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出望外的傍晚

喜出望外的傍晚

作者:一个点两个点三个点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27 09:46:30 人气:20

喜出望外的傍晚简介:一个兄弟变老婆的故事。 总结一句话就是,十年老友,终成眷属。 俩二十岁出头三十岁不到的“中年”男子的恋爱日常。 全文只有一条主线,就是贾怡什么时候表白,用什么话来表白? 贾怡,一个自上大学之后就无痛当爹的年轻老父亲,一朵眼角有褶子的清新交际花; 第二性别为A,信息素是空气,常被当作人体净化器来使;前期信息素是烧烤 老父亲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儿搬; 爹系男友,有苦自己扛,报喜不报忧,大小事包办爱操心。 路仁,一只人形巨猫,比猫咪还猫的一人类,除了不会喵喵叫; 社恐家里蹲,傲娇小天使,二次元大龄少年; 第二性别为A,信息素是奶茶,甜到腻死人; 猫系男友,撒娇好手(虽然本人无意识),可捉笔写文也可捉刀砍排骨,居家型选手。 大概就是俩熟的不能再熟的直男忽然有天捅破窗户纸,甜甜腻腻谈恋爱的故事。 至于本文的主线为何是表白,这俩完蛋玩意儿闹的,关我啥事?
喜出望外的傍晚最新章节:番外四:我可否把你比作一个夏日

《喜出望外的傍晚》章节试读

  结束了长达两个月的闭关后,路仁总算刮了胡子洗了头,换了身正常衣服出门溜达了。

  天气开始转凉,路仁穿着夏天的短袖,走在初秋的风里,不免打了个哆嗦。

  外面的世界果然不可久留,路仁快步冲进离家最近的超市,想买包零食买个菜就回。

  他心念着某品牌的鱿鱼丝许久,但这两个月贾怡没一次买对过牌子。

  贾怡是他同租室友,和他有近十年的交情。

  毕竟大学也是同班同学同宿舍,好得不能再好,铁得不能再铁。

  当初大学毕业,俩都是穷光蛋,就干脆一合计,同租得了。

  这些年虽然有那么点儿小摩擦,例如鱿鱼丝买错牌子;但日子过得还算顺当,互相迁就嘛。这不,路仁一个常年不见天日的家里蹲还是会被某人硬性要求,适当出门买菜什么(两个月出门一趟,也算是适当出门嘛,没有沉迷出门)。

  他挑了两三个西红柿,家里还有鸡蛋,晚上就做个西红柿鸡蛋面,

  付款完毕,路仁拎着一布袋子西红柿鱿鱼丝,悠哉游哉往家走(没买超市的塑料袋,一是为了保护环境二是为了省那两毛钱)。

  他出门的时候就已经过了下午四点,这会儿回去,能看见小区广场被斜阳舒舒服服地照着,穿着靓丽的大妈们载歌载舞。

  路仁站原地看了会儿,刚跟着音乐哼了两句,就感觉侧颈一凉,似乎被什么东西盯上了。身旁的花坛也适时发出些动静,路仁按下激动的心颤抖的手,难道自己被什么神秘组织跟踪,趁他走到某个死胡同就把他抹脖子,而后偷走他充满百万脑洞的大脑以作研究?

  虽然为了人类的进步,他可以献出大脑做出牺牲,但他还有锅西红柿鸡蛋面没煮,要贾怡下班回来见又没晚饭吃,可不得削死他。

  哦,不对,那时候他已经死了,毕竟大脑献出去了嘛。

  而此时,花坛边的声响又大了些,仿佛什么东西从灌木丛里轻悄悄地钻出来......“喵”了一声。

  这可不就是只猫吗?

  放飞自我的路仁与那通体白色背上带点儿黄毛的小奶猫大眼瞪小眼。

  不得不说这猫眼睛好看,一只天蓝一只琥珀,圆溜溜的。

  路仁弯腰盯了小猫好一会儿,小猫也不怕他,就蹲坐在花坛边缘,细细地舔爪子。

  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路仁伸出自个儿骨节分明的大爪子,屏息凝神地搁到小猫头上。小猫不躲,乖顺地蹭了蹭他手心。

