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Alpha们都想独占我

顶级Alpha们都想独占我

作者:噤非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26 14:58:40 人气:5

顶级Alpha们都想独占我简介:云商一觉醒来,倒霉失身。 他气急败坏:淦!权当被狗啃了。 结果两个月后—— 医生一脸慈爱地递给他一张检查结果:“恭喜你,怀孕了。” 云商:?!! 他要让那拱了他的狗男人断子绝孙。 经过一番调查,他成功锁定四位嫌疑人,然后挨个上门找茬。 起初—— 某娱乐行业大佬:从社会地位来讲,你对我蓄意不轨的可能性比较大。 某房产大鳄:想要钱直说,别磨磨唧唧的。 某检察官:如果这是你的阴谋,想拖我下水,那么传票在路上了,请个好点的律师。 某飞行员被他爹押过来认崽,他表示:不是吧,还没确定是我的孩子,为什么要我负责? 后来—— 某娱乐行业大佬:是我的,不是的话这个帽子我戴了,亲爹丢去喂鱼。 云商:记得当初要被丢去喂鱼的好像是我? 某房产巨鳄:我几千亿身家,你凭什么看不上我,过来!主动点。 云商:对,当初说我是相中你家产的人不是你。 某检察官:孩子,我的,大人,也是我的。 云商:孩子,我的,大人,自由人,不受任何人或事物约束。 某飞行员:B超里看这孩子眼睛像我,都是两只,我没得跑。 云商:猩猩也有两只眼,你也没得跑。 云商面对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四个野爹: 勿cue,我只想独自美丽。
顶级Alpha们都想独占我最新章节:第64章 番外。

《顶级Alpha们都想独占我》章节试读

  “医生,我最近经常反胃,食欲不振,头晕。”

  医生抬眼:“是不是还嗜睡。”

  “对,睡多久都感觉困。”

  医生垂眼,在报告单上刷刷写下几个大字:“是不是还想吃点酸的。”

  “对,我不会得胃癌了吧?”

  医生撕下报告单,大手一摆,将报告单怼过去:“去产科挂号。”

  “哦好。”男孩随手拿过报告单,刚要走——

  “产科?!”男孩瞪大了双眼,细软的睫毛随着眼睛瞪大的动作微微发颤。

  ****

  云商坐在产科大厅前的长椅上,捂着嘴,头顶落下道道阴影,看起来就像动画片里的条形码。

  来来往往的行人路过他身边时都忍不住回头偷瞄两眼,刚想上前要个联系方式,又看他坐在产科前,只能在心中忿忿感叹一句:

  “狗日的世道!漂亮的Omega都是别人家的。”

  而云商,周遭百米内都是一片阴郁。

  他捏着诊断书的手几乎抖成筛糠。

  诊断书结论栏中“已怀孕四周”五个大字犹如重拳出击,刚才要不是有保安拦着,产科医生本就稀疏的头顶都要被他薅秃。

  怎么就……揣了个崽呢?

  而且,崽他爹,是谁?

  那晚模糊的印象中,只有精健白皙的胸膛在自己醉眼朦胧中上下起伏,细密的痛感把自己甩的像是风雨中摇曳的枯叶,但任凭自己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当晚在自己身上做运动的人到底长什么样。

  医生说,虽然检测不出具体基因,但明显能看出胚胎基因非常之好,好到令产科所有人都惊叹,所以崽他爹,是个极优质的Alpha没跑,还要自己别绷着张脸,笑一个,这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

  笑你XX!

  午后夹杂着暖意的风轻轻吹过医院大厅前的花坛,温柔的阳光普照大地,就在众人都忙着享受这静谧的闲暇时光时——

  一声响亮的骂声回旋在医院大厅。

  “我才二十二岁啊……狗娘养的(消音),你敢睡我,别让我查出来你是谁,不然要你断子绝孙……”

  明明是很有气势的一句话,但最后一个字俨然变成了气音。

  云商痛骂那个在自己体内留下种、要自己年纪轻轻就莫名带球跑的王八蛋,而手中的诊断书就好像是那个王八蛋,被他撕了个稀巴烂。

  他开始努力回想,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而真正的罪魁祸首,又是哪一个——

  ****

  一个多月前——

  嘈杂的MET酒吧内灯光绚烂辉映,服务生端着酒水果盘穿梭于人群中。

  MET向来不缺人,但像今晚这样人头攒动连一只蚂蚁都挤不进来的盛况,倒是头一次。

  裁剪精致的衬衫和西服马甲包裹着细条的腰身,微微敞开的领口露出大片白皙滑腻的肌肤,银制的耳线垂在锁骨间,莫名染上一□□味。

  “累了吧,今晚人太多了,来,喝点饮料润润嗓子。”

  吧台里站了个酒保,随手擦了把桌子,从底下拿出一杯冰蓝色的特调放在桌面,粉色的灯光投在冰蓝之上,意外的好看。

  云商关掉无线耳机,单手撑着吧台,拿过那杯蓝色地特调,冲酒保扬了扬,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疲惫的微红。

