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吉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梦回十里洋场 > 17.晚宴

梦回十里洋场 17.晚宴(1/1)

  陈青山将采薇送到门口,唤来一个卫兵交代几句后,就又回到了屋内。
  谢煊唇上含着烟,手指夹着刚刚那张欠条,随口问:“车撞成什么样了?”
  陈青山笑嘻嘻回道:“其实没什么大问题,我估摸着修好也就花个二十大洋,不过江家那少爷实在是嚣张得很,反正他们家不缺钱,我就往高说了个数字。”
  谢煊轻飘飘瞥了他一眼,顿时让他后面的话吞了下去,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不过谢煊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复又垂下眼睛,看向手中的欠条,那落款下的红色手指印,圆圆一团,是一个漂亮的斗。
  他勾唇轻笑了笑,挑眉将欠条随手塞进抽屉里,淡声道:“不管人家是少爷还是大亨,我们是兵他们是民,任何事都得按规矩来。”说着扫了陈青山一眼,“你跟了我几年,这地痞流氓的习性怎么还没改过来?”
  陈青山讪讪一笑:“我这不是有点看不惯那种飞扬跋扈的富家少爷么?”
  谢煊往椅背一靠,皮笑肉不笑道:“你的意思是看不惯我了?”
  陈青山顿时被噎住,这话还真不假,当年谢家三公子,那可是四九城里,正儿八经飞扬跋扈的大少爷,敢对前清小王爷开枪的主。
  陈副官挺直身体,清了清嗓子,义正言辞地拍马:“三少您和那种纨绔怎么能相提并论?你可是新军中首屈一指的才俊。”
  谢煊轻嗤一声,挥挥手:“行了,你去做事吧!到时候江家把钱送来,多余的你让伙房给使署的兄弟们改善一下伙食。”
  陈青山行了个标准的军礼:“收到。”
  等人出去,谢煊起身来到窗边,余晖洒落在不远处的华亭小城,这里与上海城的喧哗比起来,有种静谧的安宁,让人暂时忘记了外面的动荡。
  他不急不慢地抽了两口烟,正要转身回办公桌,忽然听到楼下有细细的吵闹传来,低头看去,正是江家那对小兄妹。
  那男孩儿似乎还不甘心,一蹦三尺高地要跟身后的卫兵吵架,被矮他快一个头的女孩儿,一手薅下来,拽着领子拉走了。
  谢煊好笑地摇摇头。
  小孩子罢了。
  “你能不能知道点天高地厚?这是你胡来的地方吗?非得把你关个十天半个月才舒坦?”采薇都服了自己这个便宜哥哥,刚被放出来时,还嚷嚷着要和抓他的人单挑,被她捶了几拳,才不甘不愿地跟着她出来。
  青竹道:“我又不是故意撞他们的,他们自己开车堵在路口,仗着手上有枪就乱抓人,还说我是乱党,我要是乱党,第一件事就是把这穷酸使署给一炮轰了。”
  采薇一声轻喝:“你给我闭嘴!还想被抓进去是不是?”
  青竹看着妹妹板着的一张小脸,下意识就收了声,又不禁奇怪想,妹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气势了?
  “还有,你能不能别乱说话,什么未来姐夫?二姐登船去美国,在上海滩又不是什么秘密。刚刚人家谢三少就在使署,我差点没丢人丢到瓜哇国。”
  青竹心虚地摸了摸鼻子:“我这不是唬唬人么?”
  采薇无语道:“在人家地盘上打人家名号唬人,你这是缺心眼儿呢?”
  “少爷小姐,你们总算出来了!”一直在外面等着的程展,看到来人,重重松了口气。
  小顺和四喜更是差点急哭了,四喜一把抓住采薇的手臂:“可吓死我了!”
  “行了,没事了。”采薇道,又对青竹说,“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跟爸爸交代这事儿吧!”
  青竹摸了摸后脑勺,这才开始懊恼。
  其实车子撞得不算严重,只是车头凹下去一块,有碍美观。这个时代的汽车还远远没有普及,都是从国外海运过来的,整个上海滩的汽车,也不过一千多辆。江家这辆车价值一万大洋,江鹤年宝贝得很,所以从来不让毛手毛脚的青竹学着开。
  回到沁园,天早已经黑透。程展是不敢有半点隐瞒的,一到家就去江鹤年那边请罪兼告状去了,青竹撒泼耍赖也没能将人拉住。
  采薇懒得管青竹,径自回了芳华苑的房内,刚刚坐下歇息,便听到主宅那边传来了江四少的鬼哭狼嚎,估摸着是江鹤年看到爱车的惨状后,在教训自己那倒霉儿子。
  采薇接过四喜端来的热茶,边喝边笑着摇头。
  又是一声嚎叫:“救命啊,有人要杀亲儿子啦!”
