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落你心

鲸落你心

作者:朵枝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26 11:40:34 人气:6

鲸落你心简介:世洋之心邮轮集团的总裁裴知谨,包了一艘游艇出海观鲸。 曲惜珊作为观鲸公司的海洋向导,全程随行。 起航前,裴知谨撞见曲惜珊被死缠烂打的男人告白。 她再三拒绝,无奈之下指着远处的公主号邮轮,道:“你什么时候买得起它,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裴知谨旁观冷笑:“白日做梦,痴心妄想。” 曲惜珊:“……?”   三年后,国内著名的中科院海洋研究所院士领了个漂亮的女研究员,出现在裴知谨的面前。   “中科院滨城深海所研究员,曲惜珊,你的海洋生态顾问。”   这下,裴知谨不禁有些恍惚,更有些心慌。   于是他换了个态度,“如果你喜欢大海和鲸鱼,我可以给你买游艇,你想买几艘买几艘……”   话音刚落,曲惜珊指挥着一条虎鲸跃海而出。   水花四溅,把裴知谨淋了个透心凉……   一来二去,裴知谨发现,曲惜珊宁愿泡一条鱼,也不愿意泡他。   后来,曲惜珊所在的海洋科考船发出海上紧急求救信号。   附近的世梦号邮轮第一时间派出直升机救援。   此刻,裴知谨只有一个想法,把她接到身边。   而当他看到她安然无恙的时候,他如释重负地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夜凉如水,就着海风,哑声道:“没事就好……”
鲸落你心最新章节:第60章 正文完 如鲸向海,鲸……

《鲸落你心》章节试读

  滨城,浅秋。

  刚刚入秋的天气,凉爽自然。

  早上六点的天空,似是经过一夜的沉睡,苏醒后的太阳从云层中逐渐射出一道道温和的金芒,照在蔚海平静的海面上,波光粼粼。

  “呜——”

  一辆飞驰而过的地铁穿梭在滨城跨海大桥之上。

  曲惜珊坐在最后一节空荡荡的车厢里,拿着手机,全神贯注,绷紧了神经。

  “快快快,跳P城啊!”

  落地之后,她直接地毯式狗刨搜寻,捡了一把破枪。

  毒圈开始缩小,海边停靠着一艘二人小游艇,她迅速上船,然而还未开启游艇,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正准备回身举枪……

  “砰!——”

  一声枪声。

  “我去……”曲惜珊低骂一声,“又死了!”

  半小时坐了八、九趟飞机,阿联酋航空都没这么阔绰!

  这游戏有毒吧?

  她一把扯掉挂在脖子上的耳机,没好气地将手机砸在腿上,气鼓鼓地抬起头。

  曲惜珊:“…………”

  地铁车厢对面的大爷眯着眼睛看着她,整个就一地铁老爷爷看手机.jpg的现场直播版。

  ——瞧瞧这些年轻人,这一天天的,又疯了一个。

  曲惜珊尴尬地低下头,缩着脖子抬了抬手,干咳一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大爷也没再盯着她看,只继续闭目养神,手里的两颗核桃盘得油光水滑,“哒哒”直响。

  “前方到站终点站,鲸落湾码头,请下车的乘客提前做好准备……”

  地铁报站打破了车厢内的尴尬。

  曲惜珊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正检查随身物品,这时,手机收到一条消息。

  曲惜珊疑惑地拿出手机。

  这个点能发信息的,要么是通宵还没睡的,要么就是10086。

  然而只看了一眼,她的眉头就紧蹙起来。

  是她那个只在位六个小时就寿终正寝的“前男友”——梁听洲。

  梁听洲追了曲惜珊大半年,凭借着他锲而不舍的精神和她塑料闺蜜的牵线搭桥,终于在上个月月底的时候,曲惜珊答应和他交往试一试。

  然而中午十二点刚确立关系,晚上六点她就撞见梁听洲搂着她的塑料闺蜜从一家小旅馆走出来。

  啧啧,俩人跟连体婴似的难舍难分。

  简直不用现场观摩,就能脑补出那副“距离只剩下负几厘米”的画面。

  多么令人窒息的操作。

  简直就是电视机御用素材。

  【梁听洲】:惜珊,你能听我解释吗?

  曲惜珊只看了一眼,便不耐烦直接删掉信息,然而下一秒,手机就开始不停地震动。

  【梁听洲】:惜珊,你怎么不回信息?

  【梁听洲】:你能给我个机会道歉吗?

  【梁听洲】:你很忙吗?

  【梁听洲】:惜珊你在做什么?

  ……

  ……

  曲惜珊退出消息界面的时候,莫名想去拨号界面按个110。

  仔细思忖之下,她眉头越来越紧,想了想,嘴角一勾,手指飞快敲着屏幕。

  【 曲惜珊】:做|爱。

  输入框化作一个小信封飞了出去。

  发完之后,很好,对面没再回复了。

  曲惜珊敲了敲发麻的后肩,心情舒坦得简直像在高速公路上开着蓝翔挖掘机呼啸而过!