  “谢了。”

  他仰起头,端着酒杯一饮而尽。

  暖色的灯光拂在云商的脸上,将他纤长卷翘的睫毛都染成淡淡的粉色。

  淡蓝色的水珠顺着嘴角滑下,从脖颈上划出优雅的弧度,浸入颈窝中。

  云商放下杯子,随手抽过纸巾擦了擦流出来的水汁,目光始终在身后的人群中游离,全然没有注意到对面酒保脸上那意味深长的笑。

  “今天人多,本来我休息,但老板说人手不够,让我来帮忙。”云商打开无线耳机,就听到里面传来二号桌客人的呼叫。

  “可不是,也不知道他们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说是今晚会有好几个极优类的Alpha光顾,一个个就像疯了一样,上学的上班的全都挤过来了。”酒保1说着,还看了眼手表,“都两点多了,也没见着传说中的极优A,我看多半是不会来了。”

  云商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在心中把这几个传谣的王八蛋骂了千万遍。

  本来赶上发情期就燥得慌,难得能休息两天,结果老板一句“今晚工资双倍”就把自己给喊了过来。

  临走前吃了一整板便宜的抑制剂才勉强给控制住身体的不适,但这种药对身体伤害很大,说是吃太多会影响日后生育。

  但没办法,自己需要钱,高额学费以及父亲临死前被合伙人摆了一道欠下的员工薪水,都等着自己这微薄的兼职费用来偿还。

  心中有怨言,本就因为小时候那事儿对这些Alpha横竖看不顺眼,又因为这莫名其妙的不知是否真的存在的极优A们忙得一个脑袋两个大,他现在对于所谓的Alpha真是一点好没有。

  “十三号桌客人的杰克丹尼和果盘怎么还没上。”耳机里传来同事略带怒意的质问。

  云商愣了下,想起来十三号桌是自己负责的客人,而这会儿脑袋昏昏沉沉的,差点就把这茬给忘了。

  他将玻璃杯推回给酒保1,系上衬衣最顶端的纽扣,道:“我先去忙了。”

  望着云商离去的背影,旁边的酒保2也跟着凑了上来,笑得贱兮兮的:

  “诶你发现没有,这小子最近越来越勾人了,那小脸白的,小腰细的。”

  酒保1用手肘捅了捅对方:“你准备的那玩意儿我已经放他刚喝的饮料里了,今晚也让你尝尝味道。”

  两人交换一个“我懂我懂,好兄弟!”的目光,接着不约而同笑成一朵菊花。

  十三号桌的客人是这边常客,算是熟面孔,都是交际圈里比较有名的名A名O,见到云商,都同他热情地打招呼。

  “不是说今天休息?怎么过来了?”

  云商将酒杯放下,头也不抬道:“今晚忙,加个班。”

  “正好,今晚给你介绍个大佬。”其中一个小O笑道。

  “免了,你多照顾下我们生意就行。”云商面无表情地将酒杯果盘放好,“那我先过去,有事喊我。”

  “别急走嘛,他真的很不错,极优A,追他的人能从这儿排到你们学校门口,他要是真的和你看对眼儿了,你就不用再累死累活出来打工赚学费了。”

  那人说着,手还贼欠地拍了下云商的屁股。

  云商一激灵,回头,淡棕色的瞳孔夹带着一丝怒意:“客人,麻烦你的猪手自重。”

  “呦,你还挺有脾气。”当中一个看起来就不入流的男人不屑笑道,甚至还伸出手,又抓了云商的腰身一把,“碰你就碰你了,别不识抬举,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一个劣性O而已。”

  这会儿云商的火气已经蹿到了头顶,他刚要口吐芬芳,就看旁边领班冲他一个劲儿使眼色,示意他忍一时风平浪静。

  望着这群不怀好意的人,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最终他默默捡起餐盘,表情犹如南极冰层,冷冷骂了句“傻逼”。

  “你!”对方一拍桌子,猛地站起身——

  “呦,龙少,什么事这么大火气。”

  嘈杂中,传来语意轻佻的一声。

  云商循声望过去,还不等看清来人,就听人群中忽然爆发一阵惊呼,紧接着,不少人都随着涌过来。

  身材薄健颀长的男人从入口款款走来,伴随着酒吧内的音乐意外地走出了节奏感。

  “铭臣,你可算来了,等你老半天。”刚才还在这里仗势欺人的某A立马换了副面孔,摇着尾巴迎了上去。

  男人穿着宽松的衬衫,衣摆松垮扎进腰带里,扣子开到第三颗,精致的锁骨于薄衬衫下若隐若现,颈间还挂了条小飞机吊坠的白金项链。

  浓烈的水仙花信息素霎时间于空气中蔓延开来。

  云商的心脏猛地一滞,呼吸渐渐急促,嘴边的空气像是疾速被抽离一般,窒息感上涌——

  他捂住心口,瞪大眼睛看着这个令他极度不舒服的人。

  不应该啊,明明已经吃过抑制剂了,为什么还是会对Alpha的信息素起了反应。

  在这个世界里,ABO三种性别分为四个等级,依次是劣性、良性、优性和极优,基因越好信息素也会越强烈,但同时,越是优质的AO越会控制信息素的散发,这样可以给自身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但刚进来的这个人,很明显,信息素非常高级浓烈,是全世界为数不多的极优A,但他并没有控制隐藏自己的信息素,而是任由它在空气中散发。

