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海王从良变娇妻

[快穿]海王从良变娇妻

作者:鱼缸儿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玄幻奇幻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26 14:41:41 人气:6

[快穿]海王从良变娇妻简介:季路言被高人断言活不过30岁,而后进了快穿自救系统,去攻略前世“冤家”保命。系统给他100次快穿机会,不成功就死绝。 季路言:“这有何难?”他可是顶级高富帅,女星围着团团转的万人迷,攻略一个小东西还不是手到擒来? 然而,快穿99次了,前世冤家是谁?不知道。系统剧情有吗?不详。金手指给不给?敢要就给。 季路言:“我忏悔!”他下定决心,不管攻略对象是什么属性,他毕生的海浪里只取这一瓢救命水。 结果,攻略对象的属性一言难尽……一人化身:鲜肉,太子,神龙,进步青年,还有亲弟弟?!三个月一变身,性情大变还不存进度,咋办? 季路言:“老攻,我应天受命,三从四德,求你爱我!” 季路言追夫火葬场,重回现实,海王从良变娇妻,可是,系统根本就不存在…… *海王万人迷花孔雀受×性情多变实则是个腹黑憨子攻
[快穿]海王从良变娇妻最新章节:番外2 婚后

《[快穿]海王从良变娇妻》章节试读

  冰冷的声音轻描淡写:“系统故障,搞错了,再来。”

  再来什么?季路言心里很是不安,他迄今为止穿越多少次了?

  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系统头一次回答了季路言识海里的质问。

  系统提示:“第99次穿越,晴天,草地。”

  怎么又是晴天,还在草地?不知不觉中,他已经穿越99次了?那高僧的话全都应验了,是不是这次再遇不到那前世今生的孽缘,他在现实中就真要彻底谢幕了?

  他之前对穿越里的死亡无所谓,只是因为每三个月都有一次“惨死”,再无缝对接下一场“重生”,生生死死的抡了他无数回,他只能自欺欺人地听之任之。

  但穿越满一百次,他将会在现实世界里彻底死透……

  他不能死,作为曾经风光无限的海城首富之子,家里的金山和香火还等着他来继承!

  不等季路言在识海里继续咆哮,眼前突来一阵虚晃,满目的黑暗顷刻变为一片白芒,风声呼啸入耳。

  第99次穿越,骤然间开始了!

  季路言艰难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趴在一片草地上。入眼的是草长莺飞的光景,肺腑所感的也是沁人心脾的清香,如此心旷神怡……

  唉?这不是上一场穿越的开场吗?他竟又穿回片场了?

  那这回,他……穿成了个人了吗?

  季路言胆战心惊地动了动身子,继而长舒一口气。

  劫后余生般的脱力,让他一时半刻无法起身,索性破罐破摔地趴在地上。

  前后大概十来分钟,他连续穿越了三场,回回“见光死”,这都是托了那狗“快穿自救系统”的“福”,但罪魁祸……咳,一切的开端,还是那云台寺的老住持的“神机妙算”,说他有一场三十大劫。

  据说他的上一世在民国年间,也是个家缠万贯的人中龙凤,可惜欠了自家小伙计的情债。小伙计被人伦世俗逼上绝路,却带着对他无悔的深情……跳错了井。

  情人井变咒怨井,所以便有了他上一世的“不得好死”和今生的“生不如死”。

  上一世的事情他无从得知,就这样,季路言在三十岁生日前几个钟头,被一把开心果摔进了ICU,成了植物人,紧接着就进了这快穿自救系统里,来攻略前世今生的“命中注定”。

  只有“命中注定”当面、亲口、真心实意地对他说“我爱你”,两个人牵手成功,他才能在现实中活过来。

  老住持当时说的信誓旦旦,声情并茂道,“轮回”里会有“无根之音”提示他,何时去往何方做何任务。听起来没有任何难度。

  可敢情好,“轮回”就是快穿自救系统。“无根之音”就是系统的提示音。

  “呸!”

  现在想来,季路言就恨不得啐那狗系统一口。他本是想连带那老住持一道唾弃的,只是实打实的“生不如死”,让他再也不敢口出狂言,冒犯菩提佛祖。

  系统说,会给提示、给福利、给金手指。

  所谓的提示——时间地点没溜儿,人物事件不详,还总迟到早退。就拿十来分钟前来说,系统当时的提示是:“明日,路边”。

  然后他就被“送”到了某个世界里。但当时,他穿越的对象是:白花花的光溜身子,碗口粗的小蛮腰,是一“楚腰盈盈”的……

  大、白、母、长虫!

