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攻他重生了

沙雕攻他重生了

作者:多金少女猫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24 16:40:38 人气:7

沙雕攻他重生了简介:外人都道谢重星撞了大运,嫁给了秦氏太子爷秦钟越,还被其捧在手心里宠爱了五年,是有名的恩爱夫妻。   然而不知秦钟越对这段婚姻有诸多不满,他对好友倾诉:“他就是个管家精,不让我抽烟喝酒,不让我泡吧聚会,还要设门禁,让我十点钟就回家!”   “每周交十次公粮,只能多不能少,还要半个小时以上不然就做补汤气我!”   “工资卡银行卡上交,每天就给我一百块!让他舒坦了才会多给几百!”   秦钟越怒气冲冲,又委屈巴巴,“鸭子都比我贵!我还只伺候他一个!”   “要是重来一次,我绝不会娶他!我以前零花钱可都是一个月八百万的!”太子爷对好友如是说。   说完这句话的第二天,秦钟越便重生到了十七岁的时候。   这时候的谢重星十八岁,贫穷得只有一套旧衣服,袜子破洞,鞋子脏污且开胶,是学校里有名的穷鬼,即使长着一张好脸,也被人鄙夷看不起。   谢重星父母来给他办理退学手续的时候,秦钟越才知道他是年级第一的学霸,年年都拿奖学金,是学校所看重的状元苗子,而不是他弟弟嘴里说的“不爱读书眼里只有钱的辍学废物”。
沙雕攻他重生了最新章节:126、番外7前世

《沙雕攻他重生了》章节试读

  京城,轻雾酒吧

  一名休闲打扮的男人依靠在沙发上,酒吧暗色的光线打在他脸上,能看清他长着一张很俊美的脸,他垂着眼,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没过一会儿,一个梳着背头的男人走过来,坐到了他身边,手指刮了一下桌上的酒瓶,无奈道:“你这是喝了多少啊?”

  秦钟越哼了一声,说:“我千杯不醉。”

  说着,坐直身子,给背头男人,也就是黎均倒了一杯酒,“你也喝。”

  黎均拒绝道:“别了,我在戒烟戒酒,不过你家那位能让你这么喝?别回去后跪搓衣板。”

  秦钟越道:“现在家里是我说了算,他不敢训我,我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黎均意味不明地说:“是吗?”

  秦钟越听出了他语气里的质疑,有点恼怒,震声道:“当然,我跟你说,以前是我懒得管他,他才自作主张,现在我认真起来,他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黎均说:“哦,妻管严现在翻身做主人了啊,这难见,赶明儿得叫几个兄弟出来一起庆祝庆祝。”

  又说:“唐明新开了一个会所,里面妞质量很高,反正你老婆管不了你,要不要一起去快活快活?”

  秦钟越说:“开什么玩笑,我有老婆。”

  又不客气地说:“你们小心得病。”

  黎均笑了笑,说:“哥们几个隔三差五体检,谁得病都轮不到我,不过你这么早结婚,不觉得可惜?”

  他们这些富家子弟都爱玩,只有秦钟越特殊,22岁的年纪就结婚了,到现在都已经5年了。这世界上也没有不透风的墙,所有人都知道他那个老婆出身很差,甚至还是个男的,也不知道有什么魅力。

  秦钟越听了黎均的话,又灌了几杯酒,开始憋不住话了,“有些事情我憋的心里难受,我当你是兄弟才跟你说。”

  黎均听了,来劲了,凑了过去,“你说说。”

  秦钟越有些微醺,白皙的脸颊都微微泛起了红,他双眸黑润,都快三十岁的男人,唯独只有秦钟越还透着一股天真纯然的味道,他压低声音,说:“我爸很喜欢我老婆。”

  黎均:“啊?什么意思?”

  秦钟越说:“我和我老婆认识,就是我爸牵的线,还放狠话,说我不娶他,等他引退,秦氏资产就全都给我堂弟。”

  黎均惊了,“给秦文轩啊?不是吧。”

  谁都知道秦文轩那家伙就是个二世祖,特别能搞事,秦氏要是交到他手里,估计没几年就破产了。

  秦钟越说:“还能有假?我娶了他之后,我爸就让他去公司工作了。”

  黎均心里忽然一惊,有了一个很不妙的猜测,“你爸这兜兜转转的,不会就是为了把公司给你老婆吧……?”

