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虚拟世界

[综武侠]虚拟世界

作者:柏杨以南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科幻小说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27 09:50:50 人气:11

[综武侠]虚拟世界简介:重生到游戏世界怎么办? 仗着自己是个bug,告诉npc你是假的。npc虎躯一震醒了,飞鸽传书拉伙伴。盗帅与四条眉毛,小鱼儿与无缺公子,大家一起觉醒了…… “最后怎么样了?npc有没有崛起,反侵略到现实世界?” 容蛟:“唔。我只知道玩家都不能下线了。” 容蛟:“神奇的装备都变成废铁了。” 容蛟:“玩家只有一次生命了。嘻嘻,他们和我一样了!”
[综武侠]虚拟世界最新章节:番外

《[综武侠]虚拟世界》章节试读

  关于怎么死的记不清,死之前见过什么人也不知道。

  容蛟再次睁眼,脖子被一只粗糙的臂膀困住,身后的人声音惊惶无比:“他娘的!你再过来……小心老子……”

  “嗤——”

  一支像箭矢又像毛笔的杆子擦过容蛟的颈侧,尖锐一端没入身后人的咽喉,慢慢渗出一点红。

  容蛟不知道那是谁,只知道他再也没法把一句话说完整。

  他死了。

  第一次见到活人秒变尸体,容蛟却出奇的镇定,可能他死过一次便不觉得一具尸体有什么好怕的。

  他把脖子上的手挪开,这人立马倒在草地上,因背部受到冲击,嘴巴张大,喷出一口血来。

  猩红液体溅到容蛟的鞋面,他立刻把脚往裤腿里缩,察觉不对,又伸了出来。

  容蛟一愣。

  脚上穿的是缎面古鞋,他只在博物馆看过实物,再一伸手,宽大的袖子映入眼帘。

  来不及深思,身后有什么人踩着草丛慢步过来,按这情形,应当是救了容蛟。

  他小心翼翼偏过头。

  来人一身青灰劲装,身姿笔挺犹如一棵古松,他的脸庞棱角突出,长得并不如何英俊,但他一双眼睛锐利得像鸷鹰。懒惰、迟钝、犹豫不决是大多数人的毛病,但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是谁也找不出他眼里的一丝疲惫和懒惰。

  这就是他带给容蛟的感觉。

  容蛟心里一松,这样的人,不管他是好是坏,一定是个有本领的、做大事的大人物。

  大人物往往不屑为难小人物。

  容蛟虽有一张好脸,二十年来也没做过令人惊叹的大事,所以自诩为小人物。

  大人物面无表情地站在他面前,眼神刮着他的脸,好像过了很久,缓慢道:“找到你了。”

  他的声音和他的眼神一般。

  容蛟仰着脸,不明所以。

  他又道:“在下姬冰雁。”

  容蛟的眼神倏地起了漪澜,他恍惚地盯着自称姬冰雁的男人,脑海里的记忆瞬间翻滚而上。

  半个月前,联邦发布一款全息游戏《江湖》,古时代背景,号称百分百真实。官方原话——就连死亡也是百分百的痛苦。

  每个公民的基因信息只能注册一个账号,进入游戏有两种方式,随机出生和固定出生。

  前者进入游戏会随机分配一个角色,可能是大户人家的小丫鬟、学堂的书生、门派里的弟子等等。后者则直接降落在新手村,老老实实当一名村民,再勤恳练级出村。

  大概是非酋都有当欧皇的愿望,容蛟选择了随机模式,然后……成了一名青楼小倌。

  当时他一进入游戏就坐在马车里,车里还有两个戴面具的姑娘,这样的马车一共十几辆。剧情解释,兰州城的大富豪姬冰雁与其他富商联手建造兰州历来最大最豪华的一座青楼,他们这一批人有男有女,都是各地买来送往兰州的。

  容蛟后悔,可游戏里只能有一个账号,就算账号自杀也不能重建,只能退游。

  正当他心里纠结,车队遭遇山匪,他所在的马车被人一刀劈开,同坐的两个姑娘惊叫一声连滚带爬,容蛟立即下线。

  本打算做好心理准备再上线,没想到过了十多天就死于非命,至今回想死去的记忆还是一片朦胧。

  容蛟喘了口气,实在没想到能够重生,更加想不到活在游戏角色身上。但活着是种幸事,尽管活在虚拟的游戏世界。这般想着,他对姬冰雁露出一个大难不死的浅笑。

  姬冰雁避开他的视线,把尸体喉咙上的判官笔取出。

  冒出的血水“咕噜咕噜”。

  容蛟忽的想起被抹了脖颈放血的公鸡,血水“咕噜”装满一个碗。腥臭的味道变得浓重,容蛟感觉自己刚从血水池里爬出来。

  他现在很饿,胃里不断翻腾,于是轻轻伸出两指掩住嘴唇。

  姬冰雁朝他瞥过来,似乎笑了一下,说:“那么多人,就你被掳走了。”

