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吉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梦回十里洋场 > 132.现世篇四

梦回十里洋场 132.现世篇四(1/1)

  两人一起逛了老城厢这边的弄堂, 顺便在这边老字号吃了简单的晚餐。待到暮色将至, 方才一起打车回了酒店。

  回到房间没多久,自由活动的助理也回来了。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助理,他没忘记自己的任务,拿着几个应酬邀约给江薇。

  这次来上海是为了签一个合同,在来的第二天就已经签好,后面的工作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行程。她看了眼几个邀请, 都不重要,也没什么兴趣,便说:“都推了吧。”

  助理点头:“行, 那我们上海的工作行程就没什么了, 江总确定什么时候回去,我马上订票。”

  要说没了工作, 就可以随时回去, 毕竟公司还有工作在等着自己。但江薇犹豫了片刻, 道:“反正这个季节航班不算紧张, 暂时先别订。我确定了时间再说。”

  助理随口问:“江总您在这边还有私人行程吗?”

  有吗?好像也没有。只是忽然好像被什么牵制住了一般,不舍得马上离开。

  她笑着说:“这酒店就快停业了,咱们多住几天。你自己随便去玩玩, 注意安全就是。”

  公费度假,何乐不为,助理笑眯眯点头:“行, 反正你有事通知我,我电话时刻保持畅通。”

  送走了助理, 江薇洗了澡,见时间还早,便换了身简单休闲的衣服出门,准备感受一下夜上海。

  哪知刚刚走到酒店大门,就见到夜灯下几步之遥一道颀长挺拔的背影。

  因为太熟悉了,她一眼就认了出来。而本来走在前边的谢季明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忽然回过头,朝她弯唇一笑:“看来我和江小姐是真有缘分,又遇上了。”

  江薇有些好笑地挑挑眉头,走上前道:“谢先生去散步还是?”

  谢季明点头:“一个人在酒店无聊,出来随便走走。江小姐呢?”

  “我也是。”

  谢季明笑说:“那正好。”

  他脸上那意味深长的笑容,真是再熟悉不过。江薇想努力将面前的男人,与记忆中的谢煊割裂开来,但显然没能成功。

  谢季明又说:“旁边不远有个游船码头,江小姐有没有兴趣一块坐船夜游苏州河?”

  江薇犹豫片刻,点头:“好啊。”

  他们运气不错,今天河水风平浪静,没有潮汐,夜间水上巴士正常运行。两人包了一艘船。

  游船起航,夜风拂过,坐在窗边的江薇,顿觉神清气爽。关于这一带的记忆,留在她脑子中的,是百年前的景致,对于现如今反倒是不太熟悉。

  她看着此刻的夜景,一时间有些心潮澎湃。

  都说民国大上海是繁华的不夜城,但跟如今比起来,却完全是天壤之别。两岸高耸的建筑,被华灯点缀,流光溢彩,这才是真正的繁华港,不夜城。

  “你说百年前的人,若是有机会看到现在的大上海,会有什么感受?”谢季明的声音冷不丁在她耳边低低响起。

  江薇暗想,她虽然不是百年前的人,但曾经做过百年前的江采薇,倒真有些感同身受。先前还没太大感觉,直到这一刻,对比着记忆与现实,方才真正体会到一种时代变迁带来的震撼,甚至是庆幸。

  她由衷道:“肯定会很欣慰。”

  谢季明笑着点点头,道:“我想也是。”

  这时,不知从来传来一阵悠扬的姑苏小曲,这曲子有些耳熟,应该是从老曲子改编过来的。江薇忽然想起那时苏州河上,到了夜晚,也有不少游船,尤其是各种挂着红灯的花船。那时不放曲子,都是歌女们拿着琵琶,坐在船头船尾弹唱。一手缠绵曲,多少红颜泪。

  她还记得十七岁生日那次,和江家的兄弟姐妹坐船夜游。好巧不巧,恰好遇到谢煊。那时她被迫答应嫁给他,而谢家三少花名在外,那晚偏偏还是和两个友人,在船上喝花酒。

  青竹气不过,跑去人家船上讨说法,说法没讨着,自己不小心掉下了寒冬腊月的河水中,被捞上来后,又冷又气,一个大小伙儿,哭得稀里哗啦。而谢煊一行,则是扬长而去。

  她那时候虽然因为联姻之事,对他略有迁怒,但更多的是体会到,在那个时代的无力。她本以为谢煊是刀俎,后来才知道,他也不过是乱世中无能无力的牺牲者。

  这样一想,不免就想到谢煊的结局,忍不住有些伤感。不由自主转头朝身旁的男人看了眼,正好对上他看过来的眼神。

  谢季明笑问:“在想什么?”

  江薇轻笑回道:“就忽然觉得现在这个时代挺好的。”

  谢季明微微一愣,看着她点头道:“确实。”

  夜灯下,他的眸子显得格外幽深漆黑,又如寒星闪烁。那是谢煊的眼睛。江薇忽然想,若他真的是转世的谢煊,倒也真是一件庆幸的事。

  不管他和自己这关系到底该怎么算,但至少,他在这个时代过得不错。

  她冷不丁没头没脑地问了句:“谢先生今年多大了?”

