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为上(重生)

娇宠为上(重生)

作者:叶见星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穿越历史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28 16:09:29 人气:9

娇宠为上(重生)简介:上一世,沈姝被迫和亲,远嫁匈奴,几年后两方交战,本就不受宠的她彻底沦为弃子。 万念俱灰之际,她亲眼看到传闻中冷血无情拥兵自重的男人为她战死沙场。 重生那天,正好是她被迫和亲的前一天晚上, 她跌跌撞撞跑出寝殿,竟直接撞进裴云谦怀里。 男人神色微怔瞬间恍惚,怀中少女眸光如水勾人心魄:“我不想去和亲,将军可愿娶我?” 世人皆知,灵安公主为躲避和亲下嫁奸臣,裴云谦喜怒无常阴鸷狠绝,公主怕是过不了多久就要香消玉殒。 殊不知,那个冷血无情的男人两辈子都惜她如命,这辈子更是为她披荆斩棘给她一世娇宠。 裴云谦天性冷血杀人如麻,所有人都怕他,沈姝爱他。 *1v1/he/sc/架空苏爽甜/女主娇软非复仇虐渣爽文 *男主口嫌体正直护妻狂魔,共同成长,双向救赎。男女主两世身心干净。 *偏执阴鸷大将军x外柔内刚小美人
娇宠为上(重生)最新章节:第76章 甜甜的番外(二)

《娇宠为上(重生)》章节试读

  春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窗外闪电骇人,蓝紫色的光照进屋内转瞬即逝。

  软榻上,沈姝眉头微蹙,紧紧闭着眼,鸦羽一般的眼睫似是因睡梦中的不安轻轻抖动。

  接着,沈姝几近绝望的呼喊声,伴随着一声惊雷陡然在殿中响起。

  “裴云谦——”

  沈姝骤然睁开双眼惊坐起来,往日灵动的双眸此刻化为一潭死水,眼尾微红,含着泪花。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借着光亮沈姝才看清自己身下是北临皇宫中才有的金丝软榻,头顶是一袭一袭绯红色的流苏,屋内的陈设布置与从前她还未去匈奴和亲时的分毫不差。

  她看着眼前熟悉的陈设,仿佛还未从刚刚的噩梦中清醒过来,眼中茫然未减半分。

  她这是……回宫了?

  还未来的及细想,内殿的门便被人从外面“咣当”一声推开。

  沈姝抬眼看过去,没等她看清眼前人,就听得一道尖细带着几分嘲讽的声音传入耳中:“姐姐身子真是好生金贵,落个水罢了,竟昏迷了五六个时辰才醒过来?”

  说着,女子轻笑了声,言语之间带着几分恶毒道:“我还以为姐姐醒不过来了呢!”

  声音异常熟悉,沈姝却一时之间想不起是谁。她缓缓抬眼,循着声音看过去,便见着一位穿着碧绿色百褶裙的女孩,微微扬着下巴,迈着轻快的步子在一众婢女的簇拥之下缓缓走进来。

  来人正是当今太后的亲生女儿,陛下的同胞妹妹,满宫上下都当祖宗一样供着的敬安公主——沈鸢。

  看清来人,沈姝的眉尖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眼中闪过不解。

  按理说她应当是刚从漠北战场上回来,她怎么不记得她是何时落水的?

  况且,她记得当年她去匈奴和亲的时候,沈鸢就已经和安阳侯世子定下亲事,不日就要成婚随安阳侯世子一同去赣州封地,怎会在这时候出现在这?

  想到这,沈姝心中疑问更甚,一时之间竟连目光都忘记收回来。

  见沈姝直勾勾盯着她看,沈鸢心中一阵发毛,总觉得沈姝今日的眼神好像跟从前不大一样,可哪里不一样她一时也说不出来。

  转念一想,沈姝平日见了她总是低眉顺眼的,连口大气都不敢喘,今天怎么敢堂而皇之地看着她?

  一个贱婢生的下贱东西她也配?莫不是白日里失足掉下御湖,脑子里当真进了水

  想到这,沈鸢浓妆艳抹的脸上随之浮现出一抹愠色,看见沈姝的那双眼睛她突然心虚起来。

  “看什么看,再看本公主就命人把你那对勾引人的眼珠子挖出来,本公主也是你这个下贱东西敢直视的?”

  她最嫉妒的便是沈姝这双眼。

  “别以为本公主今日心情好称你一声姐姐你便能与本公主平起平坐,莫说你,就算是你娘那个贱婢在本公主面前也只有提鞋的份!”