  四喜抖了抖道:“老爷真在打四少爷啊?”
  采薇淡定道:“你们四少爷本来就欠打。”
  话音刚落没一会儿,忽然听得咚咚的脚步声从楼梯传来,紧接着便是房门被撞开的声音。
  “你干吗呢?”采薇见青竹气喘吁吁闯进来,没好气问。
  青竹重重舒了口气,碰到桌旁,自己伸手倒了杯热茶,一饮而尽,喘着气道:“我在你这里避避风头。”
  采薇道:“你把爸爸车弄成那样子,还不让他老人家教训教训出出气?”
  青竹苦着脸道:“我本来也没打算跑的,哪晓得这老头是真打,两棍子敲在我背上,实在受不了,赶紧跑了。”
  采薇真是哭笑不得,看他这做派,由此可知,素日里江鹤年是怎么宠溺纵容的。
  她都有点替江老爷的威信担忧了。
  正想着,楼下小院传来了江鹤年的暴怒咆哮:“你个小兔崽子,我知道你躲在小五房里,赶紧给我下来,看我不抽死你!”
  青竹不怕死地冲外面大声道:“有你这么当爹的吗?不关心儿子有没有伤着,光想着车被撞坏了。”说着又扯着嗓子干嚎,“娘啊!你怎么去得这么早?你在天之灵看看儿子过得是什么苦日子啊?还不如一辆破汽车重要。”
  江鹤年约莫是被气得不轻,吼出来的声音都变了调:“小兔崽子,你给我下来!”
  吼完,重重咳嗽了几声。
  江太太温柔的声音适时响起:“老爷,你这是干什么?汽车坏了能修好就是,修不好再买一辆也不是什么的大事情,青竹没伤着就好,您就别生气了。”
  青竹笑呵呵道:“还是妈妈疼我。”
  “小兔崽子,明天开始哪里都不能去,好好在家里跟着先生读书,准备大学入学考试。”江鹤年骂骂咧咧两声,终究还是跟着江太太进了屋子。
  青竹得逞地笑开,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采薇叹了口气:“你以后还是少气爸爸,我看他身体不大好,又爱抽大烟。”
  青竹不以为意道:“都说了让他不要抽,他非得抽,怪得了谁?”说完又郁卒地撇撇嘴,“看来接下来几天是出不了门了。”
  “我看你也该在家里待几天,整天在外面闯祸,迟早闹出事。”
  青竹道:“你就放心吧,我有分寸的。”说完啧啧两声,借着灯光,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我说江小五,你哥我怎么觉得你最近好像变得很不一样了。”
  采薇笑:“哪里不一样了?”
  青竹说:“说不上来,反正有点老气横秋的样子,都快赶上爸爸了。”
  “那说明我长大了。”
  青竹嗤了一声,伸手在她头顶揉了把:“小丫头片子,也敢说自己长大了,你在哥哥眼里,永远都是个小姑娘。”
  采薇也不和他争辩,只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汽车坏了,接下来几日,江先生去商行和工厂就只能坐马车和黄包车,而青竹则被关在寒梅斋跟着家里请得先生读书。
  青竹刚刚读完了中学,成绩只是个稀松二五眼,尤其是英文,一塌糊涂。以江家的财力,沪上的几所大学,无论是震旦圣约翰还是复旦公学,都可以随便上。但江鹤年在这方面很有原则,非得让他自己凭实力考上才行,所以请了老师在家中补习。前段日子,青竹找了各种借口逃脱,江鹤年生意忙,也没太放心思在这事上,这回爱车被撞,他铁了心要把这顽劣的儿子在家中拘几天,才能解气。
  青竹出不去,采薇人生地不熟,也没什么兴致去玩,每天让听差买几份报纸,在家里熟悉当下时局和风土人情。
  这个时代的报纸很有意思,每份报纸背后都有着不同的背景,军政府保皇派革命派,各自占了一亩三分田。内容也十分丰富,有抨击时政,也有花边新闻,文人墨客畅所欲言。
  这两日报纸上说得最多的就是谢家月中在礼查饭店那场晚宴。谢家入沪是最近上海滩头等大事,大大小小的报纸,几乎就没断过。有些报纸关心的是谢家入沪后的时局走向,有些则把关注点放在谢司令两个风华正茂的儿子身上。这两个儿子,不仅在新军中身居高位,也都是一等一的人才,一个丧妻,一个未婚,沪上的大家族都盯着,就看能成为谁家的乘龙快婿。江家自然也在小报八卦之列,但因为江家二小姐文茵出走美国的消息早已经传开,本来最有希望和谢家联姻的江家,在小报看来,如今是机会渺茫。
