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渣后我重生了

被渣后我重生了

作者:桃禾枝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20 13:52:08 人气:17

被渣后我重生了简介:季乔和常宁远在一起7年,陪着他从白手起家到事业有成,成了人人艳羡的总裁夫人。 直到无意中看见小三发来的信息,季乔才发现自己被狗男人骗了。 强势离婚之后,季乔和闺蜜喝酒庆祝,准备迎接小鲜肉,拥抱新生活。 谁知一觉醒来,季乔回到了七年前的大学教室,恍如梦中。 看着手握奶茶面带笑容朝自己走来的常宁远,季乔怒从心起,当场将奶茶泼到了常宁远那张好看的脸上。 常宁远懵了。 同学们惊了。 季乔爽了。 重活一世,当然怎么开心怎么来。 季乔决定好好利用爹妈给自己的外表,做个撩遍帅哥的妖艳贱货,坚决不在一棵树上吊死。 第一个目标,她选择了常宁远的死对头—— 富家公子贺时礼。 贺时礼长相俊美,成绩优异,是校园里光风霁月的天之骄子。 几个月后,季乔当着常宁远的面和贺时礼接吻,成功将“前夫”刺激进了医院。 后来,恐婚的季乔第N次拒绝了贺时礼的求婚。 翌日,喝醉的贺时礼死死抱住季乔不肯松手,闭着眼睛喃喃呓语:“不要和常宁远结婚。我也爱你啊。” 季乔:??? 男朋友似乎有什么瞒着自己……
被渣后我重生了最新章节:日常

《被渣后我重生了》章节试读

  季乔离婚了。

  在她25岁这年。

  前夫常宁远是季乔的初恋,两人是汇同大学计算机系的同班同学。

  在一起7年多,他们是所有人眼中的神仙情侣,没想到最后还是BE了。

  故事的开始总是类似的。

  大一刚开学时,常宁远对季乔一见钟情。

  汇同大学是一所以理工科闻名的综合性大学。季乔一入校便受到了众多男生的追求。

  常宁远便是其中之一。

  他长相阳光帅气,追人的态度拿捏得当,很快就收获了季乔的好感。

  两人从大一开始交往,毕业结婚、创业,感情一直很好。

  在发现常宁远出轨的前一秒,季乔也这么觉得。

  因为,常宁远的手机她随时可看,公司的文件她也可以随便翻阅。

  他的各类账号密码迄今为止全是和季乔相关的数字,接电话回消息的时候也从不会回避季乔。

  在常宁远无可挑剔的表现下,季乔很少翻查他的手机。

  发现常宁远出轨,是因为偶然。

  那天晚上,季乔不知为什么有点失眠。

  旁边的常宁远早已睡着,昏暗中的侧脸轮廓英挺。他的呼吸平缓,薄薄地喷洒在季乔的颈侧。

  万籁俱寂的晚上,他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轻微地响了一声。

  季乔没有多想,伸手将手机勾了过来。

  用自己的指纹解锁了手机,她打开微信,眉毛渐渐皱起。

  微信里刚才收到的不过是一条普通推送,然而——

  在一小时之前,也就是凌晨1点的深夜,一个叫“陈小兔”的账号发来了添加朋友的请求,备注里只有三个字:“我错了”,后面跟着一个卖萌的哭泣颜文字。

  季乔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

  错了?

  凌晨1点发认错信息?

  季乔顿了顿,点开“陈小兔”的主页。

  她的头像是一个美女的自拍,黑长发大眼睛,邻家清新的类型。

  个性签名是有段时间很火的网络句子:“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

  看不到她的朋友圈,季乔不确定这是本人还是网红照片。

  她的手指一顿,歪头看了眼旁边熟睡的常宁远。

  也许是女人的直觉作祟,她的心里隐隐上升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来不及多想,季乔不动声色地移开了常宁远的手臂,轻手轻脚地下了床。

  *

  最北侧的书房里,季乔打开自己的电脑,同时在常宁远的手机上轻点几下,同意了“陈小兔”的好友添加。

  对方应该是睡了,没有再发来什么消息。

  记录下陈小兔的微信号,季乔点进她的朋友圈。

  陈小兔看上去还是个在校大学生,朋友圈里基本都是吃喝玩乐相关的,喜欢自拍,偶尔晒一些名牌包。

  季乔的手指在她的朋友圈快速滑过,蓦地停下。

  上个月的7号,陈小兔晒了自己LV包,朋友圈写着“喜欢了好久的包包终于到手了,嘻嘻[色][色]不过最爱的生日礼物还是你[心][心]”

  上个月7号……

  常宁远从国外出差回来的日子。

  季乔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呢?