  闻言,沈姝不动声色收回目光,藏在衣袖底下的手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死死握成拳头,指甲深深陷进掌心里,留下一道带血的月牙。

  若不是母亲死前让她收敛锋芒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弟弟,她怎会容沈鸢如此将她踩在脚底下,如此折辱她的生母。

  沈姝暗自咬了咬牙,衣袖下的手指气得微微发抖。

  四年前为了两国安宁她远嫁匈奴和亲,如今两方交战她却沦为北临的一颗弃子,若不是裴云谦拼了命护她,她怕是已经成了黄沙之上的一缕孤魂。

  想到这,她抬头看向沈鸢:“裴云谦……”如何了?

  若是沈姝不提裴云谦,她倒是忘了,今天若不是裴云谦经过多管闲事救沈姝上来,沈姝怕是就要命丧黄泉,也没这个“福气”了。

  没等沈姝说完,沈鸢便笑道:“本宫今日来是给姐姐报喜的。”

  说着,沈鸢装模作样福了福身,眼中幸灾乐祸之意耗不掩饰。

  “妹妹今日可要恭喜姐姐了,姐姐还不知道吧,今日姐姐在御花园意外落水也算是因祸得福,听说匈奴使臣恰好经过,见到姐姐容颜惊为天人,眼下正在像皇兄求亲呢!姐姐应该很快就要去匈奴和亲了,姐姐的福气当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说着,沈鸢眼中闪过一抹妒忌,沈姝这张让人神魂颠倒的脸就是原罪,不过如今也多亏了她这张脸。

  闻言,沈姝皱了皱眉,抬头看着沈鸢,眼中透着几分迷茫,一时竟不知沈鸢此言何意。

  见沈姝不说话,沈鸢脸上难掩笑意,“宽慰”道:“姐姐也无需害怕,母后体恤你,法外开恩许你带着你的贴身侍女一同去,也能和你作个伴。”

  说着,沈鸢笑着挥了挥手,身旁下人便会意,立刻从门外拖了个人进来。

  看到地上跪着的女孩,沈姝心头一颤,眼中茫然半分未减反而更甚。

  只因地上跪着的人不是别人,正已经死在匈奴的她的贴身侍女琳琅。她清清楚楚记得,琳琅是她亲手埋葬的,不可能活过来。

  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若不是心口痛意过分真实,她怕是要以为过去四年在匈奴那段生不如死的日子是一场梦了。

  正想着,她转过头不经意间望见铜镜中的自己,目光瞬间顿住,一时不知该做何表情。

  只见,镜中少女生得冰肌玉骨,眉目如画,一双灵动的双眸仿若映了三月春水,一颦一笑顾盼生辉,皎皎如天边皓月,美艳不可方物。

  她深知自己早已过了豆蔻年华的年纪,可现在镜中映出的自己分明是她未去匈奴和亲之时的容貌。

  半晌,沈姝才微微缓过神来,她心思沉重吸了口气,缓缓抬头,对上沈鸢的眸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缓,一字一句道:“现今,可是明宣十年?”

  闻言,沈鸢“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我说沈姝,你不会真被吓傻了吧?又或是今日落水脑子里也跟着进水了?”

  沈姝没说话,目光定格在沈鸢的脸上未离开半分,一双眸子仿佛淬了冰,冷得骇人。

  在沈姝的眼中沈鸢看出几分平日里不曾有过的阴冷,竟吓得她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开口道:“现在是……明宣六年。”

  闻言,沈姝沉默了半晌,鸦羽般的眼睫轻颤了颤,压住了眸中滚动的情绪,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

  果真如她所想,她活过来了。

  她重生到了四年前,彼时,还没有远嫁匈奴去和亲,仍是那个北临皇宫中不受宠的灵安公主。

  可站在一旁不明原由的沈鸢却越发觉得沈姝嘴角的笑意太过陌生渗人。明明眼前的沈姝与从前一般无二,可她心中却莫名其妙生出了几分畏惧来,着实诡异。她暗道了声“晦气”,便气冲冲带着人出了沈姝的寝殿。

  沈鸢走后,琳琅擦干眼泪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扑到沈姝床边:“公主您怎么样,身子可还有不适?奴婢再去找个太医仔细给公主瞧瞧。”

  没等沈姝说话,琳琅的眼泪便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大颗大颗落下来:“都是奴婢没用,去请太医的路上竟遇见敬安公主,被她带走耽误了公主的身子。”

  沈姝垂眸看着伏在自己床边的女孩,不禁有几分恍惚,眼前浮现的都是从前自己和琳琅在匈奴步履维艰相依为命的日子。

  许久,沈姝才缓过神来,抬手替她擦了脸上的眼泪,温声安慰道:“哭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

  自新帝登基起,整个楚京城都知道,她这个先帝唯一未舍得许配人家的女儿,现在是整个皇宫最不受待见的公主。

  她上辈子,穷极一生唯一的利用价值怕是就是为北临牺牲去那蛮夷之地和亲,换了北临四年安宁。

  犹记得当年太后逼她和亲时说过的话:身为北临公主,理所应当为了国家大义牺牲。若是国家大义不足以让你牺牲自己,那么你的亲生弟弟如何?

