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吉文学 > 短篇女频 > 梦回十里洋场 > 128.民国篇终章

梦回十里洋场 128.民国篇终章(1/1)

  民国七年春, 一个平淡无奇的清晨, 从美国驶来的巨轮停靠在外滩码头,船上的乘客,经过两个月漫长的海上旅行,终于抵达上海这座东方最繁华的都市。

  穿着光鲜洋气的洋人和华人,陆陆续续从船上走下来,踏上陆地。

  “薛兄, 此行多亏你多加照料。”

  “宋兄客气了。”

  熙熙攘攘的码头上,归国的文茵和丈夫宋之焕,正与一路同行的薛槐道别。

  当年文茵偷跑登船去美国, 与宋之焕结识了一道去读军校的薛槐。那时他们不过是二十来岁的年纪, 薛槐比两人更年少两岁,为人处世却稳重妥帖。虽是去读军校, 却是个温润斯文的少年君子。当年的文茵和宋之焕都是未经风雨的小姐公子, 一路上遇到不少困难, 多亏薛槐相助, 三人顺理成章结为好友。

  在美国,因为不在同一座城市,鲜少见面, 却也有书信来往。这次学成归国,不想又与薛槐碰上,一路上自是相互照拂。

  一别故里近五年, 当初的少年早已经长大成熟,穿着低跟皮鞋和棕色呢大衣的文茵, 弯身抱起两岁的儿子,握着他的小胖手,朝薛槐挥挥手,笑道:“阿宝,同薛叔叔说再见。”

  阿宝奶声奶气道:“叔叔再见。”

  薛槐摸了把小家伙的头,柔声说:“再见。”又朝两个大人道,“宋兄文茵,二位保重,有机会再聚。”

  宋之焕抱拳道:“嗯,薛兄保重。”

  说罢,拎起两只行李箱,同抱着儿子的文茵,朝不远处停放汽车的地方走去。

  文茵忽然眼睛一亮,举起手朝一个方向挥了挥:“程大哥!”

  靠在黑色福特车旁的程展听到叫声,目光越过人群,愣了下,然后疾步走过来,走到两人跟前,笑道:“二小姐,总算等到你了,几年不见大变样,刚刚差点没敢认。”又看向身旁的宋之焕,目撸赞许,“这就是姑爷吧,果然是一表人才。”

  说罢接过宋之焕手中的皮箱:“咱们赶紧回去,家里人都等着呢!”

  在几人坐着汽车离开时,这厢的薛槐终于等到一辆黄包车。

  “公子,去哪里?”车夫热情道。

  薛槐说:“先去法租界吧。”

  “好嘞!”

  道路两旁的法国梧桐,刚刚长出嫩绿的新叶。路过一处花园洋房门口时,薛槐叫住车夫:“大哥,麻烦停一下。”

  那车夫赶紧停下车,问道:“公子是在这里下么?”

  薛槐摇摇头,看向路边那道关闭着的铁门,问道:“这宅子现在住着什么人?”

  这些混迹于上海滩的车夫,自是对这些了解不过,笑回道:“你说这洋房啊?如今的主人是一个在上海做生意的洋人。你刚从美利坚回来,可能不晓得。这房子风水不好,以前住的是谢家,谢家你晓得伐?就是曾经的两江巡阅使谢司令一家,他儿子是上海镇守使,杀了老子和兄弟,后来也自食恶果,死在一个女人枪下。那么大一个谢家,从北京城来到上海,不过短短两三年,一家人全死光了,好像就剩个女儿去了香港。也就洋人不信风水,胆敢买下这么凶的宅子。”

  薛槐皱眉看了会儿那洋楼,道:“大哥,继续往前走吧!”

  “好嘞!”车夫再次拉起车,一边小步跑者一边摇头晃脑道,“你说这世道,这样一个煊赫世家,说断子绝孙就断子绝孙,何况是我们这些斗升小民呢?日子那真是不好过。前有想当皇帝的袁世凯和拥护前清小皇帝登基的张勋,后有各路军阀换着登场,还有洋人在咱们地盘作威作福,也不知何年何月才是个头。”

  薛槐默了片刻,淡声道:“总有一天会到头的。”

  *

  “太太少爷小姐,二小姐和姑爷回来啦!”沁园的朱红大门此时敞开着,守在门口的门房,看到汽车停下,赶紧朝里面大叫。

  江家的几个太太和小姐少爷们,听到声音,蜂拥往外赶来。迈着小脚的江太太在大少奶奶的搀扶下,走在最中间。

  “文茵文茵……”还没跨出门槛,江太太便激动地唤着。

  文茵下了车,也没管丈夫和儿子,红着眼睛往台阶上冲,一把扶住母亲的手臂:“妈妈!我回来了。”

  江太太已经有些老了,双鬓染上了华发,眼角布满了皱纹,她抬头望着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女儿,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文茵!”

  “二姐!”

  “姑姑!”

  旁边的人七嘴八舌唤着,个个都激动不已。

  这时,抱着儿子的宋之焕,在程展的带领下,也踏上了台阶。众人将目光齐齐落在他身上,斯斯文文的年轻人在这些注视下,难免有些羞涩。

  洵美推了把文茵,笑嘻嘻道:“二姐,都不介绍一下姐夫吗?”