  因为常宁远在那天也给她带回了一只限量版的香奈儿包当作礼物。

  季乔的脑子“嗡”地一声,几乎眩晕。

  紧接着,她给常宁远的手机连上数据线,开始恢复聊天记录。

  常宁远的工作忙碌,微信记录也非常多,要恢复颇费了季乔一番时间。

  进度条缓慢地走着,电脑屏幕的荧光闪烁,衬得季乔的脸色略微发白。

  在她的心脏“怦怦”直跳中,进度条走到了结尾。

  “你不要让我失望。”

  季乔在心里默念,按下了“OK”键。

  鼠标在桌面新出现的文件夹轻点几下,她拉出了陈小兔的聊天记录。

  长长的一串聊天记录,时间跨度长达半年。

  季乔看着他们从一句“你好”的表情包开始,渐渐演变成语气暧昧的交流。

  书房空旷而安静,只有桌面一盏荧荧灯火在陪着季乔。

  暖黄色的灯光下,季乔的脸色白得惊人。

  看完了几千条的聊天记录,季乔的心脏沉到了谷底。

  脑袋空空的,一时之间完全不知该改做些什么。

  她静静地坐在椅子上,身体僵硬,凉意从脊背一路蔓延到指尖。

  在所有同学眼里,她和常宁远都是令人艳羡的一对。

  从大学校园开始的恋情,纯粹而美好,没有掺杂任何金钱权利的因素。以至于在遭到妈妈的强烈反对后,季乔憋着劲一毕业就和常宁远领了证。

  这一年,乘着互联网发展的东风,常宁远的公司越做越好。就在前不久,公司刚刚进行了二轮融资,并且有上市的计划。

  季乔也成了名副其实的“总裁夫人”。

  所有人都说季乔幸运又幸福。就连一个小时前的季乔自己也这么认为。

  谁能想到,几个小时前还抱着自己说“爱你”“晚安”的枕边人,在和另一个女生的聊天中,完全是另一幅样子。

  那个女孩子很会撒娇,带着学生气的稚嫩。而常宁远的回答,是有点无可奈可的宠。

  这种撒娇卖萌的对话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季乔和常宁远的对话中了。

  到了后面,聊天记录的尺度很大。

  那是发生过关系的成年男女才会有的调情方式。

  季乔想到那句“兔兔想吃胡萝卜”,胃里一阵天翻地覆,恶心地想吐。

  原来,上个月的7号是陈小兔的生日。

  季乔当时还困惑,常宁远怎么会提前出差回来。

  他是怎么回的?

  哦,“我想你了”。

  想谁?

  又是为了谁?

  那礼物是为谁买的,谁又是顺带梢的?

  季乔麻木地滚动着鼠标,自虐般地将聊天记录看了一遍又一遍。

  她强忍着恶心,将记录里的时间点和自己的回忆一一对上。

  原来他说的应酬,是在陪陈小兔吃饭。

  他口中的加班,是在和陈小兔开房。

  …………

  早春的凌晨4点,天色依旧暗沉如黑夜。

  季乔裹着一身寒意,僵硬地走回了卧室。

  常宁远依旧是那副睡姿,呼吸均匀而平缓。

  季乔看着他的脸,恨意一点点累加。

  她毫不犹豫地将手机狠狠砸了过去。

  “咚”地一声闷响,手机正中常宁远的鼻梁。

  他痛得惊叫一声,猛地坐起身来。

  “艹!”

  常宁远咒骂一声,抬头对上了站在床边的季乔。

  即使黑夜中,季乔眼中的怒意也十分明显。

  她披散着头发,双手抱胸,身体隐隐发颤。

  常宁远的心脏猛地一跳,顾不得发痛的鼻梁,连忙打开灯凑到季乔身边。

  “怎么了老婆?”他下意识地就要去抱季乔,却只碰到了季乔的指尖。

  季乔退后一步,嫌恶地甩开了常宁远的手。

  “怎么这么凉?”常宁远皱皱眉,关切地问,“做噩梦了吗老婆?”