  多讽刺。

  这一世,她只想为自己而活,护好自己,护好弟弟平平安安过完下半生,最重要的便是不能再去那蛮夷之地和亲。

  半晌,沈姝垂了垂眸子,开口道:“琳琅,你可知道今日是谁救我上来的?”

  琳琅仔细回忆了今天白日里发生的事,开口道:“若是奴婢没看错那人应当是裴大将军。”

  “裴大将军?裴云谦?”

  闻言,沈姝脸上闪过一丝愕然,原来上辈子她落水也是裴云谦救了她?

  沈姝不禁苦笑,细细想来她这两辈子竟已经欠了裴云谦三条命了,叫她如何还。

  琳琅不知沈姝心中所想,见沈姝面露惊讶便会错了意。

  众所周知,大将军裴云谦手握重兵向来喜怒无常阴鹜狠绝,人人都说他是招惹不得的奸佞。

  上辈子,沈姝听信传言,不曾与这位大将军有过半点交集,连多瞧上一眼也是不敢的。

  可直到那日,漠北黄沙之上,她只看到那个传闻中冷血无情的男人,拼了命也要护她周全。

  想到这,沈姝眸光闪了闪。

  一个能为了无关紧要之人付出性命的人,又能坏到哪里去?

  可见,传言有虚。

  沈姝微微蹙着眉,衣袖下的也手指不自觉的缓缓收拢,如今她该如何阻止这场祸事再次落在自己头上。

  除非……

  沈姝突然意识到什么倏然抬头,像是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浮木,跌跌撞撞往门外走。

  许是她心中慌乱,脚底步子也跟着凌乱,推开殿门那一瞬间,整个人都失了重心,朝着地上倒过去,本以为定要狠狠摔下去,却不想稳稳落进一个带着淡淡檀木香气息的怀抱。

  四目相对。

  男人如墨般的长发高高束起,五官凌厉轮廓分明,剑眉星目,眼角下的一颗红痣分外迷人,乍一看好似画中人,只是那双漆黑深邃的眸子冷得骇人,与在漠北时判若两人。

  半晌,男人别过脸去,喉结上下滚动,眉宇之间一片阴冷:“还不松手?”

  沈姝脑子一片空白,一双清澈明亮勾人心魄的杏眼望着他,鸦羽般的眼睫轻轻抖动,似是紧张不安。

  半晌,她软声道:“我不想去和亲,将军可愿娶我?”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嫁给残疾太子冲喜》求各位爸爸收藏~

  赐婚前夜,宋清漪梦见太子登基大开杀戒,朝野血流成河,宋家上下也未能幸免。

  梦里漆黑的宫殿上,男人衣袍染血立在她面前,冰凉的指尖在她脸上划过,声线低沉逼仄:“还跑吗?”

  宋清漪摇头:“陛下……饶命……”

  男人眸光一凛,缓缓低头俯在她耳畔,声线微哑带着蛊惑:“又错了,再唤一次。”

  宋清漪声音微抖带着哭腔:“夫……夫君……”

  梦醒以后,为保家人性命,宋清漪不顾阻拦毅然决然嫁进东宫。

  *

  大婚当日,宋清漪双腿发抖一步一步走到太子身边:“民……民女见过太子殿下。”

  景黎缓缓抬眼,指尖轻扣着轮椅,声音低沉透着危险:“唤孤什么?”

  想起梦里的场景宋清漪心头一颤,瞬间改了口:“夫君…”

  现言小甜饼《蓄意温柔》求各位爸爸收藏~

  *先婚后爱/双C/双向暗恋/小甜饼

  【佛系扑街小女星X无底线宠妻影帝】

  整个娱乐圈都知道,姜瑜是个走黑红路线还依然糊穿地心的十八线小女星。

  网友说她蹭热度、网红脸、白莲花,几次把她骂上热搜,姜瑜都没解释过半句。

  直到有一天,某黑粉扒出了她名为“不睡祁舟誓不罢休”的微博小号,当天姜瑜微博再次惨遭屠版。

  姜瑜忍不住辟谣:高中追星小号,谢绝深扒!

  娱乐圈顶流祁舟入圈五年零绯闻,天赐神颜巅峰演技加持,蝉联三届影帝,老婆粉遍地,只可惜是座冰山。

  后来庆功宴上,醉酒的姜瑜晃晃悠悠靠近祁舟,她踮起脚尖,攀上他的肩,胡乱吻上他的喉结。

  四周死寂一片——

  所有人都在为姜瑜默哀。

  下一秒,向来冷欲寡淡的男人却抬手勾住了她的纤腰,替她稳住身形,低头缓缓靠近女人唇沿:“站稳,往上亲。”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娇宠为上(重生)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娇宠为上(重生)》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娇宠为上(重生)》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娇宠为上(重生)》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