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捡回来的豪门小娇妻

农民工捡回来的豪门小娇妻

作者:简单贰壹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26 16:33:52 人气:10

农民工捡回来的豪门小娇妻简介:江白富家子弟,乖巧文静心性纯良与世无争,却在订婚当日被情敌陷害,让未婚夫悔婚父母颜面扫地,被赶出家门流落街头。   被一个农民工捡回去,在这里他体会到什么是温暖与尊重,却也让他知道底层农民工的辛苦。   江白不忍吸食他人血汗,准备依靠双手从底层做起,自食其力养活自己,不成为好心农民工的拖累。   却是让农民工百般心疼,眼含不忍的劝解:小白,你怎么受得了辛苦,跟我回家让我来养你。   江白笑的眉眼弯弯,向农民工举手保证:别人能忍受的辛苦我也一定能受,我也能养你。   他心里想的却是:你给予我温暖与呵护,我陪你并肩奋斗。
农民工捡回来的豪门小娇妻最新章节:第87章

《农民工捡回来的豪门小娇妻》章节试读

  盛夏的夜晚,霓虹灯笼罩整个城市,道路上车水马龙喧嚣热闹。

  “鑫源”大酒店,是秋水市最大最豪华的酒店,是上层社会举行宴会的首选。

  今天是富豪之家,江家二少爷江白与徐家二房长子徐长儒,两个人定婚的日子。

  “好美。”

  江白看着二楼的玫瑰花墙,在亮如白昼的灯光下娇艳欲滴,释放玫瑰独有的艳丽与热情。

  他心里无端舒服一点,轻轻吐出一口气。

  江白抬起右手在一枝枝玫瑰花上轻轻掠过,火红的玫瑰透着张扬热烈,温暖了他烦躁的内心。

  “喜欢就拿一枝。”

  一只大手摘下一枝红艳艳的玫瑰,递到江白眼前,“主人家不会介意。”

  “啊?”

  江白转头看着眼前高大英俊的男人,顿时窘迫的后退半步。

  “拿着。”

  沈少干不由分说,把玫瑰塞给他,“不过是一枝花,喜欢就摘下。”

  “谢谢。”

  江白白皙的脸颊爆红,手里的玫瑰烫手差一点让他扔出去,“我,我就是欣赏……”

  他没想要,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怎么做出这个判断,直接摘下来一枝塞到自己手里。

  江白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有些两难。

  自己可是今天订婚,怎么能要一个陌生男人的玫瑰?

  沈少干看着脸红耳赤的青年,细长的凤眼半眯嘴角露出一丝痞笑,“放心,只是送花没别的意思。”

  他站在二楼这里很久,终于见到一个人,没想到这个漂亮的青年满腹心神都在眼前的玫瑰花墙上面。

  竟然看都没看他一眼,沈少干恶作剧一样,摘下一枝玫瑰送到他手上。

  青年眉眼温顺文静,古典的瓜子脸上一双圆圆的杏眼清澈纯净,沈少干一看就是涉世未深,也不在继续逗下去。

  “哦。”

  江白看着男人离开,脸上的热度渐渐散去,又看看自己手里的玫瑰花,露出温柔的笑意。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送自己花,还是这种方式。

  他再次透过花墙,看到一楼大厅里前来参加订婚宴的人。

  三五成群聚在一起,举着酒杯唇角含笑,不用猜江白就知道,这些人一定趁着机会拉拢关系结交人脉。

  这些上层世家,不论什么场合,也不忘记自己本色,人脉结交作为首选。

  不是谈生意,就是看哪个子弟能力出众,适合彼此联姻期待强强联手,让自己家族在秋水占据不可撼动的地位。

  江白撇撇嘴,知道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找自己,可以找个无人的地方躲会清静,等到订婚仪式开始再出现。

  他转动手里的玫瑰,宴会厅的热闹与繁华,远不如手里娇艳的玫瑰吸引江白。

  “江白。”

  秋逸找了好久,才在二楼找到自己的目标,急忙上前露出一张笑脸攀谈。

  “恭喜。”秋逸笑道:“江二少终于如愿以偿。”

  “你是?”江白侧头不解的眨眨眼。

  什么如愿以偿?自己哪有心愿?

  “秋氏,秋逸。”秋逸介绍自己,“比不过江氏是豪门望族家大业大,只不过是二、三流小世家而已。”

  “哦。”

  江白点头,江家传承几代,确实在秋水商业中是龙头老大的位置,这点他不否认。

  秋逸见他毫不谦虚,直接点头承认,心里嫉妒更甚。

  看着江白一身高定礼服,裹着修长腰身姿态从容的站在自己面前,一副俊美无忧的贵公子模样。

  他心里更是如火焚烧,凭什么?不过是个不被受重视的子弟,在各个世家宴会上都没出现过。

  就因为有个好家世,就抢了自己的爱人,夺去自己嫁入徐家的机会,让自己轮落幕后忍气吞声。

  “若不是今天的订婚宴,还不知道江氏有个二少爷。”秋逸脸上带着微笑,嘴里说出的话却是有点戳心。

  江白打量秋逸一眼,眼里闪过一抹惊艳。

  秋逸有双脉脉含情的桃花眼,无论看谁都带着几分笑意,迷人的眼神任谁也生不起反感。

  “怎么以往没见过?江家的宴会也参加过几次,二少爷怎么没有出现?”秋逸略带好奇的问。

  “不需要出现。”江白诧异的看他一眼。

  他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奇,自己不喜欢又没人要求自己参加,这不是很平常的事。

  “不需要?”秋逸声音突然拔高,“你将来不想去江氏,不掌管家族生意?没有江氏你又有什么?”

