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吉小说网 > 短篇女频 > 梦回十里洋场 > 5.遇见

梦回十里洋场 5.遇见(1/1)

  又过了两日,文茵告诉采薇,月底有一班开往美国的轮船,她认识的一位友人将坐上这趟船去美国。这友人是她在英文沙龙认识的,叫宋之焕,本来上回就要和另外几个准留学生一起离开,无奈遇上祖母过世,只能暂缓出行计划,等服完丧再去。
  之前说过,文茵再胆大妄为,一个二十岁的千金大小姐,也不可能只身一人乘船去美国,所以和宋之焕一起登船,是她最后的机会,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错过的。
  文茵现在被关在静心阁,没法和外面联络,青竹是指望不上了,只能让采薇找机会捎一封信给宋之焕,并让他帮忙买一张船票。
  文茵也不知宋之焕的住处,只知道他每个礼拜六下午,会陪祖父去丹桂第一台戏园看戏,如今虽然还在服丧,但临别在即,祖父又刚刚失去了发妻,更要听戏排遣忧伤。
  革命刚刚被镇压,上海城正是乱的时候,采薇又遇上大病初愈,江鹤年便下令不让她单独出门。好在家里有个歌妓出身喜欢听戏的三姨太,那日三姨太正巧要去看戏,采薇赶紧叫她带自己一块儿。
  三姨太叫苏玉瓷,进江家已经十五年,膝下有个十三岁的儿子,是江家最小的六少爷。
  采薇才来到这个世界半个多月,却也隐约听说自己的生母是难得一见的美人。既然苏玉瓷和生母长得相似,必然也是个美人。她今日穿镶着绿宽边的阔袖紫褂子,手上戴着绿莹莹的翡翠镯子,耳朵挂着金镶玉的耳环,双颊涂了胭脂,显得粉面桃腮,三十多岁的年纪,风韵犹存。
  采薇也觉得这位姨娘实在是漂亮。
  苏玉瓷这些年颇得江鹤年喜爱,但她自己非常明白这喜爱源自何处,所以入江家这么多年,并没有争宠的野心。比起在秦淮河畔弹琴卖笑的日子,江家的锦衣玉食已经是天堂,太太又是个宽和的主母,对她十分优待,加上有了聪慧乖巧的儿子,她更加没想过去争点什么,每日吃好茶穿新衣听听戏逗逗猫,日子好不快活。
  她也挺喜欢采薇,因为正是这个女孩儿的母亲,自己才得以离开从前的生活,进入富庶之家做姨太太。她并不在意自己是替身这件事,因为她对自己的丈夫恩情多过爱情。她是风月场出来的人,明白爱情才会让女人产生妒忌。
  她年轻时,也真心实意爱过一个男人,然而那男人在骗了她的身子和钱财后,一去不回。她的爱情也就死了。
  江家后宅平和安宁,无非是没有爱情这种东西。江云鹤的几位太太并不爱他,他当然也不爱她们,这日子就跟搭伙作伴一样,尤其好过。
  苏玉瓷和采薇出来,各自带了个丫鬟,还有两个护卫随从。丹桂第一台位于英租界四马路大新街口,是英国设计师设计的洋楼,有大厅,有包厢。
  玉瓷订得是二楼正中那间包厢,视野绝佳,无论是舞台还是楼下大厅,甚至旁边的几个包厢,一切尽收眼底。
  戏园是新式建筑,装了电灯,虽然这个时代的电灯照明只能说是勉勉强强,但也不妨碍采薇将下头的大厅,看得一清二楚。
  文茵同她说过,宋之焕是小户书香之家,父亲早年在学校做教员,后来为了养家去了洋行供职,虽然不能说贫寒,却也和富庶不相干。他这样的人家来戏院看戏,必然是坐不起包厢的。
  “采薇,你在看什么呢?”玉瓷让丫鬟泡了壶茶,自己亲手给采薇斟了一杯,推到她跟前,见她一直朝楼下张望,不禁好奇问。
  采薇说:“我看今天人好像挺多。”
  她不认识宋之焕,但文茵给她描述过他的长相,她目光扫了一遍大厅,没见着跟描述相似的男子,便暂时收回向前倾着的身子。
  玉瓷笑说:“这丹桂园重新修建后,开业之日起,哪日人不多的。要不是提前买票,可订不着包厢。”
  采薇笑,拿起茶杯呷了口,润了润喉咙,放下杯子时,目光不经意划过斜对角那间包厢,本来已经游走的目光,又下意识回去停下来。
  那包厢坐着三人,中间那位年轻男人,一身儒雅斯文的打扮,穿白罗长衫,戴一顶黑色毡帽,不紧不慢喝着茶,他的脸隐没在光影之下,看不太清,只约莫看得出几分英俊。一眼望过去,就像是寻常来看戏的富家公子。
  旁边两个男人应该是他的随从,跟他打扮差不多,都穿着长衫。
  但采薇目光在这几人身上停留了几秒,便觉察出了一点不对劲。
  她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公子哥见得不多,但家里也有大哥和青竹两个典型的富家公子,这三人跟云柏和青竹完全不一样。他们穿着长衫的身体,哪怕是坐着,也有种异样的笔挺,尤其是中间那位。那不是寻常公子哥儿的气质,那是讲武堂里出来的男子才有的姿态。
  她看着这三人正觉怪异,中间那男子,像是觉察什么似的,忽然放下茶杯,朝她这边看过来。