  他的话向来不多,却在容蛟面前忍不住多说几句。他的笑容也很难得,但亲自救下容蛟,似乎令他有些自得。

  说着吹了下口哨,一匹马慢悠悠穿过草丛,姬冰雁伸出手抱住容蛟的肩膀,手一提,脚一跨,容蛟便两眼昏花坐在马背上,后背贴在他温热的胸膛。

  待容蛟反应过来,马儿在男人的牵引下甩着蹄子奔出了丛林。

  他虽没再玩《江湖》,但听哥哥说起游戏里的种种,下线后角色不会消失,而是陷入睡眠状态。

  山贼只把他这个昏睡的人掳走,说明他们的武力不出众,至少敌不过护送他们的护卫。

  容蛟回头,身后的一地尸体渐行渐远。姬冰雁单挑匹马干翻了一窝山贼,想不通他的武力值在江湖里面是何种程度的厉害。

  容蛟被掳走的地方距离兰州城只有一座山头,兰州又距离关外不远,风中裹着黄沙,坐在马背上嘴一张就吃了一口黄沙。

  姬冰雁投资的青楼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九重香”。还当真有九层高的阁楼,就算是在江南水乡里也是道迷人的风景线。

  现下是白天,九重香的红木大门紧紧闭合,左右悬挂的两只大红灯笼轻轻荡漾,马儿没有停下,从大门掠过,绕过一条小道,停在小门前。

  “姬大老板!”

  开门的小厮立刻把姬冰雁迎进去,目光停在容蛟身上,“这……这位……”

  初来乍到,见到的全是陌生面孔,容蛟有点紧张地对他笑笑,他的脸立马红得像猴屁股。

  妓院的白日与黑夜是两个极端,白天安安静静,小厮那声姬大老板被人听了去,有人把管事的女人叫了过来。女人三十多岁,皮肤看着略粗,但眉梢、眼睛、嘴角都流转着甜蜜的笑意,是个有魅力的女人。

  她拍着小厮的肩膀,笑道:“去,把姬老板的马牵去马厩,当你家里的大爷照料着,否则仔细你的皮!”

  小厮回神,笑呵呵:“得令!马大爷走好!”说着去牵马,一步一回头走远了。

  女人甜笑着把目光放在容蛟身上,眼中含着打量,却不令人反感。她来到容蛟面前,围着他蝴蝶般地转了个圈,拍手叫好:“好好好,真是个神仙人物……姬老板,这真是前些日子被青罗山那批不长眼的小贼偷走的?”

  容蛟偷偷看向姬冰雁,看他要回些什么。当日一批美人乘着马车到兰州,脸上都带着白色面具,服装也是统一。容蛟睁眼时,脸上的面具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想起这事儿,他不由摸摸胸口,也不知这具身体昏睡时,山匪有没有做些什么?

  姬冰雁打了个手势,几人在女人的带领下进入一楼的大厅。

  他没有对她作任何解释,显然认为她在开玩笑话,只有容蛟不时偷看姬冰雁,等着他说话。姬冰雁乃学武之人,在他偷看的第一眼就已发觉,只觉得容蛟时不时瞥过来的小眼神好玩得紧。

  大厅里的下人被女人挥退,她拉着容蛟坐下,然后慢悠悠倒了三杯茶。

  一杯推到容蛟面前。

  她手部的肌肤与脸庞同样粗糙,但白,像从没见过太阳,指甲染成紫红色,轻轻敲击白瓷杯。

  容蛟两手捧过,抬眸瞅她,此时姬冰雁也坐了下来,她又露出那种吃了糖的甜蜜笑容,对他说:“我姓钱,金银财宝的钱,你就叫我钱姐。这位是姬老板,九重香能够建立多亏了他。”

  被呼叫的姬冰雁很阔绰地坐着,一只手拿着茶杯嗅着茶香,很有大老板的姿态。

  “不应该叫妈妈么?”容蛟轻声问。

  姬冰雁的眼睫向上抬。

  钱姐笑得眼角挤出三道纹路,娇笑说:“我哪有那么老,我最多能接受十几岁的美少年叫我阿姨!”