  刚巧从远处走来了一群长袍大褂的古代人,季路言冲着自己那么醒目的身姿,当即认为他穿越到神话爱情《白蛇传》里,也顾不得多想是谁的剧情,一心求生,便飞奔去找“许仙”大团圆。可谁知,“许仙”突然停下脚步,转头面向身后众人暴喝一声道:“几百人的队伍,何惧一条蛇?”

  说时迟那时快,他眼见“许仙”行云流水地转身、助跑、拔刀、跳起……劈向了自己!

  季路言:“……”

  大白蛇,卒。

  鉴于狗系统的迟到早退,季路言有幸死了个明白——

  “许仙”高举起沾着鲜血的宝剑,慷慨激昂地冲身后数百人道:“弟兄们,去筑骊山墓,必贻误工期,误工期是死,造反倒是死里求生的唯一出路!”

  季路言:“!”

  把造反起义的刘邦当做是许仙,他就这么被秒杀了。

  这时系统才来了一句:“啊,剧情没必要了。下一场,四月丙子日,台阶上。”

  当他再次恢复意识,只见自己手托一盘烤鱼,耳边是惊天动地的喊叫:

  “抓——刺——客!”

  季路言赶紧抬起头来,瞬间又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大刀朝他劈来!

  “逃!”他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声音,但下一刻,他竟然手脚不听使唤地卧倒了!他为什么要卧倒?

  因为金手指。

  这金手指歹毒得很——从上一场穿越中随机选一个技能,不要不行,要了,就死得更快更惨。

  上一回他是一条大白蛇,要逃命的时候,本能的就趴在地上扭臀摆尾往前窜,可是他还没窜出去几公分,就又被人一刀抹了脖子。

  想他“生前”好风光,是多么众星捧月的耀眼存在。无数男男女女对他“海城一枝花”趋之若鹜,而他只晓得挥金如土,醉生梦死,追波逐浪。

  然则无数次苟且偷生、灰头土脸的穿越,已经让他对死亡“慷慨从容”,心中唯有无情嘲讽:系统莫不是黔驴技穷了?接连给出抄袭剧情不说,还一次比一次赶时间。

  话音未落,系统赶场似的提示再次响起:

  “刚才的剧情还没准备好,那么……我们还是接着走下一场吧。晴天,草地。”

  闻声,季路言脑子一空,眼前一黑。

  待他再睁眼的时候,便是和此时此刻一模一样的场景。就在上一回的穿越里,他又穿成了一条白蛇,小号的。

  为何会出现雷同剧情?莫不是“命中注定”出现的前兆?

  当他抬起小细脖子往前望去,果不其然,远远走来一位青年才俊。那人穿着青布衣衫,携着一身朗朗清然之气向他走来。

  一阵风吹来,青草花香,仿佛一切未来可期。谁知突然间,清香减退,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幽幽的烤鱼香气……

  季路言心中暗道不妙,这是金手指让他对烤鱼气味情有独钟了!但此时,他的身子已经不受控制地蹿了出去,大有化仙腾飞之姿!

  他就像一块被扔出去的牛皮糖,一下子贴在了“许仙”的怀中。

  关于“命中注定”的唯一的信息,就是那人心口有一枚红豆大小的朱砂痣。季路言正要借机检查,便听见肝胆俱裂的惨叫:

  “啊!蛇、蛇——!”

  一阵天旋地转突然袭来。有人倒拎着他衿贵的尾巴,把他大头朝下提了起来。不待让人喘口气,他这可怜的小白蛇就被扔在地上,给人乱棍打死了。

  系统回收迟到,让季路言再次“死”了个明白——

  一群现代模样的人冲了上来,为首的是一个戴眼镜的后背油头,这眼镜哥一把搂住“许仙”,浑身哆嗦地问道:“河洲,河洲你没事吧?道具组是怎么回事?白蛇怎么会是活的?赶紧拿去扔了!”