  也许江鹤年奉行的是中庸之道,先前还为联姻之事大感遗憾,没过多久就看开,甚至自我安慰与这种行伍世家之家保持恰当的距离,或者更安全。
  *
  转眼间到了月中,全程瞩目的谢家晚宴终于到来。
  因为是西式晚宴,江太太这样裹小脚的传统妇女不适合出席,江鹤年也不好带姨太太,便只带长子云柏。被关了几日的青竹听说晚宴有专门给少爷小姐们举办的跳舞会,便央求父亲带上自己。江鹤年见他这几日还算听话,便欣然应允.带了青竹,自然是要带采薇,带上了采薇,又不好不带三女儿洵美,于是一行五人浩浩荡荡去了礼查饭店。
  礼查饭店始建于上海开埠第四年,一开始只是两层小楼,翻修过好几次,几十年过去了,如今这栋五层高的大楼,是上海滩最大的外资酒店,也是最早使用煤气和水电的建筑。
  每个周末,这里都会举办跳舞会,是沪上的洋人和中国摩登男女们最喜欢的地方。
  谢家的晚宴设在一楼的宴厅,足以容纳上千宾客。
  江家一行人抵达饭店门口时,外面已经停了密密麻麻的汽车和黄包车。拿着邀请函进了酒店后,举目望去,金碧辉煌的宴厅里,一片的锦衣华服,衣香鬓影,除了上海滩有头有脸的豪绅贵胄,还有各国公使富商,难得齐聚一堂。
  几个记者穿梭其间,咔咔兴奋不停地拍着照。
  宾客按身份分了区域,江鹤年这些有头有脸的上宾,坐在前排,各家少爷小姐们被安排在后面的位子,便于各自社交。
  上海开埠这么多年,上流社会的年轻人大都新派摩登,社交活动颇多。采薇在教会学校念书,自然也参加过不少,席上的年轻人,很多应该都是相互见过的,可惜她记忆模糊,只能打着哈哈敷衍,好在身旁有个社交高手哥哥,什么都帮她应付着。
  大家寒暄了一会儿,八点的钟声敲响,宴厅的西洋乐手开始奏乐,穿着西装,梳着油头的主持人,在前面大声宣布:“各位来宾,晚上好,下面有请我们今晚的主人谢司令上台为我们讲话。”
  雷鸣般的掌声在席间响起。一个穿着铁灰色戎装胸口挂满勋章的中年男人走上了台,想来就是谢司令了。
  这谢司令跟采薇想象得差不多,身材魁梧,脸上带着笑,却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他手臂挽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姨太太,身后则跟着两个身穿戎装的年轻男人。
  左边那位是采薇认识的谢家三少谢煊,灯光下他那张脸,一如既往不苟言笑,看起来颇有几份清俊冷冽。
  而右边那位……采薇遥遥看向那人,微微一怔,虽然也穿着军装,却仍旧不失斯文儒雅,与谢煊的气质截然不同。
  他正是码头上帮过自己的那位谢先生。
  采薇倒也不算特别惊讶,这人果然是谢家的人,难怪他虎口有一层粗粝的茧。只是她确实没想到,这人就是谢司令的二儿子,新上任的上海镇守使谢珺。
  毕竟在她的概念里,能做到上海镇守使,不应该是这种儒雅君子。她在报上看到过,谢珺如今是大总统最器重的将才,上海镇守使这个职位是大总统钦点的。
  不过不得不承认,谢司令这两个儿子,虽然气质迥异,但绝对都是人中龙凤,万里挑一的人才。
  这兄弟俩往台上一站,顿时就吸引了宴厅里一大片年轻的芳心。
  坐在采薇右手边的洵美小声感叹道:“原来谢三公子这样一表人才,二姐真是可惜了。”
  采薇承认前半句,后半句却不能苟同,一来是感情不是建立在这些表象上,二来是她知道,谢三公子虽然是万里挑一的青年才俊,但他却活不了多长,若是文茵嫁给他,过不了两年就得丧夫守寡,没感情倒也罢了,要有了感情,那可真是悲剧一场。
  她忽然想起那张老照片里,那个面容已经模糊的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