  容蛟抚摸着温热的茶杯,心里想:她应该是个玩家。

  他站起身问候:“钱姐姐,姬老板。”

  姐姐比姐好像更年轻些,于是钱姐笑着点头:“真乖。”

  “你是男人。”姬冰雁的声音冰冷,眉眼间带出些遗憾之色。

  “是男是女有什么要紧?到了他这种地步,任何人见了他都不会在第一时间去想他是男还是女。”钱姐抢道。

  不是自夸也不是自恋,容蛟的样貌在人群中就是鹤立鸡群的那只鹤,听着各种彩虹屁长大。

  姬冰雁回想第一眼见到容蛟时的想法,确有其事地点头,“对他,你有什么安排?”

  钱姐看了眼安静听话的容蛟,说:“已经有了四个头牌,就不需要再多一个。依我看,这样的人物该金屋藏娇、束之高阁……”

  容蛟睫羽轻颤。

  姬冰雁:“看来你心里已有主意。”

  她点头,问容蛟:“你有什么才艺?”

  容蛟有什么才艺?他自小在孤儿院长大,孤儿院的孩子不会有钱去学才艺。

  容蛟想了想,回答:“千杯不醉。”

  他说的四个字充满自信,两个做主的人互相对视一眼,姬冰雁拍了三下手掌,立刻进来一个娃娃脸随从,姬冰雁只说了两个字:“拿酒!”

  三壶酒很快摆上桌,又拿来一套银质的酒具。有了酒绝不能少下酒菜,厨房立刻切了一大盘酱牛肉、一碟子盐水花生。

  清冽的酒液静静躺在银杯的怀里,钱姐端着一杯酒首先一口干了,笑着说要陪他们一起。

  她都干了,容蛟自然不能无动于衷,跟着喝下满满一杯,随之把目光放在姬冰雁身上。

  姬冰雁本是小口啄饮,看样子是在享受静谧的时光,两人都看着他,他轻轻叹气,举了举杯一口闷了。

  江湖人好像离不开酒,姬冰雁喝下一杯后,一杯接着一杯,他好像忘了容蛟才是这座席上该被他们考验酒量的人。

  钱姐用公筷给容蛟和姬冰雁的碗里夹了一筷子酱牛肉,托着下巴说:“肚里垫点东西,喝醉后就不会太难受了。”

  她好像低估了容蛟的酒量,大概以为千杯不醉就差不多一两壶的酒量。不过容蛟接受了她的好意,吃了一块牛肉,上面的酱料粘稠得像山贼脖子喷出的血液。

  他也弄不明白,不久前像面试和面试官的三人怎么就坐在一张桌上,饮着同一坛酒?

  好像是许久不见的朋友在一起叙旧。

  没有热血朝天的高声劝酒和行酒令,每个人默不作声,姬冰雁偶尔停下来朝容蛟瞥一眼,不知不觉两人较劲比赛起来。

  钱姐的眼里荡漾着捉摸不透的情绪,微笑着给他们夹菜。

  九重香不是酒楼,装酒的壶精致小巧,大概能装七八两。

  三个酒壶光秃秃倒在地上,姬冰雁比了个手势,娃娃脸随从笑眯眯又拿来七壶酒。

  容蛟来到九重香时阳光正盛,慢慢地,太阳朝着西边降落,姬冰雁精明的眼睛上已蒙上一层模糊的雾气。

  容蛟一边喝酒一边吃菜,一大盘牛肉大概二三斤的样子,被他干了一半。

  钱姐只在开始喝了几杯,随后笑眯眯地撑着下巴左看右看。

  容蛟饮下最后一杯酒,手腕一转,给她看杯底,问:“还要喝吗?”

  他的声音放得很轻很细,姬冰雁闭上了眼,钱姐微笑道:“不用了。你想用原名还是艺名?”

  容蛟想了想,“皎。”

  钱姐:“好。你以后便是九重香最神秘的皎。第九层阁楼是你的地盘,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你只要……”

  她说着端起银杯,一字一句道:“端着!”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综武侠]虚拟世界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综武侠]虚拟世界》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综武侠]虚拟世界》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综武侠]虚拟世界》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