夜

宵夜

作者:莲子百合糖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25 15:36:50 人气:5

宵夜简介:#追妻火葬场#心机妖女×浪子翻车   -1   七年前,誉臻和聂声驰的恋爱是大学校园里头持久不衰的话题。浪荡公子哥和灰姑娘,所有人都在等着看誉臻被狠狠抛弃。   两人果然分手了,却是聂声驰冒着大雨瓢泼,追到誉臻家门外,生生拦下她开往机场的出租车。   -2   七年后,漆黑夜巷里,聂声驰站在路灯下,拦住她的去路。声音带着尚有不甘的咬牙切齿,他说:“回到我身边。”   誉臻直视他阴影中双眼:“不怕我再利用你吗?”   聂声驰从光亮走入黑暗,吻与双臂将她一同禁锢时,她听见他声音:“那就利用吧。臻臻,利用我一辈子吧。我会一直有用的。”   -3   宵夜。   或是不配纳入三餐编制的长夜消磨,有无皆可。   或是精神慰藉,不吃就如猫爪挠心,辗转难眠。   又名《报菜名》   -何以消永夜?爱以消永夜。
宵夜最新章节:第55章 花旗参炖竹丝鸡 现在还不到最后一刻。……

《宵夜》章节试读

  聂声驰不是没想过再看见誉臻。

  可他确实也并没有想过能这么快跟誉臻再见面。

  以这种方式,在这种场合。

  她一身黑色西装,线条熨帖,往下勾勒出笔直修长的双腿,中段曲线来自婉婉惹人的纤腰,再往上是薄薄直背抵一字平肩,天鹅颈修长,将人视线引向脑后优雅法国髻,毫无发饰妆点,连耳环也不过小巧一对黑曜石,似是替代了人的牙齿,两口就将一双圆润耳珠衔住。

  都是职业西装,可场内其余莺燕花绿,此刻皆成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式样,成了平白无奇不值得提起的背景板。

  唯独她一人惹眼。

  她走到他们面前,声音一如往昔清脆,只是如今这样的场合,难免带些亲昵起伏。

  可也仅仅是亲昵,未曾到矫饰的程度,疏离有度,不卑不亢。

  叫聂声驰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身上穿的是齐整墨绿军装,戴着顶小军帽,长发扎成两股麻花辫盘坠在胸前。

  有人喊:“誉臻。”

  她小巧的下巴微微抬起:“到。”

  今天她说的是:“各位午安,欢迎光临京华酒店,请跟我来。”

  誉臻视线未在他身上停留半刻,是他的眼睛追着她走。

  他看清她胸前烫金铭牌。

  总经理-誉臻

  身旁并行的港商老总忽然发笑,抑扬全错的言语附和他双眼深意:“听说这是京华老板谢正光的私生女啊,一直藏在国外,一返来就把燕都的创始店交给她管啊。也难怪,要是我有这么靓的女儿,管她私生婚生,要什么给什么啦!”

  聂声驰如苍蝇哽在喉咙口,连个笑脸都不愿赏赐。

  港商不免悻悻,强挽面子将聂声驰恭维:“不过我们聂先生什么没见过啊,这个也就一般啦,好戏还会在后头啊。”

  说这话时正迈入会议厅,一道平浅门槛阻拦,他已经一只脚踏入,誉臻尚在停门外。

  他视线不觉被牵引,回头朝她看去,恰好将她那一抹戏谑笑意纳入眼底。

  好戏在后头。

  商场洽谈,能演什么戏,无外乎钱与色,谁不心知肚明。

  港商话中深意,他听懂了。她当然也听懂了。

  那抹不乏深意的笑让聂声驰暗生无名火。

  会议厅大门沉沉合上,誉臻跟旁边的下属说:“我走了,临时出差。”

  下属匆匆喊住她:“誉经理您不跟全程吗?”

  誉臻容色未变,反问:“京华一年到头承接多少会议?你的意思是,我是要每一个都跟吗?”

  “可董事长吩咐了,今天是聂家的聂先生来,您得……”

  誉臻淡淡看她一眼,“今天轮到你来安排我的工作吗?”

