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偏爱于你

神明偏爱于你

作者:木甜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27 17:13:29 人气:31

神明偏爱于你简介:开学初,谢采洲捧一大束玫瑰,站到女寝楼下,却迟迟不见有人下来。 他笑起来,满眼桃花、俊秀非凡,同所有看热闹的女生说:“麻烦各位,帮我喊一下应曦,她可能是不好意思了。” 一言既出,叫所有人跌破眼镜。 在S大,应曦虽然是籍籍无名的小人物,但她的亲姐姐,那可是有名的大美女,追求者能从学校排到法国。有这样的姐姐在,谁会注意到平凡无奇的妹妹呢?偏偏人不声不响,竟然能将谢采洲拿下! 一个月后。 谢采洲喝醉,终于意外将真相说出:“和别人打了个赌,要一个月泡到应曦。我怎么看得上这种寡淡的小丫头片子,换她姐姐来,估计还能让我多坚持几天,啧。” 话传到应曦耳朵里,只得了一句淡淡的“知道了”。 自此以后,无论谢采洲耍尽手段,都再不得到应曦一个侧眼。 终于,他将人强硬地圈在怀中,咬牙切齿,“曦曦,是不是要我去死,你才能原谅我?”
神明偏爱于你最新章节:第72章

《神明偏爱于你》章节试读

  「神说要有光,于是世界就有了光。」——《圣经·旧约》

  -

  是夜。

  月上柳梢。

  江大校园准时亮起路灯。

  校区距离上一次翻新已经有些年头,这些年,风吹雨晒,教学楼外墙渐渐变得有些灰蒙蒙,连带着光线也显得不太敞亮,叫夜色更显迷离。

  应曦走出图书馆,轻轻揉了下脖子,试图让肌肉舒展开来。

  室友陈亚亚抱着一叠书,与她并肩而行。

  余光扫到她动作,顿了顿,低下头、随口问道:“曦曦,今天晚上你也去谢学长那儿?”

  应曦微微颔首,“嗯。”

  陈亚亚忍不住叹了口气。

  调侃也是老生常谈、好似早已经说满了一万遍。

  “虽然但是,谢学长这种玩咖……曦曦,你总归还是要保护好自己啊。”

  她是典型的好学生、乖乖女。

  进大学之后,依旧留着黑长直、戴细框眼镜,素面朝天。整日穿着不起眼的卫衣牛仔裤球鞋,看起来学生气十足。

  说话语气,自然也难免带着一丝家长式劝导意味。

  应曦笑起来,点头,一如既往接受了这份好意,轻声答道:“我有数的。丫丫,谢谢你。你先回寝室去吧。我们明天见。”

  说完,她轻轻挥手,同陈亚亚作别。

  便转过身,往校车站方向缓步走去。

  身影一点一点、一意孤行,融入灰暗夜色之中,竟无端生出些许孤勇之气。

  ……

  江大总校地处大学城,位置于江城市中心来说、算得上是十分偏远。甚至连地铁都无法直达,得走上好一段。出行十分不易。

  这个点,进市区的校车也已经是末班车。

  应曦买了车票,上车。

  校车上只有寥寥数人,分散在前几排,各自低头玩着手机。

  她悄无声息地走到最后一排,安安静静坐下,也阖上眼、开始闭目养神。

  再睁眼时。

  车窗外,街市如昼。

  江城这繁华不夜城名号,在市中心的夜、终归是可窥一斑。

  应曦在校车站旁边打了个车。

  十分钟后,出租车驶入延安路。

  再拐弯,稳稳转进锦洲都府,在2号楼门口停下。

  她付了车费,熟门熟路地刷开门禁卡,款款走进面前这栋高档公寓。

  “叮——”

  电梯停靠在28楼。

  一开门,入目处便是宽敞玄关,此刻,正亮着一盏顶灯,像是在迎接谁到来。

  虽然谁都知道,谢采洲并不会有这么细腻心思。

  应曦还是免不了自作多情般、心头一暖。

  她手指握了握拳,换上拖鞋,慢吞吞开口:“谢采洲。”