  秋逸眼里闪过一丝愤恨,“你这样能配上徐长儒吗?他可是青年才俊,商业奇才。”

  江白蹙眉有些奇怪的看着秋逸,“若是你不满意,去找徐长儒说呀。”

  他心里有些不痛快,若不是三天前才知道自己被安排联姻,江白也不会同意与一个不过见过一面的人订婚。

  江白不想与他再说下去,绕过秋逸打算下楼,继续去做父母要求的听话懂事的乖孩子。

  “等等。”

  江白刚要下楼梯,就被秋逸叫住,还不等他回身,就见一道身影扑下楼梯,他下意识伸手去拉。

  “啊。”

  秋逸从楼梯上滚到一楼,一脸痛苦的看着自己腿,脸色苍白汗水不停的从额头上滴落。

  江白看看自己伸出的双手,诧异又疑惑,不明白秋逸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滚落楼梯。

  热闹的宴会大厅,被秋逸这声惨叫打断,所有人都看向江白和秋逸两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秋逸。”徐长儒率先反应过来,急忙跑到秋逸身前蹲下身,“伤哪了?怎么会摔着?”

  “腿,腿疼。”秋逸咬着牙,脸色越来越苍白嘴唇也失了血色,“我,我只是向江二少恭喜。”

  “你在干什么?”徐长儒突然暴喝,看向江白的眼神充满怒火,“怎么能下此重手,我们早已没关系。”

  秋逸是徐长儒前男友,是众所周知的事,不是什么秘密。

  因为与江家联姻,两人才分手,也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

  秋逸和徐长儒短短几句话,已经说明眼前发生了什么事,而受害者和施暴者也是一目了然。

  “我,我不认识他呀。”江白懵了,一双清澈的眸子带着无措,“他摔倒又与我没关系,你们问他呀。”

  江白隐隐感觉不对,即使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更对秋逸和徐长儒的话不明白,也不准备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冤枉。

  “够了。”徐长儒却是不想再说,任何话在他眼里都是狡辩,“今天订婚取消。”

  他抱起秋逸匆忙离开,对在场的所有人没有留下一个字,用行动表明此刻要去做什么。

  同时,也表明自己态度,还有对江白的愤怒。

  江白看看离开的两人背影,又看看大厅里所有人,可惜没有人给他解惑。

  对于他投过来的目光,所有人下意识躲开。

  江浩海正与徐家掌权人,一起招待亲朋好友,还有商业上的合作伙伴,没有注意这面发生的事。

  等他们反应过来,正好听见徐长儒取消订婚的话,当时就让江浩海下不来台,脸黑的像暴风雨的夜晚。

  “还站着干什么?”江浩海心里憋火,冲着江白气冲冲的喊道:“走。”

  “真是丢人。”杨玉书看着江白的眼神充满嫌恶,“我们江家没你这个儿子,以后别再说是江家人。”

  “妈。”江翰匆匆赶过来,不赞同的看她一眼。

  他听到这里出事急忙从侧厅过来,还不等问情况,就见自己爸怒气冲冲离开,妈又说出这样的话。

  “你别管。”杨玉书拉住江翰,“这就是个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走。”杨玉书不让江翰留下,硬是把他拖出去,“我们江家竟然被人当面取消婚约,脸都丢尽了。”

  江翰不愿意拉扯,看着周围一圈儿人围观,恐怕杨玉书又说出不合时宜的话,眼含失望的看眼江白跟着离开。

  “为什么你们都不问问我。”江白喃喃自语,声音轻的只有他自己听见。

  “抱歉。”徐家人纷纷出现,对参加订婚宴的人表示歉意,把人一一送走。

  无论是什么事,此刻都不是细究的时候,也不能当着所有人面处理,要以后与江家坐下来商谈。

  热闹的宴会大厅,眨眼间安静下来,只有江白依然站在二楼,孤孤单单的没人理会。

  他低着头,露出洁白纤细的后脖颈,嘴唇紧抿唇色暗淡无光,让人看着脆弱又无助。

  手机屏幕突然闪亮,江白呆呆的看了一眼,停顿了一下手指点接通,里面传来江翰的声音。

  “小白,回家。”江翰坐在车上,面对絮絮叨叨的杨玉书,头疼的捏捏眉心,“有事回来再说。”

  “不许回来。”杨玉书听到江翰的话,声音尖细又刻薄,“养了这么多年,就是让他给我们丢人的吗?滚,让他滚,江家的门不许他踏入一步。”

  “我知道了。”江白说了一句,嗓音有些干涩,“不会再回去。”

  他默默挂掉电话,看眼布置喜气的大厅,现在空无一人,自嘲的笑笑,慢慢走下楼梯。

  他走出大厅离开酒店,看到外面霓虹闪烁,街道上来来往往热闹的行人与车辆,一时有些迷茫。

  自己该去哪里?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农民工捡回来的豪门小娇妻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农民工捡回来的豪门小娇妻》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农民工捡回来的豪门小娇妻》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农民工捡回来的豪门小娇妻》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