  下属噤声。

  誉臻唇角带上点笑容,上前替下属把领口丝巾皱褶整理好,“你在这里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如果有你处理不了的紧急情况,再来找我。”

  下属颔首,目送她踩着三寸高跟离去,连背影都姿态袅娜,纵使发髻低挽,脖颈线条都显露风情。

  下属与旁人交换眼神,难掩不屑,拍了拍领口丝巾。

  不过就是个傍家儿生的狐狸精。一时飞上了枝头还了不得了。也不看看此刻铭牌还是姓誉不姓谢呢!

  门内,会议桌前一场洽谈原本应该顺利如走流程,临门一脚关卡迭生,港商使尽了浑身解数,终究没谈拢。

  没谈拢,自然就没有接下来的好戏了。

  会议厅大门打开后,内里西装人鱼贯而出时,门外的人都明明白白看见,在那个脸堆横肉的港商脸上,找不到一丝笑容。

  聂声驰的目光不动声色地转,没从人群里找到要找的人。

  誉臻没来相送。

  离开酒店大门时,聂声驰停了脚步,问旁边的酒店员工:“你们经理呢?”

  大堂经理应声,喏喏往前:“聂先生,有什么可以帮您?”

  聂声驰眉头微动:“誉经理呢?”

  大堂经理面露了然:“誉经理临时有事出差了,聂先生有什么要跟誉经理联系的吗?我可以转达。”

  说着往前走了一步,“或是,她的微信也可以……”

  “不必了。”

  聂声驰直接转身,大步往外走,上车,离去,一个眼神都没有往回留。

  京华酒店门口,门侍不免面露惊讶,等到走回门内,小声跟大堂经理嘀咕。

  “奇了怪了,还真有连白给誉经理微信都不要的。”

  “大概是要自己拿吧,有的公子哥儿不一样,非要自己追才过瘾。”

  “也是,不过,十个有八个,从这里走出去都非要转回来,问两句誉经理的。”

  “人漂亮嘛,不漂亮,老总怎么把这次聂家的会议点名交给她?可惜,没趁热打铁,她这也太任性。”

  “少胡说,如今酒店这形势,说不定是放长线钓大鱼。”

  ***

  刚刚从美国出差回来,连时差都没倒完整,又是连轴转地工作,聂声驰在车上合眼小憩。

  正值下班高峰期,车流缓慢,一动一顿,蓦地跟摇篮节奏都合拍。

  聂声驰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在梦中又看见一身墨绿军装的誉臻。

  烈日骄阳,已经是临近正午时分,军训基地里头,一颗颗小绿叶菜都准备回营等点开饭。偏的还有一个女生班,虽然在树荫底下,可各个仍保持着军体拳姿势——弹裆顶肘——半分不得随意动弹。

  他跟着队伍从前经过时,正好听见那教官呵斥:“再动试试,你们动一下,你们的小班长就要多站三分钟。”

  教官的声音略带得意,“连‘嬉笑哈哈拳’都打不好,给我定住喽。”

  给大学新生军训的各班教官大多比这帮大学生大不了两岁,军训无趣,无伤大雅地捉弄学生,勉强算作逗乐。

  聂声驰跟着“要二姨”的节奏往前走,二连三班的教官终于让小姑娘们的脚落地。

  教官笑嘻嘻:“誉臻,脚不酸吗?”

  女孩双手仍紧贴军装裤边,五官精致,从骨子里带出来的冷感,跟这身墨绿军装没由来地搭配。连直视前方时,眼神都着带几分硬气冷冽。

  话说出口,却是服软的:“报告教官,酸。”

  教官哈哈笑两声,“酸就对了。不酸就再练。带队,走。”

  二连三班跟着誉臻,也融进了“要二姨”的节奏,并列往前开去。

  誉臻领头,迈步向前时,胸前两弯盘起的麻花辫随着步子颤动。

  绿军装衬得肤色更加白皙清透,双颊因高温带上些两抹红晕,显得肤色更透更润,如盛夏蜜桃。

  饶是一身军装,从领口到脚踝包裹严实,也藏不住少女已然出挑的身段。尤其是脊背挺直往前迈步时,从背后看去,被皮质腰带勒住的腰肢纤细过甚,仿佛人手捏都捏不住。

  腰带都显得太长,要在身后扣一圈往下坠,边缘往外翘起,像小猫的尾巴尖尖,随着步子一晃一晃,从聂声驰身边一点一点地过。

  身旁同学低声说笑:“模样好看,名儿挺俗,玉珍?什么年代?”