  静默数秒。

  客厅里,传来一声男人低沉的“嗯”,算作应答。

  应曦将书包放在玄关柜子上。

  三两步,绕过隔断。

  锦洲都府是江城顶级富人区,开发建设时,压根没有设计小户型,所有房型都是超200平的豪华大平层。

  开盘单价也是刷新了江城房价最高价。

  整个小区一共六栋楼,错列排开,安安静静矗立在市中心江边,像是沉默的铁围栏,将天和地分开两端,叫人除了仰视、起不了一丝其他愤愤情绪。

  谢采洲这套算得上是整个锦洲都府最大房型。

  他没有给客厅做功能区划分,绕过玄关隔断,就是整个全开放式。

  除了多媒体设备和沙发位,其余地面都铺上了厚厚地毯,赤着脚踩上去,像是陷入一片温暖之中。

  此时,男人正懒洋洋地坐在地毯上。

  手里拿了个Switch,对着电视,玩应曦看不懂的游戏。

  听到动静,谢采洲眼睛都没抬一下,随口问道:“吃饭了么。”

  应曦:“嗯。”

  这是假话。

  她从图书馆出来,就急急忙忙来了这里,路上没耽搁时间吃饭。

  但没必要告诉谢采洲。

  反正,她本就生得瘦弱,平日里也不重口腹之欲。高考前夕,吃饭多是有一顿没一顿,早习惯了。

  对应曦来说,和谢采洲呆在一起,哪怕是随便说说话、聊聊天,也挺叫人觉得高兴。

  因为谢采洲和别人不同。

  她便不小心起了种飞蛾扑火般的执着。

  就像个孩子得了新玩具一样,什么都不重要了,只想死死握着、不愿松手。哪怕明知道,这玩具只是暂时给她玩一下,总归会被收走。但在有限的时间里,也想当做珍宝一般对待。

  哪怕两人压根没有明天。

  此刻能让人开心,就很不错了。

  应曦扯了扯嘴角,自嘲一哂,轻轻坐到谢采洲身边。

  没几分钟。

  电视屏幕上,出现“GAME OVER”字样。

  谢采洲将Switch随手丢到旁边,转过身,面对着应曦。

  灯光下,他眉目十分俊朗,气质则是刚好介于男人与男孩之间。

  模模糊糊、明明灭灭。

  看不甚清晰,反倒更是引人沦陷。

  早在大一入学没多久,应曦就在寝室卧谈会里知道,大三图灵班有个小少爷谢采洲,“有钱有势、才高八斗、貌比潘安”。

  第一个词能吸引那些初识名利的人,第二个词激发人的慕强本性。

  人大多是视觉动物。

  事实上,第三个词才是女孩子们心目中的绝对重点。

  这会儿,许是因为人在家中,谢采洲比在外时,看着要柔和许多。头发应该刚刚才吹干,没什么造型,刘海蓬松地耷拉在眉骨上。鼻梁高挺,下颚曲线完美,薄唇轻抿,一双桃花眼正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应曦,硬生生被灯光衬出满目柔光。

  刚刚好、组成一派风流的长相。

  但完全不显得油头粉面,是多一分则油腻、少一分则呆板的俊秀精致模样。

  若是再打扮一番,眸色微微一斜,嘴角带上些许玩味笑意,看着就会更加凌厉一些。

  想到什么般,应曦笑了声。

  清清嗓子,问他:“你不玩了?”

  谢采洲揉了把头发,勾着应曦肩膀,将人拉到自己怀中。

  动作突然,应曦没控制好力气,扑在他身上,又被压着身体,只能仰头去看他。

  谢采洲懒懒散散地笑起来。

  光怪陆离。

  他开口:“宝贝,陪你更重要啊。”

  说完,低着头便亲上去。

  两人姿势诡异,应曦没有着力点,只能攀在谢采洲身上,紧紧勾着他脖子,免得被他亲得坠下去。

  整个人都有点费劲。

  谢采洲感觉她的僵硬,手臂下移,搂住她纤细腰线,往上轻松一拖,顺利叫她侧坐在自己腿上。

  这般位置,才更利于深吻。

  应曦眨了眨眼睛,眼波轻轻流转。

  谢采洲刚刚刷过牙,唇齿间还弥漫着清新薄荷味,覆上来时,清清爽爽,有种爽朗少年气。

  偏偏他吻技绝佳,不满于简单逗弄。

  厮磨片刻,微微一动,蛮横地撬开了她的唇齿。

  吮了吮她舌尖,又抵住她上颚,一点一点,仔细扫过每一个位置。

  勾勾缠缠。

  像是带了电流一般。

  誓要叫人与他一同坠入深渊。

  不消一会儿,应曦就有些气喘,眼神也渐渐迷离起来。

  唇齿相依之间,谢采洲沉沉笑了一声。

  喊她:“曦曦……”

