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不如玩基建

修仙不如玩基建

作者:退戈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修真仙侠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28 15:02:57 人气:10

修仙不如玩基建简介:风不夜死前最难释怀的,就是自己那个以身入魔、以魔正道的小徒。 明明是最没有脾气的一个,竟然也最决绝。 他身为道陨,无所挂碍,唯见不得逐晨苦风凄雨、潦倒一生。 等他再醒来时,天地异象初现,已是百年之前。 这一次,风不夜率先入魔。 走她的路,让她无路可走。 结果,乖徒扭头走起了修仙特色的社……社会主义道路??? -- 逐晨:虽然不知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但我确实是个伟大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 #今天,你全面发展了吗?#、#真正的迷人,是人格魅力#、#照你社会主义光芒!#
修仙不如玩基建最新章节:第165章 正文完

推荐阅读: 大奉打更人    大梦主    烂柯棋缘    六界封神    血色剑客    轮回开端    灭世神焰    修仙机关术    师叔无敌    兔子必须死   

《修仙不如玩基建》章节试读

  逐晨站在嶙峋山石的峰头远眺,一眼望去,荒芜一片。

  黑色的魔气缠绕着枯瘦的树枝向上攀升,汇成浓重的乌云层层向下压来。

  再往前数公里,雾气越发浓重,那里似乎连空气都是粘稠的黑液。

  一块闪着红色暗光的巨石,横亘在石脉之间,刺破密不透风的黑暗,成为天际上唯一光亮的存在,看着竟有些磅礴壮阔。

  只能说,不愧是人魔交界之所,逐晨从中感受不到半点灵力。

  从仙气环绕的朴风宗,到这贫瘠荒凉的不毛之地,落差委实有点大。

  无奈风不夜已堕为魔修,也只有这样的魔界边际能纵容得下。

  “小师姐。”风长吟站在底下歪着头看她,问道,“你在看什么?”

  风长吟才十二三岁大,看着特别小只,不知道是男孩子天生长得慢,还是他自身基因的影响过于强大。

  他是逐晨师父捡回来的,跟逐晨一样。

  不同的是,风长吟入门两年就高高兴兴领了姓,成了朴风宗的正式弟子。逐晨日日勉励,还是曾经那个学渣,没有一丝丝改变……

  逐晨咽下血泪,从上面跳了下来,抖抖衣摆道:“没什么。”

  风长吟乖巧一笑:“房子已经放好了。”

  “那回吧。”

  逐晨往回退了数公里。

  这一带的天空没那么阴沉,土地与植被也恢复了正常,空气中只夹带着淡淡的魔气。只是由于人迹罕至,入目之处皆是乱石与杂草,每个角落都写了“蛮荒”二字,

  风长吟用他的佩剑,在视野开阔处,僻出了一片干净的区域,此时一间方方正正的竹屋,就落在那块刀削似平整的地面上。

  这间竹屋,是他们从朴风山上带出来的唯一一个大件物品,原先建在风不夜洞府外的长廊里,用作偶尔品酒时的雅室。

  倒没什么特别,只是用灵竹搭建,相较而言不惧虫蛀、不惧雨淋、不惧火烧而已。

  三人离开宗门时,风不夜体内魔气沸腾,正因受灵气强烈反噬而昏迷不醒,逐晨根本来不及多想,只叫小师弟去随意整理下东西,赶紧逃离朴风山。

  竹屋正是风长吟选的。

  这少年脑子发抽,说要给师父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地方,就把竹屋塞进了自己的八宝玲珑袋。

  风不夜在朴风山修炼了数百年,是天下人人称道的大能修士,他洞府中的东西,皆是宝贝。

  逐晨本来想着,风长吟就是随手抓两把垃圾带走,拿到外面都是值钱的,三人的后半生也能衣食无忧了。

  哪晓得这位小兄弟的大脑如此新奇,上辈子怕是蜗牛成精,竟然就背了这玩意儿过来。

  逐晨只有无尽的悔恨,恨没早点教育他——不管哪个年代,房子都不值钱啊!值钱的那叫地皮!!

  阴风从一望无垠的天际吹了过来,风长吟被冷得打了个哆嗦。

  他大概也是后知后觉地发现了自己贫穷的秘密,轻叹道:“小师姐,我们的全部家当都在这里了诶。”

  一间用灵竹搭建的小屋,一个用灵石堆砌起来的小型阵法。如何看都觉得很是困窘。

  逐晨愁苦道:“别说了,我知道。”

  逐晨仔细想想,觉得自己应该算是最倒霉的穿越者。

  初到修仙世界,她本以为自己是要走龙傲天大女主的人,每日勤勉修炼、背诵功法……

  可修仙真的是太难了!天资已定了大半。

  她几位师兄弟都是龙骨之姿,半身入道,只她是个异类。连风不夜都委婉地说她没有仙缘,这是何等的悲剧?