  另一个说:“这叫返璞归真,时尚。”

  聂声驰一嗤,低头拨了拨额前刘海,四两拨动千金:“跟她们教官挺亲昵啊,这就连姓都不带,直接叫名字了?”

  “你们三个,出列。”

  男生班里的跟队教官,声音可就不带一分客气了。

  ***

  军训十五天,长也是长,短也是短。

  长的是苦痛熬煎,是手机连不上网,是洗澡都要打仗。

  短的是闲暇时能一块呆着侃天说地。此时男孩子堆的聊天里没有了手机游戏,唯有同穿军装的一个个的女孩子。

  不过两天,同级女生中模样出挑的,名字已经在男生的舌头上翻了两三回。

  誉臻自然在其中。

  原来不是俗气的玉珍,是誉满寰中的誉,臻于至善的臻。

  寝室里男生终于恍然大悟,教官叫二连三班小班长叫的是全名。

  斜躺在床上的聂声驰却没吱声。

  那天午饭前才刚注意到人,不显山不露水,午饭后已经打听全了人家的院系姓名,对他来说早不是新闻。不过小美人看起来面子倔里子软,跟他前一任女友一个款,早已尝过的再尝就未免乏味。

  他没多大兴趣,只捏着手机聊天。

  舍友赵家俊见聂声驰游离在外,挤到他身边,“跟女朋友聊微信?”

  “起开,别碰我床。”聂声驰一脚踹在赵家俊屁股上,硬生生把他从床上给顺到地下板凳上。

  他一脚过去,自己也用脚勾了张板凳过来,下了床坐着,伸手又是跟赵家俊称兄道弟。

  “女什么朋友。二连五班一女的,刚加了我微信。”

  赵家俊一脸‘我懂’,说:“王雅泉吧?第一天你开营代表学生讲话,她就打听你微信了。”

  啧啧啧。

  寝室内哄笑戏谑一片。

  一旁的另一个舍友宋知行顺嘴问了句:“聂声驰,你有女朋友吧?”

  聂声驰回答干脆:“没。”

  赵家俊不掩狐疑:“你朋友圈那一溜单人照,那角度,你自己扛三脚架定时拍的?”

  聂声驰懒洋洋伸个懒腰,把赵家俊的手臂自然推开,“毕业了背包环球游,路上朋友照的罢了。”

  赵家俊又一脸我懂的表情:“噢,只是女性朋友吧?”

  聂声驰笑容略带深意:“入乡随俗,要open一点。”

  又是一阵哄笑。

  外头响起集结号,笑声顿收,各个把手边东西一抄就出去站队。

  女生排在男生前头洗澡。

  零零散散有洗漱完毕的女孩子提着衣物走出来,带出来雾气也袅袅,撩拨无形,将男孩子的眼珠子勾住遛。

  其实也没什么可看的,即便是浴室出来,身上也还是军装,不过将长袖外套换短衫罢了。

  可白日里头军训时,女孩子脸上也不少带着防晒隔离,描眉画唇,此时才是真正纯素颜,连顶着张面膜出来的也不在少数。

  素面朝天的大一新生,眼下还有尚未褪去的黑眼圈,连白日受到的摧残都在脸上。

  偏得还有一出来看见男生整齐站队,一瞬受到的惊吓也写在脸上,慌忙垂眼红着脸匆匆走过。

  越不好意思的,越被笑话。

  赵家俊用肩膀推推聂声驰,“别说,外院的女孩子,确实模样更精致些。”

  聂声驰抬眼,目光落在刚走出来的王雅泉身上。

  她身上那件短袖衫不知是不是跟人换了,似是小一号,紧绷布料将曲线毕露,偏得她还把衣边交叉绑起,走路时一侧身,就能看见腰间一片雪白肤色。

  聂声驰看她,她的目光也落在聂声驰身上,从上,往下,又从下,往上。

  媚眼如丝,嘴角勾勾,偏过头去往前走了。

  聂声驰视线往回收,“确实不错。”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宵夜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宵夜》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宵夜》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宵夜》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