  正值春日,江城气温刚刚回暖没多久,露水依旧带着冬日凉意。

  客厅里开了暖气,应曦进来时,已经把外套脱了,只着一件薄绒细衫,背后用丝带系了蝴蝶结,挂在天鹅一般纤细的脖颈上。

  只消轻轻一扯,就能将衣服褪下。

  谢采洲长指一动,变魔术一般,将人剥得干净,压在雪白地毯上。

  应曦皮肤白皙细腻。

  比那地毯看着更加温柔可口。

  他挑眉,“身上有点凉,怎么不多穿点?”

  说着,又从旁边捞过遥控,将暖气调高几度。

  应曦也笑,声音有些发颤,“谢采洲。”

  “嗯?”

  “别装。”

  她纤细手指虚虚落在他脸颊上,似是轻抚琢磨。

  实则早已经用尽全身力气。

  谢采洲脸上拉大了笑意,嘴唇落在她锁骨上,温度滚烫。

  像是火焰,点燃了她的冰肌雪肤。

  他模模糊糊地说:“曦曦,我这么喜欢你,怎么会装什么呢。明天记得多穿点,病了只会让我心疼。”

  “……”

  男人手上力气加大,将瘦弱小姑娘牢牢压在地毯之上。

  应曦喟叹一声,身体不由自主地弓起,被他主宰。

  动了情,自然被激出生理眼泪。

  氤氲之色缓缓弥漫开来。

  她齿间溢出轻呼:“谢采洲——”

  ……

  夜太漫长。

  室内温度一点点升高。

  到最后,应曦冒出汗意,湿淋淋地挂在皮肤上,显得黏腻又暧昧不清。

  谢采洲将她捞起来,背过身,按在客厅尽头的落地窗前。

  “嘶——”

  玻璃冰冰凉凉。

  皮肤一触到,激得人大脑瞬间清醒。

  面前,江城繁华夜景,尽在脚底之下,像是超脱于另一个世界外。

  背后,男人身体滚烫,起起伏伏,鞭笞着灵魂。

  应曦手腕被他控着,背脊也被他控着,力量悬殊。

  无处可逃。

  只能服从。

  然而,她看不见他在背后的表情,就能分开神、去琢磨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应曦想,自己目前的境遇,大抵就和此刻一样。

  正站在万丈高空走钢索,一个不慎,就会坠落下去,粉身碎骨。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

  她不在乎。

  从小到大以来,应曦被外界评价影响,偶尔也会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如姐姐应橙。但唯独有随遇而安和洒脱这一特质,是谁都羡慕不来。

  事实上,应曦一直心如明镜,压根不需要陈亚亚提醒。

  她只想活在每一刻当下,懒得考虑未来。

  应橙说她活得没心没肺。

  真是一点没错。

  身后,谢采洲闷闷笑了声,重重使力,“宝贝,你不专心。”

  应曦“嗯”了声。

  下一秒,彻底放任自己沉沦。

  ……

  云雨初歇。

  两人早已经转战回了卧室。

  谢采洲打开灯,弯下腰,轻轻松松将应曦公主抱起来,要抱她去浴室洗澡。

  “等等!”

  应曦嗓子哑得不行,一出声,自己先皱起了眉。

  谢采洲:“嗯?”

  “手机响了。”

  她指了指外面。

  果真,客厅里传来细微震动声,持续不断。

  谢采洲见她整个人软绵绵的,长腿一迈,三两步走出去,给她把手机拿进来。

  一抬眼,难免看到屏幕上来电显示。

  ——“应橙”。

  谢采洲眼神微微一凝。

  应曦没看出端倪,躺在床上,拿过手机,随手接起来,“姐。”

  电话那端,应橙似是提出了什么要求。

  应曦随口应了声:“知道了。”

  三两句,便结束了通话。

  她将手机放到床头柜上。

  表情毫无变化,沉静得宛如万年古井,无波无澜。

  倒是谢采洲,试探地勾了勾唇,问她:“谁啊?”

  应曦:“我姐姐。”

  “哦!”

  他假装想了想,煞有其事地点头。

  应曦笑起来,“就是你最喜欢的那种类型,唔,应橙啊。”

  “……”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神明偏爱于你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神明偏爱于你》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神明偏爱于你》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神明偏爱于你》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