  她努力过,奋斗过……并最终扑死在了那白沙海岸上。

  原先她还有个厉害的师父可以仰仗,如今风不夜却走了歧途,修为大毁,昏迷不醒。

  说来,风不夜从来道心稳固,逐晨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怎么会入魔。

  天底下谁人都有可能,只他没可能,偏偏他成魔了,还成得毫无征兆。简直没有道理可讲。

  见她久久不语,神色落寞,小师弟踮起脚,一双小手拍在她的肩上,努力安慰说:“没关系的小师姐,等大师兄、二师兄回来,我们就有银子了!”

  逐晨觉得此事……不是那么乐观。

  风不夜门下四位弟子,各个都是败家子,谁也没好过谁。

  她打起精神,说:“先搭个休息的地方吧。我进去看看师父醒了没有。”

  风长吟懂事地应允:“好!”

  竹屋本就狭小,里头只有一张木床。风长吟是畏惧师父的,自然不敢与对方共卧一塌,十分老实地去准备自己的狗窝。

  逐晨小心进屋,走到床边蹲下。

  风不夜的气息已经平稳不少,但隽秀的脸上仍旧带着一丝痛苦,隐约能够看见交错的淡青色血管在皮肤下跳动,带着淡淡的魔气。

  她在风不夜耳边低声叫了两句,见没有回应,就出去了。

  门外小师弟正挥舞着自己的长剑,四处物色合适的木头,一根根砍了背回来。

  他将挑来的木桩一头削尖了,不停往土地插,照着自己有限的知识,依葫芦画瓢地搭房子。

  因无人打理,这一代的土地都十分干涩。风长吟一个小矮子,两手环抱着比自己高上一倍的木头,笨拙劳作,那画面着实有点滑稽。

  几次三番都没成功,小矮子终是怒了,将木头一丢,撅着屁股在地上刨起深坑。

  逐晨看着这一幕,忽生感慨。

  天道给了他过人的天赋,还不是要用来玩土?

  造化弄人啊。

  她挽起袖子,跟着上前帮忙。

  于是两个臭皮匠,一个负责刨坑,一个专业打桩,分工明确,配合默契。

  待夜幕四合……仍旧没能顺利搭出屋子,只竖了排奇形怪状的木头,看着像一个没有盖的不规则盒子。

  在这个寂静阴冷的夜晚,面对眼前这栋漏风又没有屋顶的建筑,逐晨感触良多。

  ——这破玩意儿,建了跟没建有什么区别?

  ——身为炎黄后代,为什么基建、种菜这两样基因自带技能,她一个都没点上?

  ——知识就是财富,她可真是贫穷得一无所有。对不起国家减免的九年义务教育的学费。

  逐晨其实知道房子不是这么建的,可是她也没有办法。

  房屋建造需要多种基本构件,什么柱、梁、斗拱、椽之类。位置、木料,都有要求。而且全木质房屋现在不多见了,一般都是土木结合。想有效防雨的话,上头还得盖瓦片。

  这个年代即没有钉子,也没有水泥,商品流通也不广泛,需要有专门懂榫卯技巧的木工,才能搭建出一套牢固的房子。

  当然,倒是有个更方便的方法,那就是去挖个土洞,改成房屋,也就是所谓的穴居式建筑。

  可是逐晨……真的不想做山顶洞人。

  风长吟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却是挺高兴,率先跑进去,抱着自己的剑,直挺挺地躺了下去,又大声招呼逐晨,也赶紧过来。

  两人并排靠在冷硬的木板上,仰头就能看见如河的夜空。乌云遮蔽了星辰,连微弱的光芒都不肯泄下。

  风长吟年纪尚小,大抵都不知道什么叫烦恼,碰到这么些事情,还在掰着手指头盘算明日要出去顺……带些什么东西回来,给自己铺张软垫。

  他就是对自己现在的床铺非常不满意,别的都不算什么。

  不过认真说来,风长吟这个年纪,如果是在现代社会,也就是个小学生。那他还拥有熊孩子的权力,不用跟着两个大人四处奔波,干些挖土砍伐的重活。

  逐晨不胜唏嘘,伸出手满脸慈爱地揉着他的小脑袋。

  风长吟原本扎得整齐的小发髻,被她摧残成了一团乱毛,倒是没躲,只摇头晃脑地问道:“小师姐,你在想什么呢?”

  逐晨思绪飘远,恍惚中说了一句:“想念社会主义?”

  风长吟没听清:“啊?”

  逐晨从胸口摸出一块青色的石头,握在手心摩挲一阵。

  这石头触手光滑,四边角落画了繁复的铭符,中间一段空着,可以写名。

  风长吟看见,伸长脖子问道:“师姐,你带了界碑出来?”

  这是一块界碑石,说珍贵倒也珍贵,毕竟是山石凝结仙气所化,寻常人是得不到的。

  但说有多珍贵,倒也没有。朴风山上存了不少。

  风长吟爬起来,跪坐在地上,高兴欢呼道:“我们又要有仙门啦!掌门是师父还是小师姐?”