  文茵去美国的第三个年头,与宋之焕结了婚。江家人收到信,已经是几个月后,再然后便知道她在美国生了孩子。那时江家正逢变故,从美国飞来的消息,无疑算是好事。

  文茵抹了抹眼睛,将阿宝从宋之焕手中接过来抱在臂弯,道:“妈妈,这是您的外孙阿宝,还有您的女婿之焕。”

  宋之焕恭恭敬敬地行礼:“小婿见过母亲。”

  江太太对这个温文尔雅的女婿,十分满意,连连点头:“好好好,这些年,文茵多亏你照拂了。”

  阿宝也甜甜地唤了声:“外婆。”

  江太太一看到这玉雪可爱的外孙,激动得又是哭又是笑,爱不释手地揉了揉阿宝的脸蛋,掏出一个长命锁戴在他脖子上:“阿宝乖!”

  云柏笑道:“别在门口站着,赶紧进屋,边吃饭边慢慢叙。”

  “对对对!赶紧进屋。”

  洵美亲昵地挽着文茵的手臂:“二姐,你可得好好跟我说说这些年在美利坚的见闻。”

  文茵笑道:“你要听什么我回头细细同你讲。”说着目光落在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上,眨眨眼睛,“几个月了也没在信里跟我说过。”

  洵美呵呵地笑:“最后一封信寄出去几天才知道的。”

  她话音刚落,脚下一个不小心,趔趄了下,文茵吓了一跳,不过另一侧那个高大男人,已经眼明手快扶住她:“你就不能仔细些。”

  洵美竖起眉头道:“陈青山,你又凶我!”

  陈青山叫苦不迭:“我怎么就凶你了?”

  “反正你老是凶我,男人果然一成了婚就露出真面目。”

  大姨太啐了声女儿,道:“洵美,你都要当娘的人了,还这么不懂事?你这一怀孕,青山天天被你呼来喝去没一句怨言,你还不满意。”

  文茵看向陈青山,笑说道:“这就是妹夫吧,在信里听洵美提起过,比我想象得更一表人才。”

  陈青山难得羞赧:“二姐谬赞了。”

  洵美嗤道:“别被他的模样骗了,她就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的粗人。”

  大姨太实在忍不住,掐了把女儿的手臂:“你那学上的也就稀松二五眼,还好意思说青山。”

  洵美鼓鼓嘴巴表示不满。

  陈青山扶着她的手臂:“行行行我是粗人。”

  洵美笑嘻嘻靠在他怀里:“本来就是。”又小声凑到他耳边,“但是我喜欢。”

  陈青山老脸一红,板着脸低声道,“人看着呢!在房里说就好了。”

  洵美用肘子戳了戳他。

  佣人们已经上了饭菜,满满一圆桌色香俱全的美味佳肴。文茵站在桌旁用力吸了下鼻子,道:“在美国这些年,想吃顿好的中餐不容易,得幸好之焕会做,不然我还真支撑不下去。”

  江太太笑说:“如今回来了,好好吃够个本。”又接过佣人的香道,“来文茵,你们一家三口,吃饭前给你爸爸和三妹妹妹夫上个香。”

  文茵脸上的笑容微微凝滞,郑重地接过香,和宋之焕走到那供奉着几道灵位前。

  采薇是民国五年冬过世的,江鹤年也没能挨过隔年的夏天。虽然文茵早已经接到消息,该悲痛已经悲痛过,但如今回到家中,见到逝者灵位,又是另一番伤感滋味。

  谁曾想,当年一别,她与父亲和三妹妹竟再没机会见面。

  本来热闹的气氛,在上香时,变得静默。文茵对父亲磕了三个头:“爸爸,不孝女儿回家了,希望您在天之灵安息。”

  江太太扶着女儿起来,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爸爸从来没怪你,临终前还念叨着你要好好过日子。”

  文茵抹了抹眼睛,轻轻一笑:“我不会辜负爸爸希望的。”

  云柏招招手:“行了,大家坐下来吃饭吧。”

  对于江家来说,悲痛的日子已经过去,再大的伤痛在时间流逝中,也慢慢被抚平。

  云柏一边像个大家长般招呼大家吃饭,一边同刚刚归来的妹妹说着家里的事:“前几日刚收到青竹的信,他已经在英国安顿下来,准备攻读博士学位。”

  文茵边听边点头。

  “梦松在震旦学院上学,成绩很优秀,很得师长喜爱。”

  被夸赞的梦松有点羞涩地笑了笑。

  “玉哥儿也上了学,每天一下学就知道逗妹妹。”

  已经快八岁的玉哥儿不满父亲对自己评价,高声道:“姑姑,我学习也好得很。”

  文茵笑着给他夹了一块鲜嫩的鱼肉:“我记得玉哥儿最喜欢吃鱼了。”

  玉哥儿喜滋滋用力点头。

  云柏继续道:“爸爸走后,家里的生意,有青山和洵美帮忙,一直都挺顺利。不过北京那边的大掌柜已经年迈,这两年估摸着就得告老还乡。正好青山是北京人,他母亲年纪也大了,我们商量了下,等洵美生了后,孩子稍微大一点,他们就去北京接手那边的生意。”

  洵美笑道:“是啊!幸好二姐你回来了,咱们姐妹俩还能多处些日子,不然等去了北京,见面的机会又少了。”

  文茵笑着点头,道:“嗯,都挺好的。我和之焕在回国前已经联络了两家医院,过阵日子就入职,以后再也不走了,争取用学到的西洋医术,多救治一些人。世道再坏,咱们一家人也要努力好好过日子。”

  默默听着的陈青山勾了勾唇,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灵位上,又看了眼门外春意盎然的花园。

  他心中暗想,那两个人在另一个世界,应该也正在好好过着日子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