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吉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梦回十里洋场 > 20.二更

梦回十里洋场 20.二更(1/1)

  南方的雨水, 说来就来。谢煊回到房间时,外面不知何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他随便冲了个澡, 换了身睡袍,虽然过了子时,却还没有睡意,便点了一支烟,走到阳台去抽。
  寒风吹进袍子里, 激起一阵战栗。今晚过去不久的一些片段,毫无征兆地跳进了他的脑子里。
  他对跳舞其实没什么兴趣, 只是许久没放松过,便借着今晚的舞会放纵了一回。交换舞伴时,他随手拉了个女孩儿, 不料就是江家那位五小姐。明明不是一个很好的舞伴, 全程让他带着, 可是有些东西却让他无法忽视。
  女孩儿纤细的腰肢, 柔软的手, 迷离的灯光下,那双如同山间小鹿般水润的双眼, 以及与香水截然不同的,似有似无的馨香。在他怀中起舞时的样子,分明带着点彷徨无措,像是迷失凡间的精灵, 可又始终是那么淡定从容, 并没有因为自己那点刻意的小恶作剧, 而失了方寸。
  他用力吸了口烟,连带着将夜间湿润的冷空气,也吸进了胸腔,这才将那异样的情绪压下去。
  “还没睡?”一道声音,打破了这夜晚的宁静。
  谢煊转头,看向隔壁阳台的谢珺,轻笑道:“你也是?”
  谢珺划开火柴,一簇小小的火焰在暗影中亮起,照亮了他那张温润的俊脸,他点上烟,灭了火,笑说:“转眼就来上海三个月了,这里比我记忆中更冷一些。”
  谢煊道:“是啊,不过总算不会像北京城那样,有风雪肆虐的时候。”
  “这倒也是,记得有一年下大雪,一觉醒来,咱们家的大门都给雪堵上了。”
  谢煊笑:“可不是么?一脚踩下去能到膝盖。”
  谢珺说:“但屋子里有地龙和火炕,只要不出去,就特别暖和。坐在炕上,吃着茶和瓜子,看窗外大雪纷飞,也是别有一番滋味。我还记得,小时候咱们三兄弟,老喜欢挤在一块。”
  谢煊点头:“是啊,那时候,你和大哥什么都让着我。”说着转过头,怔怔然地看向深不见底的夜色。
  谢珺默了片刻,柔声道:“季明,大哥的事已经过去这么久,你不要再自责了。何况行军打仗,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那也怪不得你。”
  谢煊吁了口气,勉强笑了笑:“二哥,我没事的。”
  谢珺点点头,又笑说:“一直觉得你还是个孩子,没想到一转眼,你也要成亲了。”
  谢煊有些好笑道:“二哥,你也就比我大了三岁。”
  “也是,你这个年龄的男子,好多都已经儿女成群。”谢珺笑说,默了片刻,又话锋一转问,“今晚父亲说得事,你有什么意见吗?”
  谢煊摇头:“江家背景简单,确实是联姻首选。”
  谢珺道:“我的意思是,婚姻毕竟是人生大事,你真愿意联姻?父亲不是独断专行的人,你其实也可以娶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子。”
  谢煊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说:“我跟二哥不一样,儿女情长的事,对我来说,不过就是逢场作戏罢了。既然这样,不如利用联姻,为谢家出点力。”
  谢珺笑了笑,道:“我还担心你不愿意呢。”
  谢煊吸了口烟,淡声道:“没什么不愿意的,如今时局混乱,咱们谢家要立于危墙之下,就得未雨绸缪。江家富甲一方,若是真打起仗来,有他们的财力支援,会起到很大的帮助。”
  谢珺笑说:“父亲若是知道你这样想,想必很欣慰。”
  谢煊默了片刻,抬头看向对面的人,道:“二哥,我知道你跟父亲一样,一直在为我的事操心,今晚还专门替我打听江家那位五小姐,谢谢你。”
  谢珺道:“你是我弟弟,不用跟我客气。”
  谢煊想了想,又问:“二哥,你自己呢?二嫂已经过世快两年,你也该替自己打算了。”
  谢珺叹了口气,笑说:“我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肯定会替自己打算的。”
  谢煊轻笑一声:“莫非二哥是有心仪的姑娘了?”
  谢珺摇头失笑:“算是吧。”
  谢煊本是随口一说,听他这样答,难免好奇:“是什么样的姑娘?”
  谢珺想了想,道:“是个很令人喜欢的姑娘。”
  谢煊面露欣然,点点头:“听你这样说,我真是替你高兴,还怕你一直挂念二嫂,走不出来呢。”
  谢珺笑说:“人总要向前看的,我也只是个普通男人。”他看了下腕表,道,“快一点了,咱们都休息去吧。”
  谢煊点头:“嗯。”
  ……
  “小姐!小姐!”
  在魔音穿脑般的叫唤中,采薇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入眼之处,是四喜一张圆盘子脸。
  她伸手揉了揉晕乎乎的脑袋:“你这是叫魂儿呢?”
  四喜大声道:“你都快睡到十点啦,我怕你饿着。”
  采薇掀开眼皮,朝挂钟一看,还真是快到了十点。昨晚回来就睡了,也不算太晚,怎么一觉就睡到这时候了?
  她抱着被子坐起身,只觉得脑袋晕得厉害,怪只怪昨晚做了一晚上跳舞转圈的梦,四喜叫醒自己前,还在梦里转圈呢。而且拉着自己转圈的,不是别人,正是昨晚那位谢三少。
  她有些郁卒地拍拍脑袋,问:“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
  四喜一脸窦娥冤:“八点那会儿太太吃早餐,我就上来叫你了,你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梦,别提多香,嘴角都是翘起的,我叫了好久你都没醒。太太在楼下听到我的声音,说可能昨晚跳舞会太累,今日又冷得很,叫我别唤你了,让你多睡会儿。”
  采薇大惊:“我做梦还翘着嘴角?”