  宅男A的心一下便被这只小巧的奶猫俘获了,这会儿叮当乱撞,差点跳出胸膛,原地飞升。

  小猫身上脏脏的,也没带项圈什么的,应该是只流浪猫。

  “愿意跟我回家吗,喵?”路仁缓缓半蹲下来,与小猫齐高,黑色细框眼镜后的小眼睛努力睁大,看起来万分真诚。

  “喵。”小猫眯着眼舔了舔爪子,放在人类伸出来的大爪子上。

  贾怡踩着夜色推开家门,鞋没换公文包没放,便被满屋的奶茶味冲得齁嗓子。

  他和路仁一同租的是间一居室,所以从玄关一眼就看到了床头的小灯开着,一只大猫歪躺在地毯上,肉乎乎的肚子上放了个什么东西。

  “你易感期来了?”贾怡思来想去,还是把门关上,踢了鞋扔下包,几步踩跪到地毯上,这才借光看见大猫肚皮上窝着一只白毛小猫,“哟呵,竟然有猫能跟你和平相处?”

  大猫路仁呼噜了声,撑着地毯坐起来,一手抱好猫,一手扯了扯衣服,“你路哥这么有魅力,哪有猫会不喜欢?是吧,番茄。”说着作势要亲小猫脑门一口,被贾怡拦下来。

  “这猫哪来的啊,说亲就亲,有病菌咋办?”贾怡跟个操心的老妈子似的,生怕儿子病从口入。

  “虽然是在外边捡到的,但我给它洗了澡,这会儿比你还干净。”路仁不服气道,顺带撸着小猫头顶的毛。

  床头灯是暖黄的色调,衬出路仁细腻的瓷白色皮肤和他指间小猫光滑的皮毛。

  贾怡特意凑近看了看,“你刮胡子了?”

  “不然呢?我今天出门了啊。”路仁被气笑了,“边儿去,别碍着我抱我们家番茄。”

  “我晚饭呢,路大厨?不带报私仇还克扣伙食的啊!”贾怡伸手捏了两把大厨的圆脸,听他猫似的哼哼,而后百般不情愿地把猫塞进贾怡怀里,一边塞一边嘟囔:

  “番茄,如果不是他给的钱太多了,我是不会屈服的。”

  “话说,你咋给猫起这名?”贾怡捏捏小猫的肉垫,抬眼问着往厨房去的路仁。

  “我乐意。”路仁头也不回。

  空气中的奶茶味已然超标,贾怡被熏得头晕眼花,却看怀里的小猫精神得很。

  猫是闻不到人类信息素的,所以这屋里受折磨的只有自己。

  贾怡跟猫打好商量,放它到地毯上自己玩儿,起身奔去窗边,将窗户猛然拉开。

  夜风徐徐进来,贾怡犹如溺水的人忽然从水里冒出了头,呼吸了一大口新鲜空气后,才缓缓倚墙瘫坐在地上。

  番茄踩着猫步优雅走来,人类毫无形象地冲它一笑,竟还带着劫后余生的泪花:“得救了。”

  其实路仁并不讨猫咪这类小精灵的喜欢,贾怡想起大学的时候,每次他们去喂校园里的流浪猫,路仁都要站得远远的。

  刚开始路仁也有尝试过抓把猫粮,细声细气地哄猫咪过来吃,结果被猫一爪子打泼猫粮,手心被划出血道道。他不尝试喂了,就站一边看着,偶尔见猫放松下来,也学着贾怡的样子去摸人家脑袋,结果一下都没摸着,猫很灵活地躲开了。

  被猫嫌弃了四年的路仁,一根猫毛都没摸着就毕业了;毕业之后又为着生计,把自己关在二十来平的小屋子里,整夜整夜肝文码字,也没时间出门邂逅流浪猫。

  没想到只是缘分没到,缘分到了小精灵自动投怀送抱。

  贾怡低头蹭了蹭怀里猫咪的额头,轻声说:“谢谢你喜欢路仁那家伙。”

  “我看了今天的日期,也不是你易感期啊,怎么信息素失控了?”贾怡先吸溜一大口番茄鸡蛋面,口齿不清地问坐餐桌对面逗猫玩儿的路仁。

  “没失控吧,我闻着还挺正常。”路仁把猫举起又放下,玩儿得不亦乐乎,看也不看贾怡。

  贾怡被番茄酸得牙疼,“你自己当然闻着正常,我都快要被呛死了。待会儿洗完澡给我咬一口,这么熏着我今晚不用睡了。”

  “我拒绝。”路仁放下猫,脸色立马晴转阴,“你跟条狗似的,下嘴从来没个数。”