  季乔死死盯着常宁远的脸,不知道他怎么还能摆出这副“爱她关心她”的嘴脸。

  她倒是希望自己是在做梦,可现实是,她做了一场长达7年的噩梦。

  看着季乔布满血丝的眼睛和沉默的脸,常宁远终于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

  他往前一步,张了张唇就要说话。

  季乔吸了口气,目光向上掩饰自己想要落泪的冲动。

  “常宁远,离婚。”

  *

  季乔离婚的决定做得很快,但并不是一时冲动。

  她请了长假在酒店住下,托朋友找了律师。

  住酒店期间,她收到了常宁远无数的信息。

  除了懊恼后悔的道歉就是低声下气的挽留。

  季乔嫌烦,拉黑了常宁远,全权交给律师处理。

  可一连过去了十几天,常宁远那边依旧不松口。

  季乔索性撕破了脸皮,在朋友圈公布了自己要离婚的消息,原因也说得明明白白。

  两人的社交圈有很多重合,这则消息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昔日的神仙爱情终止于男主人公的出轨。不知道要说一声现实还是叹一声惋惜。

  常宁远见季乔的态度坚决不留余地,在纠缠无果后只好同意了离婚。

  离婚当天,季乔精心打扮出现在了民政局。

  常宁远身着西装革履,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

  这年头离婚的人多,竟然还要排队等号。

  季乔坐在离常宁远八丈远的地方,玩起了手机。

  常宁远叹了口气,“季乔,你一定要做得这么绝吗?”

  因为她的朋友圈,他这几天受到了各方异样的眼光和议论。就连许久不联系的大学老师也找到他,斥责他有点成就就婚内出轨的行为。

  “嗯。”季乔无所谓地应。

  既然做错了事,就应该做好被指责的觉悟。

  就在这时,广播叫到了两人的号码。

  季乔嫌热,脱下外套,拎着包站起身来。

  常宁远看着身着性感连衣裙的季乔,眉毛皱了皱:“怎么穿成这样?”

  他看得出来,今天的季乔是特别装点过的。脸蛋身材都无可挑剔。

  “和你离婚是件大喜事,当然要漂漂亮亮地和朋友庆祝。”季乔满不在乎地说。

  常宁远几乎咬着牙问:“你要去哪庆祝?”

  “酒吧。”

  以前常宁远不许她去这种地方,对珍妮也颇有微词,常常觉得她作风过于大胆,怕带坏了季乔。

  现在离了婚,自己想去哪就去哪,他管得着吗?

  下一秒,季乔的手臂又被拉住了。

  “季乔,即使我们离婚了,我也希望你好,你不要作践自己好吗?”常宁远的声音带了些许的严肃。

  季乔甩开他的手,轻嗤:“真好笑。嫖.娼的人教育喝酒的人?你有什么资格在这BB?请!你!自!重!”

  常宁远的脸色白了白,辩解道:“我没有!”

  “不是嫖,那是有感情的了?”

  “不是——”

  常宁远张了张唇,无法辩驳。

  他一向说不过季乔。

  季乔冷笑,转身离开。

  恨天高的高跟鞋在瓷砖面踩出一串“咯哒咯哒”的响声。

  *

  从民政局出来,季乔从有钱的总裁夫人变成了年轻的单身富婆。

  季乔在路边等了一会儿,闺蜜韩珍妮开车到了。

  “快上来宝贝。”珍妮摇下车窗,热情地招呼。

  季乔笑了笑,打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

  “办好了?”

  季乔点点头。

  “这狗男人还算没有丧尽天良,至少在钱方面没有克扣你。”珍妮一边开车一边说。

  看过太多渣男的例子,常宁远这个大方的渣男竟然也算稀有了。

  季乔冷笑:“他有什么资格克扣我?他所有的钱都是我们婚后财产。”

  “也是。”珍妮笑了笑,“别想那个狗男人了。你才25岁,要什么小鲜肉没有?”

  季乔“嗯”了声,随手打开音乐。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何来亏欠,我敢给就敢心碎……”

  是前一段时间比较火的歌,此时听起来却有些讽刺。

  “艹,什么傻逼歌词。”

  珍妮低骂一声,切了首歌。

  “那咱们直接去‘寂夜’等静静?”韩珍妮观察着闺蜜的神色,出声询问。

  季乔怔忪了两秒,点点头。

  *

  “寂夜”是汇同市有名的酒吧。

  此刻时间尚早,酒吧的灯红酒绿尚未上演。

  钱静静红着眼睛进来,直愣愣扑向坐在沙发的季乔。

  轻微的抽泣声响起,季乔的肩膀湿了一片。

  “呜呜呜”的声音渐响,被酒吧里音乐声掩盖。

  季乔拍了拍哭包的肩膀,无奈道:“我还没哭呢,你哭什么?”

  “我……我心疼你。”钱静静哭得打了个嗝,“我好难过呜……”

  季乔听着耳边的小声呜咽,不自觉想起了自己结婚时的场景。

  当初她结婚时,钱静静也是这样抱着她,哭得鼻头发红,话都说不完整。

  “季乔你,一定,要,好好幸福!”