  云商直接就在心里给他盖戳“骚包”。

  那个男人一抬头,也看到了云商,唇角微微勾起邪魅的弧度,接着在卡座里坐好,冲着云商勾勾手指。

  云商虽不情愿,但碍不住领班冲他使眼色使的眼睛都快眨成抽风,只好冷着张小脸走过去。

  “客人您有什么需要?”虽然言辞是礼貌的,但语气却不那么讨巧。

  那个被称作“铭臣”的男人自顾将淡茶色的杰克丹尼倒进酒杯中,兑了点雪碧,夹了两块冰块进去,杯子一晃,就晃到了云商面前。

  他笑得春风得意:“既然是做服务行业的,本着顾客至上的理念,是不是该为你刚才的不敬罚酒三杯呢。”

  云商冷笑一声:“您别倒打一耙,是客人动手动脚在先,我是服务生,不是陪酒少爷,我没这个义务。”

  男人把酒杯往桌上一放,优雅翘起二郎腿,忽然抬手拉过云商,这人高马大的,云商一时重心不稳,直接跌坐在男人身边。

  他忙站起身,要走。

  “别急走,我没说你是陪酒少爷,但赔不是,不过分吧。”男人笑起来的时候两只眼睛都眯成了新月一般,暧昧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原本精致的五官倒有些模糊不清。

  朦胧中,即使云商很讨厌这种自以为是又高高在上的Alpha,可不得不说,这人长得真好看,以至于,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见云商望着自己发起呆,男人轻笑一声,举着酒杯凑到云商耳边,温热的气息拂过耳际。

  “虽然是个劣性O,但你的脸我还蛮喜欢,喝点酒,一会儿房间等我,哦对了,我叫沈铭臣,你呢。”

  说着,他将酒杯怼在了云商唇边。

  冰凉的杯口刺激了嘴唇,云商这才如梦初醒,脑袋一阵发疼,他嫌恶地推开沈铭臣的手,捂着嘴巴站起身,却忽然感受到一只温热的手掌附在自己腰身上,不重不轻暧昧地揉捏着。

  “你!”云商眉头紧蹙,他使劲扒拉开沈铭臣那只不老实的手,邪火上涌,几乎失去了理智一般。

  他夺过沈铭臣手中的杯子,用力摔在地上。

  杯子霎时间四分五裂,玻璃碴乱飞,碎片跳起划过沈铭臣的脸,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碍眼的划痕。

  人群中响起尖叫声,议论如同海潮般铺天盖地涌来。

  “你怎么回事!人家请你喝酒是看得起你,装什么贞洁烈男?”沈铭臣还没说什么,倒是他的朋友不干了。

  云商将指尖的酒渍随手擦在制服上,扶着沙发,踉跄着往外走。

  几人见势,要上来拦,却被沈铭臣喊住。

  “算了。”他掸掸衣服上的碎玻璃,笑得乖张,“我们又不是流氓恶霸,随他去。”

  云商撑着沉重的身体走回吧台,还不等坐下休息会儿,领班又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

  “你真是!”他指着云商的鼻子,恨铁不成钢,脏话在喉咙里滚了几圈但又咽了回去,“你吃错药了?!平时不是表现挺好的么,还摔客人酒,你可真能耐,要不是今晚缺人手,我就让你赶紧滚蛋!”

  云商的脑袋一片混乱,根本没听清领班到底说了什么。

  “别愣着了,赶紧的,二十二号桌送酒,你可别再出岔子了,不然老板怪罪下来我可保不了你。”

  云商极力遏制住想吐的欲望,浑浑噩噩站起身进了后台。

  在后台等厨师切果盘的时候,却又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但云商无暇顾及,脑袋越来越疼像要裂开一般,奇怪的感觉在身体里流窜,好像有什么东西马上要穿过皮肤涌出。

  下/身一阵异样感,云商自己都不知道,此时他的脸漫着两坨绯红,眼神也渐渐迷离。

  厨师端出果盘火急火燎交到云商手上又继续回去忙自己的事。

  云商现在严重怀疑买的抑制剂根本就是过了期的或者是假冒伪劣产品,不然不可能一点作用都没有。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顶级Alpha们都想独占我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顶级Alpha们都想独占我》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顶级Alpha们都想独占我》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顶级Alpha们都想独占我》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