  秦钟越没有说话,黎均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便隐晦地开口,“你有没有想过……你老婆那个出身,和你爸……”

  秦钟越压低了声音,悄声说:“我偷拿了我老婆的头发和我爸的,去做了鉴定,没有血缘关系。”

  黎均松了一口气,原来秦钟越也怀疑过,他讪笑道:“应当是不可能的,你爸那个人,不可能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两人相顾无言。

  秦钟越伸手拿过酒瓶,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

  黎均说:“你少喝点,等会儿喝醉了还要我送你回去,到时候又要看你老婆脸色。”

  秦钟越哼哼道:“他敢,我才是一家之主。”

  黎均说:“是是是,你是一家之主。”

  秦钟越仰起脖子,喝了大半杯的酒下去,又沉默了。

  黎均看他,就看见他双眼泛红,眼睛水润润的,他吓了一跳,“老秦,你这是哭了?”

  秦钟越嘀咕道:“我难受。”

  黎均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是实在不喜欢你老婆,干脆离婚算了。”

  秦钟越说:“那不行,我老婆都坐到副总裁的位置了,离婚了那些股东要闹。”

  黎均无语,秦氏太子爷混到这份上也算是头一个了。

  秦钟越说:“其实他比我厉害多了。”

  又很郁闷地说:“就是太爱管我了,不让我抽烟喝酒,不让我泡吧聚会,还要设门禁,让我十点钟就回家!”

  黎均点点头,这些他是知道的,秦钟越那老婆谢重星,控制欲很强,秦钟越在外是没什么自由的,连朋友之间的聚会,都会打电话过来查岗,让他准时回家,甚至有必要的时候,还会亲自来接人。

  黎均也知道,谢重星看不惯他们这些人,所以黎均和秦钟越其他朋友也都看不惯谢重星。

  就是这么相看两厌的状态。

  秦钟越刚刚还说自己是一家之主,谢重星管不了他,但现在喝酒喝多了,就开始忍不住往外倾倒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了。

  “每周交十次公粮,只能多不能少,还要半个小时以上不然让阿姨做补汤来气我!”

  “工资卡银行卡上交,每天就给我一百块!一百块啊,这能干啥,伺候他伺候舒服了,才会多给几百。”

  秦钟越说到深处,眼眶越发湿,他抹了抹眼角,委屈巴巴地说:“说真的,外面少爷都比我贵,人家出场都是上万呢,我还比少爷干净,也不知道他干嘛管我这么多,我爸给我零花钱一个月都八百万,他全没收。”

  黎均听的目瞪口呆,已经不敢继续听下去了,怕被清醒过来的秦钟越暗鲨,赶紧打断他道:“你喝多了,哎,手机给我,我找找你老婆电话,让你老婆接你回去。”

  秦钟越说:“别打,他去出差了,不然我怎么敢出来喝酒。”

  黎均:“……”

  ……刚刚是谁吹嘘自己是一家之主,是谁?

  黎均起身去夺他的酒杯,“别喝了,喝醉了我可不送你回去。”

  秦钟越怒道:“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我都说了我千杯不醉!我能自己回去。”

  黎均:“……”

  他只好坐下来,想着待会儿要是醉了给他开间房。

  秦钟越接着刚刚的话茬,继续说:“要是能重来一次,我绝不会娶他!我爸要真的不想把家业给我,我让他认我老婆当儿子,我就当多一个哥,秦氏给我老婆总比给秦文轩好。”

  黎均心里复杂,说:“你心真大。”

  几千亿的家业说给外人就给外人。

  他也跟着喝了点酒,见秦钟越许久没说话,扭头去看,原来这厮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

  *

  这一天,小雨,淅淅沥沥的雨声激荡在这个古镇里,山林之间氤氲起淡淡的雾气,缭绕在青瓦飞檐之间,模糊了这古镇本有的古朴。

  因为这潮湿的雨天,墙上回潮得厉害,细细的春风从窗外吹进来,将墙上的日历吹得窸窣作响,日历是新的,被撕了一些,停留在当天的,是鲜红的数字,2010年4月。

  在这样细密轻柔的春雨之中,一个少年戴着一个斗笠,身穿一件发白的T恤,赤着脚在水井边打水。

  他面容俊秀,白肤黑发黑眸,身材大约在175左右,不算娇小,也不算高大,处处都透着一股江南水乡滋养出来的秀气与精致。

  他手腕细瘦,却能轻易地提起满满一大桶的清水,张开那双修长白皙的手指,仿佛还能窥见他手心里厚厚的茧子。

  这是一双做惯了农活的手。

  这便是十八岁的谢重星。

  他老练地挑起扁担,那两桶清水看着是那么沉重,在他肩膀上摇摇欲坠,清水激荡,溅湿了他沾满泥点的脚踝,清洗出了那么一些白皙的皮肤。

  但即使如此,他最后还是稳稳当当地将水挑了回去,注入家中的那个大水缸之中。

  来回往返几次后,才将那个人高的大水缸注满。

  此时谢重星已经饥肠辘辘。

  家中这个时候是不会给他留饭的,他回到自己房间,拿出一个小小的糖盒子,打开一看,里面的零钱也不见了。

  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谢重星表情都未变一下,将盒子合上,放了回去。

  他拿起扁担,走出了门。

  他在隔壁陈奶奶家吃了两碗干饭,代价是为陈奶奶挑满一水缸的水。

  做完这些,谢国旭和刘秀三人也回来了。

  谢重星弟弟谢子安一进门就囔囔道:“妈,游乐园真好玩,下次还要带我去。”