  “你为了他,太,辛苦了。”

  钱静静梨花带雨地说。

  辛苦什么啊傻姑娘?和相爱的人一起吃的苦怎么算苦呢?

  到如今,季乔发现自己才是那个绝世大傻逼。

  原来真是旁观者清。

  季乔揉了下发酸的鼻尖,眼眶忍不住红了起来。

  韩珍妮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个闺蜜“抱头痛哭”的样子。

  “来来来,喝酒。”韩珍妮连忙上前,将酒递到两人的手上。

  “呜呜呜,为什么我们运气这么差?遇到的都是渣男……”钱静静想到自己的经历,哭得更加大声了。

  “常宁远真是人不可貌相,想当初也是我们系的一棵草——”

  韩珍妮的话说了一半就被泪汪汪的钱静静打断。

  “系草明明是贺时礼——”

  提到贺时礼,三人一时都沉默下来,本就不佳的气氛更加沉重。

  韩珍妮咳嗽了一声,换了个话题。

  “宝贝们,咱们还年轻哈。男人大把的,不着急啊。”

  “更好的在前方等着我们呢!”

  季乔晃了晃酒杯,没有说话。

  她一直不明白影视剧里,被背叛的女主是怎么做到云淡风轻的,反正她做不到。

  她恨常宁远。

  非常。

  她恨不能常宁远从此公司破产穷困潦倒再得不治之症。

  更好的?

  曾经,她也觉得不会有常宁远对自己更好的人了。可换来的是什么呢?

  季乔靠着沙发,将酒一饮而尽。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酒吧陆陆续续迎来了更多的客人。

  “你啊,就是恋爱经历太少才这么早结婚。”韩珍妮看着微醺的季乔念念叨叨,“季乔你简直是浪费你的颜值。”

  季乔苦笑着摇了摇头:“也不是。当时有点和我妈赌气。”

  季乔出身单亲家庭,妈妈季湘漂亮而又严厉,常把“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挂在嘴边。对于继承了自己美貌的女儿从小严防死守,禁止和异性过多接触。

  后来季乔和常宁远在一起,妈妈也一直不太赞同。

  当时的季乔年轻气盛,迫不及待地想要向妈妈证明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不顾妈妈反对和常宁远领了证。

  季湘气得半死,连两人的婚礼都没有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母女的关系都不怎么好。

  想到这里,季乔忍不住叹气。

  她离婚的事情还没有告诉妈妈,如果季湘知道,指不定要怎么责怪自己当时不听她劝了。

  季乔摇摇头,暂时不想那些糟心事。

  她举起酒杯和闺蜜们碰杯。

  “姐妹们,让我们庆祝我今天彻底脱离渣男,成为身价千万的年轻单身富婆!”

  珍妮和静静捧场地热烈鼓掌。

  “恭喜恭喜!”

  “前方的小鲜肉在等你宝贝!”

  季乔笑:“好好好,从明天开始,我就要迎接新生活了。有好吃好玩的叫我。”

  她辞了职,想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她有钱,有貌,还年轻。

  这样一想,还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季乔暗暗计划,今晚之后就好好迎接新生活。

  酒足饭饱之后,一行人带着醉意出了“寂夜”。

  珍妮找了代驾,准备先送季乔回去。

  坐上后座没多久,季乔收到了妈妈季湘的信息,要她有空这周末回家一趟,有重要的事找。

  该来的总是躲不掉。

  季乔回了“好”字,打算回去把离婚的事也坦白了。

  刚点击了发送,前方突然传来一个巨大的撞击声。

  低着头的季乔只觉得面前一片白光,胸口传来一阵剧痛,接着便没有了知觉。

  *

  “别睡了季乔,快要上课了。”

  睡梦中,季乔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人碰了碰,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讲话。

  季乔撑起沉重的眼皮,看到了韩珍妮的脸。

  ——比现在要胖上一些又年轻一些的韩珍妮。

  “你叫我什么?”季乔愣愣出声。

  不是宝贝,是——季乔吗?

  “季乔啊。”韩珍妮不明所以,笑了笑说:“你睡觉糊涂啦?下一节高数,戴老师要点名的。”

  高数?

  季乔低头看着桌面的高数书,僵硬着转头环顾四周。

  这熟悉的蓝色桌椅和摆设,不是汇同大学的教室吗?!

  她做梦了?

  梦回大一?

叮吉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被渣后我重生了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被渣后我重生了》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被渣后我重生了》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被渣后我重生了》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