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的死对头好像暗恋我

前任的死对头好像暗恋我

作者:有只胖头鱼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27 16:01:48 人气:16

前任的死对头好像暗恋我简介:宋傅两家联姻告吹,所有人都以为,深情如傅北瑧,分手后必定伤心欲绝,只能天天在家以泪洗面疗愈情伤。 就连宋彦承本人,起初也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有天,圈内好友幸灾乐祸发给他一个视频,宋彦承皱着眉点开,视频里的女人乌发红唇,眉眼灿若朝瑰,她神采飞扬地坐在吧台边,根本没半点受过情伤的样子,对着身边的好友侃侃而谈: “男人有什么好稀罕的,有那伤春悲秋的功夫,别说换上一个两个,就是换他八十个也行啊!” “不过那棵姓宋的歪脖子树就算了,他身上有股味道,受不了受不了。” “什么味道?渣男特有,垃圾桶的味道呗!” 宋·歪脖子树·彦承:“……?” 所以爱会消失,对吗?? 后来某个雨夜,宋彦承借着酒意一路飙车来到傅家,赤红着双眼敲响了傅北瑧的房门。 吱呀一声后,房门被打开,出现在他面前的男人矜贵从容,抬起眼皮淡淡睨他一眼:“小宋总,半夜跑来找我太太,有事?” 这个人,赫然是商场上处处压他一头的段家家主,段时衍。 打电话送前未婚夫因酒驾被交警带走后,傅北瑧倚在门边,语气微妙:“……你太太?” 段时衍眉梢一挑,侧头勾着唇问她:“明天先跟我去民政局领个证?” 傅北瑧:“……”
前任的死对头好像暗恋我最新章节:53. 正文完 以后的每一年,我都会陪你看第……

《前任的死对头好像暗恋我》章节试读

  京市国际机场。

  飞机穿过云层降落在停机坪上,傅北瑧下了航班出来,宋彦承的助理徐琳已经在航站楼大厅等她。

  徐琳深深看她一眼,接过傅北瑧手中的提包,退后一步走在她身侧:“傅小姐,司机已经在机场外等了,是直接送您回家,还是……”

  傅北瑧扫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报出一家餐厅的位置。

  徐琳应了一声,走到大厅外一辆黑色路虎前,替她拉开车门。

  傅北瑧坐进车厢,靠在椅背上,她摘了墨镜,随手丢到一旁,开始回复好友顾予橙发来的信息。

  顾予橙:【怎么样,宋狗来接你没有,不会又让你在机场白等他半个多钟头吧?】

  傅北瑧敲敲屏幕:【没有,他说临时有事,改让徐琳来接我了。】

  不过傅北瑧琢磨这次接机多半是宋彦承他家老爷子的意思,这个“临时有事”里究竟有多少水分,估摸着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顾予橙:【……就是那个瞎子都看得出来对宋狗有意思的女助理?他让那女人去接他自个儿的未婚妻?】

  顾予橙:【我看他这里指定是有点毛病.jpg】

  傅北瑧对着她发来那张熊猫头敲脑壳的表情包笑了笑,动动手指将图存了下来,才真心实意地回她:【可以啊,她要有本事把宋彦承拐到手,我保证给她封个大红包。】

  这么一想,她连看向坐在副驾驶上徐琳的目光里,也不由带出几分期待。

  宋彦承虽说是她未婚夫,但她自问两人之间,实在谈不上能有多少感情。

  她跟宋彦承之间,说穿了不过是场约定已久的商业联姻,只要他在婚约存续期间不做得太出格下了她和傅家的面子,就是他之后乐意去找头猪当伴侣,也跟她没一块小饼干关系。

  傅北瑧刚考上大学不久,父母遭遇意外车祸,父亲傅定邦抢救无效,偌大一个傅氏便压到了哥哥傅南恒肩上,她父亲走得突然,彼时集团内部权力倾轧,几个不安分的董事自诩是跟了父亲多年的老人,在公司资历深厚,给她哥添了不少乱子,宋老爷子肯在那时伸手出援手,对傅氏而言,无异于帮了大忙。

  傅氏稳定后,傅氏集团千金跟宋家这一代的长子建立婚约,似乎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傅北瑧起初对这门婚约倒没什么意见,横竖她跟宋彦承未来的婚姻关系无非是联系两家商业往来的纽带,她这样的家庭,对家族联姻这种事早已见怪不怪,奈何她的联姻对象,却对这门婚事有些不一样的看法。

  她记得两人第一次被长辈安排以未婚夫妻的身份正式见面,宋彦承人前装得人模狗样,转头便神情冷峻地向她宣布:“我们的婚约只是暂时的,我不会娶你。”

  “我希望我未来的妻子,是位眼界开阔,温柔坚定,不过分注重外在,追逐梦想的同时还能兼顾我与她之间家庭的女性,傅小姐,”他的眼神从傅北瑧明艳动人的脸蛋和她白皙脖颈上所佩戴的漂亮珠宝划过,想起这位大小姐向来的喜好,皱着眉向她下了个定论,“抱歉,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