  她赶紧别开了目光,又去看楼下大厅。
  台上幕布拉开,一阵锣鼓喧天,是今日的戏要开始了。戏是传统剧目《百花亭》,先登场的是丑角高力士和小生裴力士。
  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见玉兔又早东升。
  那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
  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奴似嫦娥离月宫
  ……
  苏玉瓷很快听得入迷,葱葱玉指随着唱腔轻轻击打红木桌沿。采薇却是心不在此,一来不是戏迷,二来今日肩负重任,袖子里的信还没交出去,船票还得托宋之焕买。
  好在戏一开场,底下的嘈杂就瞬间安静,没了人来人往,要搜寻想要找得人就容易多了。这回她很快在上百观众中锁定了三个男子。
  宋之焕是陪祖父来听戏的,然后又凭借男子身边的人,排除了另外两个,几乎百分百确定了自己要找的人。
  只不过三姨太在这里,她也不能直接下去同人说话,被她知道文茵还在琢磨逃走的事,定然是要说给江云鹤听的。
  采薇有点苦恼,好在三姨太专心听着戏,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苦恼。
  舞台上,贵妃已经登场,婀娜的身姿,婉转的唱腔,顿时博得了满堂喝彩。连采薇都被这位杨贵妃所吸引。
  不过她到底还是把注意力更多放在戏厅的宋之焕身上。
  不知是不是她运气不错,戏演到一半,宋之焕忽然起身离开,应该是中途去厕所。她心中一喜,赶紧同三姨太道:“苏姨,我要去个解个手。”
  坐在她身后的四喜随她站起来,显然是要陪着她一块下楼。
  采薇说:“我马上就上来,你不用跟着了。”
  四喜便坐了回去。
  采薇没来过这座戏园,不过西式建筑并不复杂,而且还有指示路标,厕所就在戏园后面的走廊深处。
  里面的戏正在高/潮处,这后院空无一人。她站在拐弯处的廊柱旁,没继续往里走,等了片刻,忽然见两个穿着短褂的男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穿过后院草坪,由走廊进了戏院。进去时,还警惕地看了她一眼,目光凶狠犀利,一看就不是善类。
  采薇赶紧转头,而在收回目光前,她已经瞥到了这两人腰侧的凸起,如果她没猜错,那是枪的形状。
  她心中顿感不安,总觉得今日这里有事要发生。
  两个男人刚离开,一个身影从走廊尽头走了出来,正是宋之焕。他不认识采薇,见到廊柱下站着的少女,以防唐突,迅速低下头。
  采薇上前拦住他时,他明显愕然愣住,又因为眼前少女美丽的面容,有些不知所措。
  “你是宋之焕?”采薇开门见山。
  宋之焕越发惊愕:“在下正是,不知姑娘……”
  宋之焕二十岁,长得很斯文俊雅,是个标准的男学生模样。采薇不欲废话,打断他,将袖子里的信掏出来:“我是江文茵的妹妹,这里有我姐姐给你的信和银票,她托你买张月底去美国的船票,如果到时候她能顺利上上船,还请你多多照顾。”
  宋之焕知道文茵的身份,也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实际上谢家入沪后,欲和江家联姻的消息,在小报上已经传开。他和文茵在英语沙龙认识,是志趣相同的年轻人,那样漂亮又热情饱满的女孩子,没有男人不喜欢。何况他正是最容易动情的年纪。他喜欢文茵,这没什么不能承认,只不过他出身普通,出国留学的费用,还是父亲卖了祖宅凑齐的,而文茵是巨富之家的千金小姐,纵然生了情愫,也只能小心翼翼隐藏着。
  知道她不愿联姻,想方设法逃出来,却在临上船前被抓了回去,心中难过自是不用提,更让他悲痛的是,自己在这件事上的无能无力。如今她妹妹找上自己帮忙,无能无力的悲痛顿时化为一腔难以抑制的热血,恨不得肝脑涂地。
  文茵从这个年轻男子炽热的眼神中,看出她对文茵的情感。不过她那位二姐似乎满腔热情都献给了了反叛和理想中,对感情之事仿佛没怎么开窍,给宋之焕写的信,采薇也看过,那口吻简直是在找革命伙伴。
  宋之焕展开信扫了一眼,郑重道:“江姑娘放心,你姐姐托我做得事,我一定会办好。到时候我会拿着船票在码头等她,一直等到船开为止。”
  “好,那就多谢了。”采薇点头,“那我就不打搅你看戏了,我也得上楼回包厢,免得被家里人怀疑。”
  哪知,她话音刚落,身后的戏厅里,忽然响起两声刺耳的枪声,紧接着便是惊慌失措的尖叫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