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吉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梦回十里洋场 > 130.现世篇二

梦回十里洋场 130.现世篇二(1/1)

  “谢先生, 要不说这照片是民国时期的老照片, 我真以为上面的男人就是您。”回到车上,司机一边启动车子,一边笑着道。

  谢季明弯了下唇角,低头看着手中打印出来的照片,笑说:“我也以为是。”

  “刚刚店里那姑娘不是说照片的主人,跟上面的女孩子长得也一样么?这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

  谢季明笑了笑, 没说话。

  司机又道:“对了谢先生,下个地方还是去老城厢那边吧?”

  谢季明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道:“不用了, 先回酒店, 这两天去了不少地方,有点累, 我想休息休息。”

  司机点头:“行, 你刚回来两天, 时差还没倒过来, 就一直在奔波,确实挺累的。”

  他这次回来特意选了浦江饭店,也就是曾经的礼查饭店, 他回来得算是时候,因为过不了多久这家百年饭店就要停业了。

  回到酒店房间,他坐在沙发上, 拿着那张打印的照片,定定地看着。

  他对这照片并不陌生, 在他这些年频繁做过的梦中,曾经不止一次梦到过这张照片。这照片是民国的那个自己,和妻子在北京东交民巷一家照相馆拍下的结婚照。

  早几年他第一次做这个梦时,他以为只是梦,但后来这照片中的自己和身旁的女子,频繁地出现在梦中,越来越真实,越来越感同身受,他终于开始怀疑,这或许不仅仅是一场梦。

  后来他托国内的朋友,帮他找了一些百年前的老资料,竟然真的查到曾经这世上,确实有一个叫谢煊的男子,他的妻子也正是江家五小姐江采薇。只是这两人年纪轻轻便过世,而谢江两家一个昙花一现,一个经历了战乱时局变迁终究淹没在历史长河中,连带着谢煊和江采薇两个早逝的年轻人,也就尘归尘土归土,几乎没有给后世留下什么痕迹。

  如今这张照片摆在自己面前,当他看到照片上的少女,无比清晰地感觉到心中的悸动,他终于确定那不是梦,而是自己上辈子经历过的人生。他就是谢煊。

  而店员的话告诉他,照片上他上辈子没能长相厮守的妻子,如今也已另一种身份活在这个世界。

  他拿起手机,调出先前存下的那个电话,只要他拨出这个号码,就能听到梦中人的声音。可是他手指放在手机屏幕半晌,终究还是没拨出去。

  毕竟前世今生这种东西听起来实在是有些荒谬,他不确定那个自己未曾蒙面的前世妻子,是不是跟他一样,在梦里见证过上辈子的故事。

  何况,就算见证过,但那也是上辈子的事。也许这辈子的她,早已有了另一半。

  *

  江薇在房间里一直没出去,吃过午饭,便昏天黑地地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已经天黑。她正准备起来,去外面走一走,却忽然听到一阵刺耳的火警警报。她脑子一震,衣服也没换,随手抄起包就往外跑。

  走廊上,不知从来蹿进来浓浓黑烟,电灯闪了几下便熄灭了,房客们正蜂拥着往外跑。

  从安全通道下楼时,黑暗中,也不知被哪个惊慌失措的房客撞了一下,江薇一个趔趄,眼见着就要往前倒去。

  她暗道不好,胡乱去抓扶手,却没能抓住,整个人朝下方的男士撞了过去。她本以为,不仅自己摔,还得连累这位倒霉的仁兄。不想,那人竟然没随着她的力量往前倒,反倒是顺势将她一捞,把她整个人抱在怀中扶住,然后半抱半拖着继续往下逃生。

  “不要慌,跟着人群走,小心被人挤到。”

  江薇心头蓦地一震。

  这低沉的声音?

  还有这熟悉的气息?

  她脑子又有一瞬间的空白,还未从怔忡中回过神来,两人已经随着人群到了一楼,男人也松开了手,然后便被莽莽撞撞的房客冲散。

  等江薇来到酒店门外,除了黑压压的人群,哪里还有男人的影子?

  火警不过虚惊一场,是电路老化,导致一间杂物房起火,酒店的工作人员很快处理好,又同房客好好解释安抚,众人陆陆续续上楼回房。

  江薇惊魂未定地坐在床上,不是被火警吓得,而因为刚刚那熟悉的声音和气息。

  是谢煊吗?那个在自己梦里出现过的谢煊?

  但怎么可能?

  江薇摆摆头,将这荒谬的念头压了下去。

  她在上海的行程还有两天,隔日约了一个合作伙伴一起吃午饭,上海城太大,吃了过早餐,慢慢赶过去,也差不多就到了午餐时间。

  她换上一身休闲小西装,化了个简单清爽的妆容,脚下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出了门。拎着文件包的男助理跟在她身后:“昨晚真是虚惊一场,回来后稀里糊涂洗了就睡了,今早才发觉额头被撞了个大包。”

  助理住她隔壁,昨晚火警之后,两人只发了信息报平安,并没有见面。江薇抬头看他,果然见他额头有一处青肿,关切道:“没事吧?”