  刘秀说:“去个屁,那里泡面都卖50块一桶,就你这个败家子死活要吃,浪费了那么多钱!”

  谢子安瘪嘴,“那味道和普通的不一样,肯定用了好料,不然能卖那么贵吗?”

  刘秀说:“能有什么不一样,别贫嘴。”

  谢子安不说话了,他看见谢重星,又叫道:“谢重星,你给我写了作业没?”

  谢重星对他直呼自己名字习惯了,谢国旭和刘秀都纵容,他也没有去纠正,他语气淡淡地道:“没写。”

  谢子安跳了起来,又怒又急,“都下午了,你还不给我写!明天我要是交不上去,我让爸爸不给你生活费!让你喝西北风去!”

  谢重星看了他一眼,本来谢国旭就没给他生活费。

  谢国旭也不觉得尴尬,板着脸说:“你这一天干什么去了?快去给安安写作业。”

  谢重星说:“以后高考也要我代劳吗?”

  谢国旭一拧眉,道:“你顶什么嘴,你弟比你聪明多了,他是有大出息的人,你能和他比?做人得有自知之明。”

  谢子安添油加醋道:“我就是没时间写作业,考试这种东西我随便写写都能全校前十了,和某人不一样,虽然在南阳,但全校排名八百多名也没用啊,高考怕是连大专都考不上,我看也没有必要读书了。”

  刘秀听了,赞同道:“这样是没必要读书了,你要是还念着家里的好,出去打工给家里分担一下,你爸工作这么累,还要养活我们三个,多累啊。陈家那小子不是比你还小两岁吗,在广东打工,每个月都能拿三四千块钱回来呢。”

  谢重星没有说话。

  刘秀看他这油盐不进的样子就讨厌,撇撇嘴说:“赶紧把安安作业写了,晚上我们还要出去一趟,晚饭你自己解决吧。”

  说完,和谢国旭一起回了房间。

  谢子安得意地冲谢重星笑,“这是我家,你要是不听话,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好看,你最好乖一点,不然我跟爸妈说,你就等着辍学吧。”

  谢子安说完,也进了房间。

  客厅里只剩下谢重星一个人,他环顾四周,这窄小的两室一厅的家,并没有他的居身之地。

  他的房间,仅仅只是阳台改造出来的小房间而已。

  这是家吗?谢重星心里想,不,这不是。

  而同一个时间点,秦钟越光着脚踩到了家里几万美金一米的波斯地毯上,明显稚嫩的脸上带着一种怪异的表情看着他爸秦向前。

  秦向前看这个儿子怎么都不顺眼,有客人在,他也不好意思踢他,便耐着性子开口:“干嘛不穿鞋,没规矩。”

  又扭头对客人说:“这孩子家里散漫惯了,我是管不了了。”

  客人笑笑道:“秦先生和令公子感情真好。”

  秦向前说:“哪儿呢,这小子皮得很,我也头疼。”

  秦钟越盯着秦向前那茂密的头发,忍不住伸手揪了一把。

  秦向前怒道:“你又干什么?”

  秦钟越说:“爸,原来这时候你还没谢顶啊。”

  秦向前:“……”

  秦向前恼道:“滚去写作业!别让我看见你!“

  秦钟越飞快地跑了,秦向前咳嗽了几声,说:“这孩子皮,总说胡话。”

  客人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秦向前的脑门,尴尬不失礼貌的笑了一下。

  秦钟越跑回自己房间,看着房间里的摆设,十分确定,自己的确是重生了,重生到了十年前!

  秦钟越就算是喝醉了,也不会断片,因而还记得自己和黎均说过什么话。

  他对此很羞恼,居然随随便便就把自己和谢重星的事情说了出去。

  也幸好重生了,他不用看黎均那意味深长的眼神。

  秦钟越扑到床上,很是快乐,他白得十年时光,还有自由!他握了握拳头,满怀雄心壮志:“这辈子,我不娶谢重星了!我要自由!!”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沙雕攻他重生了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沙雕攻他重生了》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沙雕攻他重生了》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沙雕攻他重生了》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