  还顺带连这海王大渣男的头都铲平了!

  -

  早上的风有点大,下了地铁之后,曲惜珊拢了拢衣领,掩面朝鲸落湾码头一侧的大路走去。

  这条路是一条旅游景点商业街,商铺错落有致,世界各地的游客络绎不绝。

  更关键的是,这里是赫赫有名的世界顶级邮轮巨头公司——世洋之心邮轮集团的总部基地。

  站在鲸落湾码头,稍稍抬眼,就能看见世洋之心那栋高耸入云、极具视觉冲击力的办公大楼。

  混凝土高楼,可拆卸的尖顶,巨大的双层玻璃幕墙,天气晴朗的时候,一百公里外远观都可以看到滨城这栋标志性的建筑。

  曲惜珊瞥过那栋高楼,匆匆走进一个不起眼的小门面,顶头挂了个田园风情的木招牌——“阅航观鲸”。

  公司门面虽小,里面却别有洞天。

  满墙都是各类奖项,客人与鲸鱼的同框,游艇出海的照片。

  四五个同为观鲸向导的同事围在一起讨论着,曲惜珊跟他们打了个招呼,也立刻淹没在一片叽叽喳喳声中。

  一个同事刷着抖音,正巧刷到世洋之心董事长裴复礼参加梦想号邮轮首航的视频。

  几个人又是一顿聊骚。

  “啧啧,BGM一出来,我就知道家父出场了。”

  “听说裴爸爸是有个儿子的?刚从国外回来,才二十五岁。”

  “没错,裴知谨嘛,一回来就空降世洋之心的高层,妥妥的霸道总裁啊。”

  “而且特别帅,又帅又多金。”

  “啧啧,国民老公,要是能嫁给这种人,得生活在童话里吧?”

  ……

  曲惜珊在一旁听着,憋着气嗤笑了一声。

  这么快就换爸爸了,马爸爸不香吗?

  逢年过节给你发几分钱红包,不认识你还给你花呗借钱。

  就……

  不香吗?

  一个同事瞥见曲惜珊来了,转身便拿了一张纸递过来,“曲惜珊,去客务部领新的救生衣。”

  她接过来,粗略看了一眼,道:“好。”

  同事说完就继续与其他人嬉聊,不再理会她。

  曲惜珊是滨城大学海洋生态学的大四学生,为了攒义工时间和拿雇主推荐信申请美国C大的硕士,便用空闲的时间,给观鲸公司做向导。

  整个观鲸公司只有她是来做义工的,于是这些琐事都堆在了她的头上。

  出门跟几个熟悉的商铺老板寒暄了几句,曲惜珊便穿上防风衣,往客务部的方向走去。

  清晨时分,码头空荡荡的,只有几十艘或大或小的游艇整整齐齐停靠在一起。

  一艘游艇上,两个水手正做着热机检查。

  转速上两千的时候,尾部两个发动机轰得“隆隆”响。

  曲惜珊取完新的救生衣,放置在十数艘游艇上,便与码头值班经理打了个招呼,往办公楼的 方向走去。

  刚走上海边栈道,一个男人忽地就出现在她面前,严严实实挡住了她的去路,“惜珊。”

  曲惜珊顿时愣住,抬眼之间,男人那憔悴的面容和胡子拉碴的模样让她不由往后退了半步。

  “……梁听洲?”

  刚发完讯息,没多久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了,所以这人是自带GPS卫星导航系统吗?

  曲惜珊冷冷看了他一眼,绕过他就往办公楼快步走去。

  梁听洲赶忙伸手拉住她,“惜珊,你听我解释。”

  “放手……”

  “惜珊,我那天喝多了……”

  “梁听洲,放手!”

  “惜珊,你就不能好好听我解释一次吗?真的是她先勾引我的……”

  来了来了!

  自己一句话没说呢,渣男万金油语录已经跟弹幕似的一条一条往外狂喷了。

  有这闲功夫你怎么不去卖竹鼠或者暴打嘤嘤怪呢?

  曲惜珊甩开他的手,紧蹙着眉头,越来越不耐烦,她冷言道:“梁听洲,你脚踏两条船还死不认账的时候,你在我这就已经进火葬场了!”

  她顿了顿,似乎觉得火候不到,又加了句,“不对,火葬场都懒得烧你,你这种人,焚化炉都会吐!”

  梁听洲见她态度坚决,他垂眼,做了什么重大决策一般,急促道:“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没有不认账,我心尖尖上都是你……”

  曲惜珊简直要自闭了。

  心尖尖?……

  你是个榴莲吗?

  心尖尖上戳那么多人?

