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吉文学 > 短篇女频 > 梦回十里洋场 > 7.王法

梦回十里洋场 7.王法

  采薇虽然愤怒,但知道自己此刻形容狼狈,也只得将黑色斗篷系在身上,勉强遮住了衣服上的血迹。
  她乘坐黄包车回到沁园时,江家果不其然已经因为她的失踪乱成了一锅粥。
  “五小姐回来了!五小姐回来了!”门房张伯开门见是她,喜极而泣朝院子里大喊道。
  正厅里顿时跑出来一群男男女女,除了显然刚刚哭过一场的三姨太苏玉瓷和四喜,还有得知消息赶回来的江鹤年,以及江太太、大姨太、三小姐洵美、四少爷青竹、六少爷寒松和牵着玉哥儿的大少奶奶凤霞。
  总之,一大家子,除了还未赶回家的大少爷云柏,其余都倾巢而出。
  采薇差点被这阵势吓得节节后退。
  四喜跑得最快,一溜烟就来到她跟前,拉着她的手,哭哭啼啼道:“小姐,你去哪里了?”
  话音未落,已经看到她脖子上的纱布,以及衣襟前的血迹,顿时夸张地尖叫一声。
  快步走过来的江鹤年,也看到了女儿的状况,皱眉忧心忡忡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苏姨说你看戏途中去解手,正巧赶上军政府的人在抓乱党,还杀死了几个人,等事情平息,却怎么都找不到你。”
  江太太一双三寸金莲,走得最慢,过来时,目光落在采薇身上的血迹,连忙拉着她的手,哎呦叫道:“怎么这么多血啊?怎么这么多血?”
  采薇本来就受了惊吓,现在被这一大家围着,你一句我一句,只觉得脑袋嗡嗡直响,也不知该先回答谁。
  她深呼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我没事,就是运气不大好,正巧下楼,戏厅里的人往外乱冲,我被撞倒了,脖子擦伤了一块,当时流了不少血,被军政府的人送去了医院。”
  江太太连声“阿弥陀佛”,拍拍胸口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快些回房洗个澡换身衣服,好好休息一下。”
  江鹤年沉声说:“这阵子你可别再出门了。”
  采薇哭笑不得:“爸爸,我真没事,天天待在家里会闷坏的,今天戏园里死的几个人都是乱党,现下这局势,谁滥杀无辜谁就落了下风,咱们这些老百姓其实也没那么危险。”
  玉瓷上前道:“采薇,你可得听你爸爸的话,子弹不长眼,万一被误伤了怎么办?苏姨反正是不敢再带你出门了,要是有点什么闪失,我还怎么在这家里待得下去。”
  她一双漂亮的杏眼,现下红得像两枚桃子,估摸着不仅是自己吓到,还被江鹤年训斥过没看好家中这位娇贵的五小姐。
  采薇是为了帮文茵,才出了这事,连累旁人担惊受怕,着实过意不去,于是拉着三姨太一双玉手道:“苏姨,是我不好,让您担心了。”
  江鹤年摆摆手:“行了,既然小五没事,大家都散了,让她好好回房休息。四喜,你去叫厨房炖点参汤给五小姐。”
  四喜诶了一声,抹着眼泪,一溜烟跑了。
  采薇不曾想,自己这点小风波,在江家掀起这么大风浪。人生第一次被这盛大的亲情包围,着实让她有些吃不消,遁逃一般回到了芳华苑,让四喜给自己放了水洗澡。
  今日穿的这件衫子是不能要了,但谢季明给自己的披风却不好直接丢掉。这簇新的披风是丝绒质地,领子上有一圈柔软光滑的狐狸毛,显然价格不菲。若是日后有机会,还是得还给人家——即使她并不期待与这样的人再见。
  她毕竟不是这个时代的千金小姐,不习惯被人伺候,四喜在戏园弄丢了主子,自然被江先生和太太责骂过,这会儿眼圈还红红的,采薇让她下去休息了。
  洗完澡换了衣裳,刚刚躺上床准备平复一下心情。青竹领着小少爷玉哥儿钻了进来。玉哥儿是江家大少爷云柏的儿子,刚刚满三岁,被江太太和大少奶奶养得十分好,粉粉嫩嫩一团,穿着锦缎厚袍子和马褂,戴一顶瓜皮小帽,坠着红穗子的小辫儿垂在脑后。
  他并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被青竹抱起来丢在采薇床上,手脚并用吭哧吭哧往她跟前爬,然后一骨碌栽进她怀中,奶声奶气叫:“五姑姑抱抱。”
  这样玉雪可爱的团子,谁不喜欢?采薇抱着他亲了亲:“玉哥儿今天有没有乖乖?”
  玉哥儿点头:“有乖乖。”
  青竹也脱了鞋爬上床,盘腿坐在采薇旁边,歪头看了看她的脖颈,问:“真摔伤的?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咱俩一个娘肚皮出来的,你有问题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采薇嗤了一声:“你信也好不信也罢。”
  青竹拉着她的手臂耍赖般摇:“妹妹,你就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怪担心的。”
  采薇看了看他,思忖片刻,如实道:“是被子弹擦伤的。”
  “什么?!”青竹大惊失色。
  采薇说:“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没事不就好了。”
  青竹却是真急了:“到底怎么回事?”
  采薇轻描淡写道:“被一个乱党做了人质,军政府的人直接开了枪,可能是隔得太近,就被擦伤了。”
  青竹闻言,跳下床怒道:“还有没有王法?抓乱党就能不顾老百姓的生命安危?不行,我要去投诉他们的行为,要是他们还想要咱们江家的钱,就必须把今天伤你的人揪出来处分。”
  采薇笑道:“皇帝都没了,还有什么王法?现在不就是谁有枪谁就是法么?你别闹了,被妈妈他们晓得,得吓坏。”
  青竹听她这么一说,只得悻悻然坐回床边,道:“那你知道伤你的人是哪个吗?我想办法去替你报仇。”
  采薇就知道自己那位太姥爷叫谢季明,并不知道在军中是什么职位。不过看得出,他是那群人的头,约莫是个小官儿。她记得姨婆说过,太姥爷是上海滩大名鼎鼎的公子哥,想必也是出自名门,指不定青竹这个纨绔还认识人家。
  男人如此不近人情,她自然不想哥哥惹祸,便道:“我哪里知道谁是?就知道是穿军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