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间失格

啾间失格

作者:羽萌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科幻小说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29 10:16:21 人气:15

啾间失格简介:红老板,乃是阎魔亭的老板,服务全能,剑术卓绝,对恶特攻,带着麻雀伙计们兢兢业业服务三千世界的客人。   红老板最近总在阎魔亭范围内捡到奇怪的啾,什么白绒绒眼下有倒王冠的,什么头顶呆毛讨厌太阳吃得还超多的,什么七彩琉璃玛丽苏眼睛的……这些啾在最初的闹腾之后,无一例外都被红老板无情镇压,积(被)极(迫)参与进阎魔亭的种种家务活动。   虽然会脸擦地板恐吓客人甚至不能稳当当站在杆杆上,但大家都是好啾啾!   最后一只啾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这只啾黑羽米色肚皮,拖着半截绷带,既丧且咸,时常蹲在河边寻死觅活。   “不干活……不干活……打死我也不干活……”   “殉情啾……殉情啾……老板陪我殉情啾……”   红老板:“……”   身披三色羽翼的阎雀缓缓拔出了刀。   啾间失格,斩了吧!
啾间失格最新章节:第129章 阎魔亭繁盛记(完)

《啾间失格》章节试读

  “库洛洛啾,恭喜,你的劳改结束了。”

  伴随着这句话语,淅淅沥沥的茶水声响起,清淡的香雾氤氲,缭绕着窗外的湖光山色。

  雪中雀踏梅的小巧瓷杯被推送至对座的青年面前,微微晃动的茶水隐约映照出了青年的面容。散下的碎发令他显得清爽而英俊,前额却有一枚紫色十字刺青,深沉不见底的黑眸之中,正倒映着一抹红色。

  青年露出微笑。

  “感谢红老板一直以来的照顾,如果红老板愿意拨冗前来我的世界,我一定会尽地主之谊。”

  他的黑眸之中浮现出极为诚恳的神色,只是这神色只浮于表面,早就在多年间熟悉了对方究竟是什么德行的红发少年眼皮都不抬,端起了自己面前的一盏茶,小小啜饮一口。

  “等着我的,怕不是笼子啾。”

  “怎么会呢。”青年的神情愈发诚恳,忽而在某个瞬间,有些暗沉的颜色在他眼底沉淀下来,“会是个好笼子,有您喜欢的绚丽颜色,美妙的织物,也可以建造的如同宫殿那样大。”

  红发少年捧着茶杯,面无表情。

  “虽然对你和你的旅团的实力十分感兴趣,但是没有意外我是不会去旅游的啾,会影响开店,我也已经够忙了啾。”

  他顶着对面不停冒出的黑气,慢吞吞喝了半盏茶,这才再次开口。

  “公职人员马上啾到了,在那之前,我想给你个忠告,算作你这段时间辛劳的报酬。”

  提到“这段时间的辛劳”,青年的微笑裂开了一瞬,又很快弥合如初。他拒绝回忆在阎魔亭数年间的遭遇,拒绝回忆曾经作为麻雀勤于家务的过往,也拒绝回忆红老板刀鞘的敲在头上的力度。

  “啾啾。”红发少年发出了愉快的声音,“好像昨天你还在试图逃跑的时候被我倒挂在悬崖上,今天居然已经结束了改造,可以回归原本的世界了啾,真是只不省心的啾啾。”

  因为临近分别而张狂起来的黑气彻底偃旗息鼓,青年也端起茶杯,头顶阴云密布。

  “库洛洛啾,你是因为试图通过遗迹里的器物窥探世界之底而被断罪的,变成啾在阎魔亭劳改的这几年,只不过赎清了这一项罪过而已。”红发少年又喝了一口茶,“但,你身上的【恶】,我看的很分明啾。”

  他抬起胭脂色红瞳,原本绚丽的颜色,此刻却显得有几分冷凝。

  “我该斩了你的,一开始。”

  “要你终止行恶事,恐怕是不可能的啾,那就尽量避免无意义的杀戮吧。”他放下茶杯,发出了最后的劝诫,“一切罪过都会在死后清算,你已经无可救药了,至少把罪过约束到我可以捞你来当伙计的程度,现在已经快要连当麻雀的资格都没有了啾。”

  被称为“库洛洛”的青年笑起来,这一次,他的笑容里多了点真实。

  “红老板还打算收留我吗?”

  红发少年长长地叹了口气。

  “不收留你又能怎么办呢啾,真是个不省心的伙计。”

  房间外传来了扑棱棱的翅声,仿佛某种提醒。库洛洛饮尽了茶水,不着痕迹的把杯子揣了起来,这在目力惊人的红老板面前几乎等于明抢,然而他只是叹了口气,起身送库洛洛出门。

  “杯子你愿意拿着就拿着啾,原本是一套的,剩下的我放起来,等你再回来了重新凑成一套好了。”他跟在库洛洛身边,一路把他送下楼,火红的短发蓬松,脑后有一缕留得很长,就束起来,发尾一抹亮翠色,随着走动的步伐活泼的跳荡着。

  楼下等着两位要将赎罪者送回原世界的公职人员,红发少年跟他们打过招呼嘱咐好,再转头叮嘱库洛洛。

  “路上真的真的不要试图逃跑啾,动荡的世界间隙十分危险,连我也无法轻易穿行。”

  “团子带了啾?水壶带了啾?杯子不要路上摔碎了啾。”