  幸好宽大的防风衣将曲惜珊罩得严严实实,否则,她还真码不准给这狗男人来上一脚。

  她不耐烦道:“真不好意思,我心尖尖上可没你。”

  见不远处零星路过几个扛着长|枪短炮的游客,她低声道:“梁听洲,我现在没时间在这跟你过家家,你赶紧走。”

  她一把推开他,大步离开,生怕他再说什么不着边际的话来给她添堵。

  梁听洲几步上前,又拦住她。

  他两眼满是急躁,却又不得不压下情绪,“惜珊,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

  “我用不着你道歉。”

  “我只是犯了一个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你原谅我这一次……”

  “…………???”

  不懂就问,这句话是国家为渣男统一发放的吗?

  怎么一个个说出来这都么大言不惭,跟小时候背诵“日照香炉生紫烟”一样自然又流利。

  再配上这真挚的眼神,隔壁老王家瞎了二十年的老奶奶都要信了!

  只恨滨城不是上海。

  这年头垃圾都要分类,但曲惜珊宁愿花一小时来分类垃圾,也不愿意花一秒钟来分类渣男。

  笼统来说。

  有呼吸,渣男。

  没呼吸,死渣男。

  她深深吸了一气,将声音都堵在喉咙口,几乎是用尽全力道一鼓作气道:“你给我,滚!!!——”

  骂完,曲惜珊只觉得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舒坦了……

  梁听洲顿时滞住。

  晨曦里,初升的朝阳终于全部露出了海平面,一束阳光射过了,晃得他睁不开眼睛。

  他没料到曲惜珊的决绝,他只是来服个软认个错,这个局面并不是他想要的。

  软的不行,那就用强的。

  情|欲使然,让他荷尔蒙作祟。

  他忽地上前,就想要抱住她。

  曲惜珊一惊,连忙后退几步,“梁听洲!你干什么?!”

  正准备一脚踹开他,身后忽然传来脚步踩在栈道木板上的声音,深深浅浅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微风下,淡淡的烟草味混着冷杉雪松的香味,随风沁了过来。

  一个高大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身后。

  大批量的客人还没来,空旷的栈道上,除了他们,只这一个男人,格外显眼。

  早上的薄雾还未退散,低沉地压在满是浅霜的地面上。

  海平面的一缕阳光照在低沉的雾上,将那个身影勾勒得十分鲜明。

  侧影冷峻硬朗,轮廓棱角分明。

  手中一根香烟,散着烟圈,飘入薄雾。

  袅袅轻烟,混着还未散开的晨雾,在微露曦光之下,隐约残影的烟霾,连视线模糊了。

  似乎是注意到了曲惜珊的目光,男人偏过头来。

  两个人视线相撞,他直接略过了她,掐灭了手中的烟,仿佛刚才看到的就是一团空气。

  “…………”

  梁听洲见她怔住,第一个反应就是这男人是来找她的,“惜珊,他是谁?”

  曲惜珊回过神来诧异地瞪着他。

  她怎么知道他是谁?

  她又不是小区大门口的人脸识别系统,还能是个人都认识?

  曲惜珊狠狠踹了他一脚,“梁听洲,游客都来了,我在工作呢,你要是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一旁的男人从容如常,镇定自若。

  撞见一男一女在这里争执不下,也没有半分的尴尬之色。

  只静静地看着平静的海面……

  远处,旭日东升,雾气渐薄。

  海平面上的雾,在清晨微风的吹拂下,渐渐消散开来。

  一艘“公主”号邮轮,披着淡淡橘黄色的日出曦光,缓缓从迷雾中开过,巨大的船身稳稳在海面上漾起一条涟漪。

  男人拿出手机,拍下一张“公主”号邮轮满身霞彩的照片,宁静致远。

  不远处已经有旅游团的声音喧然而至,梁听洲瞥了一眼栈道一侧的那个高大男人,低声道:“惜珊,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

  看来死缠烂打已经不足以完整概括梁听洲这个人了。

  简直就是阴魂不散。

  曲惜珊在心中压下一万头奔腾而过的草泥马,沉声道:“好,可以。”

  梁听洲眼眸倏忽一亮,他垂眼凝视着她,哽声道:“惜珊,我以后再也不会……”

  “别说那些没用的。”

  曲惜珊打断他。

  梁听洲:“……?”

  她微微阖了阖眼,伸出一只手,指着远处那艘“公主”号邮轮。

  晨曦之下,平静的海面倒映着邮轮上那些极具奢华的娱乐设施。

  一夜的北风霜华,还尚未洗涤欲情欢纵的活色生香。

  一早的露水晨曦,也还未唤醒深夜温存的纸醉金迷。

  邮轮趋近码头, 最动人的笛声长鸣,逐渐安静。

  曲惜珊笑了笑,笑声中带着讽刺与挑衅,“梁听洲,你什么时候买得起它,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她说完,再也不多看一眼,一把推开他,疾步离去。

  几十亿美金的豪华邮轮?

  把他卖了都买不起。

  把他全家卖了都买不起。

  梁听洲,你做梦去吧!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鲸落你心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鲸落你心》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鲸落你心》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鲸落你心》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