  问完才觉得好像有点唐突,不过谢季明显然没觉得什么,笑着回道:“今年正好而立之年。”说着又补充一句,“不过还单身未婚。”

  江薇倒是对他后一句话没放在心上,只是在心中莫名地舒了口气,那句曾经困扰她“活了不到二十八”的诅咒,终于被打破了。

  这种如释重负般的感觉,让她不由得轻笑开来。

  谢季明不明所以地看着她脸上的笑意,挑挑眉问:“莫非江小姐是在笑我这个年纪还单身?”

  江薇摇头,笑说:“怎么会?现在什么年代了?三十岁还正年轻。”

  谢季明笑着问:“江小姐呢?”

  江薇眨眨眼睛:“谢先生在国外多年,难道不知道问女人年龄不太礼貌吗?”

  谢季明笑:“我问的是江小姐是不是跟我一样单身?”

  江薇愣了下,坦然道:“我跟谢先生一样。”

  谢季明笑道:“所以说,我跟江小姐很有缘。”

  虽然两人一个江小姐谢先生,但无论是江薇还是谢季明,面对着一张魂牵梦绕的面孔,那种熟悉和亲近都是自然而然的,就像是与生俱来。

  只是谁都不敢打破这种刻意维持的客气和礼貌。因为他们都知道,她不是江采薇,他也不是谢煊。于是两人的相处,少了几分自在,多了几分若有若无的暧昧。

  一个多小时夜游,眨眼便在这淡淡的暧昧中结束。

  两人上了岸,也不知何时,起了风,几滴雨点骤然落下来。

  江薇昂头看着天空,轻呼一声:“好像要下雨了。”

  话音刚落,就被老天爷毫不客气地砸了两滴雨水在脸颊上。那雨点太大,几乎是发出了啪嗒两声,砸得她生疼。

  谢季明借着夜灯,恰好看到那两滴雨水落在她白皙的脸颊上,仿佛晕开了一朵水花。他下意识伸手帮她擦拭,当温热的手指,碰到微凉的面颊时,两个人都因为这触碰而微微一怔。

  谢季明意识到自己的唐突,迅速收回手,佯装清了下嗓子:“你脸上有水。”

  江薇也难得不自在,伸手随意摸了下脸,道:“咱们赶紧走吧,小心雨大了。”

  步行到酒店不到二十分钟,也不知是不是刚刚的尴尬,两人一时都没再说话。

  几分钟后,本来淅淅沥沥的雨点,眼见是越来越大。江薇正暗想自己出门前那趟澡大概是白洗了时,头上忽然本一层阴影覆盖,一股温热的气息靠过来。

  她抬头一看,才发觉是谢季明脱了外套,罩在了两人头上。

  不仅是江薇,就是谢季明也在自己下意识做完这动作后,有些恍然般怔了下。

  这个场景太熟悉了,只是百年前相似的一幕,是发生在华亭。那天晚上,两个人坐完船回宅子的路上,忽然也遇到了一场不期而至的大雨,谢煊翻进别人家院子,摘了一张大大的芭蕉叶罩在两人头顶,揽着采薇穿过夜雨往回跑。

  而此刻,身旁用衣服给自己挡着雨的男人,不仅与谢煊有着同样的面孔,甚至还有着相同的气息。江薇已经分不出谁是谁,只知道努力维持了一晚上的冷静,终于渐渐崩塌。

  她必须承认,不管那到底是一场梦,还是真的曾经经历过,那段感情都不是一场幻想,而是真真切切刻在自己心里的。

  于是,对谢煊的思念,像是洪水一般,在这个突如其来的雨夜,将她席卷。若不是还保存着理智,有那么一刻,她几乎要扑进身旁这个男人怀中,紧紧将他抱住。

  但到底理智尚存,两人一路跑到酒店门口,江薇心中那翻江倒海的情绪,也渐渐平复下来。她对上谢季明那双狭长漆黑的眼睛,笑说:“谢谢。”

  谢季明道:“不客气。”她盯着他的面容,嚅嗫了下唇,想说点什么,到底还是吞了下去,只道,“时间在不早了,早点休息。”

  江薇点头。

  两人一同乘坐电梯上楼,江薇的楼层先到。谢季明绅士地替她开门,笑着道别:“今晚的夜游很愉快,晚安。”

  江薇站在门口道:“晚安。”

  电梯门眼见要阖上,她正要转身,谢季明又摁下开门键,问道:“你明天有安排吗?”

  江薇回头看他,摇头:“暂时没有。”

  谢季明笑说:“那有没兴趣跟我一块去游松江?”

  松江,曾经的华亭,也是采薇和谢煊曾经留下过短暂快乐的地方。

  江薇犹疑片刻,终究还是点头:“好啊。”

  谢季明展颜一笑,将手从电梯按键上拿来,站直身体,同她挥挥手:“那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