  库洛洛最后抬头,看了一眼建立在山前的高耸建筑物,天光大亮,楼阁檐角的金色麻雀雕像闪闪生光,垂下的雀铃也一阵丁丁当当的脆响。此处名为阎魔亭,服务鬼神之所,此处的老板就是眼前这个红发少年,据说原本是麻雀,说起话来啾言啾语,却是他生平仅见抵达剑术至境的人。

  他被变成麻雀,投入阎魔亭赎罪,这数年简直如一场神异之梦。

  却也不是没有收获。

  他稍微低下头,就见红发少年睁圆眼睛看他,瞳眸果然是麻雀样的纯粹无暇。这漂亮的红瞳,五彩斑斓的羽毛,以及轻灵可爱的少年姿态,如果在他的世界里,无疑是至高的收藏品。

  可惜是带刀的麻雀。

  “真的不想住笼子吗?”他微微笑着又问了一句,得到红老板的面无表情。

  “那么,我就启程了。”

  红发少年目送他消失在山间蜿蜒的道路上,还没等生出几分离别的惆怅,余光突然瞥见一个白绒球正在旁边啾啾祟祟。他叹了口气,走了个麻烦啾,还有好几只啾仍然留在阎魔亭呢。

  “白兰啾,你拖的是棉花糖吗?”

  白绒球顿时一个激灵,试图拖着袋子迅速离开现场,然而红老板眼也不抬就把他截获。棉花糖被没收,整只白绒绒的啾顿时像是丧失了生活的全部希望一样,摊平在地。

  “不可以,好啾啾不可以吃太多棉花糖。”红老板脸上写满冷酷无情,“从大厨房一路拖到这里,真是辛苦你了。”

  想到一路的艰辛,白绒球潸然泪下。

  “还飞的动吗啾?”红阎魔戳了戳地上的啾饼,啾饼嘤嘤的摇头,他也就无奈的笑了笑,把整只啾捞起来揣进袖子里,还顺了顺头毛。

  伴着清脆的木屐声,带刀的阎雀几步跳上阶梯,一转进了回廊,回廊深处就是阎魔亭的伙计们居住的房间。此时是白天,许多伙计正在休息,翅膀摊着头毛乱翘,发出轻微的“啾啾”的呼吸声。红阎魔轻手轻脚的穿过这些熟睡的伙计,走入里间,一抖袖子,白绒球滚落在榻上,还在嘤嘤。

  里间看起来大了很多,有许多精致的小隔间,白绒球扑到印满棉花糖图案的软垫上,屁股对人,伤心欲绝。

  “都出去了啾。”红阎魔环视一周,“真是有精神。”

  他没管还在浑身都是戏的白绒球,走到另一个小隔间里,素色软垫上伏着另外一只啾。这只啾黑羽沙色绒毛,看起来有些蓬乱的羽毛间缠着绷带,翅尖尖上还带了点残血。红阎魔跪坐下来,探了探他的状态,指尖轻柔的摩挲他脖颈处的羽毛,让这只啾在梦里都放松的摊开了。

  白绒球缩在自己的隔间,想着棉花糖,也想着隔壁那只来了几天还没醒的啾。他决定装装抑郁试试看,说不定能捞到点棉花糖,也说不定可以翘掉晚上的工作。

  一点轻微的响动,应该是红老板出门准备汤药和食物去了。估算一下红老板的脚程,白绒球什么都没做,仍旧摊着,眼下一片雪青色的绒毛形成了形似倒王冠的图案。

  红阎魔回来的很快,他先给受伤的啾啾换了药,又喂进一些食物,最后整理了一下软垫好让对方更舒服些。接着他来到隔壁,白绒球还在里面不出来,他就轻轻扣了下那扇小门,将一只瓷碟放在门口。

  “再不出来,棉花糖我就吃了啾。”

  话音未落,小门打开,白绒球猛扑出来捍卫自己的棉花糖。

  烤棉花糖外酥里软,一层焦褐的糖壳刚在嘴里碎裂,里面棉柔融化的内里又触及了舌尖。阎魔亭的棉花糖绝对是白兰吃过最好吃的,香香甜甜,软硬适中,加上是在红老板腿上吃,还有手在梳理他的羽毛,舒适程度大幅提升。

  “不是想要跟他人产生联系啾?”红老板的声音轻轻柔柔,“先从做朋友开始是最简单的,其他啾……就先算了,新来的这只看起来很好相处,先试试啾。”

  白兰懒洋洋的吃着烤棉花糖,半点不打算交朋友。

  开玩笑,交来朋友跟自己争宠吗?更别说,他从这只昏迷的啾身上嗅到了某种讨厌的同类味道。

  怕不也是个戏精。

  “吃完休息一会儿,就准备开工了,今晚阎魔亭要开业啾。”

  红阎魔最后嘱咐了一句,忽略掉一秒钟垮下脸的白兰,心里默想值日表。

  “我记得白兰啾今天的任务是——擦地板!”

  “……”

  他恨擦地板!!!

  红阎魔走后不久,白兰在内心挣扎了一下,他倒是想过搞点事情,不过想想红老板敏锐的洞察力和毫不留情的刀鞘,他又重新萎靡不振起来。

  他将视线投向那个敞开隔间里受伤的啾,意外发现对方已经睁开了眼睛,神情稍显迷茫。

  白兰顿时心花怒放,“嗖”的凑了过去。

  “你醒啦?”

  你醒啦,小老弟?

  快看看自己变成什么啦!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啾间失格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啾间失格》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啾间失格》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啾间失格》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