  “你每次咬我也狠啊,我还没说什么呢。”

  “你可以选择抑制剂。”

  “但家里没有,所以你也别想打抑制剂,给我咬口,你好我也好。”

  路仁不说话。

  “我保证不把你咬疼了,总行吧?”贾怡放缓了声音,哄着大猫。

  “这叫个什么事儿嘛。”路仁嘟囔了句,抱着猫起身又到地毯上窝着了。

  “也没多大个事儿,你别想得那么严重。”贾怡放了筷子,冲他那边喊。

  “贾怡你还吃不吃面了?”路仁一句话把人堵死。

  “吃,吃!”贾怡只好顺着室友的意思来,食不言,食不言。

  贾怡颇为熟练地拨开路仁脑后带着水珠的头发,找到他颈上暗红色的腺体,暗自思忖了下力度,怼腺体释放信息素的小口不轻不重地咬下。

  路仁抓着贾怡后背的衣料,与那歇在床头柜上的番茄大眼瞪小眼,在贾怡咬下去后,用气音骂了句:“操。”

  表情颇为狰狞,把猫儿都吓跑了。

  “好好的,别骂人啊。”贾怡办完事儿,感觉呼吸通畅了许多,不自觉调笑着怀里的老朋友。

  路仁没好气地把人推开,“你看看咱俩这打扮,还咬腺体,番茄都被吓跑了。”

  贾怡闻言笑得很是坦荡磊落:“咱俩谁跟谁啊,你别在我这儿害羞,也别跟我客气,要咬腺体随叫随到。”

  路仁向他丢下个尴尬却不失礼貌的微笑,下床去找猫了,“下次你易感期,我是不会咬你的,你要么去买抑制剂要么等着疼死。”

  贾怡在床上摆了大字:“你我十年同学挚友情不能用拿抑制剂来衡量!”

  “我倒觉得你那什么同学挚友情要能换成钱,也买不了多少抑制剂。”路仁冷声道,把猫抱到临时搭好了的猫窝里,亲了亲它毛茸茸的额头,柔声说:“晚安。”

  而再回看床上的光景,贾怡瘫成个“大”字正打着小呼,身上就一件肥大的白色衬衣和一条四角花裤衩,衬衣的扣子一颗都没扣,袒/胸/露/乳暴露在微凉的空气里。

  再看看自己这身,长得及大腿根的棉质白T恤,只搭一条纯黑三角裤,好像也没比他好多少。

  路仁认命地叹了气,踢掉拖鞋蹬上床,一手推着睡死过去的一米八二的大长条,一手慢慢扯出被他压实了的被子。

  之前很少被他推搡醒的贾怡这回却迷迷瞪瞪地睁了眼,还很配合地挪了位置,让路仁顺利把被子扯出来。

  “盖好了。”但路仁心里那个坎儿没过,说话恶声恶气的。

  贾怡软乎乎地应着:“哦。”

  两人钻进一个被窝里,路仁抬手关了床头灯,贾怡顺势就把他拉进了怀里。

  “讲讲你怎么捡到番茄的呗,当睡前故事。”贾怡凑他耳边,梦呓一般说。

  “你都要睡着了还要什么睡前故事?”路仁没好气地嘟囔了句,嗅着他们身上相同沐浴露的味道和自己身上隐隐约约的奶茶味,还是轻声把他从出门倒捡猫的过程徐徐道来,没有漏掉那个对被不明组织跟踪的幻想。

  “一听就是老中二病了。”贾怡低声笑。

  “中二才不是病!”路仁再次强调。

  “是对这个世界保持的永久童心。”贾怡顺着他的口风说,“我都会背了,路大作家。”

  “我忘了问,”路仁忽然想起来,“你同意养番茄么?”

  “你都把猫抱回来了,我不同意有用么?”贾怡反问。

  “我还是得征求一下你的意见。”路仁嘴角勾了笑,还好在黑暗里,贾怡看不着。

  “我当然同意养咯,你也知道我挺喜欢猫的。但我没空去给番茄打疫苗□□,所以到时候就多麻烦你了。”贾怡轻声说。

  “跟挚友客气什么,包我身上。”路仁语气欢快道。

  贾怡轻笑一下:“那晚安。”

  “晚安。”路仁也柔声回了他。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喜出望外的傍晚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喜出望外的傍晚》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喜出望外的傍晚》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喜出望外的傍晚》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