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吉文学 > 修真穿越 > 武林雨潇潇 > 第八十六章 告别雪山

武林雨潇潇 第八十六章 告别雪山

    沈浪边哭边说的一番肺腑之言,坐在前面的青信子和旁边的老赵和燕未然三人,听了都不免流下泪来。
    青信子赶紧离开椅子将他扶了起来。
    “万万不可,师弟年轻有为,在江湖上大有名气,他当了掌门,在江湖上的号召力肯定比我强很多,我还是认为,师弟担任掌门以后对雪山派有利得多。”
    燕未然坚持自己的意见。
    “我把话说明,雪山派掌门只能由大师兄担任,如大师兄有什么担心,认为我有什么想法,我就自绝于此,用我的一腔热血来证明。”
    青信子见沈浪的态度如此坚决,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用眼睛盯着桌子。
    禅房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既然这样,我看就由燕未然来担任雪山派的掌门。
    我下来在短期选一个吉日,当众宣布这个决定。
    今后燕未然要多操心寺内事物,沈浪以后多呆在寺内,多指点寺内人员练习雪山派武功。
    我这里有一本雪山派上乘剑法,叫《燕青十八浪》,他是我派的镇山之宝,我已经抄成了一式两份。
    虽然这本剑谱已经很高深了,但我在研习的时候发现他其中的一些不足,里面的招式有前后不一致,甚至有违和的地方,在衔接上还存在自相矛盾的地方,有待进一步修正和完善。
    我身体比往年更差了,完成这一件事情的难度挺大。
    我今天就把这本书也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们,一人一本,你们下去后既要各人练习,又要合作练习,要将里面出现的不和谐因素去掉,将我派的剑法发扬光大。
    以后,两人合成一本,或者那一个修正更好,就以他修正的为准,作为我雪山派的正宗《燕青十八浪》剑谱。”
    说完青信子将两本书一一递了过来,二人恭恭敬敬,从师傅手里接过了这本剑谱。
    此后,沈浪一面打听医治师傅疾病的良药,一面认真指点雪山派弟子的武功,帮助打理雪山派内事物。
    师傅见二人不分彼此,齐心协力,也十分开心,精神也比前一段时间好多了,大家都很高兴,尤其是沈浪更加开心。
    途中,青信子自己推测,又找人推算,选定腊月二十三为吉日,准备等到腊月二十三,就将掌门之位正式传给燕未然。
    冬月初一起,青信子就让沈浪和老赵,分别去通知江湖上与雪山派有交往的武林朋友,来见证雪山派的掌门之位继承仪式。
    到了腊月二十三,一众江湖好友都准时到来,见证了雪山派的掌门继位仪式,一切顺利。自此,青信子退出掌门之位,燕未然正式成为了雪山派新一代掌门。
    雪山过了一个欢乐的春节。
    在过春节这段时间,沈浪才从师傅和燕未然口中,掏到一点治疗师傅疾病的药方信息。他暗暗打定主意,等元宵过后,他就出山远行,无论如何也就将药方找回来,把师傅的病治好。
    正月十五闹元宵过后,他走到大师兄燕未然的掌门禅房,对师兄说道:
    “掌门师兄,明天早上请你到我寝室一趟,我有事和你商量。”
    第二天,天未亮,沈浪已经出发踏上了求药之路。沈浪能否找到治疗师傅疾病的良药?
    话说第二天一早,沈浪离开雪山,出发去找药。
    他头天告诉雪山派掌门燕未然,第二天一早到他寝室。
    燕未然第二天一早来到沈浪门前,在门外轻轻叩了三下,里面没人吱声,又敲了三下,还是没有应声。
    燕未然一愣,平时师弟是不睡懒觉的,起得很早,并且他的警觉性也很高,平常我敲两下,他就会在里边答应,或者走出来给我开门。
    今天还是约好的,找我有事,今天怎么了,自从师弟回到雪山我们一直相处都挺好的,不可能生我的气吧,师弟也不是小气之人呀。不行,我喊两声,看他在干嘛。
    “师弟,师弟!”
    燕未然又在门外喊了两声,可里头没有答应。
    燕未然用手一推,门没关,他走进去一看,床上没人,床铺垫得整整齐齐,床上方师弟的宝剑不见了。
    难道练功去了,平常师弟练功是不会将床铺垫整齐的,再一看,其他地方没动,咦,桌子上茶杯下压着一封信。燕未然拿开茶杯,取出信。
    信封正面写着:
    青师傅尊前收
    不肖徒沈浪上呈
    燕未然见信封上写着师傅启封,自己不敢打开。
    于是拿着信飞奔到师傅寝室,他轻轻叩了两下,也未听到回应,喊了两声师傅,也没有人答应,觉得今天好奇怪,师弟不见了,师傅也不见了。
    两人不可能一起的,如一起的,师弟不可能还要写信给师傅,师傅一定晨起练功去了。
    不放心,燕未然推门,门也没有闩上,一推就开了,师傅没有屋内,被子只是随便掀在床上,床上方的宝剑也没在,师傅肯定上山练功去了。
    想到这里,燕未然拿着信封跑上山。师傅果然在后山练功,正好练完一节,在向远方眺望,练习目力。
    “师傅,师傅。”燕未然一见师傅就向师傅喊道。
    “什么事?让你跑得气喘吁吁?”青信子听到徒弟的喊声回过头来问道。
    “师傅,师弟不见了,这里有他给你的一封信。”
    燕未然跑上前,将书信递给了青信子。青信子瞟了一眼封面,然后将信封撕开,见上面写道:
    “师傅尊前:
    万福金安!不肖弟子,新添麻烦。师傅对我,恩重如山。想我师傅,沈水边上,暴雨之中,将我救起,抱回雪山,扶我走路,教我学舌,赐我武艺,引我做人,至到成立。
    此等恩情,做牛做马、结草衔环,难以报答。辛苦师傅,为了雪山,兴旺发达,日夜操劳,不知疲倦,导致身体,气血透支,如今染疾,每况愈下。
    无能弟子,心似如焚,手足无措,偶闻南海,长有灵药,吾欲寻求,略尽微力。还望师傅,多多海涵,您常对我,谆谆教导: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运气等不来,靠不来,只有拼会来’,我也相信‘只有拼,运才来’,运气与拼搏同在。
    能替师傅,担点困难,万分荣幸,如能成功,则更兴奋,但如师恩,何达万分之一。
    我已出发,万望师傅保重身体,更望我雪山兴盛如潮,也请转告师兄,雪山派之重任,已在其肩上,担子虽重,唯有全力以赴,誓报师恩。
    弟子再叩,祝师傅身体安康,师兄及师弟们武艺精进,我派兴旺发达。
    不肖弟子沈浪
    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