  饶是距离那段对话的发生已经过去四年之久,傅北瑧回忆起对方说话时的表情,还是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要不是宋彦承走得太快,她一定会由衷给他一个建议——

  要求那么多,他怎么不去娶一只忍者神龟。

  起码忍耐力够强,掌握的技能没准还能满足他的多方面需要,岂不美滋滋。

  算了,傅北瑧面无表情地望向窗外,辱忍者神龟了。

  宋老爷子在她父亲去世后对傅家帮助良多,待她这个小辈也是真心看中,碍于种种原因,两人婚约的事若是由她这边先提,难免有过河拆桥之嫌,倒还真不好开口,傅北瑧没有为了保住婚约改变自己的想法,索性宋彦承也没要娶她的打算,她便乐得清闲,照旧按计划赴往罗德岛留学,除了时不时需要在外界面前和宋彦承一起做做样子外,便只需静静等待对方想办法让两家解除婚约。

  只是——

  傅北瑧想到这里,忍不住幽幽叹了口气。

  看样子小宋总这反抗力不行啊,怎么她都结束学业回来了,这门婚事还要掉不掉地拴在二人身上。

  到时候该不会真被他家老爷子压着举行婚礼吧。

  不行,绝对不行!

  傅北瑧打了个冷颤,她摸摸手臂,一想到这种可能,就被糟心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

  车子下了高速,按照导航的位置向前驰行,道路两旁栽种的绿植随着车辆的运行快速在她面前闪过,变成一道模糊的绿影。

  傅北瑧给出的地址是一家巷子深处的粤式餐厅。

  她在饮食上向来挑剔,头等舱上的飞机餐也没吃上几口,只等吃些东西安抚了她闹脾气的肠胃,也好回家补眠。

  傅北瑧是这家店的常客,来路上便已经提前向老板预定了包厢和菜式,进店后便可开始上菜。

  她喝了两口餐厅厨师新煲的三鲜汤,温热的汤羹缓缓淌进胃里,傅北瑧舒展了眉目,终于将目光挪到坐在她对面的徐琳身上,伸出根手指把边上的菜单往对面推了推:“需要吃什么,自己点。”

  徐琳看了面前连吃相都透着股美感的大小姐一眼,脑海中不知想过什么,最终还是向她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

  傅北瑧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仿佛刚才那话只是出于礼貌随口一问,并不在意她的回答。

  她不再开口,徐琳却没忍住,将观察的目光放到了傅北瑧身上。

  饶是她跟着小宋总做助理这些年见过不少大大小小的美人,此刻也不得不承认,这位傅大小姐是人群中数一数二的夺目。

  傅北瑧生得明艳窈窕,天生一张精致的小脸,肌肤白皙透亮,养护得宜的乌发散漫披在肩头,不论骨相还是皮相,都是难得的上佳。

  更何况她出身傅家,虽说老傅总过世,傅家一时动荡,但傅氏如今的掌权人早已用实力证明了他的本事,傅南恒只有她那么一个亲妹妹,哪有不疼的道理,她照样能做那个人人艳羡的大小姐。

  可惜,任她再怎么漂亮,宋彦承还不是看不上她。

  这对未婚夫妻人前装得再好,私底下的关系有多冷淡,别人不清楚,她这个长时间跟着小宋总的助理哪还能不清楚。

  这位傅小姐,也不过是空有一个未婚妻的名头而已。

  思及此,徐琳的心跳不由得快了两拍,心中涌起一种微妙的平衡和……窃喜。

  她捧着茶杯,鬼使神差地开口试探:“傅小姐,您也有日子没见我们宋总了吧?”

  一个“您”和“我们”,轻而易举地将她和宋彦承拉到了同一阵营,反而傅北瑧这个明面上的未婚妻,在她口中倒变得像个局外人。

  傅北瑧尝了口服务员新端上来的烧鹅,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徐琳眸光一闪,她抿了抿唇,将长发别到耳后,继续笑盈盈地同她道:“您这几年一直在国外留学,对我们宋总的近况可能不太了解,他最近工作忙,所以才抽不出空来接您,并没有要故意放您鸽子的意思,希望您能多多谅解,千万别和宋总生气,有什么事吩咐我就行了,我会替您转达的。啊,还有宋夫人,夫人最近这段时间身体不太好,人身上一不舒服,脾气难免会有些急躁,请您多体恤一下长辈,不要和夫人……”

  “啪嗒——”

  一声清脆的响声打断了徐琳的白莲发言,傅北瑧放下筷子,终于舍得抬起眼皮看了徐琳一眼。

  就冲这嗡嗡个未完的架势,看样子是巴不得找块白板粘到身上,在她面前昭告她和宋家人之间关系有多亲密。

  “徐小姐,有一个问题,我从刚开始就一直想问你。”

  她一手托着下巴,清亮的眼神落在徐琳脸上,语调诚恳地发问:“左一个谅解又一个体恤的,你管这么宽,是巴黎圣母院没地方住,才让你跑出来了吗?”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前任的死对头好像暗恋我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前任的死对头好像暗恋我》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前任的死对头好像暗恋我》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前任的死对头好像暗恋我》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