  修仙大陆没有所谓的国家,历来崇尚强者为尊。领地范围是靠各大仙山门派的铭符界碑来圈定。

  打下界碑后,修士可以用灵气震慑远近妖兽,也可以及时察觉危险。

  普通百姓只要住在界碑范围内,就可受宗门的庇护,但同时也要听从宗门调派。

  大型宗门间皆有合作。小门小派要么忙着合并壮大,要么整日四处踢馆,很不安生。

  因修道之人都不善管理国家,许多地方的百姓,全靠野蛮生长。以逐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这种制度很是残酷,平头百姓只应了个命如草芥。

  逐晨两手高举着青石,将它映照在黯淡的月光之下。一侧风长吟拽进她的衣袖追问道:“小师姐,你想建个什么样的门派?”

  逐晨没有马上回答,抬手一抛,将青石掷向空中,同时割破手指,将指尖血印了上去。

  溢彩的流光在空中绘成一座巍峨的山林,金色的符文照亮眼前这片抛荒的赤地,细碎的光点在空中游动,并缓缓飘往远方,连成一片肖似银河的璀璨光幕。

  风长吟看得挪不开眼,震撼地叫出声来。

  逐晨也被眼前的奇幻美景勾起了多年深埋着的思乡之情。处境越是凄凉她就越是想念。

  由奢入俭难啊。

  提起伟大她就想起民族复兴,提起制度她就想起人民民主专政。

  再也没有哪个地方能比他们社会主义国家好了。

  可是她都还没来得及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她人就没了。

  本来多好一孩子?年纪轻轻的。

  风长吟无辜问道:“社会是什么意思?”

  逐晨才发现自己不自觉中已经说出声来。她正要解释,张嘴又一阵语塞。她从自己遗忘了大半的知识库里搜索了一遍,发觉这个词奥妙而广泛,难以一言括之。

  她郑重说:“是个好词。”

  “社会……”风长吟仔细品位了一下,试探着说,“你很社会?”

  逐晨听得一哽,又突然想到一句话,很是满意,觉得非常应景,当即龙飞凤舞地在空中写下:朝闻道

  风长吟眼睛发亮地举手提问:“朝闻道……”

  逐晨斥道:“不许问。”

  风长吟委委屈屈:“哦……”

  写完三个大字,逐晨在尾端落印。

  青石化作巨大的石碑,沉沉落下,坠到地面时,犹如陷入光滑的镜面,消失在水平线,同时激起一层金色的光华,如水波般荡漾着向外蔓延。

  刹那间,这片被魔气侵蚀许久的千里赤地,多出了一道摄人心魂的光彩,朦胧的月色也被染上一层清透的余辉。

  等这壮丽的场面消失,黑夜似乎变得更幽静,月色也更为黯淡了。

  风长吟转动仰了许久的脖子,意犹未尽地问:“没了?”

  逐晨压下涌动的心潮,平静说道:“没了。”你当看烟花啊?

  风长吟配合地呼了一声:“哇。”

  大约觉得一个字不够,他又追加了几个:“好厉害啊。”

  为了打下这个界碑,逐晨身上灵力快被放空。她睫毛软绵地阖下,端正坐姿打坐回息。还没等静下心来,神识中突兀地响起了一道声音。

  ——朝闻道,夕死可矣!

  ——基建狂魔辅佐系统。

  逐晨额头青筋重重一跳,足足有数秒,整个人呈现完全放空的状态。直到边上风长吟因为激动而撞了她一把,才让她回过神来。

  她眨了眨眼,不大确信地看着眼前骤然出现的面板,上面清晰地罗列着一排信息。

  -

  姓名:逐晨

  声望:0

  宣言:学习强国,实干兴邦!

  技能:无

  主线任务:安得广厦千万间(一)

  目标:建造一间姑且能住人的房子。

  推荐课程:中国古代土木建造方法(傻瓜版)、古代建筑屋顶构造浅析、古代建筑图纸与工艺步骤(阉割版)……

  奖励:固风·初级【新人特殊奖励,可直接领取】

  奖励:一个无法毁坏的XX(珍稀物品)

  -

  喉咙有点痒,人也有点懵。

  逐晨认认真真看了数遍,生怕错过一个字。等快将上面的数据都背下来了,才视线上移,点击奖励界面。

  界面里有一成排的物品栏,但都是黑色的,只有一个在闪着蓝光。

  -

  技能:固风·入门(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可升级)

  备注:你建的小破楼似乎不能住人的样子,看来必须用一点特殊的加固手法修正一下。

  -

  逐晨:“……”总觉得注解里的每一个字,都带着一股讽刺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整体界面简单明了,只是有点分不清这究竟是个基建系统还是修仙系统。

  声望值没有解释,目前不知道到底有什么用。那个所谓的“一个无法毁坏的XX”,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就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怎么还搞盲盒的呢?

  总之

  ——非常贴切的知识就是力量。

  ——这该不会是游戏公司出品的玩意儿吧?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修仙不如玩基建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修仙不如玩基建》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修仙不如玩基建》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修仙不如玩基建》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