  名唤河洲的人,吓得跌坐在地,脸色煞白看着眼镜哥道:“小明哥,等等,这蛇……扔了可惜,据说泡酒对身体好,我想……”

  眼镜哥连拍大腿:“苏河洲!你发什么癔症?醒醒吧!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你要哪儿伤了我怎么跟菁姐交代?做你的经纪人真是……”

  好么,原来是在拍戏!季路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三穿三杀居然还被那狗“许仙”惦记用他来泡酒!然而他再是想寻仇也无济于事了。

  系统冷不丁将他回收,并插话:“抱歉,系统故障中……请稍等。”

  “……”季路言:“狗系统不得好死!”

  想来这快穿也真是够快,让人连句台词都没有,甚至周遭是个什么光景都来不及看清,就剧终杀青了。只是他的攻略对象姓谁名谁,年方几何,身高模样,季路言到现在依旧一概不知。

  总归是没有遇上,否则,何来他眼前第99次穿越?

  就在这时,季路言身后突然传出一道“晴天霹雳”:

  “小季,你趴在草地里做什么?等着喂蚊子吗?都几点了,赶紧去安排盒饭!”

  说话的是制片主任,见自己的手下正不务正业地趴在地上,心里很是不满。

  同一时间,正在自暴自弃和死马当活马医之间游走的季路言,接受到一句话剧情——“你是生活制片人”。

  天无绝人之路!若他现在是生活制片人,就意味着全剧组的吃喝拉撒都是他说了算,那他想看谁的心口还不是近水楼台?

  可这一次,他的攻略对象会出现吗?

  季路言仿佛听见了生命的倒计时,连忙归置起自己那点儿支离破碎的斗志,飞快起身,只是还没等他摆出一个风流潇洒的姿态出来,制片主任又发话了:“你这一脸泥像什么样子?邋遢死了,赶紧去处理干净!今天大明星李菁菁入组,你可千万别掉链子,衣食住行都打点妥当,若是出了岔子,我看你怎么收场!”

  “哎哎哎,保证完成任务,请领导放心!”季路言立正赔笑。

  这要是换做以前,谁敢这么跟他说话?但如今性命攸关,人在系统的屋檐下,低眉顺眼那叫识时务,不丢人。

  “那什么,”制片主任盘着手里的菩提珠子,眼神从狐疑到闪金光,“你以前就长这样?怎么……”

  其实季路言自己也不清楚,总之他每到一个世界,无论是以什么形态现身,“当地”人、畜都对他不陌生,就好像他本身就在那个世界里一直生活,只是有幸做人的时候,难免会被人赞叹长相,但从未有人质疑过他的身份来历。

  他自然知道对方接下来要说什么,于是赶紧蹭掉脸上的泥灰,琢磨出一副纯情无辜的模样。只可惜,季路言的长相实在和纯情不搭边,即便一身狼狈,那也是火山灰都蒙不住的东海明珠,“艳”光四射。

  制片主任一瞧他那眼角泛波的模样,生生看出了褒姒抹泪软人心肠的邪乎劲儿来。他疑是自己撞了邪,猛地甩了甩头,才惊醒眼前人是个个头高出他许多的精壮小伙儿。

  制片主任叹了口气,心里大概有了眉目,于是凑近,拍了拍季路言的后背道:

  “小季,你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的,是因为听说李菁菁要入组了吧?别担心,你呢,就做好自己的,少在那女人面前出现就是了。

  她就好长得好的小伙儿,可没办法,谁让人家有那资本呢。不过听说,她最近寻上了个新人,唉,就是这部戏的男主,演‘许仙’的那个苏河洲,眼下正热乎呢,应该不会看到你这儿来,你这样糟践自己是何苦?扮丑轮不到你,别反而惹了人注意。”

  “领导说的是,我都听您的!”

  季路言嘴上继续哄人,就他以前那道行,瘸子都能哄成飞人了。

  可他心里却计较起来:苏河洲?河州?就是经纪人打死我穿成的小白蛇,吓得屁滚尿流,还惦记拿我蛇身泡酒的那个?

  是那个白白浪费我一次穿越机会的狗东西?!

  哟,深藏不露啊,就那又怂又蠢的德行,还玩起潜规则了?呵,等老子找到你,先跟你算账!没办法,系统我抓不到,只能先算在你头上了,反正我也没两回活的了,玉石俱焚也好,死了也要拉上个垫背的也罢,总之,等我检查完……

  季路言心中突然一顿,呼吸几乎骤停。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快穿]海王从良变娇妻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快穿]海王从良变娇妻》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快穿]海王从良变娇妻》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快穿]海王从良变娇妻》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