  “没事。”助理摇头,又问她,“你昨晚没被人挤到吧?”

  “还好。”江薇脑子里浮现昨晚扶住自己那个人的声音和气息,一时有些怔然。

  助理走到前面,按下电梯,饭店只有几层楼,电梯很快打开。助理侧开身,让自家老板先进去,本来有些心不在焉的江薇上前一步,跨进电梯时,不经意抬头,恰好对上一张清俊冷冽的脸。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汇,一时间如同电光火石,排山倒海,周遭一切蓦地静止下来。有那么一刻,江薇甚至分不清是在现实还是在梦中,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上海,还是在百年后的民国。

  “江总——”直到助理的声音将她唤回神。

  她愣了下,像是触电般,飞快收回目光,脑袋一片空白地走进电梯。

  谢季明表情未变,心脏却忍不住狂跳起来。他不动声色地看着梦中的女孩儿,走到自己一旁站定。因为隔了点距离,后进来的助理,自然而然地站在了两人中间,替老板将陌生男人隔开。

  明知道这应该只是巧合,可这巧合实在是无法让人淡定下来。向来从容的江薇只觉得手脚没地方放,想转头去看隔着一个人的男人,却又不知道为何提不起勇气,满心都是忐忑和无所适从。

  电梯转眼间已经到一楼,助理打开电梯门,示意江薇先出门。

  江薇手脚不太听使唤地往外走,刚刚走出去两步,忽然被那道熟悉的声音叫住:“小姐留步!”

  江薇和助理一起转头。

  谢季明目光一错不错地看着她,走上前一步,试探着询问:“小姐,我们是不是认识?”

  江薇错愕地睁大眼睛看向他,还未说话,她那善解人意的助理已经微微挡在她跟前,皮笑肉不笑开口:“先生,您这搭讪的方式,已经过时八百年了。”别以为你长得不错,我就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他家老板美貌又有钱,三天两头就遇到这种搭讪的,他来一个打发一个来一双打发一双,有他这个尽职尽责的助理坐镇,寻常臭男人,休想靠近他老板半步。

  谢季明:“……”

  在他怔愣时,江薇的电话响起,她回过神接听,而助理则趁此拉着她往餐厅走去,留下某人在原地有些好笑地摸了摸鼻子。

  接完电话,已经到了饭店一楼的孔雀厅。江薇下意识回头,发觉那个长得跟谢煊一模一样的男人,已经走了过来,想必也是来吃早餐的。

  他那双漆黑狭长的眸子,一直看着她,弄得她心脏扑通扑通直跳,简直像是迎来了久违的少女心。

  助理顺着她的视线瞧了眼,低声道:“江总,这人好像盯上了您了。不过您放心,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他靠近你半分。”

  好吧,少女心被搅和没了。她木着脸看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道:“辛苦你了。”

  助理嘿嘿笑道:“我这是分内事。”

  两人嘀嘀咕咕间,谢季明已经走过来,他朝江薇礼貌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刚刚冒昧了。”

  江薇笑着摇摇头:“没关系。”

  助理警惕地看着男人。

  谢季明忽视他的目光,彬彬有礼继续道:“小姐是来吃早餐吗?”

  助理:显而易见。

  江薇点头:“是的。”

  谢季明:“不知方不方便一起?”

  助理:不方便。

  江薇道:“……方便的。”

  助理:“???”

  到了富丽堂皇的孔雀厅内,三人拿了食物,找了一张位子坐下。互助一直警惕地看着谢季明,一脸你是不是动机不纯的表情。

  谢季明继续将他忽略,摆好餐盘,看向对面的江薇,试探问:“小姐是不是姓江?”

  采薇错愕地对上他的目光,而一旁的助理则是眉头蹙起,哂笑道:“这位先生打听得还挺清楚。”

  这话不好听,却回答了谢季明的问题,他一颗悬着的心脏忍不住在胸膛内滚了几滚,好不容易才忍住不把激动表露出来。

  长得一样,还姓江,这世上大概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她就是自己梦中的人,是他前世的妻子。

  他对助理的冷嘲热讽不为所动,云淡风轻继续道:“我姓谢。”

  这回江薇手中的叉子更是跌落在餐盘上,发出清脆的一声。

  “不好意思。”她暗暗深呼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

  他真的是谢煊?跟自己一样,也梦到了上辈子的事?

  还是说,他们其实都忘了喝孟婆汤?

  江薇心里当然是激动的,但脑子里又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就算如此,她已经不是江采薇,对面的男人也不是谢煊。他们都已经这个世界另外的人。

  哪怕本能的感情上,让她对这个男人有种无法抑制的亲近,下意识想去靠近,可理智上却知道他并不是自己的爱人。

  她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谢先生你好!”

  谢季明心中了然,也笑:“你好江小姐,很高兴认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