  “可不是么?你到底做了什么美梦?”
  采薇用力晃晃头:“记不得了。”
  可真是见了鬼,梦见跟谢煊跳舞转圈,有什么好开心的?那人昨晚跳舞忽然将自己放开又拉回去,分明就是故意的作弄,就算他舞技再超群,那又怎样?她又不是这个时代好不容易解放的摩登少女,见到个好看的男人,就想贴上去。
  四喜听她说不记得,还挺失望:“那真是可惜了。”
  采薇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昨晚那场雨,今早还没停,还夹杂着一点雪粒子,冷得出奇。采薇吃过早饭,就窝在江太太屋子里的炭盆边一动也不想动。
  大姨太和女儿洵美,以及大少奶奶和玉哥儿也在,一屋子女人围着红旺旺的炭盆聊天。
  大姨太本是江太太的陪嫁丫鬟,若不是当年太太让老爷把她收进房里,她大概只能嫁个贩夫走卒过日子,生下的孩子又是给人做下人的命,哪里可能是江家的三小姐,所以她对太太一直很尊敬,几乎言听计从,也一直教导女儿洵美守本分。
  过了没多久,举着黑色洋布伞的青竹跑进屋子,叫采薇和洵美去虹口戏院看电影,两个女孩儿都不愿去,最后他自己踏着雨水跑了。
  江太太笑道:“我就晓得今日先生不来,青竹肯定是在家待不住的。”
  大姨太说:“这么大冷天也要出去,男孩子是真不怕冷。”
  洵美吃吃笑道:“他昨晚在跳舞会和我一位女同学聊得好开心,今天肯定是去和人家约会。”
  江太太好奇问:“那是什么样的女孩子?”
  洵美道:“应买办家的六小姐。”
  江太太道:“那还成,总比先前总去和歌女戏子鬼混好,这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定性,过两年就该给他说亲了,不晓得哪家的小姐能降住这混世魔王。”
  采薇笑道:“四哥才十八岁,还是小孩子,太太不用急的,爸爸还要让他读大学呢。”
  江太太说:“十八岁不小了,好多十八岁的男孩儿都能养孩子了,就算读大学,那也不耽误娶妻生子。”
  采薇知道这江太太这种旧式妇女说不通,便也不说了。
  这时江太太忽然又道:“对了,洵美翻过年就十九了,也到了说亲的年龄。老爷那边也不知道有没有合适的人家?”
  大姨太道:“老爷先前也跟我说过这事儿,说现在女孩子都时兴自由恋爱,不能像从前那样盲婚哑嫁了,等他有空,会帮洵美物色,但要洵美相看过,自己喜欢才行,只要人品过得去,真心待洵美,家境这些都不重要。”
  江太太点头:“虽然我不懂什么自由恋爱,但老爷说得肯定是有道理的。不过……洵美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
  洵美被这样一问,双颊顿时蹿上两团红晕,支支吾吾道:“我跟二姐不一样,我觉得当兵的男孩子挺不错的。”
  半躺在榻上的采薇,本来被炭火暖得昏昏欲睡,听了洵美这话,忽然一个激灵惊醒,下意识看向自己这个三姐。
  她想起昨晚洵美请谢煊跳舞的场景。
  不会吧?
  江太太笑道:“这世道还是拿枪的最可靠,本来文茵和谢家三公子那门婚事是铁板钉钉的,谁料到那丫头这么不懂事。”说着幽幽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她在船上过得怎么样?”
  采薇听到她提起文茵,作为帮凶的她,默默缩回了脑袋。
  一屋子女人正说着,门外传来蹬蹬的脚步声。
  “老爷。”有佣人叫道。
  江太太咦了一声:“老爷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隔扇门被咯吱推开,江鹤年不等程展收伞,已经蹭蹭地进门,看到一屋子人,道:“你们都在,那正好。”
  江太太问:“发生什么事了,这个时候回来?”
  江鹤年道:“还真是发生了件大事。”
  采薇听父亲这么说,也好奇坐起来。
  大概是走得有些匆忙,江鹤年有些微微喘气,接过佣人端来的茶,喝了一口,才又继续:“我刚刚接到谢司令那边的消息,他的意思竟是,还想让谢家三公子,娶咱们家姑娘。”
  江太太皱眉道:“可是文茵已经走了啊?”
  江鹤年道:“他的意思是其他姑娘。”
  江太太道:“咱们府上就洵美和采薇,老爷你的意思是,谢司令想让他家三公子娶洵美?”
  江鹤年说:“他那边没明说,不过按着长幼有序,自然是洵美。先前谢司令知道文茵登船离开,好像还略有不悦。这才没多久忽然改变主意,连嫡庶之别都不在乎了。想来是真心想拉拢咱们江家。”
  江太太蹙眉道:“可同一家说两个姑娘,这叫什么事儿?他们这些当兵的,就这么不讲究么?”
  江鹤年道:“怎么说呢?当初和文茵的事,其实也没点破,谢家也就是拐弯抹角暗示了一番,两个孩子连面都没见着,肯定是算不得数的。谢司令如今换人,倒也不算太荒唐。对了洵美——”他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看向三女儿,“你昨晚在跳舞会,是不是见过了谢三公子?”
  洵美双颊潮红,眸子中掩饰不住的激动呼之欲出,支支吾吾道:“我……我昨晚和三公子跳了一支舞。”
  江太太咦了一声:“莫非是那位谢三公子瞧上了咱们家洵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